贏得生前身后名:被忽略的“魯迅現象”

2021-10-11 03:41
世紀人物 2021年10期
關鍵詞:許廣平全集蔡元培

評價歷史人物時,我們最常用的一個詞就是“蓋棺定論”。然而,幾千年來的事實一直都是“蓋了棺,卻永遠定不了論”。

同一個歷史人物,他做過的事,講過的話,在不同的時代,不同的視角下,其“定論”,常有天壤之別。

然而,凡事總有例外,比如 魯迅 ,一個多世紀的崢嶸巨變,魯迅思想中的鋒芒,至今絲毫沒有消散。對他的“蓋棺定論”盡管屢受干擾,但無論他的敵人還是戰友,甚至于利用他的人都不得不承認——

中國的問題魯迅看得最準,魯迅關注的,不只是他生活的那個年代的具體問題,而是讓他絕望的一種文化、一種文明如何突圍。

這種絕無僅有的“魯迅現象”,從他身故到他“全集 ”出版的一系列事中,便可見一斑。

“魯迅是我們的人”

胡仲持在回憶38版《魯迅全集》時,曾經說:

“寂寞時讀它,我就不寂寞了; 情緒惡劣時讀它,我就神清氣爽了; 糊涂時讀 它,我就知道自己是誰了; 思想阻塞時讀它,我就豁然開朗了。 那時,《魯迅全集》是我們的精神食糧。 ”

1938年夏,上海法租界巨籟達路二號,一幢三層樓房的客堂間非常活躍,熟悉的不熟悉的人聽到消息,紛紛涌來,淪陷區的讀者們欣喜而吃驚:“八塊錢,這樣的二十大本!”

《魯迅全集》當年的出版,非常不易,它從組織、整理、編輯、校對,到出版、發行,凝聚了無數人的心血,此正如姚松柳先生所說,這是中國第一部魯迅著作全集,中國出版史上一部規模恢宏、裝幀考究的稀世珍本,只可惜當年那些人物都已不在,這部全集編輯出版過程中的許多不為人知的珍貴史實,恐怕都已成謎。

《魯迅全集》的出版,實際上是在魯迅先生去世之后,就呼聲一片的,只是因為他的文章有很多“不合時宜”,所以當時的出版社就根本不敢接手。

為此,魯迅夫人許廣平曾經去找過胡適。

胡適與魯迅的關系,一般人都認為非常不好,這其實是一種偏見。許廣平能去找胡適幫忙,這本身就已很能說明問題,而胡適當時恰恰也有特殊表現。

蘇雪林,作為民國的才女,在文學上、學術上都有驕人的成就,她也是一位愛國人士,但是她在對待魯迅上,卻顯得很令人詫異。

魯迅生前,蘇雪林是贊不絕口的,她不但曾對魯迅執以弟子之禮,還曾說,魯迅僅僅靠兩本《吶喊》與《彷徨》,就“已經使他在將來的中國文學史上占到永久的地位了”,魯迅作為“中國最早、最成功的鄉土文藝家,能與世界名著分庭抗禮”。

但是魯迅死后,她忽而搖身一變,就開始了“半生反魯”,像“偏狹陰險,多疑善妒”,“聲色內荏,無廉無恥”,“興風作浪”,“含血噴人”,“禍國殃民”這類話語,扔得就如爆豆一般。

甚至于“玷辱士林之衣冠敗類,二十四史儒林傳所無之奸惡小人”,這樣的話,都說了出來,魯迅的雜文干脆就“一無足取”。

蘇雪林對魯迅態度的變化,這是民國文化史上的一段公案,到現在也難以完全理清,這里不論。

我要說的是,蘇雪林在魯迅去世,開始反魯之際,大概為援引同道,曾給胡適去過一封信,罵魯迅是“刻毒殘酷的刀筆吏,陰險無比、人格卑劣又無比的小人。”卻不料魯迅的論敵,胡適先生倒立刻予以毫不留情的批駁,做了魯迅的維護者。

