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市場”背后的不美麗

2021-10-11 05:30鄭藝陽
消費者報道 2021年5期
關鍵詞:美容醫療手術

鄭藝陽

“我的鼻子是假的,我的眼睛是假的,但我的美麗是真的。”

這本是綜藝《明星大偵探》甄漂亮整形醫院系列故事中的一句戲語,卻越來越成為現實的映照。 2018年,中國成為了世界上第二大醫美服務市場,占全球醫美服務市場約13.5%的市場份額。2019年中國醫美市場行業規模達到了1769億元,同比增長22%。醫美用戶達到1367.2萬人,預計2023年中國醫美用戶將達到2548.3萬人。 當中國悄然成為醫美大國,人們對醫美的態度更放松。 在小紅書上,單是“你經歷過醫美嗎”這一個話題就收獲了20萬的討論,近6億的閱讀量。嘗試過的人坦然分享自己整容前后的對比照,記錄自己的心路歷程,并安利更多想變美的人行動起來。

更美APP的醫美白皮書顯示,2015年只有33%的人會主動分享自己的整形經歷,另外37%的人“打死都不敢說”;到2017年的時候,主動分享的比例上升到56%,“打死也不說”的比例則下降到10%。

連過去將美容養顏秘方歸結為“天生的”“多喝水”的明星們都不再避諱分享自己的醫美經歷。虞書欣在主持人問如何變美,直接介紹了“熱瑪吉”和“熱拉提”,林允在小紅書上發布自己皮秒體驗的小視頻,張雨綺、張嘉倪公開講超聲刀……

但社會新聞中頻發的醫美事故又像是花式勸退指南,擺在每一個對醫美項目動心過的年輕人面前。打瘦臉針臉塌了;割了個雙眼皮,眼睛卻合不上了;用玻尿酸填淚溝,意外失明了;接受抽脂手術,心臟驟停再沒醒來……非法醫生、假貨、假設備等問題阻礙著年輕人的變美之路。

一、走進醫美機構的年輕人

醫美變得如此流行其實也就在這幾年的時間。 1929年,現代整形手術第一次進入中國。1997年民營企業開始介入醫美整形市場,我國的醫美市場從這時候起算是正式開始發展,可一直到2012年,我國的醫美市場都尚未起步,規模不足300億元。 然而在今天,全球每2.5個醫美消費者中,就有1個中國人。2018年全球醫美服務市場總收入 1357億美元,2013—2018年的增長率為 8.44%,增速不到我國的 1/3。 2019年中國醫美市場規模達到了1769億元,其間增長率為22.2%,2023 年有望突破 3000 億元。

是年輕人的熱愛撐起了這個龐大的醫美市場。

新氧大數據統計,2019 年中國醫美消費者平均年齡 24.45 歲。極光大數據顯示,2018—2020 年,16~25 歲醫美用戶占比從 48%提升至 61%,26~35歲用戶占比從 45%降至 30%。

此外,隨著對醫美態度的改變,越來越多的父母支持自己的小孩接受醫美項目,因此在未來醫美消費者的年齡很可能還會變小。

不過,比起需要動刀手術的整容,如今年輕人或者網紅博主所提及的“醫美”更多指的是非手術類項目,又被稱為“微整形”或“輕醫美”,即不需要開刀,在短時間內幫助消費者達到美容需求。

因恢復時間短、安全性高等優勢,“輕醫美”還被稱為“午休整容”,不少人趁著午休去趟醫院,不動刀、不見血,下午到了點繼續上班,不受影響。

較為常見的輕醫美項目包括肉毒素注射、玻尿酸注射、水光針、熱瑪吉、瘦臉針、溶脂針等等。

中國整形美容協會發布的《中國醫療美容行業年度發展調查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年底,中國醫療美容服務量超過1000萬例,其中非手術類服務量高達700萬例,占比達到七成。 “輕醫美”何以如此火爆? 走紅的項目透露著年輕女性的訴求——抗衰老。根據新氧大數據,2019 年“抗初老”相關消費同比增長 92.64%。“抗初老”的訴求主要來自于“90 后”。 自從“初老”概念被生造出來之后,許多女性向的產品營銷都抓住了它,醫美行業也不例外。無論是醫美廣告還是美妝博主都會告訴你,女生25歲就要面對衰老了,廣為流傳的那句宣傳語“你哪個年齡做(醫美),狀態就會維持在哪個年齡”更是擊中了無數年輕人的心。 根據更美 APP 數據,“90 后”在 2019 年最喜歡的項目前五分別是熱拉提、超聲刀、埋線提升、瘦臉針、吸脂,排名前三的項目皆與“抗初老”息息相關。 這是年輕女性對衰老的焦慮,也是對美的向往。根據調查,約五成的消費者認為變美能夠讓自己更快樂,希望通過醫美改變自身外貌\身材的缺點,或是將自己保持在最佳狀態。

