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極拳與《河圖》《洛書》

2021-10-12 19:55崔春冬
少林與太極 2021年6期
關鍵詞:八卦中華文化文化

崔春冬

太極拳據《河圖》《洛書》之太極陰陽八卦學說所創建。那么,什么是《河圖》《洛書》呢?

相傳,上古時候,黃河里曾經躍出一匹龍馬,身有紋如八卦,這就是《河圖》;洛河里曾經顯現一只神龜,背甲上有赤紋綠字,這就是《洛書》。關于河圖,有歌曰:河圖有天地,天地分上下,上下有陰陽,陰中有陽,陽中有陰,陰無陽不出,陽無陰不存。關于洛書,有歌曰:“仿天象,典地理,天所有,地相對,人相依。天人相合,天地相輔,地人相成”。

“河洛文化”是中華文化的源頭。河圖洛書是河洛文化的最主要標志。

關于“河圖洛書”的記載,古籍多有。《書經·顧命》曰:“大玉、夷王、天球、河圖在東序。”《管子·小匡》中說:“昔人受命者,龍龜假,河出圖,洛出書,地出乘黃,今三祥未見有者。”這大概都是天賜祥瑞的問題。《易·系辭上》也說:“河出圖,洛出書,圣人則之。”

“河圖洛書”究竟是什么樣子?古籍中沒有繪圖。先秦時期的其他著作如《管子》《墨子》等書也提到“河圖洛書”,但都沒有繪出圖形。漢代儒士認為,“河圖”就是“八卦”,而“洛書”就是《尚書》中的《洪范九疇》。今天人們看到的以黑白圈點表示的“河圖”和“洛書”出自宋代。據說是北宋初年,著名道士陳摶繪制。陳摶以一至九的排列為“河圖”,一至十的排列為“洛書”。北宋劉牧著《易解》,改變陳摶的說法,以一至十的排列為河圖,一至九的排列為“洛書”。南宋朱熹《周易本義》肯定劉牧的說法,于是世人皆信從十為“河圖”,九為“洛書”。

但是,明清時期的學者又對“河圖洛書”的圖樣提出種種疑問。如清代乾隆年間紀昀(紀曉嵐)在《閱微草堂筆記》中說:“世傳河圖洛書,出于北宋,唐以前所未見也。河圖作黑白圈四十五。考孔安國《論語注》,稱河圖即八卦,考孔氏之門本無此五十五點之圖矣,陳摶何自而得之?至洛書既謂之書,當有文字,乃亦四十五圖,與河圖相同,是宜稱洛圖而不得稱書,系辭又何以別之曰書乎?”諸如此類的疑問,在今天仍然是值得探討的問題。這樣的問題盡管尚未得到圓滿的解決,但是應該肯定,“河圖洛書”的圖樣在北宋出現,也確實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今天看來,它仍然可以作為研究河洛文化的重要依據。從文化符號的象征意義方面予以解析,可以由此悟知“河圖洛書”的圖式中包含著豐富的內容。當代著名學者王永寬認為主要有以下幾點:

其一,河圖中一至十的黑白兩種圈點和八卦中太極圖的道理相同,代表著陰與陽,五居中央表示五行居于核心的地位,而陰陽五行代表著中華文化的哲學基礎。河圖和洛書中都是單數為白(明),雙數為黑(暗),這和古代奇數為陽,偶數為陰的認識是一致的。河圖和洛書都是四方加中央的方形布局,和八卦的基本方位也很相似,合成一幅完整的圖,表示陰陽五行所生成的物質和物象居于一個統一體中,互相制約、互相依存、相生相克,和諧發展。這樣的組合反映了古代中國人對于天地生成、宇宙存在和物質運動規律的根本認識。

其二,河圖中一至十的排列,洛書中一至九的排列,按照自然數的順序,無重復數字,也未缺少數列中的某一基本數字,秩序井然。這表現了古代中國人對于客觀世界和人類社會的有序性認識。河圖洛書數字排列的位置,上下左右交叉安排,錯綜分布,大數小數調配適當,隱含著一種內在的規律。尤其在洛書中,橫行、豎行及對角線的每一組數字之和都等于15,這種特異現象十分典型地表現了古代文化中的一種基本思想方法——均衡思想。

