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大河古城出土馬髖骨

2021-10-12 20:36王照魁武仙竹封世雄
大眾考古 2021年4期
關鍵詞:弧形痕跡方向

王照魁 武仙竹 封世雄

長篇歷史演義《東周列國志》第一百零八回:“如此數月,士卒日間無事,惟投石、超距為戲”,說的是古代士卒們的日常娛樂。古往今來,在士卒軍旅生活中,為了打發業余時間順帶提高軍事素養和凝聚力,衍生出不少戰地游戲,比如“擊掌”“擊卡”“雷公下蛋”“擊鼓傳花”“八面埋伏”“五步陣法”“長蛇陣”“八卦陣”“打城”“攻營”“樗蒲”等。這些游戲,在戰斗空隙有效消除了士卒的精神疲勞、心理緊張,保持其旺盛斗志;同時幫助他們消磨無聊時光,打發漫長孤寂。

西北邊塞,黃沙漫天、風雪苦寒之地,地廣人稀,正如詩言:“異域陰山外,孤城雪海邊。秋來唯有雁,夏盡不聞蟬。雨拂氈墻濕,風搖毳幕膻。輪臺萬里地,無事歷三年。”極端氣候、存亡難料的境況下,游戲的歡娛成趣不一定暗符士卒的精神訴求,坐地嬉戲可能不如飲酒烤肉酣暢快活。然而戍邊將士為建功立業,滿腔熱血,甚或報國無門,歸思難收,其情其感,相較平穩安逸之人,更加深切濃厚。同樣的邊地軍旅生活,于文人墨客,可以迸發出雄奇悲壯、慷慨激昂、奇逸峻拔的邊塞篇章;于邊將士卒,只能報國家以殺敵拓邊,訴衷腸于同輝日月,寄歸情于西風瘦馬,表相思于簫聲雁影,可惜除了少部分能假墨客之筆著于文章,大部分只能淹沒于歷史長河。幸哉當代考古大興,可以憑實物管窺邊關將士們真真切切的閑情逸趣。

這里所用材料,來源于新疆巴里坤縣大河古城遺址。《哈密文物志》推測此城應是伊吾軍屯田駐地甘露川。《舊唐書》記載,唐開元二十一年(733 年),設北庭節度使,管轄瀚海、天山、伊吾三軍。伊吾軍駐扎在今天巴里坤縣境內的甘露川,與瀚海、天山軍遙相呼應。

近年來,哈密市文旅局大力開發區域旅游資源,積極推動大河古城遺址的文物保護和開發利用工作,2020年,文旅局委托西安弘道文化遺產保護工程有限公司,對其進行針對性的考古調查勘探工作。在調查過程中,工作人員在西城采集動物標本52件,其中一件馬的左側髖骨,表面分布許多人工痕跡,通過痕跡分析和模擬實驗,可知該件標本屬于邊關士卒特制的用于消遣的簡易“玩具”。

標本鑒定與表面痕跡分析

髖骨采集于古城東垣南段內壁墻面。髖臼切跡開闊,髖臼窩相對較寬,側視中髖臼口緣有彎曲,幅度不大。表面有古人取食、加工修整和使用等多種痕跡。

取食痕跡

坐骨支外側嵴上有7條平行短劃痕,背側有1道斜向劃痕,這類痕跡屬于“剔肉性切割痕跡”。恥骨體背后有砍痕,剖面呈“V”字形。坐骨背側嵴上有2處削痕,形狀均為橢圓形,一處較大,另一處較小。

加工修整痕跡

連續的弧形削痕 分布于坐骨尾端外側邊緣上,共4個,連續分布,使坐骨尾端成一彎曲弧形。削面均呈長條橢圓形,兩頭翹起,中間內凹,僅一個保存較好。

鑿痕 分布于坐骨尾端內側面邊緣上,共3個。編號M1的鑿痕骨密質部分內嵌,頭側有較寬的修整痕。M2整體呈三角漏斗形,頭端鑿面平斜,邊緣有齊邊。M3剖面呈三角形,轉角處圓滑,應是刃部鑿入后翹起修整所致。

砍切痕 位于坐骨尾端內側面邊緣上,介于M2和M3之間,整體較平齊。

削痕 位于髖骨斷面上,該斷面位于髂骨體背后,近半圓形,內凹,邊緣被削平。

折斷痕 位于坐骨尾端外側緣和內側緣,表面均較粗糙,折斷后在邊緣做了修形處理。恥骨斷面缺乏平齊切痕,也屬折斷痕跡。

使用痕跡

尖部和刃部的磨蝕痕、磨圓痕 坐骨尾端外側緣有一凸起骨結節,呈三角錐形,尖部被磨平,邊上有骨茬,嵴和尖均呈棕色,油光發亮。坐骨外側面尾端被磨成圓弧形,嵴線已不鋒利。

