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舊咖啡館

2021-10-11 05:53邱振剛
啄木鳥 2021年10期
關鍵詞:茶杯奶茶咖啡館

邱振剛

墻上石英鐘的指針已經毫不客氣地指向了下午六點,這座家居裝飾城又到了打烊時間。今天并非周末,各個樓層似乎早就沒有什么顧客了。我無奈地搖搖頭,知道自己又度過了一無所獲的一天。我不甘心就這么離開,嘆著氣走出了自己的隔間,站在過道里朝家居城的入口處遠遠地看過去。可是,無論我怎么拼命張望,還是一個顧客都看不到,只能看到兩個保安正緩緩地關上大門。

我萬般無奈地搖頭嘆息著,此時肚子也跟著不爭氣地咕咕叫了起來。自從早上吃過兩根油條,我已經一整天沒吃東西了。我有氣無力地按下電腦的關機鍵,屏幕變得死沉漆黑,一如我現在沮喪透頂的心情。我把桌上那一大堆花花綠綠的室內設計效果圖掃進了抽屜,愁眉苦臉地穿上了那件舊風衣。

你或許已經猜出了我的職業。對,我就是一個室內設計師。半年前,我從美術學院設計系畢業后,就在這個家居城里租用了一個不過十平方米的隔間,開始了自己的職業設計師生涯。我每天都早來晚走,駐扎在家居城里恭候生意上門,就像鱷魚在河邊潛伏著,等待來飲水的各種小動物一樣。如今,我已經三個月沒有接到一單生意了。鱷魚三個月不進食還能活得下去,可我三個月沒有收入,已經沒錢來付房租、水電費、手機費、交通費了。房東朝我撂下狠話,如果今晚不把拖欠的房租交齊,我就只能去睡大街了。

其實,我剛來到這里時,我的情況與現在天差地別。我開業的頭幾天,幾乎每天都有十幾撥各種推銷員來找我,他們分別代理著瓷磚、地板、壁紙、廚具、潔具等各種家居產品。他們告訴我,只要我肯向自己的顧客推銷他們的產品,我就可以拿到不菲的提成。我知道有很多設計師都在這樣做,他們在這里的房租都是由那些廠家支付的。

但是,我的良心不允許我這樣做,我毫不留情地拒絕了他們。不但如此,因為我堅持使用合格產品,導致凡是我負責設計的室內裝修項目,價格都比使用那些低劣產品的項目高出不少。有的顧客不了解其中的原委,覺得是我在背著他們搞貓膩,故意讓他們用高價貨,才導致他們的裝修費用超支。他們把自家裝修的全過程以及最后的結算價格放到網上,也把我的名字放在其中,還對我進行了毫不客氣的嘲諷。那些有計劃裝修房子的人,自然會在網上查看這類文章,這樣一來,漸漸地也就無人關注我了。

盡管如此,我還是對自己的選擇毫不后悔。我甚至覺得,即使餓死,我也不會背叛自己的原則。我大口喝下杯子里的水,希望這樣能緩解一下腹中的饑餓。然后,我走出隔間,剛要摸出鑰匙來鎖門,就看到門口有人似乎從即將關閉的兩扇門之間鉆了進來。

帶著最后的一絲僥幸心理,我又重新坐回椅子上。我暗暗祈禱這人是來尋找室內設計師的。

腳步聲在門外的過道上朝我這邊傳來,我聽得出,他離我越來越近了,我的心在怦怦地加速跳動著。終于,他在我的面前停下了。

“您是室內設計師?”

我抬起頭,面前是一個消瘦的中年男人。他大概四十歲出頭兒,穿著一件鐵灰色休閑西裝,一條藏藍色休閑西褲,一雙深褐色啞光皮鞋,氣質很斯文,身上的服飾件件名牌。

我點點頭。

“太好了,我最近正打算裝修一處房子,想請位設計師。請問您……”說到這里,這個男人停頓下來,看我的眼神也有些遲疑。

“有什么問題盡管問。”我猜得出,他大概覺得我太年輕,似乎不太放心。

“嗯,我聽說,設計師一般都有比較擅長的風格,比如有人擅長中國古典風格,有人擅長歐洲巴洛克風格,有人擅長地中海風格,那您擅長的是……”

“我嘛……”我馬上語塞了。我只不過是個美術學院初出茅廬的畢業生,哪里談得上自己的設計風格。幸好,我反應迅速,馬上說,“嗯,我一向是把客戶的需要放在第一位,自己的喜好完全是為客戶服務的。只要客戶需要,我寧可放棄自己的風格。”

他點點頭,從懷里拿出一沓照片放在我面前。我正要看時,兩個保安趕了過來,他們說現在已經是六點一刻了,已經過了閉館時間。

我正盤算著怎么把這筆生意弄到手,那個男人抬起手腕看看手表——我注意到那是一款瑞士產的高檔貨。他對我說:“這樣吧,既然時間已經不早了,如果設計師先生愿意賞光的話,我知道附近有一家還算正宗的西餐廳,我們一起去試試他們新推出的炭烤牛排,如何?”

