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姐

2021-10-12 07:03那紅
情感讀本·道德篇 2021年4期
關鍵詞:榛子苞米大姐

那紅

大姐一字一頓地說:“放心吧,校長!這回一分錢都不會差的。”我和妹妹就這樣有了重新學習的機會。

1

進入10月末,天氣就有些寒冷了。清晨,霧氣彌漫,大地鋪上了一層白霜,濃濃的霧氣打在臉上,絲絲涼涼。地里的莊稼都已收拾妥當,光禿禿的大地完成一年的使命,顯得疲勞而困頓。園子里幾株殘留的辣椒、茄子孤零零地耷拉著身子,宣告生命的結束,鄉下的初冬像一幅單調的水墨畫,沒了色彩。只有家家院子里那一樓樓的苞米閃著金黃,誘人而扎眼。

早飯剛過,一個五十多歲的瞎眼女人帶著幾個大漢手持鎬頭、鐵鍬來到我家院里。這個女人我是認得的,鄰村的,她年輕時和人打架,讓人砍瞎了一只眼。平時,我們叫她管姨,她曾在我家吃過幾次飯。今天,她有些黑幫老大的架勢,帶著幾個大漢徑直走向苞米樓子,一個大漢用鎬頭一刨。“嘩啦”一聲,整站的苞米便塌了下來,大漢們你一鎬我一鍬地忙活起來。我們姐妹從屋內跑出來,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但看見父親站在旁邊,我們知道一定是有原因的。那些金黃的還帶著冰碴的苞米一袋袋地被他們扛到了馬車上,父親的眉頭緊鎖在一起,沒有說話,臉上的表情痛苦而無奈。我們呆呆地站在旁邊,就那么眼睜睜地看著,不一會兒,苞米就被裝完了,只剩下一個被拆得支離破碎的空樓子傷心地站在那兒。那是我們一年的收成啊,是我們姐妹用稚嫩的手忙了一秋的結果,現在什么都沒有了。

后來我們知道,父親賭錢,欠了人家錢……

隨著一聲鞭響,那匹黑毛大馬拉著一車的苞米揚長而去,馬蹄踏在已然漸凍的土地上,聲音響亮而刺耳。那鐵蹄卻如同踏在我的心上,生疼生疼。我回頭看了一眼大姐,她的眼里有淺淺的淚水。賴以維持生計的那一點希望都沒了,家徒四壁。

那是1992年,大姐18歲,我14歲,妹妹11歲。

大姐正值青春,花朵一般綻放著,一張小圓臉光潔得像剛點好的豆腐腦,鼻子上翹、嘴巴小巧。那時她走到哪里都會有目光追隨,鎮上的照相館把她的照片掛在櫥窗上招攬生意。鄰村有個小伙子喜歡大姐很久,大姐對他也有些許心意。有一天,小伙子的父親來提親了。他說:“你們家窮,可以多給大姐一些彩禮錢。”大姐低頭不說話,過了好一會兒,她才說:“叔,我不能答應你,我要出去打工,掙錢養家。”小伙子為此郁悶了許久,多年以后,他見到大姐,依然問大姐,當初為什么要不辭而別。

20世紀90年代,大批的農民工告別家鄉,扛起行李,帶著對城市的無限期冀,加入打工的大潮,大姐成了他們中的一員。

那年冬天,大姐穿上家里唯一可以御寒的軍大衣,帶著幾十塊錢(我把自己攢下的三塊錢也給了大姐),開始了她的漂泊生涯。大姐在城里的一家小吃部落下了腳。她負責給客人上菜,每天從早晨忙到半夜。晚上把幾個凳子搭在一起就是床了。她穿著從家里帶去的那雙最好的“雪地棉”,每天穿梭在不同的客人之間,冬天的積雪被客人帶進屋里,地面拖泥帶水,那雙綢質的鞋面經常臟得不像樣子,大姐沒鞋換,就晚上把鞋面刷了,放在爐子旁邊烤干,第二天再穿上。有一天晚上,也許是爐火太旺,早晨起來,大姐去拿鞋時,發現鞋面燒破了兩個大洞,大姐心疼壞了,這是她唯一的一雙鞋。大姐穿上露著兩個窟窿的鞋,在屋里子跑來跑去。老板娘看見了,覺得實在是太難看了,這才給大姐買了一雙新鞋。

大姐每月只留一點生活費,其余的錢全部寄回家里,她成了全家的希望。我和妹妹最盼望的就是大姐回來。那時我們還是孩子,大姐每次回來都會給我們買一些好吃的,還會有一些新奇的玩意兒,只有大姐回來,我們才會感覺自己能和別的孩子一樣,有人疼有人愛,也可以穿上新衣服在別的孩子面前展示。那時,我們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怎樣,有沒有苦累,有沒有悲傷,以為大姐帶回了錢,我們的日子比以前好了,大姐待的地方應該就像天堂一樣。

