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魏北齊軍隊的設置及保障士兵來源的措施

2021-10-12 08:49張鶴泉劉健佐
古代文明 2021年4期
關鍵詞:保障軍隊

張鶴泉 劉健佐

關鍵詞:東魏北齊;軍隊;保障;士兵來源

東魏北齊時期,由于戰爭頻繁發生,所以,國家必須要保證軍隊的合理設置以及使軍隊士兵來源有制度上的保障。因此,考察東魏北齊國家的兵制,也就不能忽視這一時期軍隊的設置特點以及使軍隊士兵獲得補充的保障措施問題。應該說,前人對這些問題做了有意義的探討。高敏先生對東魏北齊新的世襲兵戶、“丁兵”制諸問題做了細致的考證。1日本學者堀敏一則結合均田制的實行,對東魏北齊的“丁兵”制提出了值得注意的學術意見。2然而,盡管前人對這些問題的研究提出了諸多有益的看法,但是,仍然存在不完善之處,因而,也就有繼續深入開掘的必要。因此,本文對這些問題再做探討,進而深化對東魏北齊軍隊的設置以及軍隊士兵來源的特點的認識。

一、京畿軍的設置及保障軍隊士兵來源的措施

(一)東魏北齊京畿軍的設置。東魏北齊建國,實行以鄴為首都、晉陽為陪都的兩京制,以京畿的設置拱衛京城,并在京畿設置軍隊,在《北史》《北齊書》的記載中,將其稱“京畿軍”也稱為“京畿兵”。1從東魏北齊的京畿軍設置來看,應該說已經有比較完備的統轄機構。《魏書·官氏志》載:“永安已后,遠近多事,置京畿大都督,復立州都督,俱總軍人。天平四年夏,罷六州都督,悉隸京畿,其京畿大都督仍不改焉。立府置佐。”2很顯然,東魏北齊國家沿續北魏后期的做法,繼續設置京畿大都督及其所屬軍府。可以說,京畿大都督是專門統領京畿軍的職官;而京畿大都督所屬軍府則是京畿軍的管轄機構。不過,至北齊后期,也就是武平二年(571),“罷京畿府入領軍府。”3領軍府就是領軍將軍府。這說明,武平二年,京畿大都督府被裁撤后,京畿軍則改為由領軍將軍統領,而領軍將軍府則成為這支軍隊的管轄機構。

東魏北齊國家對京畿軍士兵的組成,也有限定的措施。《北齊書·清河王岳傳》載:“(高岳)除使持節、六州大都督、冀州大中正。俄拜京畿大都督,其六州事悉詣京畿。”4這一記載提到的“六州大都督”,涉及到六州都督統領士兵的特點,而且,也與京畿軍士兵的組成有很大關系。關于六州大都督,據周一良先生考證,即六州領民都督的省稱。5所謂六州,并不專指恒、云、燕、朔、顯、蔚六州,而是“六州”兩字成北人之代表。6也就是說,六州都督統率的軍隊,應該是北邊之兵。可是,在京畿大都督設置后,對北邊之兵的統率,則發生變化。因為“六州事悉詣京畿”,所以,統轄六州之兵的,已經不是六州都督,而是取代六州都督的京畿大都督。換言之,京畿大都督統轄的軍隊,正是北邊之兵。

依據《北史》《北齊書》的記載,組成京畿軍的北邊士兵,只是一種泛指,實際這些士兵正是20余萬“北鎮饑民。”7可以說,北魏國家平定六鎮叛亂后,開始將這些鎮民“分散于冀、定、瀛三州就食。”8此后,爾朱兆又“乃分三州六鎮之人,令神武統領。神武既分兵別營,乃引兵南出。”9據此可知,這些六鎮降兵還被稱為“三州六鎮之人”。而且,高歡被爾朱氏軍事集團授予了對這些士兵的指揮權。可以說,高歡正是依靠這支武裝力量,能夠擊敗爾朱氏軍事集團、控制北魏朝廷,并遷都至鄴、建立東魏政權。《隋書·食貨志》稱:“天平元年,遷都于鄴,出粟一百三十萬石,以振貧人。是時六坊之眾,從武帝而西者,不能萬人,余皆北徙。”10這里提到的“六坊之眾”,周一良先生考證,自是北人,亦即所謂“六州”。11實際就是三州六鎮之兵。由此可見,北邊六鎮的二十余萬降眾,除了一萬余人跟隨魏孝武帝投奔宇文泰之外,其余的都成為由高歡控制東魏的武裝,而且,他還進一步將這支人數眾多的軍隊改編為國家的京畿軍。

高歡亡故后,后繼的東魏北齊的統治者,仍然繼續加強對京畿軍的建設。《北史·齊本紀·文宣帝紀》載:

(文宣帝)及登極之后,神明轉茂,外柔內剛,果于斷割,人莫能窺……至于軍國機策,獨決懷抱,規謀宏遠,有人君大略。又以三方鼎峙,繕甲練兵,左右宿衛,置百保軍士。每臨行陣,親當矢石,鋒刃交接,唯恐前敵不多。12

《隋書·食貨志》載:

及文宣受禪,多所創革。六坊之內徙者,更加簡練,每一人必當百人,任其臨陣必死,然后取之,謂之百保鮮卑。13

這些記載說明,這些被整訓的“六坊之眾”,就是京畿軍的士兵,也被稱為“百保軍士”“百保鮮卑”。由此可見,東魏北齊的京畿軍,主要由鮮卑族士兵組成,并且,他們都是作戰非常勇猛的軍人。