西餐!還有牛排!我差點兒興奮地跳起來,要知道,最近一個月以來,我每天的晚餐都只是一包快餐面!好在我還是控制住了自己,矜持地說:“晚上吃牛排,恐怕不太好消化。不過餐廳既然就在附近,那我們就能在飯桌上詳細地討論一下設計方案了。”

十五分鐘后,我坐進了那家裝修豪華氣派的西餐廳。我們點完菜,那個男人重新把那沓照片放在我面前。這些照片雖然已經泛黃了,應該有十多年以上的歷史,但每張照片都沒有任何損壞。照片大概有七八張,上面都是同一個年輕女人坐在一家咖啡館里,四周的裝修非常雅致。這個女人神情憂郁,面容美麗,面前放著一只西式的咖啡杯。這些照片里,女人擺著不同的姿勢,但眼神所注視的方向都在鏡頭外,由此可見,這些照片都是偷拍來的。

“我能為您做些什么?”看完照片,我趕緊問。

“我希望按照照片上的背景,你為我設計一家咖啡館,里面的裝修要和照片上的一模一樣。”

“哦,原來是這樣。”我嘴里含含糊糊地說著,心里已經在飛快地盤算著應該開價多少。過了一兩分鐘,我對他說,“沒問題,我完全可以做出讓您滿意的設計。”

“為了保證設計的預期效果能得到落實,我希望你能在設計后擔任裝修施工時的監工。我沒有時間整天待在施工現場,但我又希望裝修后的效果能百分之百地和照片上一致,所以,只有請你幫這個忙了。當然,我還會支付給你一筆作為監工的勞務費。另外,我希望設計、裝修能在一個月之內結束。如果能按時完工,我會給你和裝修工人一筆額外的獎勵。這些是定金,請先收下。”說完,他從懷里拿出一沓大面額鈔票。

“太棒了!”我在心里大聲吶喊著,接過那筆錢,我說,“好吧,我可以試試。”

過了幾天,我按照照片上的樣子,繪制出了咖啡館內部設計效果圖,那位客戶對此非常滿意。他帶我來到了本市的一條商業街,原來,他已經買下了這里的一處店面。我找到一隊信用比較好的裝修工人,很快就開工了。

這天,我到家居城去采購,發現有家店面剛剛開業,這里主要是經營那種裝飾性的電影海報、世界名畫復制品。我高高興興地買了一大堆電影海報回來。我記得那個男人說過,咖啡館的裝修風格要以懷舊為主。回到店里,我正興奮地指揮著工人往墻上掛海報時,那個男人走了進來。

“這些一概不能要。”他站在店堂中間,朝四周墻面掃了一眼說。那幾個工人瞥了我一眼,都一聲不吭地把海報摘了下來。

“這些都是很有名的愛情題材老電影,非常符合這里懷舊的風格。”我趕緊說。

“這些電影拍了有二十年嗎?都還不到吧,那就摘下來。”他眉頭皺得緊緊地說。

為什么一定要超過二十年呢?我納悶地想,但并沒有說出來。他看到我若有所思的樣子,便說一個月后就是他和妻子相識二十周年紀念日,當時他們是在一家咖啡館認識的。他的妻子一直渴望能重溫那年他們邂逅的場景,但那家咖啡館早就被拆掉了。所以,他準備按照當年咖啡館的樣子,裝修出一間一模一樣的咖啡館,作為禮物送給自己的妻子。

“那天,我剛剛走進那家咖啡館時,店里的老式唱機恰好在放陳慧嫻的那首經典老歌《紅茶館》,她就坐在角落里,安安靜靜地喝奶茶,聽音樂。我給你看的照片,其實都是我偷拍的。當時,她靜靜端坐在咖啡館角落的樣子美極了,純真極了,我在看見她的那一瞬間就愛上了她。她那時十七歲,還是個高中生,而我呢,則是一個剛剛畢業的大學生。那天,我偷偷拍了她好多張照片后,終于鼓足勇氣,走上前去問她能否和她認識一下。她答應了我,還給了我她的電話號碼。后來,我們一直保持聯系,并在她大學畢業后結了婚。這些年來,我們過得非常幸福。”他微笑著說,整個人沉浸在對往事的回憶里。

“原來如此!”我說,“您放心,一定能按時完工!”

他點點頭,拍了拍我的肩膀。

幾天后的一個夜晚,當我宣布這一天的工作完成后,疲憊至極的工人們在房間里橫七豎八地躺倒了。我想到那筆即將到手的錢,雖然也很累,但異常興奮。我來到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在一家酒吧里坐了下來。

我端著酒杯,悠閑地注視著四周。忽然,我在酒吧角落的一個卡座里,看到一個穿著超短裙的年輕女人正靠在一個中年男人的懷里。那男人的舉止非常輕薄,時不時地親吻一下那個女人的臉頰,拍打她的臀部。盡管那里燈光昏暗,但我還是一下子就認了出來,那個男人就是我的那位客戶。

巨大的反差讓我有些頭暈目眩,我真的很難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幾天前,他那么深情地講述他和妻子是如何一見鐘情,他們多年來又是多么恩愛無比。不僅是我,就連那些裝修工人,都把他看作堪稱完美的老公。而我眼前發生的這些,卻讓人覺得他是一個背著妻子偷情的好色之徒。

