寧波周氏的政商往事

2021-10-12 22:03張倩
財經 2021年21期

2021年清明節,周江勇最后一次出現在象巖村。他開車載著妻子和女兒從杭州返鄉,一家三口停留了兩個小時。

據多位象巖村村民介紹,周江勇每年只有清明的時候才會回村,通常在山腳下與姐姐、弟弟會合,然后三人一起上山祭拜父母。

“他特別低調,一點架子也沒有,每次回來都會主動喊年長的人哥、叔,也會特別和善地與村民打招呼。”一位村民表示。

“我們不是親戚,也沒找他辦過事,他真的是個好人。”這是另一位村民眼中的周江勇。

“好人”周江勇于2021年8月引發了一場輿論風暴。

8月21日,據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消息,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書記周江勇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當晚,浙江省委書記袁家軍主持省委常委會會議,強調浙江省委堅決擁護中央的決定。

周江勇落馬的消息發布后,一石激起千層浪,圍繞著周江勇及其家族的種種猜測紛至沓來,有些看似合理,卻又無從查證。

周江勇落馬的消息也瞬間傳遍了離杭州不到200公里的象巖村,村民對他更多的是感到惋惜。

但是村民們完全無法想象,這位顯赫同鄉為何淪落于斯,而大山之外的世界,亦遠遠超出他們能夠理解的范疇。

近期,《財經》記者分別前往寧波、杭州、上海,多方探訪之下,也僅能撥開部分流言,窺見周江勇及其家族亦政亦商的雪泥鴻爪。想要探知寧波周氏的更多故事,或許只能等待權威部門的詳細披露。

山村里走出的副部級

象巖村位于浙江省寧波市海曙區,距寧波市區30余公里,全村只有180戶人家,400余名村民,大多姓周。小村面對荷梁公路和樟溪河,背靠四明山余脈,在村子的入口處,曾經有一處高高的山巖,村里老人說,該山巖因形似大象,所以叫天象巖,村名由此而來。

這里就是周江勇出生、成長的地方。

在當地人看來,象巖村所在區域是寧波最貧窮的地方,自然環境不好,交通不便,留在這里的人沒什么發展前途。有機會去城市打工之前,在山溝里刨食是村民們唯一的選擇。

周江勇的父輩便是如此。

多位村民介紹,周江勇父母都是地道的農民,為人勤奮并且吃苦耐勞,周父在農活閑暇之余會幫人修理拖拉機補貼家用,周母雖是普通農婦但非常聰明能干。在村民眼里,周家三個孩子都繼承了母親的聰明頭腦,因此得以走出大山。

在村民們的認知里,周家三姐弟迄今仍是象巖村最有出息的人。除去曾主政一方的周江勇,姐姐周亞素為上海一所大學的教授、博士生導師,弟弟周健勇則為上海理工大學副教授、碩士生導師,同時經營著多家公司。

與姐姐弟弟讀大學、碩士甚至博士然后留校任教的經歷不同,周江勇選擇了另外一條人生道路。

公開履歷顯示, 1982年9月,15歲的周江勇入讀余姚師范學校,這是一所中等師范學校,現已并入寧波大學。雖然在學歷認證體系中,這所學校只是中專,但在上世紀80年代初期,有實力考上中專的農家子弟并不多見,能夠入讀的都是非常優秀的學生。

考上余姚師范學校,對周江勇來說,意味著他的一只腳已經離開了農村,邁入城市。

據周江勇在余姚師范學校的一位學長介紹,周江勇初中畢業時參加了兩次升學考試,一次是考中專,一次是考鄞縣中學——當時是浙江省首批18所重點中學之一。兩次周江勇都考上了,但因為中專學校下發錄取通知書的時間較晚,周江勇在鄞縣中學入讀一周后,才收到余姚師范學校的錄取通知書,隨后他退學去了師范學校報到。這位學長比周江勇高一級。