東魏北齊國家主要將京畿軍作為防衛京城和京畿的武裝。《北齊書·孝昭帝紀》載:“帝乃令歸彥引侍衛之士向華林園,以京畿軍入守門閣,斬娥永樂于園。”1《北齊書·恩倖·和士開傳》稱:“(庫狄)伏連發京畿軍士,帖神武、千秋門外,并私約束,不聽士開入殿。”2這些記載說明,京畿軍能夠有效地起到維護京城與京畿秩序穩定的作用,也就是說,京畿軍是東魏北齊國家保證京城與京畿社會秩序穩定的主要軍事力量。

東魏北齊國家還使用京畿軍參與重要的征討作戰。《北齊書·斛律金傳》記:“大象中,周文帝復大舉向河陽。高祖率眾討之。”3《北齊書·文宣帝紀》又云:“(天保五年)茹茹寇肆州。丁巳,帝自晉陽討之,至恒州黃瓜堆,虜騎走。”4這些皇帝親征所統帥的軍隊,主要應該為京畿軍。而且,東魏北齊國家還使京畿軍能夠與地方軍協同作戰。《北齊書·文襄六王·廣寧王孝珩傳》載:“后主自晉州敗奔鄴,詔王公議于含光殿。孝珩以大敵既深,事藉機變。宜使任城王領幽州道兵入玉門,揚聲趣并州;獨孤永業領洛州兵趣潼關,揚聲趣長安;臣請領京畿兵出滏口,鼓行逆戰。”5可見,東魏北齊的京畿兵與地方的道兵、州兵都能夠一并出征作戰。很顯然,在東魏北齊國家進行的征討作戰中,京畿軍是重要的軍事力量。

(二)世襲職業兵制是京畿軍士兵來源的主要保障。東魏北齊國家為保證京畿軍的戰斗力,必須要使兵員能獲得可靠的補充。也就是說,京畿軍的士兵要有穩定的來源。而東魏北齊國家保證京畿軍來源的做法,正是采取了世襲職業兵制。實際上,東魏北齊實行的這種措施,是北魏后期征集士兵做法的沿續。

應該說,自魏晉以來,由于國家實行兵戶制,所以,軍隊中的士兵都是職業兵。北方少數民族入主中原后,他們所建的國家,也同漢族政權一樣,繼續實行兵戶制。但是,這些少數民族統治者實行的兵戶制,卻與漢族政權所實行的制度存在差異。高敏先生認為,十六國時期,兵戶制下的士兵,并非兵民分離,而是合兵民為一體的戶籍。6十六國時期,各少數民族政權實行的這種適應他們統治方式的兵戶制,深刻影響了北魏國家的軍事制度,所以,北魏拓跋鮮卑也實行這種兵戶制,并使兵戶成為軍隊士兵的主要來源。

然而,至北魏后期,由于國內變亂頻頻發生,所以,也就造成了兵戶制的變化。北魏孝昌元年詔曰:“……其有失律亡軍、兵戍逃叛、盜賊劫掠、伏竄山澤者,免其往咎,錄其后效,別立募格,聽其自新,廣下州郡,令赴軍所。”7據此可見,北魏國家通過招募逃亡士兵,使他們重新成為軍隊的士兵。可是,這些士兵的歸宿卻為當時的形勢所左右。由于戰爭不斷發生,因此,這些士兵很難脫離軍隊,只能以當兵為業。由這種狀況所決定,就使這些士兵逐漸開始職業化。誠如高敏先生所言,以招募方式組成的世襲職業兵正取代舊的世襲兵戶。8北魏后期,國家為了保證兵源,開始經常采取這種做法。因此,多有國家官員征召流民為兵的記載。例如,武泰元年,“詔直寢紀業持節募新免牧戶。”9同年, “詔前試守東郡太守唐景宣為持節、都督,于東郡召募僑居流民二千人。”10因為這些流民都是脫離戶籍的編戶民,他們失去了生活的保障,所以,也只能選擇長期以充當士兵為業,以便能保證僅有的生存機遇。可以說,北魏后期采取的這種做法,開始成為產生職業兵的新方式,并且,這種做法對東魏北齊國家軍隊士兵的特點,也產生重大的影響。也就是說,這種新的造就職業兵的做法,成為促使東魏北齊一些軍隊士兵向職業化方向發展的重要因素。當然,這種情況在東魏北齊的京畿軍中,表現的尤為明顯。因為京畿軍是國家軍隊的重要組成,所以,最好的保障措施就是,使士兵能成為長期的以作戰為業的職業兵。

當然,東魏北齊京畿軍士兵能夠成為職業兵,主要與這些士兵的民族構成與身份地位有很大關系。如前所述,東魏北齊京畿軍的士兵,主要為三州六鎮之兵,其中大多數軍人為鮮卑人。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其它少數族人和鮮卑化的漢族人。因此,在文獻記載中,明確將這些士兵統稱為“百保鮮卑”。1因此,這就使統領京畿軍士兵的將領,要以鮮卑語來號令士兵。《北齊書·髙乾傳附高昂傳》稱:“高祖每申令三軍,常鮮卑語。”2而且,在任用的京畿軍府屬官中,凡精通鮮卑語者,則更受到重用。如孫搴“即署相府主簿,專典文筆。又能通鮮卑語,兼宣傳號令,當煩劇之任,大見賞重。”3東魏北齊統治者如此重視在京畿軍中使用鮮卑語,正是要有效地實現對這些鮮卑軍人的統轄。