我當時的第一反應,就是從懷里把那筆花得已經所剩無幾的定金抽出來扔在他的臉上。這時,我想到了房東那張叫嚷著要把我趕到大街上睡的臉色,便慢慢把手從懷里抽了出來。

如今這個世界就是這樣,有錢男人找個小三小四,家中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這樣的事情已經很平常了。我這樣安慰著自己,隨即豎起衣領,遮住自己的臉快步走出了酒吧。

第二天,我回到咖啡館,望著四周的一切,心里無奈地苦笑著。

“這種茶杯不對,不是當時的那種。”這時,那個男人來咖啡館里查看裝修情況,恰好我正在往餐桌上擺放茶具。

我說:“現在能買到的最老式的茶杯,就是這種了。這還是我拿著那幾張照片,跑遍了本市的十多家商場才買到的。的確,這些茶杯和照片上的存在輕微的差別,但是,畢竟過去二十年了,當年那種茶杯實在是找不到了。”

“絕對不行,我要求這里所有的細節都要和二十年前一模一樣!你做事實在是太潦草了!”那個男人狠狠地瞪著我說。我從未見他有過這樣的表情。

我剛要繼續分辯,那個男人又說:“商場里沒有,難道別的地方就沒有嗎?本市的幾家舊貨市場你有沒有去找過?”

我搖搖頭。

“趕緊去找!”他一拳打在桌面上。

在接下來的幾天里,我每天都到本市各個古玩舊貨市場上轉悠,但始終沒能發現和照片上一模一樣的老式茶杯。這天,我來到了一家規模最小、位置最偏僻的舊貨市場,我沒精打采地掃視著一個接一個的地攤,忽然,在一個毫不起眼的角落里,我終于看到了一只照片上的那種茶杯。我快步走了過去,拿起茶杯細細端詳著。我非常確定,這和照片里的茶杯一模一樣。我和攤主攀談起來,他告訴我,這種茶杯是他前不久在外地收購來的,一共有兩只,另外一只在他居住的旅館里。

他提出的價格我一分錢都沒還,但我提出條件,就是他提前收攤,和我一起打車到他的住處去拿茶杯。他住在本市城鄉接合部一處極偏僻的街區,出租車在滿是垃圾堆和水坑的巷子里艱難前行了好一陣子,才在一棟老式磚樓前停下,這就是那個攤主所住的旅館了。我和他順著昏暗的樓梯上了二樓,進了他的房間。他一進門,就彎腰在一個半人高的舊皮箱里翻騰起來,我則百無聊賴地靠在窗邊,朝四周眺望著。

這一帶到處是非常狹窄的巷子,巷子兩側則是各種各樣門面破舊的小店鋪。忽然,我看到樓下的巷子里,一個穿著黑色大衣的男人正從街對面的一家店鋪里走出來。他站在路邊朝四周打量了一番,接著飛快地鉆進一輛豪華汽車。這時已經是黃昏時分,外面的光線很暗,但我還是隱約認出,這個男人就是我的那位客戶。他的車開得很慢,這也讓我看清了車牌號碼。

當初,我就是坐著這輛車,離開家居城去西餐廳和他商談設計的事情。同時,我也看清楚了,他剛剛離開的是一家中藥鋪。

他到這里來干什么?這種破敗的舊城區,絕不是他那種人應該出現的地方。我想起前幾天在那家酒吧里看到的情形,越來越覺得這個男人的行為很詭異。

“找到了!”這時,我身后傳來那個舊貨攤主興奮的喊聲。我回頭看去,只見他手里握著一只茶杯,朝我得意地揮動著。

我付完錢,便離開了旅館。我看到對面那家中藥鋪,心里一動,走了進去。

藥鋪的藥柜上布滿了狹小的抽屜,每個抽屜正面都有一張標簽,寫著里面所裝的藥材。灰蒙蒙的柜臺上放著一小卷鈔票,還有一個身穿灰布短裝、伙計打扮的人正站在一架梯子的頂端,小小翼翼地把藥柜最頂端的一只抽屜關好。

此時,最后一道夕陽從門簾的縫隙透射進屋里,我借此看清了在那只抽屜正面的標簽上,端端正正地寫著兩個楷書漢字——

川烏!

他到這里來買川烏干什么?我在一些雜書里看到過,這種中藥里含有致命毒素烏頭堿,雖然能治療骨痛等病癥,但只要劑量稍微多一點兒,就會有性命之憂。我正納悶兒時,那個伙計已經從梯子上跳了下來,飛快地把那卷鈔票塞進腰間,滿臉堆笑地說:“這位先生,您是來抓藥還是……”

我說:“哦,我來抓點兒藥。”

“您有方子嗎?”

