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云散

2021-10-12 12:14朱忠甫
福建文學 2021年10期
關鍵詞:老鄉女兒同學

朱忠甫

春節后返廈之際,同學打來電話,說要來見我一面。我的老家是湖北的一個僻遠小鎮,過年鞭炮的屑末似乎還帶著余溫,清晨依然很冷。我厚外套里穿了兩件毛衣,還是要不停地在堂姐家的大廳里走來走去,以期增加全身熱量,抵御四周刺骨的寒氣。

年前,同學就求我幫他大女兒在廈門找份工作。他一直與我保持著良好的友誼,推脫的話,實在難以啟齒。幸好,我認識一公司的人事總監,她也熱愛文字,是我的湖北老鄉,而且我還請她吃過一頓飯,她應該還記得我。

老鄉說公司正在招人,要我把同學女兒的簡歷發給她,她馬上交代下屬去辦。幾天后,老鄉所在公司就電話聯絡那個小姑娘,讓她去面試,她卻說她還在學校讀書。這不是開玩笑嗎?

同學解釋,他以為女兒是在實習階段,可以出去找工作了,現在才知道弄錯了。老鄉說,沒關系,等小姑娘畢業了,再去找她,反正她的公司也正缺人手,到時做一個文員是沒問題的。

春節期間,同學一直問我的歸期,我明白他的意思,總是竭力尋找理由避著他。我不想接受他的感謝,多年的老朋友了,幫一幫也在情理中。可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工薪階層,雖然有時在人前不甘輕蔑目光,會扯著嗓子吹吹牛,可我真的沒有什么能力幫助誰。我從心里不愿意面對他真誠的雙眼,我真的很害怕辜負他的期望,破壞我們多年的友誼。

同學還是執意要來,堅持要騎著他的摩托車,冒著刺骨的寒風來送我。我說真的不用,我馬上就要走了,卻不能打消他的念頭。他說只是順路來看看我,因為他現在要去的地方正好經過我堂姐家。

見面,同學就塞給我幾條曬得如薄木板的大咸魚。年前,我拜訪過一位朋友,他養了幾口大魚塘,臨走時,兩口子從冰箱里拿了一堆干魚、野兔肉塞給我,說久存此心想送給我,不接受還不行。我現在正為這些禮物犯愁,本想留點給堂姐,她執意不要,說是我朋友送的,人家一片心意,要我全部帶走。

我堅決讓同學把魚帶回去。他有點生氣,說自家的東西,算不了什么,又求我幫幫他女兒。我說她都沒畢業,怎么去工作呢?他說女兒現在已進入了實習期,找工作沒問題。我問她畢業證拿到了沒,他說到時學校可以給她寄過去,不會誤事。

同學騎上摩托車,扎眼的白發晃動了我的心。我仿佛又看到了父親揣著一條煙,低著頭去村支書家的背影。那年,村小學缺代課老師,校長看中了我,就差支書點頭了。

同學和我同齡,卻明顯比我蒼老許多。據他說,他一直在外打工,但聽他說了一通,我也沒弄明白他在外究竟做什么,見他說得高興,也沒打斷,猜想也沒什么好工作等著他。

我決定再去求求老鄉,看能不能再幫幫他。老鄉沒有瞎話敷衍我,堅守了她的承諾,同學的女兒順利進了她所在公司,在廈門安頓了下來。

我長舒一口氣,畢竟完成了同學所托,至于以后的路,只能靠她走了。老鄉也對她的遭遇表示羨慕,說她當初到廈門打拼時,完全沒有后援,工作要靠自己一天一天去尋找,哪里能這樣不費手費腳就能安定下來?

過了幾天,我問同學女兒工作情況,她說所在部門有幾個要辭職。我的心當時就“咯登”一下,心說,這孩子可不能路都不會走,就學人家跑了,趕忙對她進行開導,要她沉下心學好本領,以后再求發展。

以前,家里來過一個親戚的小孩,也是要來廈門找工作,但最終卻沒有聽從我的建議,執意回了家,又很快嫁人成家,似乎也完全把我給忘了。做這種幫人的事,有時不但得不到感謝,反而會招致一些怨恨。

我初來廈門時,一時找不到合適工作,就對接待我的朋友有些怨言,以為他沒盡力,輪到自己,才覺得真的是一千個“不該”。多數人都是在奔波中度日,能擠出一點空間和時間來接納你,實在是很難得了。但這些體會沒有切身經歷是無法感受的。