年輕人們難以忍受自己的容貌缺點,更難以忍受由美變丑的過程。因此“上癮”幾乎成為了所有醫美用戶的心理過程。輕醫美尤其如此。 比起效果具有不可逆性的手術型醫美,輕醫美往往做一兩次也不太能看出效果,需要反復購買。而且一般效果也只能維持六個月到兩年之間。

面對不斷流失的美貌,人們需要一次次走進醫美機構。輕醫美逐漸成為一種周期性的日常消費品。因此,即使輕醫美相對于手術類醫美單價低很多,長此以往,用戶的錢也不會少花。 數據顯示,2020年醫美用戶中約七成用戶累計花費1萬~ 6萬元在醫療美容上。從購買項目上看,用戶購買手術類項目平均花了19191.4元,多以購買多種手術類項目,每種只購買一次為主。而注射類及光電類項目多是重復性消費,對于同一醫美項目,用戶存在多次購買行為,累計花費與手術類項目的花費比較接近。

各種因素作用之下,輕醫美,成功“破圈”。據前瞻產業研究院數據統計,中國輕醫美市場在2019年用戶規模超1100萬人,2020年用戶規模更是達到1500萬人。艾瑞咨詢報告稱,中國輕醫美市場占整體醫美市場規模的比重遠高于手術類美容整形市場,近年來穩定在65%~70%。2019年,中國輕醫美市場規模為1191億元,同比增長15.86%。

二、一支不足25元的頸部除皺針怎么賣到4000元?

前所未有的需求激發了難以想象的利潤空間。動輒破千上萬元的醫美項目,成本可能不過20元。

以愛美客最便宜的產品嗨體為例,公司對外宣稱:它是國內首款也是目前唯一的臨床用于頸紋修復的復合注射材料,目前已經成為公司的主力產品。2019年愛美客的嗨體銷售收入達到2.13億元,占到公司主營業務收入的43.5%。 據了解,這樣一支容量1.5ML頸部除皺針,消費者打一次要花2000~4000元,且多數客戶會選擇注射3次,總共要花費6000~12000元不等。而2019年嗨體的平均售價為352.61元,毛利率為92.99%,成本僅24.72元。

同樣火爆的玻尿酸,在醫療機構一支可以賣到3000~10000元的價格,但多個上市公司的招股書里披露,其成本價每支不到20元。 2020年9月28日,被稱為“玻尿酸三巨頭”之一的愛美客登陸創業板上市,截至去年10月23日,其市值已經達到500億元。其業績報告顯示,2018年至今各產品線毛利率穩定在90%以上。 另外兩家醫美巨頭的華熙生物和昊海生科的市值也分別達到620億元和180億元。 可問題在于,行業暴利并沒有換來年輕人的美貌,而是我國日益攀升的醫美投訴率。

數據顯示,僅北京朝陽區法院,5年間,受理的醫美糾紛案件數占同期醫療糾紛案件數比例逐年上升,該項數字由2016年的10.8%已經上升至27.0%。

而這并非孤例。時代數據在裁判文書網上以“醫美”“糾紛”為關鍵詞,同樣發現2016年之后,相關判決數量激增。

而從案件結果來看,結合上海長寧區人民法院2020年公布的一份跨越5年的醫療美容糾紛案件司法審判白皮書來看,醫美糾紛往往存在審理過程困難、審理周期較長、撤訴率較高,原告主張金額與獲得裁定支持的金額差異較大等問題。 2021年2月2日,演員高溜在微博發布長文, 講述自己做鼻子整形失敗的遭遇。

她在廣州熙施時光醫療美容門診進行耳軟骨、肋軟骨和膨體手術后,鼻頭出現壞死,其不得不轉院治療。因該手術,高溜不得不被迫終止兩部電視劇的演出,損失40萬元片酬,并面臨200萬元的違約賠償,而當時涉事醫美機構僅愿賠償1.98萬元。

三、每3支針劑中就有2支非法

醫美糾紛為何源源不絕? 數量驚人的黑針劑、黑診所、黑醫生造成了行業亂象。 非法注射針劑充斥市場。據艾瑞調研,市面上流通的針劑正品率只有33.3%,這意味著即每3支針劑中就有2支水貨、假貨等非法針劑。