我說:“我沒什么處方,就是最近老失眠,你給我配點兒安神的藥吧。”

“好嘞!”那伙計馬上轉身打開幾只藥匣子,手法靈活地配起藥來。

“剛才是有人買了川烏吧?現在還有人拿這玩意兒配藥嗎?聽說這里面的烏頭堿,是一種致命毒素呢。”

那伙計一邊在秤上稱著剛從藥匣子里取出的藥,一邊說:“剛才是有位客人來買川烏。他說自己有骨痛的老毛病,去了好幾家大醫院都沒有治好,后來從一個老中醫那里尋得一個偏方,就打算自己配些藥來試試。”

說完,他把稱好的藥分成幾個小紙包,捆扎好了遞給我。我付完錢,拎著藥走了出來,心里的疑惑越來越深了。毫無疑問,那個男人所謂的靠偏方治病,肯定是一個借口,他到這么偏僻的地方來買這種帶有劇毒的藥物,一定有著不可告人的目的。他到底想干什么?我隱約感到,自己已經被卷入了一樁非常可怕的陰謀之中。而我正在負責裝修的這家咖啡館,就是陰謀的核心部分。

夜色漸漸深了,一陣冷風把我裹了起來。我走在破敗的街道上,盡管周圍滿是人群,但我心里還是感到一陣無法形容的恐懼。

又過了一天,那個男人來到了咖啡館。他熱情地和裝修工人打著招呼,看他一副從容自如的神態,真的很難讓人把他和那個在街頭一副鬼鬼祟祟樣子的人聯系起來。我正琢磨著該用什么方法才能試探出他購買川烏的用意時,他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他拿出手機一看,臉上馬上飄起了一陣笑意,低聲說著什么,然后匆匆朝門外走去。我快步跟了上去。

他站在街角打著電話,我小心翼翼地走到他旁邊的一根電線桿后面。我聽到的內容是——

“這么快就想我啦,對我昨晚的表現還滿意吧——哎呀,哪有什么別的女人啊,我在咖啡館里查看裝修的進度呢,再過幾天,這里就裝修好了。放心吧,我已經訂好機票,等那個女人的葬禮結束后,我們就可以飛到法國去享受二人世界了——我當然不會像對她那樣對你,哼,她和我過了這么多年了,能享受的都享受過了,早該知足了。她既然死纏著我不放,就只能有這樣的下場。既然她這么喜歡這家咖啡館,那就讓她把生命留在這里吧。”

聽他的語氣,電話似乎就要打完了,我趕緊回到了咖啡館。我咕咚咕咚連喝了好幾大口水,希望能緩解自己緊張的情緒,可我的喉嚨還是干渴異常,心跳也格外急促。

從那個男人的電話里,傻瓜都聽得出來,他正在計劃謀殺自己的妻子,然后和情人遠走高飛。

我朝四周忙碌的工人和即將完工的咖啡館看去,心里感到異常難過。我用盡心血設計出來的地方,竟然成了謀殺的地點。但是,我怎樣才能阻止他謀殺自己的妻子呢?

我趕緊抄起手機,準備報警。這時,我發現自己對他殺人計劃的具體細節一無所知,更沒有任何證據能證明他有殺人的企圖。剛才的這通電話,雖然可以證明他準備對自己的妻子下毒手,可我根本沒來得及錄音,就連我看到他和別的女人在酒吧里玩曖昧,我也沒有留下任何錄像憑證。我能告訴警察的,只有我看到他購買過川烏。如果僅憑這一點,就向警察告發他打算殺害自己的妻子,要求把他抓起來,警察說不定會把我直接送進精神病院。我慢慢把手機放回衣兜里。既然他計劃中的殺人地點就是這家咖啡館,那我就一直在這里等下去,直到他殺人的那一刻再制止他。我不但要給他的殺人惡行留下實實在在的證據,還要在他的妻子面前揭穿他的真面目。

又經過了一周緊張的連夜施工,我和十幾個工人都累得筋疲力盡,這里總算是裝修完畢了。只是因為工期比較趕,在家具做舊方面的效果讓人還不是很滿意。當我站在這家咖啡館的中間,環顧著四周的墻壁、天花板、地面,撫摸著一張張餐桌和座椅時,心里滿是異樣的感覺,我不知道是應該為自己出色的設計感到自豪,還是應該為自己在不知不覺中成為幫兇感到悲哀。

“干得漂亮,和我記憶里的場景一模一樣!”

這時,我身后響起了一陣掌聲,是那個男人走了進來。他驗收完畢后,除了事先定好的價錢,還額外給了我和工人百分之三十的獎勵。

工人們歡歡喜喜地走了,咖啡館里一下子變得空空蕩蕩的。我知道,自己已經沒有任何理由繼續在這里停留下去,但是,我真的不甘心明知這個家伙要在這里謀害自己的妻子,卻無動于衷地離開。

看到我魂不守舍的樣子,他拍了拍我的肩膀,笑容滿面地說:“怎么,舍不得自己的勞動成果?”被這樣一個人面獸心的家伙親昵地對待,我身上一陣發冷,頭皮也在發麻。但我從他的話里感覺到似乎有留下來的機會,便趕緊點點頭,說:“我之前都是把設計圖紙交給顧客或者裝修工人后就完成任務了,這還是第一次以監工的身份,監督指揮裝修工人來完成自己的設計。這樣當然能保證自己的設計意圖得到百分之百的實現,但說實話,在這里待了這么長時間,要離開還真的是舍不得呢。”

聽了我的話,他微微皺了下眉,似乎在思考什么。過了幾秒鐘,他又拍著我的肩膀說:“既然你舍不得離開這里,那么你就繼續留在這里,明天晚上你在這兒給我幫個忙,怎么樣?”