(左圖)象巖村村口的雕塑由周文勇的永仕機電公司贊助。(中圖)周江勇家老宅。(右圖)周江勇父母墓碑上的子女姓名落款。攝影/《財經》記者 張倩

不同于鄞縣中學,入讀余姚師范學校不僅不用付學費,學生還能獲得每月18.5元的獎學金,這吸引了當地不少貧困卻優秀的農村孩子。即使有些人不甘心放棄讀大學,卻也只能屈從于現實。“這是很多人心里永遠的痛。”周江勇的學長說。

在同一年,周江勇的姐姐被東華大學建筑環境與能源應用工程專業錄取。對于周江勇的選擇,沒人能說清當年他是為了減輕家庭經濟負擔,不得已作出的決定,還是個人另有打算。

據周江勇的學長介紹,在余姚師范學校就讀的第二年,周江勇便擔任了所在班級的團支書,1985年畢業后被分配到鄞縣(現鄞州)姜山中學任教,并擔任了校團委書記一職。

這位學長稱,在當年師范學校的200余名畢業生中,只有包括周江勇在內的兩名學生被分配到了中學,其余畢業生均被分配到了小學。

在周江勇的這位學長看來,周得到較好的就業機會,可能與余姚師范學校校方的推薦有關,另外,當時的鄞縣教育局副局長同樣是象巖村人。

在周江勇到姜山中學任教的第二年,姜山中學校長升任鄞縣副縣長,主管文教。在姜山中學任教三年后,周江勇任鄞縣團委常委,并逐步升任副書記、書記,自此徹底脫離教師序列,開啟了他的從政之路。

最終,在離開象巖村36年后,周江勇任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書記,登上了他的仕途頂峰。

周江勇的家人和朋友

據接近杭州官場的人士表示,周江勇工作能力很強,但為人頗為謹慎。

周建方已經多年沒有見過這位侄子了。周江勇的父親已經去世近20年,他的母親也已經去世十幾年。父母過世后,象巖村里與周江勇血緣上最為親近的便是叔叔周建方。據周建方回憶,這么多年來,他和周江勇唯一一次聯系發生在十幾年前,周江勇給他打了一個電話。之后即使周家老宅與周建方家只相隔幾米,每年周江勇清明節回鄉祭拜父母時,從沒有順路去看望過這位叔叔。

與周江勇的姐姐周亞素、弟弟周健勇一樣,周建方的女兒也在上海工作,但堂兄妹之間從來沒有過聯系。

有分析人士稱,這是周江勇“愛惜羽毛”,行事謹慎的一種表現。

但周氏核心家族內部,卻是另一番景象。

1997年5月,周江勇升任當時的鄞縣鄞江鎮黨委書記,2001年任鄞縣副縣長,此后還分別擔任過寧波市象山縣縣長、縣委書記,寧波杭州灣新區開發建設管理委員會主任,舟山市市長、市委書記,溫州市委書記。

在其20多年的地方主政生涯中,結合不同的區域特色、優勢,周江勇曾長期致力于建設港口交通、發展外貿、招商引資、建設自由貿易港區,直至2018年升任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書記,成為副部級高官。

與周江勇的仕途升遷步伐一致,周氏核心家族成員同步開啟了他們的商業進階之路。

在周江勇擔任象山縣委書記、寧波市委常委、寧波杭州灣新區開發建設管理委員會黨工委書記、舟山市委書記期間,其姐夫華征宇與其弟妹何淑華(周健勇妻子)于2008年共同出資成立寧波市鄞州潤孚貿易有限公司,該公司地址為鄞州區石碶街道車何村。

工商資料顯示,這家公司的諸多信息均選擇不披露,僅在2016年的年度報告的社保信息一欄顯示,需繳納社保的人數為零。2018年12月,也就是周江勇調任杭州市委書記的半年后,這家公司進行了清算,清算組負責人為華征宇,隨后公司被注銷。

幾乎是在同一時期,周江勇的妻子梁雪琴也調整了人生軌道。

據知情人士透露,梁雪琴比周江勇大兩歲,同樣是教師出身,但在周江勇步入仕途后,她便離開了教師崗位,先后擔任過寧波市鄞州區殘聯副理事長和鄞州農商銀行黨委副書記、監事長,并于2020年3月經寧波銀保監局批準,成為鄞州農商銀行董事。

