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一光和王霞衍生出來的故事

2021-10-12 11:42周加軍
福建文學 2021年10期
關鍵詞:小童小強小張

周加軍

男人瘦高,腦門油亮,正中一顆痦子像黑蜘蛛,發際線后移到耳根邊,猶如兩個圓括號。臉色干凈,一碧如洗,顴骨高出面頰,有點仙風道骨。身子看上去硬朗,背微駝,穿一件棉內衣,長過外面的格子羽絨服,一直拖到膝蓋,把屁股緊緊包住,著一件洗得發白的牛仔褲。穿一雙磨損了鞋頭的黑皮鞋,上面蒙了一層厚灰,一副風塵仆仆的樣子。

女人富態,描眉畫眼,傅粉施朱,面團一樣的臉龐,小嘴小鼻子,好像專門訂制的,說話時嘴角上揚像飛梭,露出兩個淺淺的小酒窩。有兩道肉溝的脖子上戴著一根細金項鏈,穿漁網似的黑色蕾絲套裙,頸部V字形,像白天鵝的長脖子。下擺是層層疊疊的白翻邊,像翻開來的羊肚子。腳穿無跟紅拖鞋,沒穿襪子,腿腳白白的,好像剛從福爾馬林溶液里拎出來。

我們按照程序詢問。男人滔滔不絕地說,女人不時拿眼脧男人,她有一雙好看的丹鳳眼,偶爾象征性眨一下,表示驚訝或認可。我負責問話,小張負責記錄。小張剛參加工作不久,政法系畢業生,這年頭工作不好找,就連社工這樣的工作,名牌大學畢業生都削尖腦袋往里面鉆。小張書本知識掌握得比較全面,說起理論來一套套的,誰都壓不倒的學霸模樣,但社會經驗這一塊嚴重欠缺,像一個菜鳥,第一次碰到這種事像生手吃螃蟹一樣無從下手,卻又暗自發笑。她邊記錄,邊忍不住想笑,說明她還不成熟。我再次向她申明:群眾的事情無大小,群眾的事情就是我們的事情。在這種嚴肅的場合下笑,明顯是不尊重群眾,看不起群眾。我五次三番向她暗示一定要嚴肅,但她還是忍不住笑出來了。其實,不要說小張,就是我這個有著二十多年工作經驗的老社工也都快要憋不住了,我表面上很嚴肅,內心卻一直在掙扎,相比于小張笑得露出八顆牙齒,我的笑就矜持得多了,含威不露,蜻蜓點水,假裝正經。我一直坐在他們的對面,憋著不笑。感覺快要憋不住了,就站起來假裝踱步。屋里氣氛太緊張了,感覺下一秒就要火山爆發。我一直踱到窗戶邊,終于忍不住笑了。窗戶下面是一個橢圓形的小花園,長著一叢叢箭樣的青竹,越過竹梢望出去,隔著一條馬路的是近年來房價突飛猛進的南苑小區。

必須面對現實,我心想,轉過身子回頭望,在這個位置看,男人和女人處在一個直角的兩端上,坐姿詭異,像一對仇人,又像一對歡喜冤家。

我回到桌旁,點起一根煙,跳出一根給鄭一光。他接住,遲疑地放在桌角,小聲地說他早就戒煙了。我蹺起二郎腿,慢悠悠地吐出一個煙泡,對他說,你說吧。

我都說了!你還讓我說什么?

說詳細點!到底幾次?我不由得加重語氣,心想對這種人就該狠點。

沉默,仍舊是沉默,好像要憋出洪荒之力,或者要等到火山爆發。

一共三次!我已經說過了,多一次都沒有!鄭一光理直氣壯地說,同時不安地看著對面女人,好像要征得她同意似的。一次在客廳,一次在臥室,另一次在小花園里。

就你們兩個人?

做這種事你說需要幾個人?

你僅對她又摟又抱?有沒有其他過激行為?

是的!他的臉色由白而黑,由黑而紫。

他說得對嗎?我問王霞。

是的,或者就是這樣。她囁嚅道,好像很拿不定主意。

你知道你這是什么行為?我呵斥道。

我知道這是什么行為,你說怎么辦吧?鄭一光小聲地說。

我用眼睛瞄了小張一下,示意她跟我到走廊上去。

在走廊上,小張說看到女的穿著就不舒服,大冬天的袒胸露背,怎么看怎么像經常出沒巷子里的那種女人。

你說是做那種生意的女人?不能這樣說!我說,他們是群眾,我們是社工,他們有困難才向我們求助。小張伸了伸舌頭,表示說錯了。我趁機問這事怎么處理。

這事不明擺著應該由派出所處理?我們來處理是不是有點越俎代庖?