我趕緊連連點頭。接下來,他告訴我明天就是他和妻子相識二十周年紀念日,到時候他會和妻子在晚飯后來到這里。他一直沒有告訴妻子自己為她準備了這樣一份禮物,她一定會很驚喜。他和妻子都有飯后喝一杯奶茶的習慣,他希望我能假扮這里的侍應生,給他們各自端上一杯奶茶。

“時間有些緊了,我再去雇傭真正的侍應生恐怕來不及了,所以,還是請你繼續辛苦一下,好嗎?”他面帶笑意,禮貌地說。

我當然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第二天傍晚,我按照那個男人的囑咐,穿著一身整齊的套裝,筆直地站在咖啡館的吧臺處。我把他拿來的那部老式留聲機打開,一遍遍地播放著陳慧嫻的《紅茶館》。他給我說過,這部留聲機,是他在一次拍賣會上花高價買來的。

我忐忑不安地等著,一分鐘里就要看上好幾次手表。其實,我早已在外面掛出“尚未開業”的牌子,但還是有人在門口停下腳步,朝咖啡館里面張望。我絞盡腦汁地想,那個男人究竟要用什么方法來謀殺自己的妻子?根據他購買過川烏來判斷,他一定會用下毒的方法,但是,他具體會怎么做呢?我一定要盯緊他的每一個動作,絕不能讓他的陰謀得逞!

終于,大概在七點半左右,那個男人帶著一個比他小五六歲的女人站在咖啡館門口,我一眼就認出了,這個女人就是一個月前男人給我的那些照片上的女人。當然,她看上去沒有照片上那樣年輕,她的眼角、額頭都有了一些細密的皺紋。

“這里不是還沒開業嗎?我們來這里做什么?”女人疑惑地說著,男人還沒回答她,她就已經走進咖啡館里了。她看到里面的裝修,聽到了正從留聲機里流淌出的歌聲,馬上滿臉驚愕地呆立在那里,片刻之后才驚喜地大叫起來。她看到男人一臉微笑的樣子,馬上明白了,一頭撲進他的胸前哭了起來。男人則溫柔地吻著她的頭發,輕輕撫摸著她的后背。過了好一會兒,她才平靜下來,兩人坐了下來。我站在柜臺后面,冷冷地看著那個男人的一舉一動。

“老婆,我們要些喝的吧。”那個男人說。他妻子點點頭,他便來到柜臺前面。

“先生,您,您要點什么?”我說。因為過于緊張,我的聲音都顫抖了。

他看著我張口結舌的樣子微微一笑,從衣兜里掏出一個小包裝的奶茶紙包遞給我。我接過時,他在我的手里重重一按。我猛地一哆嗦,他朝我眨著眼睛,輕聲說:“我妻子平時都是喝這個牌子的奶茶,至于我,隨便給我來一杯奶茶就可以了。”

說完,他轉身走了回去。我看了看手心里的紙包,覺得掌心一陣灼熱。毫無疑問,他從那家中藥鋪里買的川烏,一定被他碾成粉末放進了這個紙包里。那么,我應該怎么辦呢?我最應該做的當然是報警,但是,如果這個紙包里并沒有川烏,裝的只是普通的奶茶呢?這樣的話,不但警察會因為沒有證據對他無可奈何,還會讓他提高警惕,而他則平安無事,和妻子繼續朝夕相處下去。但是,他既然有了殺她的念頭,總能找到機會。這位對自己丈夫毫不設防的妻子,終究還是會死于非命。說不定,就連我都會因為被他發現洞悉了他的陰謀,而陷入被他滅口的危險之中。

我到底應該怎么辦?我站在柜臺后面,緊張極了,飛快地搓著雙手,額頭上滿是細密的汗珠。這時,我下意識地抬起頭,只見他們夫妻倆正向我伸出手打著招呼。我知道,他們的動作雖然一模一樣,但想法卻截然不同。那個男人是催促我盡快把奶茶端過去,他的妻子無疑是在感謝我對他們的款待。這也讓我心里更加焦急了。

我猛地一激靈,一個主意闖進了我的腦海。這個念頭讓我整個人顫抖起來,我連做了一串深呼吸,命令自己冷靜下來。我飛快地想著這個主意有沒有什么漏洞,我把這個計劃考慮了好幾遍,覺得沒有絲毫破綻。于是,我打定了主意,過了一兩分鐘,按照那個男人的吩咐,為他們沖好了奶茶,端了過去。

在我端著兩杯奶茶朝他們慢慢走過去時,那個男人向我做出一個詢問的眼神。我沖他點點頭,意思是讓他放心。

“天啦,就連茶杯,也和二十年前那家咖啡館的完全一樣!”看到我放在她面前的茶杯,她驚喜地歡叫著。男人先是自己低頭品嘗了一下,做出一副對味道完全滿意的神情,接著微笑著朝妻子做出一個手勢,示意她快喝。

他的妻子用滿是愛意的眼神望了望他,也慢慢端起了茶杯。

三年后。

如今的我,早在一座高檔寫字樓里有了自己的設計公司。因為手下有一些簽約設計師,我無須自己承擔設計的工作。這天,我正要早早下班,趕赴郊外的高爾夫球場放松一下時,我的女秘書走了進來,告訴我外面有三個人想見我。“他們讓我把這封信交給您。”

