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網絡、經濟地位與老年人的“數字鴻溝”

2021-10-11 07:27董明媛張琳
決策與信息 2021年10期
關鍵詞:數字鴻溝社會網絡結構方程模型

董明媛 張琳

[摘 ? ?要] 互聯網時代,老年人作為互聯網使用率較低的群體,其面臨的“數字鴻溝”問題不斷凸顯,其本身所具有的隔代照料、政治參與、勞動力供給等社會功能受限。消除老年人融入互聯網時代的障礙,有利于老年人社會功能的順利實現。基于中國綜合社會調查(CGSS)2017年數據,通過結構方程模型對老年人互聯網使用的影響因素進行分析后表明:(1)社會網絡、經濟地位對老年人互聯網的使用有顯著的正向影響;(2)使用難度對老年人互聯網的使用有顯著的負向影響。應以社區或村莊為依托,充分調動各方力量加強老年人社會網絡建設,降低互聯網使用難度,提高老年人社會經濟地位。

[關鍵詞] 數字鴻溝;社會網絡;社會經濟地位;結構方程模型

[中圖分類號] C913.7 ?[文獻標識碼] A ?[文章編號] 1002-8129(2021)10-0047-09

一、引言

老年人是具有社會價值和社會功能的群體,在延遲退休政策和三孩政策的共同引導下,其社會價值不斷提高,社會功能不斷完善。老年人的社會功能在家庭領域體現為隔代照料,為兒童照護提供資源等(鄒紅等,2018)[1],在社會領域體現為參與政治、公益活動等(謝立黎等,2019)[2],在經濟領域體現為勞動力供給等(牟俊霖等,2002)[3],那些還具有勞動能力的老年人會繼續工作,改善自身的經濟狀況。在延遲退休政策下,勞動時間延長,增加了老年人勞動的供給,為解決社會問題貢獻了力量;在三孩政策下,老年人可為社會提供更多的兒童照護資源。無論從哪種角度看,老年人應是全社會高度重視的群體。

互聯網已經成為我國國民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改變著人們的學習、生活、工作方式,但是,具有相當社會功能的老年人的互聯網使用狀況卻不容樂觀。2021年2月3日,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在京發布第47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以下簡稱《報告》)。《報告》顯示,到2020年12月,我國有9.89億人使用互聯網,互聯網使用率達70.4%。在9.89億網民中,老年人網民數量只占11.2%①,網民規模大約在1.11億,與最新的人口普查數據所公布的60周歲及以上人口2.64億相差甚遠②,老年人口中網民人數占到老年人口總數的42.0%左右。另外,從非網民來看,在4.16億非網民中,老年人非網民人數占到了46.0%,較全國老年人口比例高出27.9個百分點①,老年人互聯網使用狀況明顯不足。

因老年人互聯網使用率較低,老年人面臨著嚴重的“數字鴻溝”問題。“數字鴻溝”指的是以國際互聯網為代表的新興信息通訊技術在普及和應用方面的不平衡現象,這種不平衡不僅表現在不同國家之間,而且表現在一個國家中的不同地區之間、不同人群之間(胡鞍鋼等,2002)[4]。老年人相較于年輕人而言,對新鮮事物接受慢,在互聯網時代,因對互聯網使用有限,老年人“數字鴻溝”問題不斷凸顯,主要體現在部分社會功能受限方面。不管是在家庭領域,還是在社會領域和經濟領域,因老年人對互聯網的使用較少或不使用互聯網,影響到了其對相關信息的了解以及解決問題的能力,尤其在提供兒童照護資源、參與政治和公益活動以及提供勞動時受到限制等方面。比如未能及時接送上學孩子,在規定時間內不能完成工作等。另外,目前我國處于疫情防控的常態化時期,乘坐公交車需要手機掃碼登記,進入公共場所需要出示健康碼等,互聯網使用率較低的老年人的出行購物都受到限制,嚴重降低了老年人的生活滿意度。