實際上,從北魏后期以來,這些邊地的鮮卑人,不同于內地的編戶民,他們一直保留兵籍。《北齊書·魏蘭根傳》載:“正光末,尚書令李崇為本郡都督,率眾討茹茹,以蘭根為長史。因說崇曰:‘緣邊諸鎮,控攝長遠。昔時初置,地廣人稀,或征發中原強宗子弟,或國之肺腑,寄以爪牙。中年以來,有司乖實,號曰府戶,役同廝養,官婚班齒,致失清流。”4魏蘭根所說的“府戶”,就是兵戶。可見這些在北方軍鎮服役的士兵,都是來自當地的兵戶。《魏書·地形志上》載:“恒州已下十州,永安已后,禁旅所出,戶口之數,并不得知。”5這說明,在軍鎮改州后,原來的鎮民仍然是軍戶,與各州的編戶民并不相同,所以,也就無法做出確切的統計。正因如此,這些長期保留兵戶身份的北邊鎮民以當兵為業的傳統,實際具有很強的牢固性,并不能輕易被改變。東魏建國后,在歷史慣性的作用下,繼續沿襲了將三州六鎮士兵作為職業兵的傳統做法。

東魏北齊國家為有利于這種做法的推行,還保證京畿軍的士兵具有特殊的身份。《通鑒·梁記》大同三年(537)條記:“(高)歡每號令軍士,常令丞相屬代郡張華原宣旨,其語鮮卑則曰:‘漢民是汝奴,夫為汝耕,婦為汝織,輸汝粟帛,令汝溫飽,汝何為陵之?其語華人則曰:‘鮮卑是汝作客,得汝一斛粟、一匹絹,為汝擊賊,令汝安寧,汝何為疾之?”6很顯然,高歡將鮮卑族士兵當兵作戰,視為授予了他們應該具有的特權。而且,東魏北齊國家還采取一些優待京畿軍士兵的做法。《隋書·食貨志》稱:“是時六坊之眾……并給常廩,春秋二時賜帛,以供衣服之費。”7可見,京畿軍的士兵,要由國家供給糧食和衣服,并不從事生產活動。這說明,東魏北齊京畿軍的士兵,實際都是具有特殊社會地位、并受到尊崇的鮮卑族職業兵。

東魏北齊國家使京畿軍士兵職業化的同時,還注意到士兵的婚配。《北齊書·文宣帝紀》載:“(天保七年)是月,發山東寡婦二千六百人以配軍士。”8北齊國家采取的將京畿外山東地區的婦女嫁給京畿軍士兵的措施,顯然是要保證這些士兵有比較穩定的家庭。這種措施的實行,有利于為這些士兵家庭設立專門的籍簿,并實行特殊的管理,從而也就使他們成為一種新型的兵戶。9當然,這種兵戶與傳統的兵戶并不完全相同,實際是通過鮮卑族以當兵為榮的傳統來維系的。由于這種特殊兵戶的存在,就使京畿軍士兵的后代,依然還要當兵。也就是說,京畿軍士兵的補充主要是依靠世襲來實現的。可見,京畿軍的士兵,不僅是職業兵,而且,他們當兵的特權也是世襲的。由于東魏北齊國家實行了特殊的世襲職業兵制,從而就使京畿軍隊士兵的來源獲得了有效的保障。

為保障京畿軍士兵的來源,東魏北齊還采取向京畿遷徙少數民族部落的做法。《北齊書·神武帝紀下》載:“神武進擊之,又獲南海王及其弟西海王、北海王、皇后公卿已下四百余人,胡、魏五萬戶。壬申,神武朝于鄴。四月,神武請給遷人廩各有差。”1《北齊書·神武帝紀下》:“神武帥庫狄干等萬騎襲西魏夏州……留都督張瓊以鎮守,遷其部落五千戶以歸。”2這些被俘獲的少數民族部落,大部分都被遷徙至京畿內。這些遷徙至京畿的少數族部落,在國家需要時,也可以補充到京畿軍中。

總之,東魏北齊建國后,在京畿內設置了京畿軍。這些京畿軍的士兵,主要是由三州六鎮之兵組成。由于這些士兵大部分為鮮卑族人,因此,也被稱為“百保鮮卑”。這些士兵具有特殊的社會地位,并由京畿大都督專門統轄。為了穩定京畿軍士兵的來源,確定了特別的兵籍從而使當兵的特權也實現了世襲化。由于京畿軍可以通過世襲職業兵制保障士兵的補充,因而,也就具備了在軍事上與西魏北周、梁、陳長期抗衡的實力。

二、地方軍的設置及保障軍隊士兵來源的措施

(一)東魏北齊地方軍的設置。從東魏北齊國家軍隊的構成來看,還包括地方軍。地方軍是由地方長官統轄的軍隊,要說明地方軍的設置情況,就要提到東魏北齊的地方行政組織。可以說,東魏建國之初,當時地方的軍政組織為都督區、州、郡、縣四級區劃。可是,隨著東魏北齊所設的穩定行臺區的增多,以“道”為名稱的行臺區逐漸取代了都督區。3天保元年(550),“齊代行臺兼總人事。”4也就是說,行臺區長官掌管的道,開始成為軍政合一的地方組織,因而,東魏北齊的行政區劃,就是道、州、郡、縣四級組織。然而,就地方軍的設置而言,東魏北齊國家并沒有使四級地方行政組織都能夠設有軍隊。在《北史》《北齊書》中,能夠見到使用“道兵”的記載。如高孝珩“以大敵既深,事藉機變。宜使任城王領幽州道兵入玉門,揚聲趣并州。”5東魏北齊國家在州中設兵的事例就更多了。如封子繪“起為大都督,領冀州兵起鄴。”6而且,這些州軍還能以所屬州命名。《北齊書·文襄六王·廣寧王孝珩傳》云:“獨孤永業領洛州兵趣潼關,揚聲趣長安。”7這種命名的做法說明,東魏北齊各行政州軍隊設置已經很普遍。然而,在《北齊書》《北史》中,卻不見有郡、縣設兵的記載。也就是說,當時的地方軍隊只在道和州設置,而在郡、縣設兵卻受到限制。