我打開信封,里面滑出了幾張照片。

一張是我坐在一家酒吧里,正用憤怒的眼神緊盯著前面的某個地方。另一張則是由下向上拍攝的,當時我正在一棟樓房的窗戶后面朝下看著。第三張拍的是我正掀開門簾,從一家中藥鋪里走出來。

我很快就想起了這三張照片是在什么場景下拍的。我瞥了一眼對面的電腦屏幕,發現自己的臉色已是一片慘白。女秘書看到我這副神態,表情也變得很詫異。我調整了一下呼吸,低聲讓她把那三個人帶進來。

片刻過后,兩男一女站在了我面前。其中一個男人,身穿仿古短裝,一臉和藹的笑容;另一個男人,身上的衣服滿是灰塵,幾乎看不出什么款式,但眼神看起來精明銳利;那個女人,面容靚麗,身材苗條,穿著一條超短裙。

我非常確定,我曾經見過這三個人。而他們,也都帶著一絲似乎別有深意的眼神看著我。我低頭看了看手里的照片,馬上想起了他們是誰。他們就是當年那家中藥鋪的伙計,在舊貨市場擺攤、賣給我兩只茶杯的商人,還有在酒吧里躺在那個男人懷里的年輕女人。

我一下子又想起了三年前的那件往事。

當年,那個男人和妻子在低聲細語中,慢慢喝完了各自的奶茶,誰都沒有表現出任何異常。他們一直待了三個多小時,才緩緩起身,戀戀不舍地離開。臨出門,那位女士還給了我一筆不菲的小費。我看著他們推門而出的背影,心里浮現出一陣巨大的恐懼。我無法預測自己剛才的行為,會不會讓自己陷入無法擺脫的麻煩。

后來,那個男人在離開咖啡館后,當晚就在家中死去。法醫尸檢的結果表明,他是死于烏頭堿中毒,說白了,也就是死于川烏。于是,警方根據他妻子的證言,來到他當晚喝奶茶的地方,也就是咖啡館里進行搜查。最終,在他當時使用的茶杯中發現了大量的粉末狀川烏殘留。

我當時還逗留在咖啡館里,當然被帶回了公安局。我向警方交代了我受那個男人囑托為他裝修咖啡館,并扮成侍應生為他們夫妻倆服務的過程。

“當時,那位先生給了我一個奶茶紙包,說他妻子只喝這個牌子的奶茶。我便給他妻子沖泡了這種奶茶,給先生準備的是另外一個牌子的奶茶。”我這樣告訴警察。

警方在咖啡館的垃圾箱里,找到了裝奶茶粉的紙包,經過檢測,在里面發現了川烏。于是,警方走訪了本市所有出售川烏的中藥店,最終在本市南郊城鄉接合部的一家中藥店中,發現了線索。店中的營業員在看到死者的照片后,認出了此人幾天前來買過川烏。

警察問我為何要把含有川烏的奶茶端給死者,而不是按照他的要求端給他妻子。我說大概是因為兩只茶杯一模一樣,我在端過去的過程中給弄混了。

同時,警方對死者生前社會關系的調查也取得了突破。警方查明,死者在一個月前經生意上的伙伴介紹,包養了一名就讀于本市一所藝術院校舞蹈專業的大三女生,兩人還訂好了在案發后飛往法國的機票。

至此,案件的真相似乎已經很清晰了——死者本打算在咖啡館里謀殺自己的妻子,結果我卻不小心把那杯毒奶茶端給了死者。當然,警方對我也進行了調查,把我的各種社會關系都一一查證。最后的調查結果是,我除了應約為死者設計、裝修房屋外,之前和死者沒有過任何接觸。也就是說,我沒有任何殺害死者的動機。

從這些情況來看,死者中毒身亡完全是咎由自取。他本打算借我的手毒死自己的妻子,想不到陰差陽錯,我把毒奶茶端給了他。在這起案件中,雖然死者是因為我的失誤才一命嗚呼,但警方也找不出什么合適的理由來定我的罪,不久便把我釋放了。

死者的妻子,一開始對警方的調查結果完全不認可。因為她深信自己的丈夫對她一往情深,絕沒有外遇,更不可能害自己。案件發生后,她悲痛欲絕。但是,隨著警方調查的深入,關于她丈夫很多不為人知的事情一一暴露出來,她的信心逐漸開始動搖。直到她丈夫包養的那個情人找上門來,把一大堆兩人的親密合影攤在她的客廳里,她才最終相信,丈夫真的是背叛了自己。

讓我沒想到的是,因為這起離奇的案件被廣泛報道,很多人在電視和報紙上看到了我所設計的這家咖啡館,每天都有很多人到作為案發現場的這家咖啡館來參觀。這讓我的設計水平一下子得到了認可。很多人找到我,讓我為他們進行室內設計。其中不乏餐飲、娛樂行業的大老板,他們一找到我,就直接支付給我大筆的設計費,要我按照那家咖啡館的風格來為他們經營的飯店、咖啡館、酒吧進行裝修設計。