小張又要跟我講理論,我趕忙讓她打住,這根本不是去派出所的問題,他們雙方同意讓我們處理,說明他們根本不想去派出所。

他們為什么不去派出所?小張抓住問題不放。

問題關鍵就在這里,既然有三次,說明他們是熟人,因此他們不想去派出所,不想去派出所,無非是想私下里解決,私下里解決無非是想要點錢。

原來如此!小張恍然大悟,向我豎起大拇指。

找到問題就好辦了。我們重新回到屋里。

你要多少錢?我直截了當地問王霞,好像一眼看透她的心思。

我不要錢!王霞的回答讓我們大出意外。

那你要什么?小張窮追猛打。

我要跟他結婚。又一個大出意外,我以為自己的耳朵聽錯了。摟抱了三次就要跟人家結婚?愛情也太廉價了吧。

我就是要跟他結婚。她堅持己見。小張大笑不已。

這是你一廂情愿吧?我緊張了起來,偷瞄了鄭一光一眼,發現他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不知道他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你要跟人家結婚,你得問問人家是否同意。

我同意!鄭一光舉雙手贊成。再一個大出意外。

這下輪到我和小張慌了。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和小張面面相覷。

我到底是久經沙場的老社工,局面越緊張心里反而越鎮定。我把他們說的話在腦子里迅速過了一遍,立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你們私下里商量好了吧?跑到這兒取證的吧?我說,可是這里并不是民政局。

我們就是請你們判決一下,鄭一光說。

難道我們這里是法庭?我說,你來錯地方了。

我說錯了,我們想請你們見證一下。鄭一光說。

我們必須事先聲明,如果你們對我們的處理結果不滿意,可以走法律程序……

法律程序?鄭一光倒抽一口氣說,去派出所嗎?這么嚴重?告訴你我們不可能去派出所。我們是雙方愿意的,來請你們見證一下,允許我們結婚,這就是我們想要的處理結果。

我一切都明白了,他們肯定有什么難言之隱,需要我們這個證明,但這個證明我們不好出。

我們不好出這個證明,但我們可以寫一個處理意見。事先聲明一下,這個處理意見是建立在你們雙方協商一致的基礎上的,不具有法律效應,只代表我們過問過此事,如果你們反悔,可以走法律程序。

我們永遠不反悔!他們兩個異口同聲地說,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

我示意小張寫處理意見。

能這樣寫嗎?小張有點拿不定主意。

我猜小張戀愛經驗不豐富,這種事情一個愿打一個愿挨,既然他們雙方私下里協商解決,為什么不順水推舟?我們所做的事,就是竭力撮合他們妥善處理,大事化了,小事化無。佛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我們不是佛,只是為群眾服務。眼下最需要救命的是男人,最需要被救命的是女人,聽她的意思,只要男的愿意娶她,她就不往上告。這件事情如果往上告,男人肯定吃不了,兜著走。我聽男人的話的意思,如果往上告,他不僅身敗名裂,還可能有牢獄之災。聽女人的話的意思,也不想告男人。那樣她不僅撈不到任何好處,還會把自己的名聲搞臭。這是我個人的猜測,他們不說真相,我們不好問,因為這純屬個人隱私。法律沒有賦予我們詢問個人隱私的權利。

小張寫好處理意見。他們兩個人同時要求復印一份。小張給他們各自復印一份,他們拿起復印件高高興興地出門。

荒唐!小張對著他們遠去的背影發牢騷。我一句話都沒有說,但我內心深感不安,冥冥感覺這才是開始。

我擔心的事終于發生了。大概半個月之后,就在我們漸漸淡忘這事的時候,有一個自稱鄭小強的人找到社區來。他一進門就說他是鄭一光的兒子,對照他的面孔我想起了鄭一光這個人。

鄭小強抽煙,把煙抽得騰云駕霧,然后從包里拿出一個復印件,問這是不是出自你們這里。

這確實出自我們這里。我說。

他們拿這個向我威脅,說是社區的處理意見,好像這是他們的尚方寶劍。說如果不同意他們結婚,他們就去派出所。他們為了結婚也是絞盡腦汁了。

我們聽得越發糊涂,就請鄭小強詳細地把事情來龍去脈說一下。

我爸是退休教師,閑來無事辦了一個輔導班,招收兩三個孩子,免費輔導他們數學。那女人的孩子正好也來參加輔導——我聽我爸說她是紗廠的工人,到底是不是紗廠工人我沒有時間去核實,再說我對此也不感興趣。我爸沒有告訴我女人的情況,我托人打聽才知道。女人離婚七八年了,據說離婚的原因是男人發現兒子不是自己的。你想這樣的女人還能要嗎?也不知道她使了什么手段,迷惑了我爸,我爸跑過來跟我們說他要跟她結婚。這女人太可惡了。

