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兒童抗逆力提升的歷奇干預:基于混合方法試驗研究的項目可行性探討

2021-10-11 02:52周曉春韓旭冬張肖蒙尹姝亞聶睿
社會工作與管理 2021年4期
關鍵詞:試驗研究社會工作留守兒童

周曉春 韓旭冬 張肖蒙 尹姝亞 聶睿

摘 要:針對北京市某近郊區留守兒童設計了旨在提升抗逆力的歷奇干預,采用定量(準實驗設計)和定性相結合的混合研究方法對干預的有效性和可行性進行試驗性研究。研究結果表明:歷奇干預對留守兒童抗逆力的提升有顯著影響,與對照組相比,干預組留守兒童在抗逆力總分、情緒控制、積極認知和人際協助方面的提升有顯著差異,且抗逆力總分的提升具有中等強度的效應值;在針對留守兒童抗逆力提升的歷奇干預設計中,競爭性游戲和建構性游戲的接受度高于象征性游戲。建議開展跟進的優化干預、擴大樣本的干預研究,并推廣和深化歷奇干預的實踐和研究。

關鍵詞:留守兒童;抗逆力;歷奇;社會工作;試驗研究;混合研究

中圖分類號:C916文獻標識碼:A文章編號:2096–7640(2021)04-0016-09

■ 基金課題:中國青年政治學院留學歸國人才科研支持計劃資助項目“ 北京市流動兒童開展成長向導服務研究”(182020358)。

一、問題提出

2016年初,國務院發布《關于加強農村留守兒童關愛保護工作的意見》,將留守兒童定義為父母雙方外出務工或一方外出務工另一方無監護能力、不滿十六周歲的未成年人。[1]同年,民政部通過對全國留守兒童的摸底排查,發現我國0—16歲的留守兒童規模龐大,約902萬人。[2]由于該群體人數眾多且與之生存相關的惡性事件屢被曝光,其生存與發展狀況一直牽動著社會各界人士的心弦,也引發了學術界的大量研究。

不同的研究表明,身處“留守狀態”的農村留守兒童不僅面臨著多維風險,也存在多種問題,包括行為、心理健康、價值觀念、學業和社會交往等方面的問題,總體上處于弱勢。例如,由于家庭監護人的缺席、學校安全教育不足以及自身安全意識不強等原因,留守兒童面臨著較大的健康和安全風險,存在作息不規律、健康素養缺乏、生活習慣不良等問題;[3]與非留守兒童相比,留守兒童由于社會支持不足,心理方面表現更差,存在恐怖、敵對、偏執、強迫和人際關系敏感等問題,并且由此引發的行為問題較為突出;[4]由于社區及學校教育對留守兒童公民性塑造不足等原因,留守兒童存在公民意識淡漠和公共精神缺失的問題,出現了價值真空、道德滑坡和社會失范等現象;[5]由于父母關愛監管不足、祖輩教育水平不高、就讀學校教學質量不高等原因,留守狀態對留守兒童的學業成就造成負面影響。[6]同時,農村留守兒童自我意識水平偏低,對自我與環境的關系認識不足,社會化程度與個性成熟度偏低,同伴關系表現較差。[7]

由此可知,農村留守兒童的成長面臨著較多不利因素,處于逆境。而在這種逆境中,他們遭遇逆境后的恢復能力(即抗逆力),對其個體發展有重要意義。[8] 社會工作是否能夠通過歷奇干預的方法,提升農村留守兒童的抗逆力,是本研究關心的問題。

二、文獻回顧

抗逆力對兒童成長具有積極意義。抗逆力指個體抵抗顯著威脅并從中復原的生存和發展能力,是先天遺傳和后天成長環境交互作用的結果。[9]抗逆力較高的兒童會表現出更健康的精神狀態,[10]在面對困境時能夠更為順利地度過困境。[11]兒童獲得的家庭和社會支持越大且對這些支持的體驗和利用越多,其抗逆力水平越高。[12]具體到留守兒童群體,其抗逆力水平直接影響其學業努力程度[13]、學習所得和心理健康狀況[14],影響留守幼兒的早期心理發展[15],并且現有研究表明,留守兒童抗逆力不容樂觀,低于非留守兒童。[16]