2

有一年春節,已到年底,家家戶戶的大門上已貼好了春聯,從早晨起,鞭炮聲就此起彼伏地響起,空氣中都飄著過年的味道。可我們家里卻比往常更顯冷清,因為大姐還沒有回來。我們已經盼了幾天,按照常理,今天就是除夕了,大姐應該回來了。我和妹妹一遍又一遍地出門去看,耳朵豎起來聽著車的響聲,上午過去了,下午過去了,眼見著天漸漸暗了下來,依然不見大姐的蹤影,父親也著慌起來。他在我們看了無數次依然沒有希望時,終于痛苦地說:“看來,你們大姐今年是不能回來了,她一定是遇到什么事了。”說完,竟一頭栽倒在炕上,“嗚嗚”哭了起來。那是我第一次看見父親流淚。他性格倔強,脾氣暴躁,一生好賭,極少言笑,他對我們嚴厲而冷漠,他一定是真的害怕與傷心了。隨即我和妹妹都哭了起來,覺得天在那一刻就要塌了。就在我們絕望的時候,外面響起了“嘟嘟”的小車聲,我們飛快地跑出去,大姐從車上下來了。我和妹妹高興得手舞足蹈,父親連忙從屋里拿出一掛鞭炮放了起來,我們終于可以開心地過年了。奇怪的是,大姐只帶了很少的東西,以前,她都是大包小包的,這天她眼睛也有些紅腫。可是,我們哪里顧得上那些呀,只要大姐回來,那就是天大的幸福。

多年以后,我們姐仨坐在一起聊天,談起當年的往事,才知道那年春節發生的事……

那年那天,送走了最后一批客人,大姐終于可以回家了。她拿著早就準備好的年貨,飛快地朝車站趕去。車站人山人海,在外漂泊一年的人都要回家與親人團聚了。大姐的心情興奮而激動。她給兩個妹妹一人買了一件新衣服,給父親買了一雙棉鞋。還有一些好吃的,她還攢了1000塊錢,這是她最為高興的。她想象著兩個妹妹看到她回去時的欣喜,恨不得馬上就能到家。距離發車還有半個小時的時間,旁邊一個婦女主動和大姐拉起了家常,得知兩人是同鄉,大姐就更顯得有些親近了。臨上車時,大姐想去廁所,就讓這個女人幫她看著包裹,回來時,大姐卻不見了那個女人的影子,連同那個包裹也不見了。大姐腦袋一片空白,呆呆地站在那足足好幾分鐘,之后,她沖進人群,一個個地問“有沒有看見一個女人,拿著一個大大的包裹……”大家都搖頭。大姐的眼淚在那一刻奪眶而出,她坐在車站的椅子上,一直等啊等。她在心里說:也許那個女人臨時有事,一會兒就會回來,她一定會回來……那趟客車開走了,大姐從中午等到下午,眼看著天就要黑了,大姐知道那個女人不會回來了。給家人帶的所有東西都丟了,還有那用血汗賺來的1000元錢。所幸的事,大姐兜里還留了100元錢,大姐擦干眼淚,坐上了最后一班車。她用這100元錢給家人買了一些東西,然后,帶著無限傷感的心情回到了家里。這一切,那么多年她都沒有提過。

我聽著大姐悠悠地說,如同講著別人的故事,看不見疼痛。可我內心的痛苦,卻像翻卷的浪潮,一浪高過一浪。我想起小時候,第一次看《賣火柴的小女孩》,哭個不停,我多么心疼她呀,要是有人買她的火柴多好,要是有人給她一雙鞋子多好,要是有人把她帶回家里,甚至給她一個火雞腿吃多好……我想象著大姐一個人無助地站在車站里,就像那個賣火柴的小女孩一樣,該是多么孤獨和絕望。

3

大姐走后,我和妹妹像兩只找不到方向的燕子,隨后,我們相繼輟學在家。兩個十幾歲的孩子開始上山、下地。大姐知道后,難過地哭了,她心疼兩個妹妹,可她那時也沒有辦法。

我的家鄉盛產野山珍,每到秋天,便是采榛子和蘑菇的季節。榛子分布廣泛,每一個山頭都會找到一片,它的堅果被包在一層綠色的外衣里面,成熟的榛子羞紅了臉蛋,有的輕輕一剝,堅果就掉了出來。吃上一口榛子仁,余香在舌尖纏繞很久,還帶著一絲絲的甜味。那是大自然給人類的饋贈,生活在山里的人靠山吃山,但是,鄉里人幾乎不舍得把榛子吃掉,他們采下來多半是為了賣錢。

這個季節,我和妹妹少不了要爬山的,山里的孩子上山是不成問題的。那年,正趕上大姐也休了幾天假。我們姐仨一起挎著大筐,沿著山路往山上攀登,妹妹走在最前面,我走在妹妹后面,大姐走在最后。我穿著黃底黑點的的確良襯衫,灰色的褲子。九月份的天氣還異常火熱,走到半山腰上我就已經大汗淋漓,黃色的的確良襯衫被汗水浸透,濡濕了一片緊緊貼在后背上,兩個屁股蛋也濕透了。大姐在后面看著我,眼淚就流了下來。她對我說,我一定不能讓妹妹吃這個苦,我一定要把妹妹重新送到學校。