我打斷鄭小強的話,女人的作風姑且不去討論,問題是她沒有丈夫,她愿意跟誰好那是她個人的自由,別人不應該對此說三道四。現在問題是你爸跟你媽是否存續婚姻關系。如果雙方都不受婚姻約束,他們自愿要結婚,這事就很合法,誰也阻止不了。

我媽在我還在吃奶的時候就死了,我從來不知道她長什么樣子。

也就是說這么多年你爸一直單身,他難道沒有想再找一個伴侶嗎?為什么大半生沒有找,現在突然找,還是一個比他小得多的帶著小孩的離婚女人?相信他一定找到了真愛,而不顧你反對,堅決要結婚。

真愛什么!她就是一個狐貍精,一個犯了生活作風錯誤、被男人拋棄的女人。她有什么?沒錢沒房子,除了一個兒子,什么都沒有。她看中他什么?他年輕?帥嗎?我爸都能生養她,她的歲數都比我小。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她看中他的,無非是錢和房子。

我還是相信他們是真愛,要不,他們不會為了結婚,想出這個辦法來欺騙你。一直沒有說話的小張,一開口果然不同凡響,讓我刮目相看,感覺她一下子成熟了。

是啊!我說,不錯,女人離過婚,還帶著一個小孩,沒有房子沒有存款,但是她比你爸年輕,年輕就是優勢就是資本,她能給你爸帶來年輕的活力,年輕的愛情。你爸孤單,沒有人陪他說話,現在找到一個能陪他說話,能給他洗衣做飯的人,他當然不顧你們反對,堅決要跟她結婚。大概這就是真愛。

反正我不相信,我的妻子也不相信。我妻子比我聰明,她一眼就看出其中的貓膩。她那么年輕,等老爺子一死,錢和房子都是她的了。

房子不能公證嗎?等老爺子過世,房子留給你。小張說。

怎么可能?房子是我爸自己的。我都不知道他們結婚后是不是還要生孩子,老爺子身體那么好。

我相信真愛,他們既然要結婚,誰也阻止不了,作為兒子你應該高興。他辛苦一輩子,含辛茹苦把你撫養大,現在他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你應該支持祝福他才對,怎么能夠反對呢?

我支持有什么用?關鍵我的妻子反對,你叫我怎么辦?

你妻子難道不聽你的?她反對,你不會做工作,曉之以理動之以情?相信她一定會同意。

我妻子永遠不會同意。我丈母娘也是年輕的時候喪偶的。我妻子在跟我談戀愛的時候就跟我說過,希望我跟她結婚,我爸再娶了她媽,這樣兩家人合成一家人多好啊。她問她媽的意見,她媽沒有意見。其實我丈母娘早就看上我爸了,我爸年輕時候,長得可帥了,我媽去世之后,多少未婚女人想跟他,但不知道他為什么看不上她們。我妻子對我說,你爸一定嫌棄我媽又老又丑。我問我爸是不是這個想法。我爸說他相信愛情。

這就是你爸跟你丈母娘沒產生愛情的原因,他現在自己找到了一個年齡比他小得多的年輕人,年輕人有年輕人的活力,他說不定得到年輕的愛情滋潤,心中的愛情復活了,一定要跟她結婚。這大概是愛情的力量,你越反對,它越強烈。我勸你不要反對,順其自然,你應該支持他,而不是反對。小張說。

我今天找你們,看看這個處理意見是不是你們這里出的,如果是你們出的,請你們收回這個意見。

這個處理意見是根據他們雙方一致意見出的,你以為我們收回意見就能阻止他們結婚?我說。

他們難道真要鬧到派出所?鄭小強說。

怎么不可能?既然她跟你爸結不成婚,她被逼急了,肯定去派出所,說你爸強迫她——我們不知道當時她是否是自愿的,現在假設她是被迫的,如果她真去派出所,這事就難辦了。

你說她如果跟我爸結不成婚,會去派出所告他?她會這樣做嗎?