現有研究還討論了完善留守兒童抗逆力的途徑,包括倡導完善留守兒童保護政策,增強留守兒童社會支持網絡力度,有效提升兒童抗逆力干預方法,現有研究認為兒童的抗逆力可以通過干預得到提升。[8, 17]通過分析抗逆力的成因及其內外部要素,發現社會工作專業方法能夠有效提升留守兒童的抗逆力;[18]針對受虐待和處境不利的兒童進行干預后,發現個案工作的手法能夠提升其抗逆力;[19]針對流動兒童開展“抗逆小童星”社會工作專業介入后,服務對象抗逆力的提升取得了較為明顯的效果。[20]

抗逆力對處于逆境的兒童具有重要作用,對留守兒童的學業表現和心理健康等維度的發展有重要影響。已有對留守兒童群體抗逆力的研究集中在理論分析和干預策略的討論方面,有經驗資料支持的關于抗逆力提升效果的研究和針對留守兒童群體開展的系統研究都比較少見,因而,還需要擴展對留守兒童抗逆力提升有效的干預研究。

歷奇輔導是提升抗逆力的有效干預手段。歷奇輔導是“以歷奇為本的輔導”的簡稱,指在一系列精心設計的歷奇活動中,通過歷奇導師循序漸進的介入性引導,讓參與者沉浸在一個陌生新奇又充滿合作氛圍的環境中,通過設置挑戰使參與者體驗到破除障礙、戰勝挑戰的成就感,并通過導師的引導將經驗內化到日常生活中,以幫助參與者成長的一種特定手法。[21] 國外研究發現,歷奇類型的干預可以有效提升處于弱勢的青少年的抗逆力。通過對19位澳洲風險青少年較長周期的歷奇干預(該文稱為“Wilderness Therapy”),發現青少年的抗逆力和保護性因素都有顯著提升;[22]通過準實驗混合研究的設計,證實了歷奇為本的干預對美國五年級拉丁裔學生的抗逆力提升具有明顯作用;[23]通過對美國大學生的干預和研究則發現,對大學生進行為期一個學期的歷奇教育,可以顯著提升17位干預組學生的抗逆力。[24]

國內現有的歷奇相關研究著重于干預方法的介紹,以及教學、培訓、社會服務等不同領域應用策略的討論,缺乏探索歷奇干預方法在我國當前社會背景下,對特定服務對象所具效果的較為系統的經驗研究,更缺少檢驗歷奇這一干預方式對處境不利的兒童、青少年的影響效果的研究。

已有文獻表明,抗逆力對兒童的成長有積極影響,留守兒童的抗逆力較低,[25]這會對留守兒童的學業表現和心理健康造成不良影響。可喜的是,社會工作專業干預可以提升兒童的抗逆力,但不足之處在于干預手法被籠統地描述為個案工作和小組工作等,難以借鑒且缺乏對干預成效的科學檢驗。歷奇干預能夠提升不同類型青少年的抗逆力,但對我國農村留守兒童是否具有同樣顯著的效果,還需要進一步檢驗。因此,本研究將在前人研究的基礎上,采取混合研究的方法,將定量數據與定性資料兩種結果進行互相驗證與補充,進而提升研究結論的可靠性,形成歷奇干預對中國農村留守兒童抗逆力影響試驗性研究的有益經驗。

三、研究方法

本研究是干預研究的重要環節:試驗性研究;試圖對歷奇干預提升留守兒童抗逆力的影響進行初步探索,為后續大規模檢驗歷奇輔導的有效性奠定基礎。因此,本研究的目的不在于進行干預和成效之間的因果推論,而在于通過研究初步掌握歷奇輔導對干預對象的影響,進而檢驗和發現歷奇干預過程中有待改進的設計和存在的問題,進一步完善干預項目。[26]31-35為了達成上述目標,本研究采用混合研究設計。混合研究設計可以結合定量和定性研究的要素,如定量和定性研究的研究視角、數據收集與分析的技術等,形成回答研究問題的多來源證據,進而增強結論的可靠性,[27]被認為擅長回答形成性評估問題。[28]

本研究中定量研究采用準實驗設計。首先,通過發放“青少年心理韌性量表”(胡月琴、甘怡群編制)[29]對選定村落的留守兒童進行抗逆力水平的前測;其次,根據前測結果采用非隨機指派雙組對照設計選出干預組和對照組,干預組參與歷奇干預、對照組不參與;最后,在干預結束后再次發放“青少年心理韌性量表”進行后測。