在老年人社會功能較強大以及互聯網充斥人們生活方方面面的背景下,老年人以其總量大、使用率低、使用難度大等具體問題而成為互聯網使用的主要關注對象。因此我們必須高度重視老年人“數字鴻溝”問題,對老年人互聯網使用的影響因素進行分析。目前,我國學術界從實證分析角度對老年人互聯網使用影響因素的分析多用多元logistic回歸分析來進行,在影響因素方面,主要包括自然屬性、心理特征、社會參與、硬件基礎和人際環境等(徐越等,2020)[5],但目前對各類因素的研究呈現較為碎片化的特點。鑒于此,本文以老年人為研究對象,采用2017年中國綜合社會調查數據,在遵循相關研究影響因素的基礎上,使用結構方程模型來系統地探討影響老年人互聯網使用的因素,旨在為消除老年人的“數字鴻溝”建言獻策,排除老年人互聯網使用的障礙,保障其社會功能的順利實現。

二、理論假設與模型選取

(一)理論假設

互聯網使用對于老年人社會價值的發揮和社會功能的實現具有極其重要的意義,為了有針對性地提高老年人對于互聯網的使用率,必須對其中的影響因素進行充分了解。筆者認為心理機制、社會網絡、社會經濟地位、使用難度對于老年人互聯網使用具有重要的影響,并做出如下假設:

1. 假設一(H1):心理機制對老年人互聯網的使用有正向影響。

老年人作為我國數量較龐大的群體,他們的心理狀況將會直接影響到老年人的生活方式,對互聯網的使用產生影響。相關研究發現了老年人的精神困擾與使用互聯網之間的關系,互聯網使用與心理困擾顯著相關(Man Dan等,2021)[6],另有研究證明互聯網的使用與老年人的孤獨感密切相關(Casanova Georgia等,2021)[7]。除此之外,抑郁癥與互聯網使用之間可能存在著復雜的關系,與多種心理、行為等內容有關聯(Baker David A等,2016)[8]。相關學者在調查Facebook使用者與非用戶在性格、心理狀況等方面的差異時,發現兩者的性格和心理狀況顯著不同(Brailovskaia Julia等,2016)[9]。精神困擾、孤獨感、抑郁癥、心理健康等都屬于心理機制的一部分,老年人的心理機制對于互聯網的使用有直接影響。老年人在心理健康狀況較好,沒有精神困擾、沒有抑郁癥的情況下更樂意去接受新鮮事物,會增加對于互聯網的使用,因此我們提出心理機制對于老年人互聯網的使用具有正向影響的假設。

2. 假設二(H2):社會網絡對老年人互聯網的使用有正向影響。

社會網絡是老年人互聯網使用的另一個重要影響因素。社會網絡是多維度社會資本概念中的重要組成部分(De Silva Mary J等,2005)[10]。社會資本在促進老年人使用互聯網方面發揮著非常重要的作用,在提高老年人互聯網使用率的工作中應考慮到社會資本因素(Choi, Namkee G.等,2013)[11]。另外,社會網絡的大小、開放的討論環境會對老年人通過網絡參與政治生活產生積極影響(李亞妤,2011)[12]。可見社會網絡對于老年人互聯網的使用具有正向影響。

3. 假設三(H3):社會經濟地位對老年人互聯網的使用有正向影響。

社會經濟地位與老年人互聯網的使用密切相關。有學者分析韓國老年人的社會經濟特征對于互聯網使用的影響,發現老年人的社會經濟特征對互聯網使用有影響(Kim Pansoo,2014)[13],社會經濟地位越低的老年人越不會去使用互聯網(彭青云,2018)[14]。在具體分析社會經濟特征時,性別、年齡、受教育程度等等都是研究頻率較高的內容。調查研究發現男性對網絡在線時間有積極影響,并且隨著教育水平的提升,互聯網使用時間也相應增加(Carlos Campana, Juan等,2021)[15]。另外,也有研究提出工作收入、接受教育年限對老年人是否使用互聯網有顯著的正向影響(汪斌,2020)[16]。可見,收入越高,受教育程度越高,老年人對于新鮮事物的接受越快,也有相應的能力去學習,越會去使用互聯網,社會經濟地位對于老年人互聯網的使用有正向影響。