實際上,東魏北齊地方軍的設置,是與地方軍府的設置聯系在一起的。從地方軍府的設置來看,東魏北齊各州都有設置。特別是北齊禪代東魏后,這種規定就更明確。北齊國家將行政州分為上上州、上中州、上下州、中上州、中中州、中下州、下上州、下中州、下下州。《隋書·百官志中》記:“上上州刺史,置府,屬官有長史,司馬,錄事,功曹、倉曹、中兵等參軍事及掾史,主簿及掾,記室掾史,外兵、騎兵、長流、城局、刑獄等參軍事及掾史,參軍事及法、墨、田、鎧、集、士等曹行參軍及掾史,右戶掾史,行參軍,長兼行參軍,督護,統府錄事,統府直兵,箱錄事等員。”8這一記載中提到的官員,都是上上州軍府的屬官。而且,隨著州的等次的降低,軍府屬官的人員則依次減少。然而,北齊的州軍府設置卻不受影響,實際只有屬官多少的差異。可是,地方郡、縣卻只有郡府、縣府的設置,并不設置軍府。也就是說,當時行政郡、縣不存在統轄地方軍的機構。

東魏北齊國家在州軍府的管理上,沿襲北魏的規定。《北齊書·杜弼傳》載:“(杜弼)遷中軍將軍、北豫州驃騎大將軍府司馬。”9驃騎大將軍號,實際為北豫州刺史所領。因為東魏北齊的州軍府,能夠以刺史所領將軍號命名,由此就透露出,東魏北齊的州軍府是由州刺史主要掌管的,因而,州刺史也就具有多方面的軍事權力。《北齊書·封隆之傳》載:“(封隆之)元象初,除冀州刺史,尋加開府。時初召募勇果。”1冀州刺史封隆之能夠招募“勇果”,正是他能夠行使征召州軍士兵權力的體現。當然,對州軍的管理和訓練,更是州刺史要負有的職責。

不過,需要提及的是,東魏北齊所設行臺區長官,也就是“道”的長官,并沒有編入國家職官品級序列,“行臺,在令無文、其官置令,仆射。其尚書丞郎,皆隨權制而置員焉。”2由于行臺區長官的這種設置狀況,所以,也就使其不能有固定軍府的設置。然而,由于東魏北齊國家使行臺區的長官多要兼任州刺史,如高思好“累遷尚書令、朔州道行臺、朔州刺史、開府、南安王,甚得邊朔人心。”3所以,這些兼任州刺史的行臺區長官,也就能夠兼管州的軍府,進而將兼管州的軍府作為行臺區的軍府。由此來看,行臺區的軍府,應該與行臺區長官兼管州的軍府是合一的,因而,行臺區的長官也就可以兼管州的州軍。所以,一些行臺區長官所領的軍隊也就被視為道兵。但從軍隊設置的實際情況來看,道兵仍然是以州軍的設置為基礎的。這說明,東魏北齊國家的地方軍,實際只有州軍是常設的。

東魏北齊所設置的地方軍在參與軍事活動上,其用途是多方面的。諸如:行臺區長官率領地方軍組成征討軍參與作戰。例如,潘子晃“武平末,為幽州行臺右仆射、幽州刺史。周師將入鄴,子晃率突騎數萬赴援。”4州刺史指揮州軍參與征討作戰。《北齊書·后主紀》記:“(武平四年)三月辛未,盜入信州殺刺史和士休,南兗州刺史鮮于世榮討平之。”5《北齊書·段榮傳附段韶傳》又云:“(段韶)大寧二年,除并州刺史,高歸彥作亂冀州,詔與東安王婁睿率眾討平之。”6由此可見,州刺史統領州兵參與征討作戰已經成為經常的軍事活動,并在征討軍中還占有重要的地位。

東魏北齊國家更注意使用州軍駐戍地方。前引《隋書·食貨志》稱:“及文宣受禪,多所創革。六坊之內徙者,更加簡練,每一人必當百人,任其臨陣必死,然后取之,謂之百保鮮卑。又簡華人之勇力絕倫者,謂之勇夫,以備邊要。這說明,東魏北齊國家對鮮卑族士兵和漢族士兵,在使用上有嚴格的區分,鮮卑族兵多為京畿軍的士兵,而漢族兵則是京畿外的駐軍,也就是各州的州軍。《北齊書·清河王岳傳》載:“(清河王高岳)武定元年,除晉州刺史、西南道大都督,得綏邊之稱。”8《北齊書·斛律金傳》載:“(斛律金)還為肆州刺史,仍率所部于宜陽筑楊志、百家、呼延三戍,置守備而還。”9很顯然,東魏北齊國家不僅以州軍駐戍地方,而且,還使州刺史全面統轄這些駐軍。

東魏北齊所設置的州軍不僅能夠參與征討和鎮戍,并且,這些士兵具有的戰斗素質也是不能忽視的。從東魏北齊州軍士兵的組成來看,其中有一些是特殊征召來的士兵。《北齊書·高寶寧傳》:“(高寶寧)武平末,為營州刺史,鎮黃龍,夷夏重其威信。周師將至鄴,幽州行臺潘子晃征黃龍兵。”10很明顯,這些黃龍兵是由州中征召的。關于黃龍兵,《北史·尉遲迥傳》稱:“(尉遲)迥別統萬人,皆綠巾錦襖,號曰黃龍兵。”11顯然,黃龍兵在服飾上,不同于一般州軍士兵。但是,更重要的是,這些士兵的作戰技能要高于普通士兵,所以,要對他們特別征召,而且,還要特殊命名,以此顯示其作戰實力。