本研究中定性研究則通過自評與他評相結合的方式,采用參與式觀察、半結構化訪談(他評)及項目組成員對活動的反思(自評)等方式收集定性資料,并進行主題分析。在整合分析階段,首先,用量化數據的分析結果直觀地檢驗干預是否提升了留守兒童的抗逆力;其次,用定性數據的分析結果探討干預機制和影響干預成效的因素;最后,將定性研究結論與定量研究結果互相驗證,定性研究結果對定量研究結果形成有益補充,為干預項目的改進提供證據。[26]37-42

(一) 干預對象的選取

本研究以家長同意為前提,在北京市某近郊區A、B兩個村落,向有主動參與歷奇干預意愿的留守兒童發放青少年心理韌性量表進行前測,根據測量結果,選擇抗逆力總分在61—72分之間的兒童并綜合考慮其持續參加活動的可能性以及性別、年齡等因素,挑選出10人組成干預組參加歷奇干預活動。由于研究團隊主要依靠服務落地的農村社區開展本研究,適齡服務對象人數有限,再加上研究團隊的人力資源和其他資源相對短缺,最終只在兩個村莊招募到10人進入干預組。其中A村兒童4人,B村兒童6人,年齡均在9—11歲之間。A、B兩村經濟發展水平及支柱產業相似且被試兒童的家庭結構基本相同。依據干預組兒童的情況,另挑選8名與干預組兒童性別、年齡、家庭結構及抗逆力水平相近的留守兒童作為對照組。

(二) 研究工具的選取

為探討歷奇干預提升抗逆力的效果,本研究通過發放包含“青少年心理韌性量表”的前測和后測問卷,對干預組和對照組兒童的抗逆力水平進行前后測對比,并通過參與式觀察、訪談及活動反思等方式搜集定性資料作為補充。

1. 青少年心理韌性量表

選用胡月琴、甘怡群編制的“青少年心理韌性量表”,該量表共27個條目,為5級評分的李克特量表,其抗逆力水平記總分,滿分為135分,得分越高表示抗逆力水平越高,該量表包含目標專注、情緒控制、積極認知、人際協助、家庭支持五個維度。[29]因本研究對象為留守兒童,在干預過程中無法將其家庭環境尤其是父母因素納入本研究的干預設計中,因此本研究的測量主要包括四個維度:(1) 目標專注(問題如:面對困難時,我會集中自己的全部精力;我會為自己設定目標,以推動自己前進);(2) 情緒控制(問題如:我能夠很好地在短時間調整情緒;我的情緒波動很大,容易大起大落);(3) 積極認知(問題如:我覺得與結果相比,事情的過程更能夠幫助人成長;我認為逆境對人有激勵作用);(4) 人際協助 (問題如:我有困難的時候會主動找別人傾訴;心情不好也不愿跟別人說)。

胡月琴、甘怡群在2008年的研究表明,該量表的內部初測一致性為0.85,復測一致性為0.83,Cronbacha系數均大于0.7,[29]即修訂后的青少年心理韌性量表有較好的信度,是可靠的研究工具。

2. 參與式觀察記錄、訪談資料及活動反思記錄

鑒于社會工作干預成效慢、耗時長、規模小等特點,為了彌補量表數據的不足且形成完整的活動數據,社會工作者在干預期間形成了參與式觀察記錄,旨在通過這一形式觀察到干預組兒童的變化細節及活動是否存在設計漏洞等有待完善之處,為干預項目的優化提供支撐。具體做法為:第一,針對每次活動的效果,設計半結構式訪談,包含對社會工作者的滿意度、活動設計的滿意度、各個活動主旨的理解、主觀意識的改變等內容,旨在通過訪談了解兒童在參與活動后的主觀感受,并為活動的下一步修改和完善提供支撐;第二,每次干預結束后,項目組成員在當天集中開會,對當天的干預進行總結反思,并對項目提出優化建議。

(三) 干預的設計與實施

歷奇的類型非常廣泛,我們在做歷奇教育時并不意味著要做一些危險的事情或去到一個偏僻的地方,它只是意味著做一些和平時不同的事情。[30]18-19所謂“不同的事情”其主要特征是相對新奇且具有挑戰性。社會工作者通過對服務對象在主動參與歷奇活動時某些反應和行動的捕捉、觀察、引導和挖掘,使服務對象意識到自身某些反應和行動背后的意涵,從而幫助服務對象成長。