我非常擔心同學女兒和親戚的小孩一樣倔強,某一天突然抬腳走人,我再次落下“里外不是人”的下場。

老婆說,既然有這樣的擔憂,又何苦強出頭攬事呢?不幫一個得罪,幫了兩個得罪。不能說,對方是你的同學,你就來者不拒,把自己的家弄得一團糟。

我深以為然,低頭不語。老婆苦笑一聲,說我的行為只能理解為“頭腦壞了”。其實,我帶那小姑娘出來,除了與她父親的交情,還有一個原因,是源于我對她媽媽的敬佩。

在村小學教書時,待遇甚低,又因家庭赤貧,在婚姻上,我基本屬于無人問津的困難青年。

同學老婆是我們本村人,勤勞善良,容貌與身材也出眾。據說有人曾給我們牽線,她居然應允了,讓我大受感動。可惜,我們緣淺,她還是毅然嫁給了環境與我極為相似的同學。

有一天下大雨,我無意中從她家經過,看到她與同學相鄰而坐,雖然面前擺著盆和桶接著屋頂滲下的雨滴,她卻一臉恬然,讓我對她更增敬意。憑她個人條件,完全可以嫁得更好,起碼可以找一個屋頂不漏雨的人家,但她毅然做了世俗眼中的投火飛蛾。

令人欣慰的是,二十幾年后,她蓋起了兩層樓房,兒子學了汽修技術,女兒也上了大學,生活絲毫不遜于她那些同齡人。當然,她付出了更多的努力,但自己種出來的瓜果滋味肯定更甜。

我那時很不切實際,情感生活完全處于夢游狀態。喜歡來喜歡去,我發現自己喜歡的不過是一個美麗的容顏,自然也飽嘗苦果。

我清楚地記得,在一次聚會上,我特意結識了一個姑娘,也征詢過她的意見,結果提著兩瓶酒去看人家,被她父親客氣地連人帶酒給攆了出來。當時似乎心理特別強大,竟然毫不介意,也不自我檢討,又接連弄出許多笑話。

這些事情,旁觀者笑笑就忘掉了,但于當事人,卻總會在某個午后不經意中想起。盡管一顆心早已被生活的挫折磨出了繭,不會再被那些辛酸往事弄痛出血,卻時常讓我苦笑不已。也許,這就是充滿激情的青春吧!敢作敢為不怕輸。

愛情的旅途上,婚姻的征途中,你終究會被欣賞、被關懷、被接納,前提是,你要碰到對的人。我相信,只要你相信愛,渴望愛,你就可以碰到對的人,只是我們還無法判定她在何時出現,還需要等待。也許,她已經來過了,只是我們因大意沒看見,因遲鈍沒抓住,或者因輕率沒珍惜,與那個美麗的女孩擦肩而過。

我想起了桃影。她和我同屬一個小鎮,認識她時,她還是一個高二學生。她身上集中了我當時對女性的所有要求:美麗大方、勤勞懂事。我到現在都沒法具體形容她的美,但我就是看她順眼,就是認為她美。

她很愛笑,見了我,并不拘謹,常常幾句話下來,她就會發出那種能搖我心魄的笑聲。讓我更為贊嘆的是,她常常在節假日回家,頂著炎炎烈日,幫父母在地里鋤草;而且這個習慣一直保持到她大學畢業參加工作。她說父母供她讀書不容易,她能出份力就要出份力。我想,這樣的孩子沒有父母不疼愛,這樣的姑娘我沒有理由不喜歡。

我其實很虛偽。桃影高三時,曾給我寫過一封信,字里行間傳遞著愛的信息。我卻不敢挑明,或者說我還沒有做好愛的準備,有點猝不及防,不知所措。

我那時應該是一個很幸福的人,卻做出了讓我至今抱憾的決定,我不僅沒有積極響應她的呼喚,張開雙臂擁抱她的熱情,反而以一個大哥哥的語氣,對她的一些想法進行了關愛性的糾正,勸她以學業為重,去爭取遠大的前程。