4. 假設四(H4):使用難度對老年人互聯網的使用有負向影響。

老年人心力不足,當一項事物需要花費較長時間才能夠學會時,就會降低他們學習的熱情,并且在互聯網快速發展的狀況下,一些老年人未能融入時代潮流,認為互聯網技術只適合年輕人,從而喪失互聯網使用興趣(Peter Millward,2003)[17]。相關學者研究發現互聯網的不熟練使用是影響老年人通過互聯網學習的主要因素(Fangui Zeng等,2020)[18]。另外,有學者在文獻檢索的基礎上發現老年人使用互聯網最重要的影響因素之一就是技術便利性(Yumei Luo等,2019)[19]。缺乏技能、不熟練使用和技術便利性都體現了老年人對于互聯網的使用難度。當老年人認為他們沒有能力去使用互聯網,并擔心因為互聯網使用產生損失時,老年人就會減少對互聯網的使用,使用難度對于老年人互聯網的使用具有負面影響。

5. 假設五(H5):社會資本對心理機制有正向影響。

社會資本會顯著地影響到一個人的心理機制,社會資本對于心理健康具有正向影響(李芳等,2020)[20],特別是對于特殊群體。社會資本與心理健康密切相關,對老年人健康具有顯著的影響(黃偉偉等,2015)[21]。在具體分析社會資本時,發現不論是個體社會資本還是集體社會資本均對老年人的心理狀況產生了顯著正向影響,其中各個因素都起到了正向作用(方浩,2020)[22]。從上述文獻中可以看出,當老年人獲得更多的家庭內部和外部的關注,他們的需求被滿足時,他們的心理更趨向于健康,社會資本對于心理機制具有正向影響。

6. 假設六(H6):社會經濟地位和使用難度之間存在相互關系。

社會經濟地位和使用難度之間相互作用。有學者研究發現,在老年人中,社會經濟地位會顯著影響不同人群之間互聯網使用方面知識的儲存量(Eszter Hargittai等,2019)[23]。一方面,社會經濟地位會影響互聯網使用難度。一個人的受教育程度越高,在工作中越需要使用互聯網,并且社會自評經濟地位越高,在使用互聯網時感受到的難度越小。另一方面,互聯網的使用難度會對社會經濟地位產生影響。互聯網時代,對互聯網使用有難度的人,在收入、受教育程度等方面都會受到一定的影響。

(二)模型選取

在公共管理領域,結構方程模型主要用來解決兩類問題,一類是進行驗證性因子分析,檢驗問卷和量表的信效度;另一類是進行路徑分析,以檢驗潛變量之間以及潛變量和顯變量之間的關系(吳瑞林等,2014)[24],并且結構方程模型具有能夠很好地處理測量誤差的優點。本文旨在探求老年人互聯網使用的影響因素,在文獻梳理的基礎上,列出了心理機制、社會網絡、社會經濟地位和使用難度四個影響因素,但這些影響因素并不是能夠直接觀察到的,需要借助顯變量來進行測量。因此,基于以上研究假設,用結構方程模型來進行本文的實證分析。

三、實證分析

(一)數據來源、變量選取

本文數據全部來源于2017年中國綜合社會調查(CGSS)數據,CGSS是系統、全面地收集社會、社區、家庭、個人等多個層次數據,總結社會變遷趨勢的數據庫。中國綜合社會調查始于2003年,每年對中國大陸各省市自治區10000多戶家庭進行一次調查。

在2017年數據庫中,共有樣本12582個,由于本文主要研究對象為老年人,因此對樣本進行以下處理:篩選出在調查時為老年人的受訪者。按照我國《老年人權益保障法》,老年人指的是年滿60周歲的公民,因此本文篩選出1957年及之前出生的樣本,共4372名老年人,在刪除主要變量有缺失值的樣本后,最終樣本量為1293個。

根據前文假設,本文主要探究心理機制、社會網絡、社會經濟地位、使用難度對老年人互聯網使用的影響,在綜合相關文獻以及CGSS(2017)數據本身的基礎上,本文選取了部分相關顯變量,并對其中的一些變量進行了重新編碼,旨在增強數據的規范性,相關問題及變量編碼如表1所示。

(二)模型構建

模型構建是在理論假設的基礎上建立的,是進行結構方程模型分析非常重要的一步,將會對后面的結論產生至關重要的影響。模型應該將所有的假設都包括在內,不能有所遺漏,并且要盡量簡效,將其中的關系以最符合理論意義且最簡明扼要的方式來進行界定。因此,本文在提出假設以及選擇相關變量的基礎上,使用Amos23繪制出相關路徑圖,如圖1所示。