在設計理念上,從活動應用、帶領者介入程度高低以及帶來的不同效果等維度,可以將歷奇輔導劃分為四大種類,包括歷奇康樂、歷奇訓練、歷奇教育、歷奇輔導。[31]本研究因綜合考慮成本、風險控制、總體項目規劃等多方面因素,將歷奇輔導的干預設計定位為歷奇教育,即通過歷奇經歷的體驗帶出有意義的教育,使服務對象接觸新知識、感受新理念、體驗新思維。同時,受限于服務對象的年齡及周邊配套設施等因素,基于歷奇教育這一種類,本項目在理念設計上更側重于輔導,對于游戲的選取以滿足初步的體驗感為主要目的,不強調風險挑戰的高等級。

本次干預的設計基本符合循證社會工作實踐的要求,同時具備了有相應證據、符合服務對象需要和意愿、團隊成員勝任三個標準。研究團隊對現有文獻做過較為系統的檢索,并掌握了歷奇輔導能夠提升青少年抗逆力的部分單一初級證據。[22-24]而歷奇活動對于資源不足的青少年來說,更是有很高的吸引力。參與的團隊成員都參加過歷奇方面的培訓課程,具有設計和實施歷奇活動的能力。在結合現有文獻證據的基礎上,受過歷奇訓練的團隊成員經討論后設計出本項目的內容。在提供體驗挑戰和成功機會、體驗社會支持等共性預期成果的同時,結合團隊成員觀察到青少年的狀況,設計了10節歷奇具體活動。在具體活動的設計方面,還側重盡量提升兒童參與的主動性。歷奇教育的活動應盡可能滿足有趣、可行動、燃燒能量、促進思考、富有挑戰、合作等要素,可將其稱為主動性游戲。這類游戲既可以被廣泛用于基礎方案的設計,也可以作為整個歷奇教育的核心。[30]109-110因此,在課程的具體設計上結合兒童情況及當下情景限制,盡可能滿足主動性游戲的特性與相關要素。

課程有10個單元。第1單元,課程內容簡介及小組規則的建立。本單元核心游戲為“集思廣益”,每位小組成員發表對小組名稱、小組規則、小組目標的想法,對本次歷奇干預課程是什么、要做什么有初步認知。第2—9單元,將抗逆力模型與歷奇干預相結合進行課程訓練,包括目標專注、情緒控制、積極認知、人際協助等。本單元核心游戲包括埃菲爾鐵塔、地雷陣、情緒大富翁、躲避球、盲行、龍卷風、不倒翁、優點大轟炸,以及到專業的歷奇空間進行攀巖、高空斷橋等游戲。每次活動均設置小組帶領者與觀察者,帶領者一方面負責調動參與兒童的熱情與積極性,另一方面借助兒童在游戲互動中的表情、言語及行為舉止加深對兒童的了解,在每次游戲結束后引導兒童進行主題深挖及參與反思。觀察者記錄活動中值得注意及改進的地方,如兒童的參與度、兒童之間的互動、歷奇游戲設計的合理性及兒童變化的細節等,同時在活動結束后借助訪談的方式,詢問兒童對活動的滿意度及對活動設計的改進意見。第10單元是課程的總結回顧與反思強化,通過“村莊尋寶”的游戲,使兒童對村莊的人文歷史地理等產生更多連接,增強歸屬感。上述游戲通過項目團隊過往經歷檢驗,均符合主動性游戲的特征。具體干預內容見表1和本團隊的前述介紹性文章。[32]同時項目組依照皮亞杰對象征性游戲、競爭性游戲、建構性游戲的分類方式,[33] 對活動安排進行梳理。

在干預過程中,由項目組社會工作者通過4F動態引導反思法(Future、Facts、Finding、Feeling)[34]對研究對象進行引導,持續搭建服務對象與社會工作者、服務對象與服務對象的互動關系,幫助服務對象覺察、反思在歷奇活動過程中收獲的啟發。

干預實施以小組方式進行,每次干預課程由接受過高級歷奇輔導培訓的3—4名社會工作專業高年級學生帶領,課程根據抗逆力模型共設計了10次活動,每周活動1次,每次活動90—120分鐘。干預組參加歷奇干預課程,對照組不參加。

(四) 數據的分析

在干預結束后,干預組10名兒童中有1名兒童因課外輔導班安排與項目時間沖突,未能全程參與10次活動,最終干預組實際測量人數為9人。

本研究使用SPSS19.0對數據進行錄入和統計分析。為了盡可能保證檢驗結果的效度,在量化數據分析過程中,除了計算均值及標準差之外,由于本研究為小樣本數據,故使用Kruskal-Wallis系數進行非參數檢驗,[35]并計算效應值。[36]訪談、參與式觀察及活動反思數據將按照扎根理論的操作程序進行分析,[37]通過編碼—提取關鍵信息—歸納概括—發展核心關鍵詞的方式進行整理及分析。