當然,還要提到的是,北齊末年,由于戰事頻繁,士兵傷亡人數眾多,因而,一些重要戰役就不能不動員州軍專門參戰。例如,北齊后主就親率“晉州軍”與北周軍作戰。12這些情況說明,由于東魏北齊的州軍具有較強的作戰實力,因而,就使國家不能忽視使用地方州軍參與軍事行動。

(二)“丁兵”制是征集地方軍士兵保障的措施。可以說,東魏北齊國家在保障地方軍士兵來源的做法上,采取了“丁兵”制。這種“丁兵”制,是與征集京畿軍士兵所實行的世襲職業兵制完全不同的。所謂丁兵制,開始主要是將一些農民所服力役延伸,而使他們所服力役可以與兵役相互替代。實際上,這種“丁兵”制,不是東魏北齊時期才開始出現的,最早記載見于北魏孝文帝太和年間。《魏書·李彪傳》載李彪上疏稱:“又別立農官,取州郡戶十分之一以為屯人,相水陸之宜,料頃畝之數,以贓贖雜物余財市牛科給,令其肆力。一夫之田,歲責六十斛,蠲其正課并征戍雜役。”1這說明,北魏國家要求受田的編戶民有服兵役的義務。因此,這些編戶民負擔的正課,也就包括征戍和雜役。可以說,由于北魏孝文帝實行均田制,因而,在一些地方又開始出現兵徭逐漸合一的局面。正因如此,北魏后期,征召這類丁兵,便成為不能忽視的做法。《魏書·食貨志》:“(延昌三年)自徐揚內附之后,仍世經略江淮,于是轉運中州,以實邊鎮,百姓疲于道路。乃令番戍之兵,營起屯田;又收內郡兵資與民和糴,積為邊備。”2這里提到的“番戍之兵”,正是按時間服兵役的丁兵。很顯然,北魏宣武帝時,實行以丁兵番戍,已經成為經常的舉措。《魏書·袁翻傳》載袁翻上疏:

自比緣邊州郡,官至便登;疆場統戍,階當即用。或值穢德凡人,或遇貪家惡子,不識字民溫恤之方,唯知重役殘忍之法。廣開戍邏,多置帥領,或用其左右姻親,或受人貨財請屬,皆無防寇御賊之心,唯有通商聚斂之意。其勇力之兵,驅令抄掠。若值強敵,即為奴虜;如有執獲,奪為己富。3

據袁翻所議,北魏后期國家已經使數量不少的丁兵戍邊。這說明,北魏后期的國家軍隊中,丁兵開始成為士兵的來源之一。

東魏北齊國家繼續沿續北魏做法,將“丁兵”的實行作為國家軍隊士兵來源的重要保證。對此,文獻中有明確記載。《北齊書·元孝友傳》載元孝友奏表:

令制:百家為黨族,二十家為閭,五家為比鄰。百家之內,有師二十五人,征發皆免,苦樂不均。羊少狼多,復有蠶食。此之為弊久矣。京邑諸坊,或七八百家唯一里正、二史,庶事無闕,而況外州乎?請依舊置三正之名不改,而百家為族,四閭,閭二比。計族少十二丁,得十二匹貲絹。略計見管之戶應二萬余族,一歲出貲絹二十四萬匹。十五丁為一番兵,計得一萬六千兵。此富國安人之道也。

據此上奏,可以明確,東魏北齊國家進一步完善了北魏后期的征發規定,并將征發丁兵的規定制度化。很明顯,東魏北齊國家已經確定從15個服役農民中,抽1人為丁兵的規定,從而有效地保證了服兵役農民的數量。而且,當時國家盡力防止征發丁兵出現隨意性。《北齊書·唐邕傳》載:“(唐)邕性識明敏,通解時事,齊氏一代,典執兵機。凡是九州軍士、四方勇募,強弱多少,番代往還,及器械精粗、糧儲虛實,精心勤事,莫不諳知。”5可見,丁兵是要“番代”的,也就是說,服兵役與服徭役一樣,都有固定的時間。《北齊書·盧叔武傳》:“我兵士相代,年別一番,谷食豐饒,運送不絕。彼來求戰,我不應之,彼若退軍,即乘其弊。”6顯然,國家規定丁兵服兵役的時間,一般以一年為限。這一時間規定,受到東魏北齊國家的嚴格控制。《北史·房謨傳》記:“(房謨)出為兗州刺史……謨至,皆加檢勒,不令煩擾,以休假番代洗沐,督察主司,親自檢視。”7也就是說,一些地方刺史對掌管丁兵“番代”的官員,要進行檢核。這樣做的目的,正是要防止無限期地役使“丁兵”情況的發生。

應該說,東魏北齊國家實行的“丁兵”制,與北魏一樣,也是以均田制為基礎的。《隋書·食貨志》載:“至河清三年定令,乃命人居十家為比鄰,五十家為閭里,百家為族黨。男子十八以上,六十五已下為丁;十六已上,十七已下為中;六十六已上為老;十五已下為小。率以十八受田,輸租調,二十充兵,六十免力役,六十六退田,免租調。”1據此可見,各州郡的受田編戶民是需要服兵役的。《北齊書·趙郡王琛傳附趙叡傳》載:“(趙叡)出為定州刺史……詔叡領山東兵數萬監筑長城。于時盛夏六月,叡在途中,屏除蓋扇,親與軍人同其勞苦……先是,役徒罷作,任其自返。丁壯之輩,各自先歸;羸弱之徒,棄在山北,加以饑病,多致僵殞。叡于是親帥所部,與之俱還,配合州鄉,部分營伍,督帥監領,強弱相持,遇善水草,即為停頓,分有余,贍不足,賴以全者十三四焉。”2很明顯,一些州刺史將服徭役與服兵役完全視為相同的活動,并在把控上,并無明顯的區分。因此,可以明確,由于北齊均田制普遍的實行,各州兵徭合一已經是常見的情況。