肯定會,當愛情被現實粉碎,當情人變成仇人,她別無選擇。我說。

假如是這樣子,那我怎么辦?鄭小強說。

你回頭去做做你妻子的工作,告訴她利害關系,我們也去幫你打聽一下,看看女人是不是真愛你爸。我說。

是!是!鄭小強點頭哈腰地說,然后轉身離去。

必須找鄭一光談談。按照他留下來的地址,我找到南苑小區1棟二單元903室。我敲門,里面有人聲,聽聲音好像是鄭一光,我瞬間興奮起來,使勁地打門。打門聲響徹樓道。

門開了,鄭一光一露頭,我就喊鄭一光。

他先是一愣,然后也喊起來,把我往屋里讓,我瞬間打量了一下屋子。首先看到一個穿著校服、垂下來的頭發遮住臉的孩子趴在矮凳子上寫作業。看我進來,孩子開小差了,鉛筆抵在下巴上,嘴里發出吧嗒吧嗒的聲響,歪著腦袋,眼睛眨巴眨巴朝我笑。不得不說他的眼睛很好看,透過這雙眼睛我突然想到一個人。

你總是走神,繼續寫!鄭一光呵斥道,頑性不改,難成大材。

孩子小臉一紅,繼續寫作業。

我被引到沙發上。沙發后墻上有一個橫幅,寫著“禪茶一味”;沙發前面白色茶幾上放著一本打開的書和一副眼鏡,沙發對面靠墻擺著一個電視柜,柜子上放著一臺39英寸的電視。

廚房里一陣鍋碗瓢盆的聲響,然后是水開的聲響,一會兒他手托茶盤,端來一只里面漂著幾片茶葉的玻璃杯。

君子之交淡如水,白茶一杯,請主任慢用,他抱歉地說。

他從退休前講起。他做了40年農村小學教師,再過兩年才到退休年齡。突然有一天校長找到他說你不要上課了,在家一直待到退休吧。他嚇了一跳,以為自己哪里得罪了校長,仔細想了想,自己孜孜不倦,勤勤懇懇,誨人不倦,跟同事和睦相處,不說得罪人,就連一句得罪人的話都沒有說過,更談不上得罪了校長,因此他責問校長為什么不讓他上課。校長讓他不要激動,態度和藹地跟他說起學校曾經發生過的一件事。那時校長剛當上校長不久,有一個跟鄭一光現在年齡相仿的教師,正在講解一道數學題,邊講邊往后退,突然一頭栽倒在水泥地上,但他的運氣實在太差了——再也沒有從地上爬起來。人死在課堂上,學校自然脫不了干系,起碼缺乏人性化管理——沒把教師的人身安全放在第一位。家屬理所當然地鬧到學校,非讓校長給一個說法,校長不敢隱瞞,上報主管部門,主管部門不敢偏袒,將此事往下壓,最好在基層解決,授權校長全權處理好此事。校長被搞得灰頭土臉,差點當不成校長。好在這事最后得到了妥善處理,但是卻像噩夢一樣留在校長的記憶里,他害怕再出現類似事件,就不讓鄭一光再上課了。他一再解釋自己那次是水泥地上滑倒的,校長卻說這不是偶然事件。校長害怕擔責,讓他長期請假在家休養,學校的錢一分都不少給他,他只好照辦。

剛回來的時候,他不知道該干什么,以前在學校里只知道埋頭教書,突然不教書了,他感到什么事都不會干了,寂寞死了,每天像沒頭蒼蠅一樣。別人退休了,可以含飴弄孫,而他唯一的兒子住在另外一個城市里,跟他很少往來。兒子那里去不了,也沒有什么朋友——他從農村到縣城,小區里的老人他也玩不上來,他覺得他們太過念舊,在一起只會談舊時光,從來不談未來。他不會侍弄花草,也不會飼養小動物,他覺得飼養小動物不是關愛小動物,而是虐待小動物。

關于做家教這事,他沒跟兒子商量,他想如果跟兒子商量,兒子肯定反對,“你這個身體不適合再做家教”。他也沒在小區里大張旗鼓地宣傳,只是在云柜旁貼了一張小小的紙條:一棟二單元903室,免費家教。沒有人來報名,他干脆搬個桌子放在小區門口自己招生。三天招了三個學生,一個男生兩個女生,這些孩子都來自窮苦家庭,他們家長花不起錢上家教。

我打斷他的話,既然不要錢,為什么只招三個學生?

缺少信任唄!他說。

我一驚,隨口說道,缺少信任?

我在招生的時候,很多家長都跑過來咨詢,問我家教多少錢,我說免費家教不要錢,他們不理解,問是不是資料要錢,我說沒有資料。他們問我圖什么。我說剛退休悶得慌。有幾個家長將信將疑,就報名了,有七八個,等到開班時只來了三個。我就想其他家長肯定對我不信任,看我不要錢,以為我不會教書,就跟便宜沒好貨一個道理。

哪個是王霞的孩子?