四、研究發現

(一) 留守兒童的抗逆力不佳

歷奇干預開始前,團隊使用“青少年心理韌性量表”對小組成員進行前測后發現,在活動開始前,干預組和對照組兒童的抗逆力水平沒有顯著差異。

如表2所示,相對而言,干預組和實驗組留守兒童的抗逆力總分和各個維度得分都不高,且通過Kruskal-Wallis(H)檢驗,干預組與對照組顯著性水平在抗逆力總評分、目標專注、情緒控制和積極認知等方面,均不存在顯著差異。

(二) 歷奇干預對干預組抗逆力提升的效果明顯

1. 干預組留守兒童抗逆力得分提升顯著

如表3所示,完成歷奇干預之后,兩組留守兒童抗逆力總指標、目標專注差值、情緒控制差值、積極認知差值、人際協助差值的均值都有較為明顯的差異,干預組的抗逆力得分總分和分維度得分的均值提升都高于對照組。采用Kruskal-Wallis(H)檢驗干預效果發現,干預組與對照組的抗逆力總分變化有顯著差異(H=5.852,df=1,p<0.05),其中,情緒控制(H=5.509,df=1,p<0.05)、積極認知(H=4.822,df=1,p<0.05)和人際協助(H=4.257,df=1,p<0.05)三個維度的差值差異顯著,目標專注維度的差值差異也有邊緣的顯著性(p=0.085)。由此可見,參與10節歷奇干預的干預組留守兒童比對照組留守兒童在抗逆力總指標、積極認知、情緒控制、人際協助等指標的改善程度上產生了顯著差異性,在目標專注層面并未產生顯著差異性。

進一步分析干預的效應值,發現干預組抗逆力總分的效應值為0.73,目標專注效應值為0.74,情緒控制效應值為0.13,積極認知效應值為0.46,人際協助效應值為0.26。Cohen將效應值大小按0.2、0.5、0.8為界進行劃分,分別代表小、中、大效應值狀態。[38]根據這一劃分,可以發現干預組抗逆力數據都具有一定的效應值,且抗逆力總分效應值處于中等效應狀態,目標專注維度的兩組抗逆力提升均值雖然只具有邊緣的顯著性,但其提升具有中等的效應值,提升幅度較為明顯。綜合效應值分析,說明對本研究樣本來說,歷奇干預帶來的抗逆力提升對留守兒童具有實際意義。

2. 留守兒童體驗正面,成長明顯

定性分析的目的是為了進一步探討歷奇干預對留守兒童抗逆力提升的效果。為此,項目組社會工作者除了收集留守兒童抗逆力的前后測數據外,還通過訪談、參與式觀察及活動反思的方式收集了定性數據。訪談采用半結構式訪談,旨在通過訪談了解兒童對每一次活動目標的理解、對活動內容的習得情況及對活動組織的滿意度。在半結構化訪談問題之外,同時設置了開放性問題,收集未能被解釋框架考慮到的其他因素。運用參與式觀察收集數據的方式則更加靈活,通過設置活動觀察員的角色對兒童參與歷奇干預過程進行全程觀察,并對觀察到的信息進行記錄,從而獲得資料。在每次訪談及參與式觀察結束后,社會工作者在第一時間將訪談錄音進行轉錄并對參與式觀察記錄進行存檔,盡可能還原訪談和參與式觀察過程的真實內容。為了做進一步分析,筆者對錄音轉錄文稿及觀察記錄進行數據編碼,因篇幅所限,本文僅展示部分數據,如表4所示。

對定性資料的分析發現,對于留守兒童來說,參與的活動“有趣、刺激”“很有挑戰”“好玩”“有挑戰性”,體現了歷奇輔導“讓參與者處于一個新奇的、具有挑戰性氛圍”的核心特質,與兒童的特點相符。干預組兒童普遍表示出十分有興趣參與歷奇活動,并認為加強游戲強度能夠使活動更好地進行下去。如兒童SXB所述,“活動挺刺激的,在家自己不樂意玩,到這邊能夠和大家一起,更好玩,就是感覺有些游戲比較無聊,比如那個所有人圍一個大圈畫東西(特指第一次活動的‘集思廣益)”。