我的客戶里,一下子多出來很多家庭主婦。她們都是在新聞報道里了解了這起案件,她們對那個死于毒奶茶的男人恨之入骨,覺得這種男人死得毫不可惜。她們認為是我的原因,這家伙才死掉,對我自然有了極大的好感。

這樣一來,我便毫不費力地掙到了不少錢。于是,我搬出了家居城,在本市一座高檔寫字樓里租下了辦公室。后來,雖然那起案子的轟動效應結束了,我也不再是新聞人物了,但是,我的設計水平和認真負責的態度得到了客戶的認可,有了非常好的口碑,生意便非常穩定,這足夠讓我在這座城市過上很舒服的生活。

至于那位僥幸逃得性命的妻子,倒是因禍得福。她沒有像很多老公意外身亡的女人那樣陷入痛苦,原因很簡單,就是她知道了自己的老公并不值得愛,也就不用終日沉浸在對往事的回憶當中以淚洗面。當然,她在知道老公還有一個情人后也震驚、悲痛過,但是在短暫的情緒波動后,她很快就走出來了。回到單身狀態的她,因為氣質、容貌都很好,很快就有了追求者。兩年多后,她再婚了。

總之,和那起案件有關的一切,似乎都已經從我的生活里消失了。這天,這三個人拿來的照片,讓我悚然一驚。如果這幾張照片流傳出去,被警方得到,警方可以很輕易地判斷出,我是知道死者當初有過情人的,還知道他曾經買過劇毒藥物川烏。這樣一來,很可能我就會被認為是出于對死者的憎恨,有意把毒奶茶端給死者的。這樣的話,我一定會被以謀殺罪起訴的。

其實,事實也的確如此。那天晚上,我放到那個男人面前的,是他為自己妻子準備的毒奶茶。我是故意這樣做的。

“請不要擔心,我們只不過是信使而已,對于把三年前的秘密公之于世沒有興趣。”藥鋪伙計似乎看出了我眼神里的懼意,微笑著說。

“信使?你們是誰的信使?照片是誰讓你們轉交給我的?”

“不,我要交給設計師先生的,可不僅是照片,還有一封信。至于信是誰寫的,我想設計師先生絕對想不到。”說著,他向前一步,把一封信放在我的桌上。

我疑惑地掃了他一眼,打開了信封,一張打滿字的A4紙滑了出來。

“寫這封信的先生,讓我在咖啡館毒奶茶事件發生三年后,也就是今天把這封信交給你。”他微笑著說,“請看信吧。”

我把信平攤在桌面上,慢慢讀了起來——

設計師先生:

既然你能看到這封信,說明我的死亡并沒有給你帶來太多的困擾。我離開人世已經有三年了,我很懷念我在不長的人生中所經歷的一切。我當然也要感謝你,是你出色的設計,讓我和我的妻子享受到那樣一個美妙無比的夜晚。即使那個夜晚的結局是我的死亡,我仍然無比懷念它。

看到這里,你大概已經猜到我是誰了。不錯,我就是當初請你設計咖啡館的那個客戶。現在,我正在書房里給你寫這封信。我的妻子,則剛剛入睡,她是帶著幸福進入夢鄉的。

我知道,在你心里,一定把我視為一個背叛家庭和妻子的人。但是,我要告訴你,事實并非如此。現在,就讓我把事情的全部過程告訴你。

在去找你的兩個月前,我在一次例行體檢中,發現自己患上了晚期肺癌。醫生告訴我,我最多只能活三四個月了。在知道這個消息后,我的第一反應是:如果我死了,我的妻子怎么辦?我很了解她,她的性格很脆弱,也非常愛我,依戀我。她只有三十七歲,應當過好自己后面的人生。我擔心的是,在我死后她或許無法承受我的離開,她很可能會垮下去,甚至失去生活的勇氣。

要防止這種情形出現,唯一的辦法就是徹底破壞我在她心里的形象,讓她覺得不值得為我傷心難過。我曾經在報紙上讀到過這樣的故事,講的是一個身患絕癥即將死去的老人,在醫院里對悉心照料他的老伴兒一天到晚大聲責罵。他的病友看不下去,呵斥了這個老人。他的老伴兒卻對這位病友說,他是為了他的老伴兒好,為的是讓他的老伴兒在他死后不至于陷入思念他的痛苦之中。我覺得故事里的這個方法很有效,就打算用在自己身上。

我告訴過你,我和我的妻子是在一家咖啡館里相識的。我妻子一直渴望能回到當時的場景中,重溫一下我們初戀時的心情。這是我妻子最大的心愿,我一定要在離開這個世界前讓她滿足。于是,我就想出了一條計策。我的計劃具體實施過程你都知道了,但有一條,你并不知道,就是我在還沒有出現在你面前的時候,早就通過各種渠道把你了解得非常透徹了。我走訪了你從業以來的所有客戶,網絡上那些對你的攻擊我也詳細了解了,終于對你的為人有了非常全面的掌握。最后,我調查的結果是你完全符合我的要求。因為我必須確保你是一個非常正直、非常有正義感的人,否則,你就不會被我激怒,最后把那杯毒奶茶端給我。你在酒吧里看到我、在中藥鋪門前看到我、聽到我給情人打電話,其實都是我故意演戲給你看的。當然,即使這樣,我也必須考慮到如果你沒有下定決心把毒奶茶端給我怎么辦。在給你的那包奶茶粉里,我沒有加入一粒砂糖,所以,你把奶茶端到我面前,我馬上嘗了一口,當我口中滿是那種沒有糖的苦澀感時,這才放下心來。我知道自己手中的是一杯毒奶茶,而送到我妻子手中的,則是一杯普通的奶茶。這時候,我心里其實比我手中的這杯奶茶更加苦澀,因為我知道,自己就要離開人世了,就要離開我深愛的妻子了。