喏,這個就是,他叫小童,另外兩個做完作業被大人接回去了。

孩子聽我們談到他,再一次開小差。

唉,現在的孩子有吃有穿的,誰愿意學習?做作業不是磨磨蹭蹭,就是東張西望。鄭一光嘆了口氣,對著小孩喊道,小童,跟叔叔打聲招呼。

叔叔好!小童奶聲奶氣的,像一只雛鳥。

看樣子你累了,實在想玩就玩一會兒吧。他說。

孩子聽說讓他玩,立即歡呼雀躍起來,拿出玩具玩了起來。

你是怎么跟王霞談戀愛的?

你說談戀愛?他驚訝道,老臉瞬間紅了,像紅辣椒。

我說得也許不妥,我看他尷尬,改口說,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沒有找到合適的表達,應該這樣說,不知可否?你跟王霞是怎么進一步發展的?

她第一次把小童送過來,丟下一箱牛奶,急急忙忙就走了。輔導結束我讓小童把牛奶拿回去。第二次她把小童送過來,又把牛奶拿過來,說如果我不要牛奶,她心里就過意不去。我只好收下牛奶,跟她攀談起來,才知道她在紗廠上班。

孩子由家長來回接送。每次王霞都是急匆匆把小童送過來,然后就去上班了,她上的是夜班。輔導結束小童都是一個人回去——我是過了很長時間才發現他是一個人回去的——我太粗心了。我問小童怎么爸爸不來接他。小童說爸爸跟媽媽離婚了。我心里咯噔一下,一種說不出的感覺油然而生。我覺得小童太可憐了,因此輔導他的時候格外用心。他腦子很聰明,就是貪玩,性格有點不合群,大概跟爸媽離婚有關系。我對他很同情,但是不知道怎么表達,只是每次問他吃過沒有。有一次他告訴我,媽媽直接把他從學校接到這里,根本沒時間讓他吃飯,因為她自己還要著急去上夜班。他這樣說,我立即想到了我的兒子,我妻子死得早,我的兒子也生活在單親家庭,也許是感同身受,我決定幫助這個可憐的孩子。我對王霞說,以后放學就讓小童到我這里吃飯,我有得吃的,小童就有得吃。王霞非常感動,說,這怎么能行?我說沒關系,我煮飯的時候多添一把米就行了。王霞說著感謝不盡的話,說等有機會一定報答我。

我送小童回去一次,王霞住在跟我小區隔一條街的另外一個小區,是一個有二十多年歷史的小區,她自己沒有房子,一直租房住。以后每次輔導結束,我就讓小童不要回去,他回去反正一個人住。我問小童是否同意,小童摟著我的脖子說,爺爺真好!那一刻我感覺小童是我的兒子。我又想到了自己的兒子,我兒子小時候一個人睡覺,經常做噩夢。

王霞上一夜班,早上下班一早急急忙忙過來,又累又餓,把小童接回去上學。我就在她下班回來之前,把早飯煮好,讓小童吃過飯,這樣她就不需要急急忙忙接小童到外面吃早飯。

你從來沒有問自己為什么這樣做嗎?或者從來沒有想過得到回報嗎?

從來沒有。

為什么這樣做?

也許出于同情心。我由對小童的同情到對王霞的同情,完全出于自己的肺腑。我見不得可憐人,不知道這樣說合適不合適。我對王霞的同情更多的是對她的欽佩,一個單身女人敢于直面生活的壓力而發起挑戰。

王霞對你難道沒有表示嗎?我說類似于表達感激之情的東西。

開始王霞說我像她父親,稱我為叔叔。不久說我像她哥哥,就稱呼我為哥哥。由叔叔到哥哥,我感覺不只是稱呼的改變,而是感覺我跟王霞的關系在一步步拉近,那種逐漸加深的依賴程度,同時又給予這種依賴反哺和回報。她每個月有兩天休息時間,這兩天她哪兒都不去,待在我的屋子里,打掃衛生,洗衣服,做飯。她做的菜好吃極了,特別是紅燒肉最拿手,醬汁、紅曲和白糖熬制出來的紅燒肉紅通通的,肥而不膩,一看就讓人食欲大增。她做家務,我輔導小童,其樂融融的三口之家的味道——自從妻子去世之后,特別兒子成家離開我之后,我越發沒有家的感覺了。我對家越是懷念,就越想要一個家。我心疼王霞,讓她把那邊房子退租,搬來跟我一起住,反正我有兩個房間,只當是男女合租。那怎么行!她說。她說這話的時候,我注意到她那種歡喜又驚恐的神色。總之,我們逐漸喜歡上了對方,但直到潘三出現之前,我們都沒有捅破這層窗戶紙。