而“很有意義”“了解了很多之前沒有看到過的東西”“學了很多”以及具體收獲方面的表述,例如“團結和冷靜的重要性”“朋友間默契是可以提高的,但前提條件是信任”等表達則說明,歷奇干預對留守兒童來說,能夠讓兒童在積極參與的同時,感受到自己的成長。參與的兒童在每次活動的結束反饋環節,會對自己的成長有較為清晰的意識。比如在第四節,干預組兒童在活動結束后的反饋中明確表示“我發現我自己優點也很多”(ZXR)、“我夸別人的時候也會被夸”(WYH)、“知道了大家的優點可以取長補短”(WYH)等回答。這些反饋體現了“歷奇輔導重視體驗也重視反思”的特質,讓接受歷奇干預的兒童,能夠將刺激的、新奇的活動體驗轉化為自己的成長。

對定性資料的分析還發現,干預組兒童顯示出對游戲類型選擇上的偏好。競爭性游戲和建構性游戲相對于象征性游戲,更能夠凸顯兒童對于伙伴的感知度,且競爭性游戲和建構性游戲的接受度高于象征性游戲。如兒童JSR所述,“讓我們在地上畫東西的時候還感覺不到他們有啥用,但是后來開始跑了,就那個翻牌那個(特指龍卷風),發現好隊友真重要”。社會工作者A在組會時所述,“動起來的游戲,比如角色扮演、不倒翁等,能明顯感覺到好組織,而那些涂涂畫畫游戲,女生還好,男生就很難讓他們投入進去”。

綜上,質性資料分析表明,干預組留守兒童對干預項目內容及社會工作者的滿意度較高,歷奇輔導刺激、新奇的特點,使得兒童對歷奇干預的接受度較高,有很高的參與積極性;在工作人員的輔導下,兒童能夠對自己的活動體驗進行反思,體會到項目內容對其產生的影響,意識到自我的成長。而根據兒童對項目內容的評價,競爭性游戲和建構性游戲的吸引要強于象征性游戲。

五、討論與總結

(一) 結論

就本研究的樣本而言,通過混合研究數據的互相印證后發現,歷奇干預對留守兒童適用,且可以提升留守兒童的抗逆力。具體表現為,干預組留守兒童對歷奇干預評價積極,并在抗逆力總分以及情緒控制、積極認知和人際協助三個維度的得分提升方面,與對照組留守兒童相比具有顯著差異;同時,除去情緒控制維度具有一般的效應值外,其他四個指標都具有較好的效應值。因而,可以初步得出結論,歷奇干預適用于我國農村留守兒童這一人群,可以有效提升他們的抗逆力。

雖然干預組測量指標有一個維度差異不顯著,但干預組均值的變化幅度有了明顯的提升且效應值處于中等效應狀態。以往研究表明,影響顯著性的原因有樣本規模的大小、置信水平的大小、實際效應強度的大小。[39]在慢工出細活的社會工作領域,樣本規模小、實際效應強度小的狀況會導致統計學范疇上的不顯著結果,因此需要在量的測量上尋求定性數據的補充解釋。在對定性數據補充分析后發現,本干預研究取得了“實際顯著性”的干預效果,又由于準實驗設計中定量分析并未全盤否定本研究的干預效果且提供了“均值大幅提升”作為依據,符合戴維所述的這兩者六種可能出現的情況組合中沒有統計顯著性,但很可能具有實際顯著性的情況。[40]因此可以認為,“實際顯著性”能夠證明歷奇干預對留守兒童抗逆力提升的有效性。

(二) 討論與建議

歷奇干預的效果依賴于所開設活動的挑戰性與孩子們的匹配度以及活動過程中社會工作者的引導。皮亞杰將游戲區分為象征性游戲、競爭性游戲、建構性游戲。根據這種區分方法,對于處在具體運算階段的兒童,競爭性游戲往往能夠規范其社會性行為,并培養兒童參與有規則的或由規則支配的社會關系的能力,同時也為兒童積極的交往提供了一個較好的基礎。這為經過歷奇干預后,抗逆力分維度中人際協助維度和目標專注維度的提升提供了解釋。建構性游戲的設計給兒童提供了一個強化習得概念的作用。這為干預后抗逆力中的情緒控制維度和積極認知維度的提升提供了解釋。而干預過程中的象征性游戲,往往因為“靜”導致參與度不高,因為象征性游戲是通過詞語和意象表達意義的一種游戲,通過“同化”這一途徑來為兒童提供新的解釋,但所處的情景依舊不會越過兒童之前所屬的情境。作為通過挑戰活動突破兒童舒適區以帶來新體驗和新感受的歷奇干預,象征性游戲的設計顯得合理性較低。