(三)信效度檢驗

本文使用SPSS22.0進行信效度檢驗。首先運用Cronbachα系數進行信度檢驗,其中X1、X2、X3、X4、X5的系數值為0.844,X6、X7、X8、X9的系數值為0.655,X10、X11、X12的系數值為0.624,X13、X14、X15的系數值為0.920,X16、X17、X18的系數值為0.800,總的系數值為0.833,均大于0.6,處于可接受范圍,并且其中有部分值大于0.8,處于信度較高的水平,因此通過信度檢驗。運用KMO檢驗和Bartlett檢驗來進行效度檢驗,結果顯示KMO值為0.846,大于0.7,并且Bartlett檢驗結果顯著,因此通過了效度檢驗,證明所選取數據信效度較高,可用于接下來的分析。

(四)結構方程模型的分析結果

1. 模型參數估計

本文使用Amos23來進行結構方程模型分析,采用極大似然估計的方法分析模型參數,通過非標準化參數值和標準化參數值來衡量估計值,以及相關參數估計值,如表2所示,每一個變量都經過了顯著性檢驗,可以用來測量所對應的潛變量。

2. 適配度檢驗

適配度指標是用來評估模型與觀測數據擬合程度的指標,具有重要意義,只有達到了相關指標范圍,才可以進行下一步的分析。本文使用絕對配適度和增值配適度兩個指標來檢驗適配度,結果如表3所示。其中,所有指標都處于理想范圍之內,可用于接下來的路徑分析。

3. 路徑分析

路徑分析是結構方程模型分析中的核心步驟,與結論密切相關。依照圖1所示的路徑,本文運用極大似然法對模型的各項參數進行估計,得到了標準化路徑系數和非標準化路徑系數,如表4所示。

根據以上估計結果可以發現:(1)假設一不成立。心理機制與老年人互聯網使用之間的標準化路徑系數為0.015,p值為0.366,在5%的水平下不顯著,說明假設一不成立,心理機制不會顯著影響老年人對于互聯網的使用;(2)假設二成立。社會網絡與老年人互聯網使用之間的標準化路徑系數為0.034,p值為0.049,在5%的水平下顯著,假設二成立,社會網絡對于老年人互聯網的使用具有顯著的正向影響,老年人與朋友親人等之間交往越多,因互聯網的便利性,他們越會使用互聯網進行彼此間的聯系,從而增加對于互聯網的使用;(3)假設三成立。社會經濟地位與老年人互聯網使用之間的標準化路徑系數為0.073,p值為0.016,在5%的水平下顯著,因此假設三成立,社會經濟地位對于老年人互聯網的使用具有顯著的正向影響。老年人的自評經濟地位越高,受教育年限越長,越會增加對于互聯網的使用;(4)假設四成立。使用難度與老年人互聯網使用之間的標準化路徑系數為-0.838,并且p值結果在0.1%的水平下顯著,因此假設四成立,使用難度對于老年人互聯網的使用具有顯著的負向影響,并且在這些影響因素中,是系數最大的影響因素,降低使用難度將會極大地提升老年人對于互聯網的使用。因此,互聯網公司應該簡化互聯網的使用界面或開發專門針對老年人的App,以此來增加老年人對于互聯網的使用;(5)假設五不成立。社會資本與心理機制之間的標準化路徑系數為0.024,p值為0.460,在5%的水平下不顯著,因此假設五不成立,社會資本對于心理機制沒有顯著影響;(6)假設六成立。社會經濟地位與使用難度之間的標準化路徑系數為-0.697,且p值在0.1%的水平下顯著,因此假設六成立,社會經濟地位和使用難度之間存在著顯著的相互關系,這種關系表現為負向影響。社會經濟地位的增加會降低對于互聯網的使用難度,反過來,互聯網使用越難,會降低一個人的社會經濟地位;(7)心理機制的中介效應不存在。在模型構建時,本文界定社會資本會通過心理機制對老年人的互聯網使用產生影響,但由于社會資本對于心理機制影響不顯著,同時心理機制對于老年人互聯網使用影響不顯著,所以這里不存在中介和結構方程模型對老年人互聯網使用影響因素進行分析,結果如下:(1)社會網絡、經濟地位對于老年人互聯網使用有顯著的正向影響;(2)使用難度對于老年人互聯網使用有顯著的負向影響;(3)社會經濟地位和使用難度之間存在著顯著的負相關關系。