同樣在2008年,周江勇胞弟周健勇出資1440萬元,與同鄉周文勇共同成立寧波永潤工貿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永潤工貿”),他的持股比例為40%,周文勇持股51%。

公開信息顯示,這是一家專業生產潤滑基礎油和低凝脂白油的石油化工類企業。象巖村村民表示,和周江勇、周健勇不同,周文勇并不是靠讀書走出去的。相較于周氏兄弟,周文勇更擅長做生意,并曾在2016年當選象巖村所屬的章水鎮商會會長。

象巖村多名村民表示,周文勇也是象巖村人,與周江勇兄弟的年紀相仿,小時候曾和他們一起讀小學、中學,但并無血緣關系。“他們能湊到一塊兒做生意,估計是因為同鄉的關系。”一位村民表示。

除去永潤工貿,周文勇名下還有多家能源和投資公司,其中寧波永仕電機有限公司就位于象巖村村口,目前仍在正常生產。

關于周文勇最近的一條消息出現在周江勇落馬一個月前。

2021年7月15日,寧波市海曙區人大常委會官方網站發布公告,海曙區人大常委會聽取和審議了對區人大代表周文勇采取刑事強制措施的報告,這份報告由寧波市公安局海曙分局出具。公告稱,鑒于周文勇涉嫌走私廢物罪,依照相關法律,許可對周文勇依法采取刑事強制措施。

有知情人士對《財經》記者表示,周文勇其實涉嫌的是走私原油。

對于老板周文勇的具體情況,多位在永仕電機工作的村民稱并不清楚,并表示沒有收到任何關于工廠將要停工的消息。

周文勇位于象巖村的永仕電機公司。攝影/《財經》記者 張倩

周氏家族與阿里的糾葛

周江勇的胞弟周健勇現任上海理工大學管理學院副教授、碩士生導師。

公開信息顯示,周健勇分別在上海機械學院和上海理工大學完成本科、碩士研究生學業,就讀專業分別為系統工程、管理科學與工程。上海理工大學由原上海機械學院等多所學校合并組建。

上海理工大學管理學院網站顯示,周健勇主講課程為人工智能、大數據分析方法與應用(碩士生、博士生);數據結構、人工智能基礎、計算機網絡、管理信息系統(本科生)。

周健勇的科研成果學科跨度頗大,早期集中于石化領域,包括2007年上海科委“石油精煉尿素脫蠟技術”、2015年寧波永潤石化科技優化方案等。后期則有2018年基于大數據的新媒體模式研究、地鐵移動支付AFC改造方案分析研究等。2004年,周健勇作為第二作者,與他人合作出版了一本專著——《殯葬信息管理》。

除去高校教師的身份,周健勇還是一個商人。

天眼查信息顯示,除了是永潤工貿的股東,周健勇還在2014年出資1800萬元成立上海際潤能源科技有限公司。

但不久之后,與他的科研方向從石化轉向地鐵移動支付一樣,周健勇在同一時間周期內開始在一家名為優城聯合(寧波)信息技術發展有限公司(下稱“優城聯合”)的企業擔任董事長一職,該公司成立于2016年6月30日,注冊資本1166萬余元。

工商信息顯示,優城聯合是一家專注于城市軌道交通行業數字化產業的平臺型公司,致力于構建地鐵移動支付安全、高效的技術架構模式,同時以地鐵為紐帶,基于乘車碼的乘客服務與大數據,賦能城軌傳統資源開發,為城市軌道交通創造新資源、新模式、新經濟提供示范和服務。

優城聯合2016年-2018年的年度報告顯示,該公司繳納社保人數為零,2019年為52人,也就是在這一年,該公司發生了一件大事——與金融科技巨頭螞蟻成功牽手。

2019年3月22日,優城聯合發生股權變更,上海云鑫創業投資有限公司(下稱“云鑫創投”)入股該公司,持股比例為14.28572%。

云鑫創投是螞蟻集團100%控股的子公司,螞蟻集團董事長井賢棟擔任該公司法定代表人。股權變更完成后,螞蟻集團副總裁、戰略投資部負責人紀綱擔任優城聯合董事。有公開報道稱,優城聯合是當時寧波地區唯一一家由阿里系投資的企業。