他說:“凡論一個人,總須持平。愛而知其惡,惡而知其美,方是持平。魯迅自有他的長處。如他早年的文學作品,如他的小說研究,皆是上等工作。”

非黑即白,只見他人黑,不見他人白,這實在也是現在網絡上常見的情形。胸襟見識到底與眾不同的胡適,晚年據說還曾說過,魯迅是我們的人,只是他的話,蘇雪林并沒有聽進去。

胡適當年接到許廣平的信之后,是曾積極活動過的,負責商務印書館的王云五,就是因他的接洽,決定接下這個重任的。

只不過,這還只是其中一關,《魯迅全集》的出版,還需要獲得國民政府恩準。

“對此一代文豪,決不能有絲毫摧殘”

多條線的接洽,其實是同時進行,當時負其總責的,是魯迅紀念委員會,而這個委員會的主席、副主席,卻是蔡元培和宋慶齡。

蔡元培、宋慶齡在民國的地位與影響力這是不須多說的,蔡元培對魯迅更曾有特別的,持續的眷顧。

他作為中國最著名的學者、教育家,資格既老,威望又高,還曾在民國政府數次擔任要職,多年來力挺魯迅,真是不遺余力。

魯迅最初在教育部的工作是他給的,他就是在魯迅后來蟄居上海,專門為文的時候,都曾“以權謀私”,一連四年,月月用大學院、中央研究院“特約撰稿員”的名義,給魯迅送去三百銀元。

魯迅這份干薪,卻是到1932年才以魯迅“絕無成績”(啥事沒干,還搗蛋)取消的,這當然并非蔡元培的意愿,所以他此時為魯迅做點什么,就更會覺得義不容辭。

魯迅紀念委員會當年由主席蔡元培,副主席宋慶齡署名的啟事,曾把魯迅稱為一代文宗,他們說,出版魯迅全集的意義,在于“擴大魯迅精神的影響,以喚醒國魂,砥礪士氣”,他們的出面,和他們這些話,都曾得到廣泛支持,使國民政府頗感棘手。

但是這依舊不夠。

民國那時的文網,基本掌握在浙江人手中,這些浙江人中,既曾有魯迅的許多論敵,及呈請通緝魯迅的許紹棣、葉溯中之流,卻也有胸懷博大、品行高潔的蔡元培、陳布雷、邵力子一類,后者都在其中發揮了巨大作用。

陳布雷是民國新聞界翹楚,蔣介石的文膽,國民政府宣傳工作的主持者和決策者,他之所以甘為蔣介石做嫁衣,無非為報答知遇,但他到底是一個有秉守,有原則的人。

邵力子作為民國著名的政治家、教育家、社會活動家,老同盟會員,雖幾經周折,側身權門,貴為宣傳部長,但他開明、民主,仍舊是一介清流。

所以一再“希望政府‘仰輿就情”,并看重鄉誼,對魯迅充滿敬意的他們,在當時就都對《魯迅全集》的出版,態度積極。

有人找到陳布雷,陳布雷立刻去找了邵力子,邵力子當即批示:“對此一代文豪,決不能有絲毫摧殘。”于是《魯迅全集》的審核,就在他們的干預下一路綠燈,迅速通過。

當此后魯迅逝世八周年之際,戰時首都重慶舉行紀念活動,鄭介民要以“魯迅曾受日本浪人內山完造之津貼”發布新聞,予以破壞時,出來阻攔的也是陳布雷。

“這樣的消息不宜由中央社發布”,陳布雷的話雖然說得很婉轉,但鄭介民也只好作罷,事后唐縱在日記里說道:“布雷先生是一極端慎重之人,所見亦遠!”顯而易見,他們都是反對捕風捉影,因政見不擇手段,去惡意傷害這樣一位逝去的文化領袖的。

早年即曾在新聞界混過的陳布雷,對于言論自由、魯迅的難得,恐怕更有體會。

陳布雷支持,宣傳部放行,蔡元培、宋慶齡負責,這些都讓《魯迅全集》的出版干擾煙消云散,然而這之后因為戰火連綿,上海淪陷,商業停頓,商務印書館最終卻并沒有把這事做成。