“數字鴻溝”問題確實存在,在互聯網發揮的作用越來越大,日益深入人們生活的狀況下,老年人的互聯網社會排斥情況日益嚴峻。因此,我們應聚焦老年人社會網絡、社會經濟地位和使用難度等因素,幫助老年人跨越“數字鴻溝”。基于以上結論,本文提出如下建議:

第一,以社區或鄉村為依托,充分調動各方力量來加強老年人社會網絡的建設,降低老年人互聯網使用難度。與農村相比,城市鄰居之間交流有限,但是老年人互聯網使用率較高(楊璐,2020)[25],因此,應分類施策,城市重點在社會網絡建設方面,農村重點在降低使用難度方面。在城市,社區是基層治理的最小單元,社區工作者、志愿者、下沉黨員等都加入到了社區的治理中。要充分發揮社工、志愿者、下沉黨員等方面的作用,通過建立老年人專門活動場所、舉辦親子或者其他類型的趣味活動等方式來加強老年人與親人朋友的聯系與交流。另外,降低使用難度方面的努力也必不可少,社區服務人員可定期定點對老年人進行相關培訓,答疑解惑,或采取拍攝視頻的方式增強直觀性、可視性。在農村,駐村干部、大學生村官等都加入到了鄉村治理中,要充分發揮他們的智慧和力量,通過制作宣傳手冊、集中進行互聯網使用方面的培訓、舉辦互聯網使用比賽等方式來降低農村老年人互聯網使用的難度。對于社會網絡的建設,也可通過集中觀看電影等方式來密切老年人與其他群體之間的交流。值得注意的是,不管在農村還是在城市,女性相較于男性,有更低的互聯網使用率[15],因此在以上過程中,要把女性老年人的需求放在相應地位。

第二,提高老年人的社會經濟地位。從經濟地位方面來說,要適當提高老年人的收入,我國城鎮職工退休金雖然已經實現了17連漲,但是在絕對數量上還存在一定的差距。對于那些難以維持正常生活水平的老年人,要充分發揮社會救助的兜底保障作用,將其納入社會救助范圍。從受教育程度方面來說,要加強“老年大學”的建設,使得老年人也能保有一定的學習機會。對于那些不能進入“老年大學”學習的老年人,應該發揮居委會和村委會的作用,通過與民政部門或者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部門聯合,舉辦一些技能培訓活動,使得老年人也能擁有一定的技能或消遣的渠道。在職業方面,在老年人退休之后,對于那些有能力的老年人,應將其放在適當的崗位上繼續發光發熱。

第三,凈化網絡環境,嚴厲打擊網絡詐騙行為,消除老年人的后顧之憂,形成老年人放心使用互聯網的社會氛圍。據《我國中老年人互聯網生活研究報告》,有多達67.3%的中老年人在互聯網上有過上當受騙(或疑似上當受騙)的經歷,被騙主要是通過朋友圈、微信群等渠道③。老年人社會鑒別力有限,辨別能力差,易受到網絡中不良信息的影響,對自身的身體健康和財產安全造成損害,要培養老年人自我保護功能,減少老年人受不良信息的侵擾。

[參考文獻]

[1] ?鄒紅,彭爭呈,欒炳江.隔代照料與女性勞動供給——兼析照料視角下全面二孩與延遲退休悖論[J].經濟學動態,2018,(7).

[2] ?謝立黎,汪斌.積極老齡化視野下中國老年人社會參與模式及影響因素[J].人口研究,2019,(3).

[3] ?牟俊霖,宋湛.我國中老年人勞動供給特征研究[J].人口與經濟,2012,(4).

[4] ?胡鞍鋼,周紹杰.新的全球貧富差距:日益擴大的“數字鴻溝”[J].中國社會科學,2002,(3).

[5] ?徐越,韻卓敏,王婧媛,景榮杰,黃黎明,沈勤.智能化背景下,老年人數字鴻溝的影響因素及其形成過程分析[J].智能計算機與應用,2020,(2).