需要指出的是,這種以兵徭合一為特征的“丁兵”制的實行,盡管擴大了國家軍隊士兵的來源,但由于這些丁兵大部分是各個地方受田的漢族編戶民,所以,也就使這些漢族兵的使用受到東魏北齊國家的限制。最明顯的就是,這些被征發的漢族兵,不能被編入主要由鮮卑兵組成的京畿軍,他們也就只能參加地方的州軍。因此,“丁兵”制的實行,實際使東魏北齊國家的地方州軍的數量有了固定的保證。

東魏北齊國家除了使受田編戶民按規定時間服兵役之外,還可以采取特別征集的做法。《北齊書·孫搴傳》記:“世宗初欲之鄴,總知朝政,高祖以其年少,未許。(孫)搴為致言,乃果行……時又大括燕、恒、云、朔、顯、蔚、二夏州、高平、平涼之民以為軍士,逃隱者身及主人、三長、守令罪以大辟,沒入其家。于是所獲甚眾,搴之計也。”3孫搴建議實行以“大括”方式征集州軍士兵的做法,實際是強制地方的編戶民充兵,進而保證對士兵的大量需求,所以,這只是一種應急的臨時措施。這種特別的做法,應該是在“番代”士兵不充足的情況下進行的,所以,只是對“丁兵”制的一種補充措施。

綜上可見,東魏北齊國家設置的地方軍,主要為州軍。國家可以使這些州軍參與征討作戰和鎮戍地方,是國家的重要武裝力量。地方州刺史統轄的軍府,實際掌管州軍的管理與征集。對州軍士兵的征集,國家采取的措施是多樣的,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丁兵”制。“丁兵”制以均田制為基礎,采取“番代”方式服兵役,主要特征是兵徭合一。由于“番代”的士兵大部分都是漢族編戶民,因此,就使州軍士兵能夠獲得可靠的來源,也就有效地保障了地方軍隊士兵能夠獲得源源不斷的補充。

三、募兵與部曲的使用及其對國家軍隊士兵來源上的補充

(一)募兵的使用。在東魏北齊國家軍隊中,還有一些士兵不是來自征發,而是被招募的。這些被招募的士兵就是募兵。實際上,募兵的使用,也是北魏后期做法的沿續。《魏書·太武五王·廣陽王建閭傳》記: “(李崇)北征之日,啟募八州之人,聽用關西之格。”4這說明,在北魏后期的征討軍中,使用了不少的募兵。這些募兵不同于職業兵,也不同于“丁兵”。他們是通過招募而充當士兵的,所以,這些士兵并不是被強迫的,而是自愿當兵參戰。北魏后期大量使用募兵,主要是因為職業兵和丁兵的數量,不能滿足國家對士兵的大量需求,所以,招募的做法也就成為保證軍隊士兵來源的一種措施。

北魏后期的這種招募士兵的做法,為東魏北齊國家所承襲,并且,還使募兵的使用措施得到完善。《北齊書·文襄帝紀》載:“(武定四年)又令朝臣牧宰各舉賢良及驍武膽略堪守邊城,務得其才,不拘職業。”5由地方官員推舉士兵,實際是一種特殊的招募。由此詔令可以看出,募兵中有很多士兵具有特殊作戰技能。由于一些募兵具有這種特點,國家自然不會讓這些士兵短期服役,所以,就使這些募兵逐漸成為特殊的職業兵。

從募兵服兵役的時間上來看,東魏北齊國家并沒有明確規定。由于當時國家軍隊中的募兵大部分成為職業兵,因而,募兵充兵的年齡并不受限制,以致一些軍人的年齡可以高達60、70余歲。1《北齊書·廢帝紀》云:“武官年六十已上及癃病不堪驅使者,并皆放免。”2很顯然,一些募兵能夠脫離軍隊,必須要有國家放免的特別命令。東魏北齊國家除了對募兵服役有強制規定之外,還采取鼓勵延長服役時間的做法。《北齊書·廢帝紀》載:“(天保十年)詔九州軍人七十已上授以板職。”3所謂板職,是板授的職官。也就是說,募兵成為職業兵,到高齡后,可以獲得擔任職官的優待。國家實行這種優待措施,當然,能夠起到鼓勵一些募兵長期服兵役的作用。

東魏北齊國家在征討作戰中,使用募兵已經是很常見的情況。《北齊書·高祖十一王·任城王湝傳》記:“(任城王)湝與廣寧王珩于冀州召募得四萬余人,拒周軍。”4這說明,北齊后期,國家開始單獨使用募兵參與征討作戰。《北齊書·幼主紀》又云:“于是黃門侍郎顏之推、中書侍郎薛道衡、侍中陳德信等勸太上皇帝往河外募兵,更為經略。”5很明顯,由于北齊末年兵源的枯竭,以致就要更多地依賴募兵參與較大規模的作戰。

使用募兵鎮戍地方,也不是特殊的情況。《北齊書·王琳傳》載:“(王琳)分遣招募,淮南傖楚,皆愿戮力。”6《北齊書·源彪傳》云:“(源彪)淮南招募三四萬人,風俗相通,能得死力,兼令舊將淮北捉兵,足堪固守。”7很顯然,在東魏北齊國家對一些重要州的防衛中,募兵所負的重要責任,已經受到很大的重視。