潘三是誰?我問。

你把杯子里的水喝了,我再給你續一杯,聽我慢慢說。

他續上了水。我說,小童,怎么不玩了?他比開始來時好多了,起碼自覺多了,慢慢他就會養成自律的好習慣了。他驕傲地說,好像這是一個偉大而成功的改造工程。

潘三跟我是一個村的,他父親是我們村的老書記。我那時書念得很好,在村子里比較出名。他父親經常到我家串門,他喜歡我,夸我聰明。有一次他說,我要是有一個像你這樣的兒子就好了。沒過幾天,我娘對我說老書記想讓你做他家的上門女婿,我才知道他想讓我娶潘三,但我不喜歡潘三。我娘讓我再考慮一下,我說不用考慮。我娘勸我說,人念書干嗎?念書就是為了過上好日子。老書記家不愁吃不愁穿,比我家強多了,再說他那么喜歡你,肯定把你當親兒子看待。我還是不同意,為此潘三一直懷恨在心,說我看不起她。我沒想到潘三跟我住在一個小區里,我這房子是后買的,我以前一直在農村教書,買這房子就是等退休后,到城里養老。我跟王霞的事,在小區里傳得沸沸揚揚的。我出去買菜正好碰到潘三,她把我認出來了,大驚小怪地說,原來鄭老師就是你呀,聽說你跟人家小婦女有不清不白的關系。我責問她聽誰說的,她說小區里的人都這樣說。我說瞎說。她就問我為什么看不起她。我說是猴年馬月的事了。她說她老伴死了好幾年了。我不知道她說這話什么意思。隔天買菜她又碰到我,問我跟人家小婦女關系進展到什么程度。我說瞎說。她說她老伴不在了,我為什么不跟她結合?我說不可能。但她不死心,不停地往我家里送水果。我不要她就放在門口。有一次王霞正好在。她對王霞說,你就是那個小婦女?王霞問什么事。她就把我跟她的事告訴王霞,說王霞跟我不合適,她跟我才合適。王霞差點暈過去。我就安慰王霞,一定跟她結婚。

也就是說假如潘三不逼你,你們根本想不到要結婚?既然要結婚,為什么不立即結婚,非要讓兒子知道?你難道不知道他會阻攔?

事情就在這里。潘三把我的事情告訴她的女兒,她的女兒跟我的兒子是同學。她的女兒又把我跟王霞的事情告訴我的兒子。

這么復雜!所以你兒子知道了,你的媳婦也知道了?我聽說你媳婦想讓她媽跟你結合在一起,兩家人合成一家人難道不好嗎?你為什么不愿意?是你嫌她長得又老又丑?

完全不是這樣,看合適不合適不光是看外表,還要看性格。

也就是你跟她性格不合,對嗎?這樣說你跟王霞在一起,難道性格就合嗎?里面有沒有以貌取人的因素,或者其他因素?

我沒有以貌取人,其他因素?你是說王霞看中我的房子和存款?這根本不是問題的關鍵。王霞說過她不稀罕房子,也不稀罕我的存款,再說我也沒有存款。

那就是真愛了?

奇怪,都這么大歲數了,每談到愛情就怦然心動,讓我想起亡妻。我們結婚的時候我還在農村勞動,日子過得緊巴巴的,我參加三次教師考試都沒考上,就在我準備放棄的時候,她鼓勵我再考。為了讓我安心復習考試,她包攬了全部家務和農活。第四次我終于考上了,她卻積勞成疾,在孩子剛滿月的時候就去世了。

也就是這段刻骨銘心的愛情讓你一直相信有真愛?你知道兒子會反對,對嗎?

是的。

所以想起了這個主意?這個主意是誰想起來的?是你還是王霞?

當然是我。小區里閑言碎語,讓王霞受不了,她要帶小童離開,我兒子那里又說不通,所以我想起來用這種方法逼迫兒子就范。

差點弄巧成拙。如果你跟王霞不成功,你想過王霞會去派出所告你嗎?

沒有想過,她不是那種人,我相信她。

也就是你相信你跟王霞是真愛?