我現在已無法知道我當時的想法,但多年后的一次電話閑聊,她竟然主動提及此事,說那封信其實是一個少女的情愫。我何嘗不知道?只是時過境遷,只能繼續裝糊涂了。

我曾經暗下決心,適當時要抱她一下,以償多年心愿,但那年回家,我請她到鎮上吃飯,回來坐客車時,竟不敢坐在她的身旁。后來,還是她主動邀請,我才壯膽坐在了她旁邊座位。

客車到了她的村口,她邀請我去她家,我卻忽然想起了她妹妹的一句話:別總纏著我姐。這句話,其實是她的鄰居,我的一位好友告訴我的。她妹正告好友,不要總是將她姐的一些信息透露給我,以免我相擾。

心里有了這個結,我沒有跟她下車。臨別時,她意味深長地說:“我是邀請過你,是你不下車的呀!”我當時其實很想下車,只是腿被另一個女孩扯住了。

她是同事給我介紹的,相處了一段時間,居然主動給我買衣服,這在我十多年坎坷的情路上,尚屬首次,自然感動得不行。現在如果我去了桃影家,不是腳踏兩只船嗎?我似乎有點對不起她。我一時無法說服自己,只好任由客車從桃影身邊一馳而過。

后來,我給桃影說了當時情況,她急道:“不就是一件衣服嗎?一件衣服就把你給收買了?”我無言以對,唯有心痛。

我對桃影深懷感激。說到底,我能勇敢離鄉外出務工,完全是受了她的鼓勵。那時候,我們經常通信,我也把她的信件當成生活中唯一的亮光。她當時正在她的母校讀研究生,竭力勸說我出外闖蕩。

她的話我信,但是生活的慣性,讓我長時間猶豫。她說她就在武漢,我去廈門,在武漢坐車,正好可以順道去看她。她領著我在濃蔭滿地、靜謐優雅的校園行走,綠色綴花的長裙曳地,如花的笑顏泛著圣潔的光,像高貴智慧的命運女神,指引著我踏上了南下的火車。

年近而立時,父親給我說:你沒媳婦,不要怨我,我是沒本事,沒有給你什么家業,但我給你訂了娃娃親,是你不肯,我也沒得辦法。

我的娃娃親叫霞姑,住在我們鄰村。上小學時,我們在同一個學校。她經常帶些零食到學校,我就悄悄跟她說:以后帶東西來,只給我吃,不給其他人吃。

見了她父親,即使隔著一條河,我也會大聲喊:親爺!親爺有一次在路上碰到我,摸著我的頭,對我說:以后,隔得遠,就不要喊了。

親爺后來去了鎮上工作,買了房子,霞姑自然也走了。上高中時,我的學校正好在她家對面。父親曾帶著我去她家串門,還說有臟衣服,可以讓霞姑幫著洗洗。我不會那么懶,也羞于請求;而事實上,我上了近一個月高中,就因無法面對一個老師的目光,再也不愿去學校了。

那老師與我同村,上學時,缺錢交學費,大姐讓我去找他。我以為他會給學校說情,讓我暫時欠一點,沒料到,他爽快地回到宿舍,從自己箱子里掏出幾十塊給我直接墊上了。

我許下的還錢期限,沒料到是父親的一個無力兌現的承諾。每次,他來給我們班上課,我就感覺自己是一個小偷,曾經溜進過他的家門,偷過他家的東西。

在校期間,霞姑雖然沒有幫我洗過衣服,但有一次晚自習,卻帶了幾個女伴來看我。我臉紅了,故作投入看書,沒有理人。走上社會,在家務農,她托了工廠的同事,讓我過去玩。家里實在太窮了,出外沒有一件像樣的衣服。霞姑說,她也是苦孩子,她不在乎的。

據說,親爺很快沒了工作,一段時間還將多余的房間租給別人拿租金。霞姑幼年喪母,親爺給她找了后媽,還給她生了個弟弟,家庭自然復雜,估計她早已體會世間冷暖。

記得她和女伴來過我家一次,當時正在下雨,家里還在“叮叮當當”漏雨。我無地自容,只是茫然地看著眼前木桌上攤開的空稿紙,像看著家里唯一值錢的東西。在父親的勸說下,我也去了她家幾次,卻不知說什么,手是拉過一次,卻再無進展了。

教書時,成天做著文學夢,幻想著有一天能寫出一篇驚世佳作,一舉成名,能去更好的地方工作,過更好的生活。

而鄰縣就有一個實例。那人也是一個鄉村教師,潛心寫作,生活困窘無比。據說他晚上寫作時,將腳泡在涼水里,他愛人則在一旁為他搖蒲扇,以此應對酷暑和蚊蟲。幾年后,他終于寫成一部中篇小說,在本省文學刊物發表,不久又改編為廣播劇在電臺播放,在社會上引起強烈反響,本縣和鄰縣文化機構爭相聘請他,成為方圓百里的一段佳話。