干預的效果在目標專注、積極認知、人際協助三個維度方面不論在效應值上還是訪談資料上都體現出較強的作用,這在一定程度上驗證了“歷奇對人際交往有效性”的探討;[41]而情緒控制方面,對于習慣憑借直觀感受評價外部世界的兒童來講,控制情緒顯得不重要,反而培養正向情緒對兒童未來的成長有著較為重要的作用。[42]

在干預實施方面,歷奇干預項目既需要較大的人力投入,又對干預實施者的要求較高。本試驗性研究可投入人力相對充足,每位服務對象都可以在服務過程中得到較好的關注。當服務規模擴大時,社會工作者的人數投入比例就難以保證,是否能夠充分發揮引導作用以達到相應目的需要進一步檢驗。在干預內容方面,9—11歲年齡段的孩子對于活動中“靜”的部分較為排斥,因此,難以衡量不同類型的活動設計對他們所產生的作用效果。我們只能根據此干預的效果來推斷出“動”的活動設計能夠更快速地使孩子們投入,而“靜”的活動的干預效果暫不可知。是否更高年齡段的留守兒童能夠更為接受“靜”的活動也需要進一步研究。在今后的服務和研究中,應該考慮結合兒童年齡段及兒童性別,設計不同類型的歷奇活動。

從質性材料中可以看出,本干預所產生的效果有賴于歷奇活動本身與社會工作者引導的交互作用。在定性研究中,詢問留守兒童關于活動評價、活動改進和活動理解三部分的回答,發現兒童對歷奇活動本身有高度的參與并能在社會工作者的指導下反思、學習,兒童對社會工作者的表現也給出了高度評價。因而,一方面,歷奇活動給兒童帶來新奇、挑戰等非同尋常的體驗,兒童相互之間的支持和幫助,帶來了促進兒童成長的內在和外在的保護性因素;另一方面,社會工作者在歷奇活動中體現出來的支持也對兒童產生了積極影響。進一步思考,由社會工作者帶領的歷奇活動,和由其他專業人員帶領的歷奇活動的本質區別,可能就在于社會工作者本身也是歷奇活動中重要的資源和影響力量。上述反思為下一步研究提供路徑,即探討不同類型的互動空間的營造、不同的引導方式對于干預效果強度的變化。

基于以上發現,我們建議開展針對留守兒童的歷奇干預,幫助留守兒童提升抗逆力,促進其健康成長。一方面,除了留守兒童外,國內還存在較多的流動兒童、各類需重點關注的弱勢青少年群體,建議拓展服務對象到更多處于不同弱勢情境的兒童和青少年群體;另一方面,歷奇干預對兒童青少年的影響并不限于抗逆力的提升,還可以擴展到自尊、效能感等不同類型的發展指標,因而建議擴展歷奇干預對這些群體干預成效的內容,并開展相應的干預研究。在專業發展方面,歷奇干預是對服務提供者以及服務設施都有較高要求的干預,教育、服務和政策制定者等持份者可以創造條件,讓更多的社會工作者初步掌握歷奇干預的基本技術,開展更多的試驗性研究,進而開展大規模干預研究,驗證歷奇干預對不同類型弱勢青少年的多項指標的有效性。本研究對歷奇提升留守兒童抗逆力干預的研究還在探索性研究階段,屬于小規模初步試驗,處于發展出成型的、結構化的干預方案的前期,后續還需要修訂干預方案、大規模隨機對照試驗檢驗干預的有效性。

(三) 研究局限

本文屬于試驗性研究尚無很多經驗可以借鑒,希望能在研究設計和活動設計方面為對歷奇干預有興趣的研究者和實務工作者提供參考。受研究目的和服務情景所限,本研究的樣本規模較小,可用的分析程序較少,雖然通過定性數據證明出了“實際顯著性”,但理想情況應是統計顯著性與實際顯著性共存。因此,還需要同類干預的大樣本數據來佐證結論的統計顯著性。后續跟進研究應該在對本輪試驗性研究進行討論修訂的基礎上編寫干預手冊,進而采用更為優化的實驗設計,更大的研究對象規模,收集更多留守兒童的個人背景資料變量,開展更為嚴格的干預有效性檢驗。