一場“出版史上的奇跡”

《魯迅全集》的出版意義重大,寄予了無數人的希望,它到抗戰時期就更加意義重大,代表了一種文化搶救,精神傳播,抗戰號召,所以這件事,聚集在上海的那些文化人,是決不肯放棄的,他們隨后就征得王云五同意,自己做了起來。

當然,那時候國民政府的影響力在上海依舊存在,如果不是陳布雷、邵力子、蔡元培、宋慶齡等人的作用在持續發揮,僅僅王云五同意他們先行出版,那肯定還是會阻力重重的。

主體仍是魯迅紀念委員會,他們為此又成立了一個編輯委員會,還是蔡元培等人掛帥,但具體負責的,卻是進步文藝團體“復社”,和一些志愿者,他們把這當成了紀念魯迅,弘揚魯迅,抗戰救國救民的一個大任務。

這其中包括張宗麟、胡愈之、許廣平、許壽裳、王任叔、黃幼雄、胡仲持、周建人、鄭振鐸、吳耀宗、陳鶴琴、沈體蘭、孫瑞璜、馮仲足、唐弢,等等等等。

沒有錢,復社成員自己捐獻、籌集,他們也曾采用交錢預定的方式。沒想到,交款者眾,初版很快就被定空。甚至于華南因為有茅盾、巴金等號召,漢口因為有邵力子、沈鈞儒等傳播,美國因為有陶行知等推動,南洋因為有王紀元等發力,各處都極其踴躍,供不應求。

所有的人都為這事開足了馬力,因為當時環境險惡,工廠關門,各大書店內撤,就連租界里的很多老報館都已經停刊,所以這件事的完成也靠了技術工人們的奉獻。

在那些文化人的熱情感染下,他們不但沒有為工資計較,也態度認真,工作忘我。有人甚至為此放棄了回鄉省親的機會,有人會因為發現一個五字號的邊角略淡,就立刻停機填版。還有一個伙計自動從店里拿來了超過原定質量規格的材料來用,寧愿讓老板貼點錢。

各個環節齊心協力、密切合作之下,這套質量上乘,多達600多萬字,三個版本的《魯迅全集》,竟用了不到四個月,就全部出齊了,出版之后,分送預定用戶完畢,最終竟只剩下幾十本。

這其中卻還有兩件事是必須要提的。

第一件。

杜月笙在其中也出了大力。他曾買了許多《魯迅全集》,燙上“杜月笙贈”四個大字,分送到各大圖書館。后面他對復社出版的《西行漫記》,也曾如此。

第二件。

《魯迅全集》出版發行的各個環節都非易事,因為魯迅著作有許多絕版、散佚的緣故,集稿也是其中一大難處。

《月界旅行》,是從楊霽云先生那里借來,《地底旅行》開頭二章,也是他從《浙江潮》第十期中抄錄寄來,剩下的則是阿英聞訊,從藏書中找到補齊的。

《域外小說集》缺下冊,蒯斯曛當即也從藏書中獻出。

《藝術論》兩種、《現代新興文藝的諸問題》、《文藝與批評》、《文藝政策》等,則都是周文、胡愈之費力搜集而來。

《會稽郡故書雜集》手寫本,原存在周作人那里,是由魏建功出面借來,再由茅盾專門派人輾轉送到的。

而《譯叢補》,則得力于謝澹如先生。

謝澹如早就曾將魯迅翻譯佚文,分類抄成目錄,還在集稿時,寄來了《前哨》、《萌芽》、《十字街頭》、《在沙漠上》、《奇劍及其他》、《朝花周刊》等書。只是由他的目錄來看,魯迅譯文仍舊缺失不少。

此外,柳亞子、徐川、唐弢、席滌塵、周建人、鄭振鐸等,都曾有過此類貢獻,很多人還因為孤本、魯迅手寫本太過珍貴,為抄錄付出不少。這其中包括王賢楨、單亞廬、周玉蘭、吳觀周、王光青等人。