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他說。

鄭一光生病住院了。

我跟小張爭論起來。我說王霞肯定不上班去照顧鄭一光。小張說不可能,他們不是真愛。這丫頭經常把真愛掛在嘴上,好像真愛是個廉價物。我說,敢不敢打賭?小張情緒激動起來,當場說賭一盒巧克力。我說牙疼。小張說賭一周打掃辦公室。我說賭打掃辦公室一周。我們立字為據。

我們買了一籃水果和一捧康乃馨去醫院,說是去看望鄭一光,實際上去看看王霞到底在不在。

小張傻眼了。病床前面的人正是王霞,又黑又瘦,穿一件家常衣服,進進出出,忙里忙外,不知疲倦。她用快活的語調招呼我們坐下來,然后又是拿水果,又是拿牛奶給我們吃,儼然是這家的主人。

鄭一光仰躺在床上,見到我們,身子使勁地往上挪,王霞趕忙把床搖了起來,又在他頭底下墊了一個枕頭,看了看他手上的針頭,搖了搖鹽水瓶子。她做這些事情,一氣呵成,像一個熟練的護工。

王霞已經請假一個星期了,每天沒早沒晚在這里照顧我,要不是她我都不敢想象自己會怎么樣。鄭一光的話里滿含愛憐滿含歉意。

不去上班不會扣工資吧?小張關心的是這個。

一天一百。王霞說。

這么多!小張伸了伸舌頭說。

我問怎么回事。

我這哮喘病跟著我幾十年了,不感冒沒關系,感冒嚴重起來就發作,發作起來要人命,一頭栽倒下去爬不起來就完蛋了。得虧王霞,她就是我的救命恩人,第一時間把我從地上扶起來,然后打電話把我送到醫院。

鄭小強呢?我問,給他電話了?

給他電話了,他工作忙走不開。鄭一光說。

這是借口,真是不孝子,父親都這樣了,還不回來看看。小張打抱不平地說。

算啦,有王霞照顧,我就放心了。

看樣子兒子沒有老伴好。小張玩笑開大了,幸虧王霞去洗手間沒聽見。

王霞就像閨女一樣無微不至地照顧我。鄭一光說。

那就把她當成你的閨女?我說。

暫時不能這樣說,但我一定會給她一個好的歸屬。

回來的路上,小張問我他們到底是不是真心相愛。

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我說。

她問什么意思。

我說鄭一光這么說的。

隔幾天,鄭小強打電話說他爸出院了。我正在跟小張談婚姻和家庭的事情。小張問我好男人的起碼標準是什么。我說我不知道。小張問鄭一光是不是好男人。我說大概是。她又問我是不是好男人。我說說不上。她說你不抽煙不喝酒,難道不是好男人?我說你這標準也太低了吧。她趁機說她正在跟人拍拖,國稅部門的,公務員,媽媽是中學教師,爸爸是國企的副總,住的是別墅開的是寶馬存款是七位數。我說這么好的條件打燈籠難找。她說自己很幸運,然后擔心地說,男的比她小三歲。我說好啊,女大三抱金山。小張聽我這么說,一臉幸福起來,炫耀說他也不抽煙不喝酒,最大的愛好就是玩游戲。

鄭小強在電話里表揚我們工作很細致很到位。我很謙虛地說這是我們應該做的事。他問我怎么做的工作,我就把跟鄭一光見面的經過大致講了一遍。

他說奇了怪了。

我說,怎么回事?他說鄭一光帶著王霞一起找過他。王霞態度很誠懇,信誓旦旦地說她不愛房子不愛存款,就愛人。他們雙雙在他面前表決心,說他們是真愛。我感到好奇,就問怎么表決心。

鄭一光拿出房產證交給鄭小強,他準備跟王霞一起住出租房,表明王霞跟他在一起并不是為了房子,更不是為了存款,因為鄭一光以前的存款都給鄭小強買房子了。

那你同意了?我說。

我本來就同意,只不過在妻子面前裝裝樣子。我爸為了我辛苦了大半輩子,他應該有一個幸福的晚年,我從來沒有反對他找老伴。

關鍵是你媳婦那里怎么過得去。

她見到房產證怎么不會同意?她本來害怕人家沖著房子來的,現在人家不要房子,她有什么話說?

你丈母娘那里呢?

不要提她了,她上周過世了。

真是不幸!我擔心的是你爸跟王霞結婚了,住哪里,你難道真讓他們出去租房住啊?

你以為我妻子傻啊?她難道真想跟我爸鬧僵?她只不過試探一下王霞而已,看看她是否真愛我爸,現在看來不必試探了。再說房子是我爸的,我爸愿意給誰她管得了?她才不愿意做這個仇人。

你妻子真是一個聰明人。我趁機讓他給我們的服務態度打分,他打了八分。我說滿分十分。他說另外兩分以后再加。

鄭一光與王霞在元旦舉行婚禮。鄭一光親自將請柬送到我們辦公室,請我和小張一定去。我說肯定去。小張跟男朋友鬧矛盾不想去。我勸她說,你去了,見到那種場面肯定心情大好。她被我說動了,答應去。