坐骨尾端磨蝕疤痕,呈不規則五邊形,邊緣不見刀切或修整痕跡,邊緣和內表面均有與坐骨縱軸方向相近的縱紋;最長邊已被磨蝕成凹缺形。

坐骨外側緣和內側緣磨蝕痕跡,嵴部經反復摩擦,表面光滑,呈淺棕色,略具反光效能。外側緣弧形削痕(O2、O3、O4)的原始面已被磨蝕掉。

坐骨尾端弧形面有磨蝕痕跡,內部骨松質被磨蝕成一凹槽,由尾側向頭側變窄淺;凹槽外側為較深平面,內側為斜面,說明力的主要作用面在外側。

恥骨斷面上的磨蝕痕,外側嵴被磨圓,一部分被磨蝕掉;外側緣和腹側緣的轉角磨蝕嚴重,轉角面上分布有斜向溝痕、半圓形凹缺,表面布滿縱向溝紋。從痕跡分布可知,施力部位在外側緣和腹側斷面。

摩擦痕 坐骨外側面摩擦痕,方向多與坐骨縱軸方向一致或相近,坐骨內側面無摩擦痕。恥骨外側面摩擦痕在靠近斷口的外側緣,從腹側到背側逐漸減少,方向與恥骨長軸一致。恥骨內側面無使用痕跡。

擠壓痕 痕跡位于坐骨尾端弧形面上,骨松質平面上有一部分被擠壓縮嵌到一塊,形成一個不見海綿體空隙的擠壓面,說明該位置是主要的著力點。

墊壓痕 痕跡位于恥骨腹側面下半段和外側面的腹側邊緣。恥骨腹側面較窄的部位,表面斑駁,經過墊壓,形成混有泥土的致密層。外側面腹側邊緣也有斑駁片狀墊壓痕。

使用方式探討

從坐骨尖部、刃部的磨蝕痕和磨圓痕看,坐骨的主要著力部位在尾端骨結節、尾端尖部等。從坐骨外側面上的摩擦痕看,可能存在兩種施力方向,一種與坐骨長軸方向一致,在坐骨外側面上留下摩擦痕;一種與坐骨尾端弧形面的方向一致,產生坐骨尾端的磨蝕疤痕,以及坐骨尾端弧形面上的凹槽。從髖骨的保存形態看,坐骨較長,恥骨較短,之間有較寬的閉孔,髖骨上端有經過修整的內凹斷面。用現代成年人右手握執,恥骨可容納并攏的中指、無名指和小拇指,大拇指可以卡到髖臼上端的斷面里面,而食指可以卡到髖臼與坐骨的光滑轉折面上。在模擬操作時,從身體右側向左側做出“鏟”的動作,作用力的方向剛好與坐骨長軸一致;向身體前方做出“挑”的動作,作用力的方向剛好與弧形面的方向一致。

從恥骨的磨蝕痕跡看,斷口的外側緣及腹側部分、腹側面的下半段是主要的施力部位。從恥骨的摩擦痕和墊壓痕看,也可能存在兩種施力方向,一種與恥骨長軸方向一致,在外側面上留下眾多縱痕;一種與恥骨縱軸方向垂直,由背側向腹側方向施力,在腹側面上形成墊壓痕。依據髖骨保存形態,進行模擬實驗,用現代成年人的右手握執髖臼,大拇指剛好扣到髖臼背側修整出的弧形面內,食指卡到恥骨與髖臼之間的凹面里,其他三根手指則可扣到閉孔內,然后向下壓,施力部位剛好位于斷口的外側緣及腹側部分、腹側面的下半段。用現代成年人右手握執坐骨,然后下壓,剛好可以把恥骨腹側面墊于平面上,接觸面即為墊壓痕所在位置。

髖骨用途探討

通過痕跡分析和模擬實驗,可知該標本屬于邊關士卒特制的用于消遣的簡易“玩具”。從髖骨的形態來看,尺寸合適、易于握執、輕便靈活,所以某個士兵食用之后不忍丟棄,反而將其加工成器,可“鏟”,可“挑”,可“壓”。但是這樣的“玩具”真正實用起來,可能還比不上一根細木棍的便利、高效。或許這位士兵正是看到這個髖骨的形態,便心生把玩之意,斷長修型,削尖去銳,然后空閑之余,拿出來橫握豎執,仔細端詳,見一土堆,便“鏟”幾下,“挑”幾把,累了就將其向地上一“壓”,還能使其岔開站立,實在無聊時,可以提起豎執,讓其一面著地,另一端豎起,仿佛手握一尖刀寶匕。這樣一消遣用的簡易“玩具”,雖然不能帶來多大的實用價值,但可增添許多樂趣。特別是離家少年,本就童心未泯,遠赴疆場,暖陽普照下,大雁倦歸時,漫漫長夜中,遠方的父母或許正在村頭翹盼,天邊的兒郎卻只能以淚洗面,他們的孤寂、難眠、悵惘、無助,不能灑脫于琵琶長笛和胡曲,但卻可以寄托于自己精心修制的小“玩具”。通過對馬髖骨的用途探討,我們可以看出驍勇彪悍的士兵,其實也有童真無邪的一面,生活中也有愛玩會玩的天性。

(作者王照魁為重慶師范大學歷史與社會學院考古學博士研究生;武仙竹重慶師范大學歷史與社會學院教授;封世雄為西安弘道文化遺產保護工程有限公司中級職員)

猜你喜歡
弧形痕跡方向
我不知道風是在哪一個方向吹
大型裝飾線條的安裝工藝
彩虹為什么是弧形的
等待(外一首)
小偷留下來的痕跡
線條之美
讓蠟筆的痕跡消失
全球定位系統
位置與方向
觸摸歲月的痕跡(2005)
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bt天堂网www天堂-电影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