霞姑則多方打聽我的消息,后來又要同事給我捎話,讓我去她工作的縣城玩。帶話的姑娘,據說相當開放,而發廊名聲都不太好,容易讓人產生許多不良的聯想。我終究沒有去看她,不久也將她淡忘,從此再無霞姑消息。

我怎么就沒去看她呢!當我不自量力愛慕某個美麗面孔遭受奚落時,這種自責就會越發強烈。我想,我們應該會很幸福。我實在應該去看她!至少要勸說她,離開那個地方。現在想來,對于一個沒學歷、沒技術,從小在城鎮長大的姑娘,可選擇的工作似乎不多。我相信那時她心里肯定和我一樣,對生活有著諸多美好的夢想。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資格說:我完全辜負了她?有時,我也在想,在她居住或者生活的地方,能遇見她。可見了她,又能如何呢?

但是,在漸老的時光里,我還是會偶爾想起她,想起那個揣著一口袋零食望著我的小小臉蛋,想起那個趴在窗臺上靜靜看我讀書的純情少女。

我偶爾也會想起親爺,他如果健在的話,應是耄耋之年,不知是否還記得那個高聲叫他“親爺”的小屁孩?

猜你喜歡
老鄉女兒同學
詹一刀
懷念詩人老鄉
同學會上的殘酷真相
同學會上的殘酷真相
偶遇鸚鵡
和女兒的日常
女兒不愛自己讀書等
應接不暇 騎虎難下
女兒愛上了串門
老鄉觀念是自由主義的一種表現
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bt天堂网www天堂-电影天堂 宅男电影
许家印为恒大注入超70亿续命资金 速度与激情9 嘉南传 国际人士热议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 千与千寻 星际穿越 两个女人 男子写80页PPT拯救爱情却离婚 许家印为恒大注入超70亿续命资金 大连一密接者擅自点外卖聚餐被调查 许家印为恒大注入超70亿续命资金 中国共产党第三个历史决议全文发布 两个女人 我和我的家乡 男子体检血中抽出2升油浆 安娜贝尔 意大利错失直接晋级世界杯资格 国足战澳大利亚大名单:4归化在列 花木兰 林丹世界排名被正式移除 长津湖 意大利错失直接晋级世界杯资格 意大利错失直接晋级世界杯资格 大连现超级传播者26人在同一传播链 蜘蛛侠:英雄归来 俄方回应卫星碎片危及国际空间站 安娜贝尔 两个女人 24岁救人牺牲消防员获批为烈士 突围 怒火·重案 国足战澳大利亚大名单:4归化在列 大连一密接者擅自点外卖聚餐被调查 意大利错失直接晋级世界杯资格 加拿大一枝黄花到底是什么? 花木兰 你好李焕英 斛珠夫人 周冠宇成为中国首位F1车手 房价上涨城市创七年新低 拐点来了? 周冠宇成为中国首位F1车手 加拿大一枝黄花到底是什么? 男子体检血中抽出2升油浆 扬名立万 中国共产党第三个历史决议全文发布 长津湖 加拿大一枝黄花到底是什么? 逆局 峰爆 林丹世界排名被正式移除 北京冬奥火炬宣传片获金花环奖 24岁救人牺牲消防员获批为烈士 大连现超级传播者26人在同一传播链 长津湖 大连现超级传播者26人在同一传播链 速度与激情9 灵媒 国际人士热议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 中美元首会谈重点内容 大连一密接者擅自点外卖聚餐被调查 浦发银行回应近3亿存款莫名被质押 加拿大一枝黄花到底是什么? 扫黑风暴 十九届六中全会公报发布 #耿直真香哥黑化卖惨# 国际人士热议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 安娜贝尔 我和我的家乡 24岁救人牺牲消防员获批为烈士 国际人士热议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 灵媒
措勤县| 峨眉山市| 武威市| 呼玛县| 黄梅县| 苗栗市| 南安市| 红桥区| 祥云县| 潮州市| 大邑县| 绥中县| 前郭尔| 榆林市| 阿拉善盟| 康乐县| 当阳市| 都匀市| 淄博市| 富民县| 闽清县| 天津市| 新乐市| 鄂托克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