[6] ?Ma Dan and Yuan Hao. Neighborhood Environment, Internet Use and Mental Distress among Older Adults: The Case of Shanghai, China.[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research and public health, 2021, 18(7).

[7] ?Casanova Georgia et al. The Effect of 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 and Social Networking Site Use on Older Peoples Well-Being in Relation to Loneliness: Review of Experimental Studies[J]. J Med Internet Res, 2021, 23(3).

[8] ?Baker David A and Algorta Guillermo Perez.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Online Social Networking and Depression: A Systematic Review of Quantitative Studies.[J]. Cyberpsychology, behavior and social networking, 2016, 19(11).

[9] ?Brailovskaia Julia and Margraf Jürgen. Comparing Facebook Users and Facebook Non-Users: Relationship between Personality Traits and Mental Health Variables - An Exploratory Study.[J]. PloS one, 2016, 11(12).

[10] ?De Silva Mary J et al. Social capital and mental illness: a systematic review.[J]. Journal of epidemiology and community health, 2005, 59(8).

[11] ?Namkee G Choi and Diana M DiNitto. Internet Use Among Older Adults: Association With Health Needs, Psychological Capital, and Social Capital[J]. Journal of Medical Internet Research, 2013, 15(5).

[12] ?李亞妤.互聯網使用、網絡社會交往與網絡政治參與——以沿海發達城市網民為例[J].新聞大學,2011,(1).

[13] ?Kim P S , Kim H S , Lee M S . An Analysis on the Internet Use of the Korean Older Adults focused on their Socioeconomic Characteristics[J]. Journal of the Korea Society of Computer and Information, 2014, (8).

[14] ?彭青云.城市老年人互聯網接入障礙影響因素研究[J].人口與經濟,2018,(5).

[15] ?Campaa J C , Ortega R . Determinants of internet use by the elderly in Spain: time dedicated to search and communications[J]. 2021.

[16] ?汪斌.多維解釋視角下中國老年人互聯網使用的影響因素研究[J].人口與發展,2020,(3).

[17] ?Peter Millward. The 'grey digital divide': Perception, exclusion and barriers of access to the Internet for older people.[J]. First Monday, 2003, 8(7).

[18] ?Zeng F , Chen T L . Research on the Acceptability of Short-Video Learning for the Future Elderly in the Context of Mobile Internet[C]// ICEMT 2020: 2020 The 4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Education and Multimedia Technology. 2020.

[19] ?Luo Y , Guo L , Ye Q . Review of Domestic and Foreign Research on the Elderly's Use of Mobile Phones[J]. 2019.

[20] ?李芳,劉素,李長風,嚴亞瓊,郭燕,王亮.18~44歲城市居民社會資本對心理健康的影響[J].中國社會醫學雜志,2020,(4).

[21] ?黃偉偉,陸遷,趙敏娟.社會資本對西部貧困地區農村老年人健康質量的影響路徑——基于聯立方程模型的中介效應檢驗[J].人口與經濟,2015,(5).

[22] ?方浩.社會資本對城鄉老年人健康影響的實證研究——基于CGSS混合截面數據[J].華中農業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20,(2).

[23] ?Eszter Hargittai and Anne Marie Piper and Meredith Ringel Morris. From internet access to internet skills: digital inequality among older adults[J]. Universal Access in the Information Society, 2019, (4).

[24] ?吳瑞林,楊琳靜.在公共管理研究中應用結構方程模型——思想、模型和實踐[J].中國行政管理,2014,(3).

[25] ?楊璐.中老年人互聯網使用狀況的影響因素研究——基于CHARLS數據[J].人口與社會,2020,(3).

[責任編輯:胡 ? 梁]

Social Network, Economic Status and the "Digital Divide" of the Elderly

—— Empirical Analysis Based on CGSS2017 Data

DONG Mingyuan, ZHANG Lin

Abstract: In the Internet era, the elderly, as a group with low Internet usage, face the "digital divide" problem that has become increasingly prominent, and their own social functions such as intergenerational care, political participation, and labor supply are limited. In order to eliminate the barriers for the elderly to integrate into the Internet era and ensure the smooth realization of the social functions of the elderly, this paper analyzes the factors affecting the Internet use of the elderly through the structural equation model based on the 2017 China Comprehensive Social Survey (CGSS) data. The research results show that : (1) Social network and economic status have a significant positive impact on the use of the Internet by the elderly; (2) The difficulty of use has a significant negative impact on the use of the Internet by the elderly. Therefore, this article recommends: relying on communities or villages, fully mobilize all forces to strengthen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elderly's social network, reduce the difficulty of using the Internet, and improve the socio-economic status of the elderly.