好了,現在我的心臟越來越疼了,四肢在越來越頻繁地抽搐,就連手指也無力再繼續敲打鍵盤。這些,都是川烏中的烏頭堿毒發的癥狀。我在人世的時間,大概已經不到一個小時了。在我人生最后的時刻,要向你致以由衷的謝意,這也是我給你寫這封信的原因。在你的幫助下,我離開后,我的妻子才有可能獲得一個美好的后半生。請你不要因為我的死而責怪自己,你不要把自己當成一個兇手,你僅僅是在幫助我完成最后的心愿而已。至于這三個信使,他們是我找來和我一起演這場戲的演員。過一會兒,他們就會來到我的書房,把這封信在警察到來前收好。

最后,我還要再次感謝你,是你出色的設計,讓我和我的妻子重溫了初戀時的美好,更因為你的幫助,我的妻子才能在我離開后繼續過好自己的人生——雖然她對此并不知情。

這封信的落款是——你三年前的客戶。

看完了信,我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已是滿臉淚水。我抬起頭,那三個信使已經悄然離開了。我的胸口里翻騰著異樣的情緒,這讓我再也坐不住了,我起身走到窗前,俯視著外面街道上的人流。在人群中,自然不乏成雙結對的戀人。這些沉浸在幸福里的人們,大概永遠也想不到世界上曾經有過這樣一份純潔無私的愛情。

暮色漸深,我回到書桌前打開電腦,找出了當年那家咖啡館的室內設計圖。我望著電腦屏幕,眼前又出現了那天他們夫妻倆在咖啡館里相處時的甜蜜場景。耳邊,仿佛又飄起了陳慧嫻那深情款款的歌聲……

責任編輯/謝昕丹

文字編輯/李敏

繪圖/杜李

猜你喜歡
茶杯奶茶咖啡館
小編與奶茶的日常
Be a Helper in the Meow Cafe貓咪咖啡館的小幫手
首相茶杯
差咖啡館
地下奶茶店
開在黑白漫畫中的咖啡館
麥茶杯
同樣是奶茶
“二力平衡”練習
“動”茶杯
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bt天堂网www天堂-电影天堂 宅男电影
许家印为恒大注入超70亿续命资金 速度与激情9 嘉南传 国际人士热议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 千与千寻 星际穿越 两个女人 男子写80页PPT拯救爱情却离婚 许家印为恒大注入超70亿续命资金 大连一密接者擅自点外卖聚餐被调查 许家印为恒大注入超70亿续命资金 中国共产党第三个历史决议全文发布 两个女人 我和我的家乡 男子体检血中抽出2升油浆 安娜贝尔 意大利错失直接晋级世界杯资格 国足战澳大利亚大名单:4归化在列 花木兰 林丹世界排名被正式移除 长津湖 意大利错失直接晋级世界杯资格 意大利错失直接晋级世界杯资格 大连现超级传播者26人在同一传播链 蜘蛛侠:英雄归来 俄方回应卫星碎片危及国际空间站 安娜贝尔 两个女人 24岁救人牺牲消防员获批为烈士 突围 怒火·重案 国足战澳大利亚大名单:4归化在列 大连一密接者擅自点外卖聚餐被调查 意大利错失直接晋级世界杯资格 加拿大一枝黄花到底是什么? 花木兰 你好李焕英 斛珠夫人 周冠宇成为中国首位F1车手 房价上涨城市创七年新低 拐点来了? 周冠宇成为中国首位F1车手 加拿大一枝黄花到底是什么? 男子体检血中抽出2升油浆 扬名立万 中国共产党第三个历史决议全文发布 长津湖 加拿大一枝黄花到底是什么? 逆局 峰爆 林丹世界排名被正式移除 北京冬奥火炬宣传片获金花环奖 24岁救人牺牲消防员获批为烈士 大连现超级传播者26人在同一传播链 长津湖 大连现超级传播者26人在同一传播链 速度与激情9 灵媒 国际人士热议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 中美元首会谈重点内容 大连一密接者擅自点外卖聚餐被调查 浦发银行回应近3亿存款莫名被质押 加拿大一枝黄花到底是什么? 扫黑风暴 十九届六中全会公报发布 #耿直真香哥黑化卖惨# 国际人士热议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 安娜贝尔 我和我的家乡 24岁救人牺牲消防员获批为烈士 国际人士热议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 灵媒
延吉市| 昌图县| 苍山县| 大化| 星座| 绥中县| 廊坊市| 吉首市| 奉新县| 周至县| 平塘县| 武隆县| 兰溪市| 绥宁县| 历史| 色达县| 敖汉旗| 丰顺县| 台东市| 博湖县| 东丰县| 宝坻区| 和静县| 石景山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