標點是國學大家鄭振鐸、吳文祺、馮都良等人,編輯以鄭振鐸、王任叔為主,校對是朱礎成、林玨、周玉蘭、唐弢、柯靈、吳觀周、許廣平等等,這套書幾乎每一環都有當時著名的學者、作家參與,實際都算自愿,不計外圍,就多達近百人,這絕對是文學史上的一大奇觀。

非常惋惜的是,這套38年版的精品《魯迅全集》,除了幾本館藏及個人收藏之外,已經幾乎絕跡。紀念本毛留下了一套,上海魯迅紀念館有一套,魯迅博物院有一套。

這再加上周恩來當初送給西哈努克親王,和周海嬰在胡風家中見到的一套,許廣平留存的那二套,大概就是目前已知的存在。

“天下文章一石,子建獨得八斗。”這樣的贊譽如果加到魯迅先生頭上,肯定會有人反對,但是“辯時俗之得失”,筆下無空文,字字帶血,業績不滅,墨香久遠的評語,魯迅卻是絕對當得的。

此等深邃、廣博、透徹、辛辣、雋永,只怕再也難有。

(來源:鳳凰網)

猜你喜歡
許廣平全集蔡元培
真情掩蔽常識
《梁啟超全集》出版
紅玫瑰終成白玫瑰
蔡元培借衣服
蔡元培的氣度
蔡元培借衣服
蔡元培借衣服
明星開心笑果全集等
做魯迅的女人不容易
會告密的鬧鐘
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bt天堂网www天堂-电影天堂 宅男电影
许家印为恒大注入超70亿续命资金 速度与激情9 嘉南传 国际人士热议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 千与千寻 星际穿越 两个女人 男子写80页PPT拯救爱情却离婚 许家印为恒大注入超70亿续命资金 大连一密接者擅自点外卖聚餐被调查 许家印为恒大注入超70亿续命资金 中国共产党第三个历史决议全文发布 两个女人 我和我的家乡 男子体检血中抽出2升油浆 安娜贝尔 意大利错失直接晋级世界杯资格 国足战澳大利亚大名单:4归化在列 花木兰 林丹世界排名被正式移除 长津湖 意大利错失直接晋级世界杯资格 意大利错失直接晋级世界杯资格 大连现超级传播者26人在同一传播链 蜘蛛侠:英雄归来 俄方回应卫星碎片危及国际空间站 安娜贝尔 两个女人 24岁救人牺牲消防员获批为烈士 突围 怒火·重案 国足战澳大利亚大名单:4归化在列 大连一密接者擅自点外卖聚餐被调查 意大利错失直接晋级世界杯资格 加拿大一枝黄花到底是什么? 花木兰 你好李焕英 斛珠夫人 周冠宇成为中国首位F1车手 房价上涨城市创七年新低 拐点来了? 周冠宇成为中国首位F1车手 加拿大一枝黄花到底是什么? 男子体检血中抽出2升油浆 扬名立万 中国共产党第三个历史决议全文发布 长津湖 加拿大一枝黄花到底是什么? 逆局 峰爆 林丹世界排名被正式移除 北京冬奥火炬宣传片获金花环奖 24岁救人牺牲消防员获批为烈士 大连现超级传播者26人在同一传播链 长津湖 大连现超级传播者26人在同一传播链 速度与激情9 灵媒 国际人士热议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 中美元首会谈重点内容 大连一密接者擅自点外卖聚餐被调查 浦发银行回应近3亿存款莫名被质押 加拿大一枝黄花到底是什么? 扫黑风暴 十九届六中全会公报发布 #耿直真香哥黑化卖惨# 国际人士热议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 安娜贝尔 我和我的家乡 24岁救人牺牲消防员获批为烈士 国际人士热议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 灵媒
寿光市| 扶绥县| 武安市| 额敏县| 商洛市| 昭苏县| 罗山县| 阜阳市| 沭阳县| 屏边| 广南县| 甘泉县| 白城市| 新安县| 西畴县| 炉霍县| 织金县| 宜君县| 贵港市| 平远县| 车险| 闸北区| 梧州市| 郴州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