學校已開學一個月,大姐找到學校領導,校領導知道我家的情況,也知道我當年的成績特別好,原本300元的學費只收了我100元。這讓我們很是感激。隨后,大姐又把妹妹送回了學校,那時妹妹小學還沒讀完。校長上下看了看大姐,面帶笑容卻又滿含意味地說了句:“這回可不能拖欠學費啊!”(我家窮啊,每次交學費都最慢)大姐一字一頓地說:“放心吧,校長!這回一分錢都不會差的。”我和妹妹就這樣有了重新學習的機會。安排好兩個妹妹,大姐又踏上了異鄉的路。

我知道自己的學習機會來之不易,像饑餓的人撲在面包上一樣,發瘋似地學習,大姐留下的錢足夠我交各種費用,可我舍不得花。為了方便學習,我在學校住宿,可我舍不得花伙食費,就買了一袋餅干,早晚就靠它來度日,有一次,因饑餓和嚴重的營養不良,我差一點暈倒。我這才決定在食堂吃飯,但我還是沒有訂菜,只訂了米飯,自己從家帶點咸菜就著就吃了。打飯的阿姨知道了我這個特殊的學生,就偷偷地告訴我,讓我最后一個打,如果剩菜就給我打一份。事實上,每天我都會得到一份菜,還要比別人多。所以,至今想起,都會讓我心生溫暖。

那時,宿舍9點鐘熄燈,我就偷偷起床,跑到廁所里看書。因為只有廁所的燈會一直亮著。夏天還好,冬天冷啊,我凍得渾身發抖,可意志真的可以戰勝很多困難。我的成績突飛猛進,在大家用一種驚訝又羨慕的眼光望著我時,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為此付出的努力。大姐不知道我在學習上吃了多少苦,就如同我不知道她在外面吃了多少苦。她的愿望是讓家里人過上好日子,而我的愿望是一定不能讓她失望。

中考結束,我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績考上了師范學校,我第一時間把這個消息告訴了大姐,她喜極而泣。她在電話里告訴我“好好讀書,讀到哪兒,姐供到哪兒。”

周宜地摘自《女報》

猜你喜歡
榛子苞米大姐
真人榛事
黑熊掰苞米
榛子的貓貓圖鑒(上)
這是臭大姐
鄉下“啃青”
素質
當“大姐”遭遇“打劫”
松鼠采榛子
春天的電話
荒唐的車禍
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bt天堂网www天堂-电影天堂 宅男电影
许家印为恒大注入超70亿续命资金 速度与激情9 嘉南传 国际人士热议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 千与千寻 星际穿越 两个女人 男子写80页PPT拯救爱情却离婚 许家印为恒大注入超70亿续命资金 大连一密接者擅自点外卖聚餐被调查 许家印为恒大注入超70亿续命资金 中国共产党第三个历史决议全文发布 两个女人 我和我的家乡 男子体检血中抽出2升油浆 安娜贝尔 意大利错失直接晋级世界杯资格 国足战澳大利亚大名单:4归化在列 花木兰 林丹世界排名被正式移除 长津湖 意大利错失直接晋级世界杯资格 意大利错失直接晋级世界杯资格 大连现超级传播者26人在同一传播链 蜘蛛侠:英雄归来 俄方回应卫星碎片危及国际空间站 安娜贝尔 两个女人 24岁救人牺牲消防员获批为烈士 突围 怒火·重案 国足战澳大利亚大名单:4归化在列 大连一密接者擅自点外卖聚餐被调查 意大利错失直接晋级世界杯资格 加拿大一枝黄花到底是什么? 花木兰 你好李焕英 斛珠夫人 周冠宇成为中国首位F1车手 房价上涨城市创七年新低 拐点来了? 周冠宇成为中国首位F1车手 加拿大一枝黄花到底是什么? 男子体检血中抽出2升油浆 扬名立万 中国共产党第三个历史决议全文发布 长津湖 加拿大一枝黄花到底是什么? 逆局 峰爆 林丹世界排名被正式移除 北京冬奥火炬宣传片获金花环奖 24岁救人牺牲消防员获批为烈士 大连现超级传播者26人在同一传播链 长津湖 大连现超级传播者26人在同一传播链 速度与激情9 灵媒 国际人士热议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 中美元首会谈重点内容 大连一密接者擅自点外卖聚餐被调查 浦发银行回应近3亿存款莫名被质押 加拿大一枝黄花到底是什么? 扫黑风暴 十九届六中全会公报发布 #耿直真香哥黑化卖惨# 国际人士热议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 安娜贝尔 我和我的家乡 24岁救人牺牲消防员获批为烈士 国际人士热议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 灵媒
清流县| 清河县| 宁远县| 潼关县| 宽城| 共和县| 法库县| 三明市| 高碑店市| 米易县| 寿宁县| 商河县| 澎湖县| 嘉定区| 班玛县| 怀来县| 奉贤区| 遵义县| 吴川市| 独山县| 昭平县| 望都县| 榕江县| 敦化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