募兵的征集,國家采取自愿應募的做法,“不拘職業”。8但應募當兵,卻不具有隨意性。《北齊書·后主紀》載:“(武平七年)詔募兵,遣安德王延宗為左,廣寧王孝珩為右。”9顯然,要征集募兵,必須要有皇帝的詔令。也就是說,只有在國家需要的號令之下,編戶民才能應募為兵。也就是說,東魏北齊國家以招募的方式征召士兵,是以適應軍事活動的需要為目的的,因此,這種做法,應該是對以世襲職業兵制和“丁兵”制征集士兵做法的補充措施。

(二)私人部曲的使用。如前所述,東魏北齊國家軍隊可以分為京畿軍和州軍,此外,一些中央和地方官員還擁有私人部曲。《北齊書·平秦王歸彥傳》載:“孝昭崩,歸彥從晉陽迎武成于鄴。及武成即位,進位太傅,領司徒,常聽將私部曲三人帶刀入仗。”10這一記載提到的“私部曲”,正是屬于個人的私兵。可以說,一些國家官員可以擁有部曲兵的規定,受到了北魏末年私人部曲大量出現情況的影響。

從北魏末年的情況來看,國家不限制一些地方豪強擁有私人部曲。如高慎“太昌初,遷光州刺史,加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時天下初定,聽慎以本鄉部曲數千人自隨。”11而且,這些地方豪強還能夠率領私人部曲充軍作戰。如高昂“以寇難尚繁,非一夫所濟,乃請還本鄉,招集部曲……又高祖討爾朱兆于韓陵,昂自領鄉人部曲王桃湯、東方老、呼延族等三千人。”12這些事例說明,北魏末年,具有實力的地方豪強領有部曲已經不是個別現象,而是比較普遍的情況。

一些地方豪強,甚至官員可以擁有私人部曲的做法,對東魏北齊國家的軍事規定有很大的影響。《北齊書·清河王岳傳》載:

初,岳與高祖經綸天下,家有私兵,并畜戎器,儲甲千余領。世宗之末,岳以四海無事,表求納之。世宗敦至親之重,推心相任,云:“叔屬居肺腑,職在維城,所有之甲,本資國用,叔何疑而納之。

由此可以看出,東魏北齊國家對官員擁有私人部曲及軍械,并不視為不合法的做法。當時不僅對中央重臣,對一些地方官員也是如此。《北齊書·季式傳》載:“(季式)天平中,出為濟州刺史……又有群賊破南河郡,季式遣兵臨之,應時斬戮。自茲以后,遠近清晏。季式兄弟貴盛,并有勛于時,自領部曲千余人,馬八百匹,戈甲器仗皆備,故凡追督賊盜,多致克捷。”2這就是說,一些地方州刺史不僅可以指揮州軍,也能夠統領私人部曲參與作戰。

東魏北齊國家所以不限制一些官員領有私人部曲,實際是要利用將領與部曲之間緊密聯系的依附關系,也即主從關系,使之更好地服務于軍事行動。《北齊書·盧潛傳》記:“先是梁將王琳為陳兵所敗,擁其主蕭莊歸壽陽,朝廷以琳為揚州刺史,敕潛與琳為南討經略。琳部曲故義多在揚州,與陳寇鄰接。潛輯諧內外,甚得邊俗之和。”3這說明,一些地方刺史使用私人部曲防衛地方,對穩定地方的社會秩序還能夠起到有益的作用。這就是說,東魏北齊國家使一些官員可以領有部曲,正是要發揮這些私兵的積極作用,并使之成為協助國家軍隊作戰的武裝力量。由此可見,因為東魏北齊時期,依附關系還具有支配作用,因而,私人部曲的存在,正是這種依附關系在軍事上的體現,所以,就使東魏北齊國家需要盡量壓低私人部曲存在的消極因素,更多地發揮其積極作用。應該說,這正是東魏北齊國家允許私人部曲存在、并參與軍事活動的重要原因之一。

東魏北齊國家一方面不限制一些官員領有部曲參與軍事活動,但采取更多的舉措是,使官員利用與部曲的主從關系,將其改變為國家軍隊。《北齊書·李元忠傳》載:“(李愍)擁眾數千人以赴高祖,高祖親迎之。除使持節、征南將軍、都督相州諸軍事、相州刺史,兼尚書西南道行臺、州都督。令愍率本眾西還舊鎮,高祖親送之。愍至鄉,據馬鞍山,依險為壘,征糧集兵,以為聲勢。”4可見,李愍所率軍隊開始是私人部曲。但是,他受高歡之命駐戍地方后,實際他的私人部曲已經被改編為國家軍隊。也就是說,隨著東魏北齊國家控制力量的加強,一些官員將私人部曲改變為國家軍隊的做法逐漸增多,而且,這種做法還受到鼓勵,并被積極推行。《北齊書·封隆之傳附封子繪傳》載:“高祖崩,秘未發喪,世宗以子繪為渤海太守,令馳驛赴任。世宗親執手曰:……仍聽收集部曲一千人。后進秩一等,加驃騎將軍。”5很顯然,因為封子繪采取了以征集部曲的方式補充國家軍隊士兵做法,因而,受到皇帝提升職官秩級的獎勵。這說明,東魏北齊國家為保障軍隊士兵的來源,實行了多方面的的措施。其中包括國家并不放棄將私人部曲者改編為國家軍隊士兵的做法。應該說,隨著這種做法不斷地被推廣,私人部曲被改編為國家軍隊士兵的數量也逐漸增多,因而,這種做法也就成為東魏北齊國家保障國家軍隊士兵來源的不能忽視的措施。

結語

東魏北齊國家軍隊的設置,主要有京畿軍和地方州軍。京畿軍的組成主要是三州六鎮的鮮卑族士兵,因此,它保留著英勇善戰的傳統。東魏北齊國家使這支軍隊參與京城與京畿的防衛以及較大規模的征討作戰,是國家重要的軍事力量。東魏北齊的地方軍,主要是州軍。州軍的士兵,主要由征發來的“丁兵”組成。這些州軍主要用于鎮戍地方和參與征討作戰,也是不能忽視的作戰武裝。