Adventure Intervention in Improving Left-Behind Childrens Resilience: A Feasibility Study on A Pilot Study Project Using A Mixed Method

ZHOU Xiaochun1, HAN Xudong1, ZHANG Xiaomeng1, YIN Shuya2, NIE Rui3

(1. Department of Social Work, China Youth University of Political Studies, Beijing 100089, China; 2. Brown School, Washington University in St. Louis, Saint Louis, 63130, USA; 3. School of Philosophy and Sociology,Lanzhou University, Lanzhou, 730000, China)

Abstract: The adventure intervention was designed for left-behind children in a suburb of Beijing to improve their resilience. A mixed method of quantitative research (quasi-experimental design) and qualitative research was used to measure the intervention effect. Results showed that adventure intervention has a significant effect on improving resilience of leftover children. Significant differences were observed in total score of resilience, emotional control, positive cognition and interpersonal assistance between intervention group and control group. The results of intervention group showed a medium effect size. In the adventure intervention for increasing resilience of those kids, there was greater acceptance of competitive games and constructive games than symbolic game.

Key words: left-behind children; resilience; adventure intervention; social work; pilot study; Mixed Method Research

猜你喜歡
試驗研究社會工作留守兒童
小學留守兒童特點及教育策略
班主任如何對待農村留守兒童問題學生
基于農村小學班主任如何關愛留守兒童的幾點探究
農村留守兒童教育問題淺析
社會工作介入空巢老人問題的倫理困境及解決原則
法蘭螺孔螺紋加工工藝選擇及其承載力的試驗研究
社會工作小組活動案例分析
社會工作介入受虐兒童問題探析
有機無機復混肥料在小麥上的試驗總結
玄武巖纖維混凝土梁裂縫和變形試驗研究
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bt天堂网www天堂-电影天堂 宅男电影
许家印为恒大注入超70亿续命资金 速度与激情9 嘉南传 国际人士热议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 千与千寻 星际穿越 两个女人 男子写80页PPT拯救爱情却离婚 许家印为恒大注入超70亿续命资金 大连一密接者擅自点外卖聚餐被调查 许家印为恒大注入超70亿续命资金 中国共产党第三个历史决议全文发布 两个女人 我和我的家乡 男子体检血中抽出2升油浆 安娜贝尔 意大利错失直接晋级世界杯资格 国足战澳大利亚大名单:4归化在列 花木兰 林丹世界排名被正式移除 长津湖 意大利错失直接晋级世界杯资格 意大利错失直接晋级世界杯资格 大连现超级传播者26人在同一传播链 蜘蛛侠:英雄归来 俄方回应卫星碎片危及国际空间站 安娜贝尔 两个女人 24岁救人牺牲消防员获批为烈士 突围 怒火·重案 国足战澳大利亚大名单:4归化在列 大连一密接者擅自点外卖聚餐被调查 意大利错失直接晋级世界杯资格 加拿大一枝黄花到底是什么? 花木兰 你好李焕英 斛珠夫人 周冠宇成为中国首位F1车手 房价上涨城市创七年新低 拐点来了? 周冠宇成为中国首位F1车手 加拿大一枝黄花到底是什么? 男子体检血中抽出2升油浆 扬名立万 中国共产党第三个历史决议全文发布 长津湖 加拿大一枝黄花到底是什么? 逆局 峰爆 林丹世界排名被正式移除 北京冬奥火炬宣传片获金花环奖 24岁救人牺牲消防员获批为烈士 大连现超级传播者26人在同一传播链 长津湖 大连现超级传播者26人在同一传播链 速度与激情9 灵媒 国际人士热议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 中美元首会谈重点内容 大连一密接者擅自点外卖聚餐被调查 浦发银行回应近3亿存款莫名被质押 加拿大一枝黄花到底是什么? 扫黑风暴 十九届六中全会公报发布 #耿直真香哥黑化卖惨# 国际人士热议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 安娜贝尔 我和我的家乡 24岁救人牺牲消防员获批为烈士 国际人士热议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 灵媒
防城港市| 克山县| 博湖县| 济源市| 洛川县| 苏州市| 呈贡县| 桐乡市| 英超| 清河县| 临清市| 松潘县| 丹寨县| 青海省| 桐柏县| 依兰县| 农安县| 镇安县| 通榆县| 民县| 济源市| 滦南县| 山东| 贺州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