從公司成立至2019年,無法公開檢索到優城聯合開展了哪些實際業務,與其相關的信息多集中在螞蟻入股以后。

2019年11月,優城聯合進軍杭州,與杭州市地鐵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和云鑫創投共同成立杭鐵優城(浙江)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杭鐵優城”),三家公司的持股比例分別為55%、31.5%、13.5%。

公開信息顯示,杭鐵優城的主要經營產品為軌道交通硬件開發、軌道交通工程設備、通信設施租賃、軌道交通技術開發、大數據信息技術開發、計算機數據處理與存儲服務等。

有市場解讀稱,杭鐵優城的成立標志著螞蟻在公共交通領域的再次拓展。2018年,騰訊《一線》在一篇報道中,援引了當時的螞蟻金服城市服務事業部總經理劉曉捷的話稱,公交地鐵領域的背后,是一個比移動支付更大的故事。螞蟻金服當時提供的數據顯示,每天全國有2.4億人次乘坐公交車,有超過6000萬人次乘坐地鐵。

就在螞蟻集團戰略投資優城聯合,并與后者合資成立杭鐵優城的前一年,周江勇升任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書記。

周江勇主政杭州五個月后即召開動員大會,宣布啟動“打造全國數字經濟第一城”的計劃。會上,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云對此回應稱,將為這一計劃“貢獻阿里智慧和力量”。

周江勇也用實際行動表明了對阿里的支持。

2019年9月7日,為表彰馬云為杭州發展作出的卓越貢獻,杭州市委、市政府舉行公開儀式授予馬云“功勛杭州人”榮譽稱號,并由周江勇為馬云授證書和印章。馬云表示,杭州市政府和阿里巴巴定義了一種全新的政企關系。

此外,周江勇曾于2019年“雙11”當天深夜奔赴阿里巴巴集團,考察天貓“雙11”指揮中心、達摩院量子實驗室、安全中心、媒體中心,看望并慰問了阿里員工,并再次對阿里為杭州發展做出的貢獻表示感謝。

企查查App顯示,2020年11月-2021年6月,優城聯合中標了五個項目,其中四個項目的采購單位為數字東陽技術運營有限公司(下稱“數字東陽”),項目包括軟件外包、警務調度中心、防汛感知、環境監測等。數字東陽為優城聯合持股30%的關聯公司。

《財經》記者注意到,2020年8月- 2021年初,優城聯合著手在舟山、寧波、杭州等地布局人臉識別、軌道交通信息化項目。而這些城市,都是周江勇仕途上的重要站點。

在周江勇落馬前后,再無周健勇的相關消息。近日,《財經》記者多次撥打其任教的上海理工大學管理學院電話,試圖了解周健勇近況,但對方并未作答,并直接掛斷了電話。

天眼查風險提示顯示,浙江省衢州市監察委員會于近日凍結了優城聯合在其他企業持有的股權,其中包括在杭鐵優城的股權。不僅如此,另三家由周健勇擔任高管和股東的公司在其他企業持有的股權也被凍結。周健勇在永潤工貿持有的1440萬股權同樣被凍結。

8月21日,周江勇落馬消息發布的同時,有關周江勇家族在螞蟻集團IPO前突擊入股的說法流傳甚廣。對此,螞蟻集團于8月22日發布聲明稱,螞蟻集團在此前的IPO發行過程中,嚴格遵守法律法規,過程公開透明,不存在謠言中提及的相關人員入股的情況,更不存在突擊入股及退款相關情況。

8月23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布文章稱,為進一步優化親清政商關系,杭州市紀委監委以抓好中央巡視反饋問題整改為切入點,部署開展影響親清政商關系突出問題專項治理。

此次專項治理主要聚焦于領導干部防止利益沖突事項自查自糾、領導干部違規借貸專項治理“回頭看”以及規范領導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經商辦企業行為三個方面,覆蓋全體在職以及近三年以來退休、離職的市管領導干部。全市各地各單位則同步開展本級管理領導干部自查自糾。

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bt天堂网www天堂-电影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