東魏北齊國家為京畿軍與地方軍規定了保障士兵來源的制度。因為京畿軍與地方軍士兵的組成有很大差異,所以,保障士兵來源的規定,也明顯不同。保障京畿軍士兵來源,實行的是特殊的世襲職業兵制,即鮮卑士兵完全脫離生產,并將能夠當兵作戰作為鮮卑士兵的特權,從而使京畿軍士兵成為具有特殊地位的職業兵。由于新的世襲職業兵制的實行,也就有效地保證了京畿軍士兵能夠獲得穩定的補充。

從保障地方軍士兵來源的措施來看,主要是實行了“丁兵”制。東魏北齊的“丁兵”制,是源于北魏后期以兵役代替徭役的做法。實際上,東魏北齊的“丁兵”比北魏后期的做法更為完善。當時國家以均田制為基礎,使規定數量的受田編戶民要服兵役,并確定“丁兵”的“番代”時間以一年為限。可以說,這種征集士兵方式的特征,表現為徭役與兵役的合一。然而,由于“丁兵”制是在受田編戶民范圍內實行,所以服兵役者大多數應該是漢族農民,他們只能補充到地方州軍中。“丁兵”制的實行,對保證地方州軍士兵的來源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東魏北齊的募兵,是由皇帝下詔,由參戰官員招募的士兵;而私人部曲,則是一些官員被國家允許能夠率領的私兵。東魏北齊的募兵和部曲,在防衛地方和參與征討作戰中,都發揮了很重要的作用。就募兵而言,在作戰士兵人數不充足的情況下,對保證士兵的來源可以起到補充作用。而對私人部曲來說,由于東魏北齊國家積極采取鼓勵擁有部曲的官員將這些私兵改編為國家士兵的做法,所以,這種做法也就不失為補充國家士兵來源的一種措施。

應該說,東魏北齊國家從京畿到地方,針對地區的不同以及民族的差別而分別設置了不同的國家軍隊,并且,還使募兵和部曲參加作戰,因而,使這些參戰軍隊在人數和戰斗力上都有了保證。加之,國家分別采取以世襲世兵制和“丁兵”制作為京畿軍和地方軍士兵來源的保障措施,所以,在東魏北齊立國50余年的時間中,也就保持了能夠與西魏北周、梁、陳朝進行軍事抗衡的實力,進而為長期占據北方東部地區提供了保證。

猜你喜歡
保障軍隊
美要派上萬軍隊阻止“大篷車”
四位軍隊黨代表直面敏感話題
鄉鎮區域氣象站設備常見故障處理方法
德國軍隊使用的手槍套及其附件
政校企協同平臺下的技術技能積累機制研究
由各國校園暴力案例淺談未成年人犯罪處理
淺析當前社會保障信息化建設思路
軍隊審計信息化建設的目標定位與對策思路
初中生經典閱讀的保障與促進分析淺談
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bt天堂网www天堂-电影天堂 宅男电影
许家印为恒大注入超70亿续命资金 速度与激情9 嘉南传 国际人士热议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 千与千寻 星际穿越 两个女人 男子写80页PPT拯救爱情却离婚 许家印为恒大注入超70亿续命资金 大连一密接者擅自点外卖聚餐被调查 许家印为恒大注入超70亿续命资金 中国共产党第三个历史决议全文发布 两个女人 我和我的家乡 男子体检血中抽出2升油浆 安娜贝尔 意大利错失直接晋级世界杯资格 国足战澳大利亚大名单:4归化在列 花木兰 林丹世界排名被正式移除 长津湖 意大利错失直接晋级世界杯资格 意大利错失直接晋级世界杯资格 大连现超级传播者26人在同一传播链 蜘蛛侠:英雄归来 俄方回应卫星碎片危及国际空间站 安娜贝尔 两个女人 24岁救人牺牲消防员获批为烈士 突围 怒火·重案 国足战澳大利亚大名单:4归化在列 大连一密接者擅自点外卖聚餐被调查 意大利错失直接晋级世界杯资格 加拿大一枝黄花到底是什么? 花木兰 你好李焕英 斛珠夫人 周冠宇成为中国首位F1车手 房价上涨城市创七年新低 拐点来了? 周冠宇成为中国首位F1车手 加拿大一枝黄花到底是什么? 男子体检血中抽出2升油浆 扬名立万 中国共产党第三个历史决议全文发布 长津湖 加拿大一枝黄花到底是什么? 逆局 峰爆 林丹世界排名被正式移除 北京冬奥火炬宣传片获金花环奖 24岁救人牺牲消防员获批为烈士 大连现超级传播者26人在同一传播链 长津湖 大连现超级传播者26人在同一传播链 速度与激情9 灵媒 国际人士热议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 中美元首会谈重点内容 大连一密接者擅自点外卖聚餐被调查 浦发银行回应近3亿存款莫名被质押 加拿大一枝黄花到底是什么? 扫黑风暴 十九届六中全会公报发布 #耿直真香哥黑化卖惨# 国际人士热议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 安娜贝尔 我和我的家乡 24岁救人牺牲消防员获批为烈士 国际人士热议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 灵媒
舞阳县| 什邡市| 汉阴县| 叙永县| 资源县| 太康县| 通榆县| 延津县| 凯里市| 六盘水市| 洛宁县| 兴城市| 玉龙| 白山市| 克什克腾旗| 湄潭县| 南投县| 山阳县| 霞浦县| 钟祥市| 桂阳县| 封开县| 荥阳市| 修水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