婚禮在本地著名的凱蒂大酒店舉行,兩家在一起合辦,大廳里擺了三十張桌子。一對新人在燈光下迎來送往,我突然發現他們好有夫妻相。到了互換戒指環節,王霞在小童的牽引下緩緩地走向鄭一光,我的眼淚瞬間模糊了雙眼。看到鄭一光虔誠地把戒指戴在王霞手上的時候,小張突然大喊受不了。她說她的男朋友太任性了,太驕傲了,驕傲得以為自己是一個白馬王子。自己定下來的約會時間,還經常遲到,不是這個原因就是那個原因。我說現在獨生子女都是這樣。小張說沒辦法相處下去了。她生日他買了一盒生日蛋糕,她高高興興地打開來,發現竟然是一個面包。蛋糕和面包都分不清,難道不是傻子嗎?每次跟他在一起,我問一句他才說一句,我不問他就不說,全程都在打游戲。我大聲地抱怨他不顧我的感受,他卻說他真愛我。

我們和鄭小強一家人坐在一張桌子上。鄭小強的妻子戴著金絲邊眼鏡,一副彬彬有禮的樣子,我不明白怎么她會反對鄭一光再婚。鄭小強頻頻向我敬酒,說了許多感謝的話。我喝大了,說了許多冠冕堂皇的話。

小張趴在桌子上哭了一個上午,把兩只眼睛哭成兩顆紅桃子。我關切地問怎么了,她抹著眼睛抽抽搭搭地說起來,他們就要結婚了,但男朋友卻要求她簽署一個婚前協議,房子車子存款都是男朋友他自己的。我說你剛參加工作,本來就沒有這些東西。她說最氣人的不是這個,男朋友不準她婚后上班,在家相夫教子,他養活她。她不同意,說自己好不容易考一個編制,怎么說丟了就丟了。為此他們大吵一場,就吹了。

我說怎么會這樣子。

她哭著說再不相信愛情了。

猜你喜歡
小童小強小張
賦格(鋼琴獨奏)
歌頌偉大的新時代
哇!家里有“小強”
巧妙的奉承
書里掉出來一幅畫
誰逗誰
不放刺
翻垃圾
今天忙不忙
小強爬行記
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bt天堂网www天堂-电影天堂 宅男电影
许家印为恒大注入超70亿续命资金 速度与激情9 嘉南传 国际人士热议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 千与千寻 星际穿越 两个女人 男子写80页PPT拯救爱情却离婚 许家印为恒大注入超70亿续命资金 大连一密接者擅自点外卖聚餐被调查 许家印为恒大注入超70亿续命资金 中国共产党第三个历史决议全文发布 两个女人 我和我的家乡 男子体检血中抽出2升油浆 安娜贝尔 意大利错失直接晋级世界杯资格 国足战澳大利亚大名单:4归化在列 花木兰 林丹世界排名被正式移除 长津湖 意大利错失直接晋级世界杯资格 意大利错失直接晋级世界杯资格 大连现超级传播者26人在同一传播链 蜘蛛侠:英雄归来 俄方回应卫星碎片危及国际空间站 安娜贝尔 两个女人 24岁救人牺牲消防员获批为烈士 突围 怒火·重案 国足战澳大利亚大名单:4归化在列 大连一密接者擅自点外卖聚餐被调查 意大利错失直接晋级世界杯资格 加拿大一枝黄花到底是什么? 花木兰 你好李焕英 斛珠夫人 周冠宇成为中国首位F1车手 房价上涨城市创七年新低 拐点来了? 周冠宇成为中国首位F1车手 加拿大一枝黄花到底是什么? 男子体检血中抽出2升油浆 扬名立万 中国共产党第三个历史决议全文发布 长津湖 加拿大一枝黄花到底是什么? 逆局 峰爆 林丹世界排名被正式移除 北京冬奥火炬宣传片获金花环奖 24岁救人牺牲消防员获批为烈士 大连现超级传播者26人在同一传播链 长津湖 大连现超级传播者26人在同一传播链 速度与激情9 灵媒 国际人士热议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 中美元首会谈重点内容 大连一密接者擅自点外卖聚餐被调查 浦发银行回应近3亿存款莫名被质押 加拿大一枝黄花到底是什么? 扫黑风暴 十九届六中全会公报发布 #耿直真香哥黑化卖惨# 国际人士热议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 安娜贝尔 我和我的家乡 24岁救人牺牲消防员获批为烈士 国际人士热议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 灵媒
清水县| 临湘市| 车险| 通城县| 平江县| 新竹县| 潜山县| 安宁市| 白朗县| 阿拉善右旗| 洮南市| 方山县| 兰州市| 南投县| 武强县| 临西县| 炎陵县| 双牌县| 海城市| 武隆县| 呼伦贝尔市| 新泰市| 宁波市| 玛曲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