Keywords: digital divide; social network; socioeconomic status; structural equation model

[收稿日期] 2021-07-08

[基金項目] 本文系2019年度中央高校基本科研業務經費項目“公益性視閾下的公立醫院績效評價體系研究”(編號:CCNU19A06034)成果。

[作者簡介] 董明媛(1987-),女,河北衡水人,華中師范大學公共管理學院講師,管理學博士,主要從事人口老齡化與老年人口健康問題研究;張琳(1998-),女,山西長治人,華中師范大學公共管理學院碩士研究生。

① 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發布第47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http://cnnic.cn/gywm/xwzx/rdxw/

20172017_7084/202102/t20210203_71364.htm。

猜你喜歡
數字鴻溝社會網絡結構方程模型
媒介生態視域下我國城鄉數字鴻溝研究進展及思考
基于功利主義視角的數字鴻溝問題探究
班級社會網絡對學業成績的影響
基于社會網絡視角的咨詢類虛擬社區研究
分布式認知理論框架下農戶土地轉出意愿影響因素研究
非正規金融與農村借貸關系研究
建無障礙網站 消除“數字鴻溝”
我國高校創新人才培養路徑研究
建立健全基層組織的維穩機制和網絡
團購網站O2O用戶體驗影響因素實證研究
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bt天堂网www天堂-电影天堂 宅男电影
许家印为恒大注入超70亿续命资金 速度与激情9 嘉南传 国际人士热议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 千与千寻 星际穿越 两个女人 男子写80页PPT拯救爱情却离婚 许家印为恒大注入超70亿续命资金 大连一密接者擅自点外卖聚餐被调查 许家印为恒大注入超70亿续命资金 中国共产党第三个历史决议全文发布 两个女人 我和我的家乡 男子体检血中抽出2升油浆 安娜贝尔 意大利错失直接晋级世界杯资格 国足战澳大利亚大名单:4归化在列 花木兰 林丹世界排名被正式移除 长津湖 意大利错失直接晋级世界杯资格 意大利错失直接晋级世界杯资格 大连现超级传播者26人在同一传播链 蜘蛛侠:英雄归来 俄方回应卫星碎片危及国际空间站 安娜贝尔 两个女人 24岁救人牺牲消防员获批为烈士 突围 怒火·重案 国足战澳大利亚大名单:4归化在列 大连一密接者擅自点外卖聚餐被调查 意大利错失直接晋级世界杯资格 加拿大一枝黄花到底是什么? 花木兰 你好李焕英 斛珠夫人 周冠宇成为中国首位F1车手 房价上涨城市创七年新低 拐点来了? 周冠宇成为中国首位F1车手 加拿大一枝黄花到底是什么? 男子体检血中抽出2升油浆 扬名立万 中国共产党第三个历史决议全文发布 长津湖 加拿大一枝黄花到底是什么? 逆局 峰爆 林丹世界排名被正式移除 北京冬奥火炬宣传片获金花环奖 24岁救人牺牲消防员获批为烈士 大连现超级传播者26人在同一传播链 长津湖 大连现超级传播者26人在同一传播链 速度与激情9 灵媒 国际人士热议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 中美元首会谈重点内容 大连一密接者擅自点外卖聚餐被调查 浦发银行回应近3亿存款莫名被质押 加拿大一枝黄花到底是什么? 扫黑风暴 十九届六中全会公报发布 #耿直真香哥黑化卖惨# 国际人士热议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 安娜贝尔 我和我的家乡 24岁救人牺牲消防员获批为烈士 国际人士热议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 灵媒
滁州市| 吴忠市| 嘉定区| 阳东县| 新干县| 小金县| 江口县| 岳西县| 三亚市| 兴国县| 梅河口市| 辽源市| 延吉市| 宁陕县| 久治县| 义乌市| 南皮县| 开阳县| 托里县| 镇江市| 商水县| 望江县| 平乡县| 保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