其三,河圖洛書中的數字概念,反映了中國古代文化中的數學成就。洛書中的數字排列,實際上是中國古代的幻方或稱縱橫圖。在近代世界范圍內數學的發展過程中,幻方理論是數論的組成部分,即在邊為單位的正方形方格中填充適當的數字,使橫行、豎行及對角線的各組數字相加之和都相等。中國古代對于幻方的認識比西方國家早一千多年,東漢時就出現了每邊為3的幻方,稱為九宮,這是在八卦的基礎上推演出來的,即八卦的八宮加上中央為九宮。《后漢書.張衡傳》記載張衡上疏夢絕圖讖等迷信活動,疏中有“重之以筮,雜之以九宮”語,說明當時已有術士利用九宮進行占卜。而從數學的角度來看,九宮就是幻方。三國時徐岳《數述紀遺》中說:“九宮算,五行參數,猶如循環。”甄鸞注解說:“九宮者,即二四為肩,六八為足,左三右七,戴九履一,五居中央。”北宋時出現的洛書圖樣,與東漢時的九宮完全吻合,很有可能是陳摶把九宮中的幻方附會為《易經》中的所謂河圖,后來又被劉牧改指為洛書。后來到了南宋時,幻方理論又有新的發展,楊暉在所著《續古摘奇算法》中列出了邊為3、4、5……10的縱橫圖,他顯然受到了洛書的影響。

其四,與洛書相關的《洪范九疇》,其內容為古代政治學中治理國家的根本方略,這更是中國古代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不論說洛書即《洪范九疇》,或者說大禹依據洛書創立了“洪范九疇”,都反映了洛書和《洪范九疇》的關系。《尚書·洪范》篇中記述周武王向箕子詢問治國之道,箕子便向武王講述了禹接受上天給予的《洪范九疇》的內容,即“初一回五行,次二回敬用五事,次三回農用八政”云云。所列九條是禹治理天下的九類大法,其中包含治理天下的哲學思想基礎——陰陽五行學說,執政者的五個基本職能以及歷法、禮義、祭祀、占卜等方面的規定和要求。這些方略在國家形態的原始時期相當全面地規劃出治國的大政方針,后來歷代的治國方略盡管不斷更新內容,但是在治理國家的一些基本問題上,如建立集權、因政設職、崇高道德、協調關系等方面,則大抵沿襲著《洪范九疇》的基本思路。

其五,關于河圖洛書的傳說本身,還反映了中國古代君權神授思想和天人感應意識。原本的歷史事實很可能是伏羲創立了八卦,大禹制定了《洪范九疇》,但卻由于河圖洛書的傳說而把這兩項重要的文化成果歸之為神的授與,而中華民族的偉大人物伏羲和大禹,便成為上天與神權與力量的體現者。于是,河圖洛書就帶有極大的神秘性,同時也具有崇高的權威性。

關于太極拳是依據《河圖》《洛書》之理所創編,民國時期著名太極拳理論家陳鑫在他所著的《太極拳圖說》中有極為詳盡的論述,這里就不再贅言了。

河圖洛書產生于黃河和洛河,也產生于中華文化生成的大背景之下。它是河洛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其內容也必然傳遞出中華文化的復合信息。河圖洛書的廣泛傳播,對河洛文化乃至中華文化的持續生成與發展都產生了重要影響。盡管明清兩代不少學者對于河圖洛書的真實來源及原本含義提出了一些疑問,但是世人們出于對中華古代文明的深厚情感及長期受傳統文化熏陶而形成的思維定式,對河圖洛書寧可信其有,不愿信其無。直到今天,人們在論及中華文化的起源和代表性文化成果時,仍然推重河圖洛書。

河南孟津有“龍馬負圖寺”,據說是“河出圖”的地方;河南洛寧長水有“洛出書處”古碑,據說是神龜負書而出的地方。北京“中華世紀壇”的世紀大廳里,建有濃縮中華五千年文明史的圓壁浮雕,就以河圖洛書為第一組,以太極八卦為第二組。這樣的事例說明,河圖洛書和太極八卦一樣,其文化內涵及象征意義是與時俱進的,對于表現中華民族的文化精神來說具有永久的價值。

(編輯/見琮)

猜你喜歡
八卦中華文化文化
年輕的時候要少聽八卦
誰遠誰近?
兩岸青年在廈門共商中華文化傳承與青年擔當
什么是文化
融入文化教“猶豫”等
王培生八卦散手(二)
小八卦
文化之間的搖擺
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bt天堂网www天堂-电影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