此外,調研顯示,近五成用戶曾經注射過非法針劑,如美白針、溶脂針、少女針等,此類針劑類型沒有通過國家藥監局(NMPA)認證。注射過肉毒素的醫美用戶中48.4%的用戶注射的是非法品牌,國內通過NMPA認證品牌僅有美國保妥適(Botox)以及蘭州衡力,韓國的“粉毒、白毒、綠毒”均為水貨、假貨,通過非法渠道走私入境。 除了輕醫美的注射產品假貨居多之外,更有水光針器械以及醫美光電設備之假。由于醫美光電設備屬于醫療器械范疇,國家對設備流通嚴格管控,廠商與經銷商只能售賣給合法的醫美機構,為確保設備的合法合規,在機身上設有二維碼可溯源設備的歸屬機構和正品情況。 可我國合法合規的醫美機構有多少呢?約13000家,僅占行業12%。 這些正規光電設備價格昂貴,管控嚴格。因此在非法醫美場所流通的醫療美容設備90%以上是假貨,可能存在不到10%的正品和水貨通過多手租賃或走私進入市場。

以當下十分火爆的醫美項目熱瑪吉為例,據廣東省第二人民醫院整形外科徐翔醫生在接受媒體采訪時透露,熱瑪吉作為皮膚美容醫療器械,目前市場上有很多走私機器或山寨假冒產品銷往醫美機構。“一個正版的治療頭需要4000~5000元的成本,但山寨的話可能三四百元錢,這里面有很大的利潤空間。”

市場如此暴利,又供應不求。不少渴望“來錢快”的黑醫生、黑診所拔地而起。 培養一名合格醫師并不容易,需要至少5~8年的時間。而新氧的醫美行業報告中揭露,很多非法職業者不僅是無證行醫。可能甚至壓根兒沒有醫學背景,只是在速成班上了 4 ~ 7 天的課,就披上白大褂成為了黑診所里的醫生。

這樣的非法職業者,在中國至少10萬人。

當醫生是假的,機器是假的,診所是假的,那發生醫療事故就是在所難免的。消費者貿然選擇非法醫美機構進行醫美項目,輕則毫無效果損失錢財,重則可能就是社會新聞中的“整形致殘致死”。

根據《2017中國醫美行業黑皮書》的統計,一家黑診所的年均盈利約為100萬元。但即便非法行醫的行為查實,也只會被罰款1萬~ 2萬元并罰沒醫療器械,違法成本極低。

那么,大醫院、大機構總不會冒險去做違法生意了吧?事實是,這并不是絕對的安全保證,“超范圍診療”同樣很難避免。

按照規模和實力從大到小的順序,醫美機構通常被劃分為醫療美容醫院、醫療美容門診部、醫療美容診所三個級別。而衛生局根據手術的難度和復雜程度,將美容外科項目分為四級。哪個級別的醫院可以開展哪個級別的醫美外科項目都有嚴格的要求。超出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范圍的診療服務,即為“超范圍診療”。

按照以上標準,大街小巷的美容院是不能給人打針的,更別說整形手術。

然而,據艾瑞咨詢數據,全國有超過8萬家生活美業店鋪非法開展醫療美容項目。在合法的醫療美容機構當中,依然有15%的機構存在超范圍經營的現象。 非法診所、非法從業人員搭配著假貨水貨,形成了巨大的黑色產業鏈橫在了醫美手術成功到失敗之間的一大段光譜中,醫療事故一旦發生,洪水般的惡果就會涌來,醫鬧、賠償、調解、維權,對于整形本身的惡名也由此而起。

而對于消費者來說,輕則致傷致殘,重則喪命。

醫美不是簡單地消費,任何手術都會有風險,即使現在大火的“輕醫美”。看似簡單的針劑注射,如果操作不當也會給人帶來傷害,引起血管堵塞、組織壞死、失明等情況。

因此在做任何醫美之前,要做好功課,如操作熱瑪吉的醫生必須要通過官方認證,這些信息在官網上都能查到。如果你發現一個醫院,或者醫生,在官網搜索不到認證記錄,最好別去;一家正規的診所、醫院是能在國家衛健委的網站查到信息的。如果查不到,也別去。 了解盡可能多的靠譜信息,選擇正規醫院、正規醫生,將風險降到最低。

猜你喜歡
美容醫療手術
美容
中國互聯網醫療生態全掃描
ГОРОДА-ПОБРАТИМЫ ПОМОГАЮТ ХАРБИНУ В БЕДЕ俄友好城市向哈爾濱捐贈醫療物資
針灸療法
手術衣為什么是綠色的
遇到疾病,如何醫療
易拉罐美容記
把醫療制度作為公共產品向全民提供等
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bt天堂网www天堂-电影天堂 宅男电影
许家印为恒大注入超70亿续命资金 速度与激情9 嘉南传 国际人士热议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 千与千寻 星际穿越 两个女人 男子写80页PPT拯救爱情却离婚 许家印为恒大注入超70亿续命资金 大连一密接者擅自点外卖聚餐被调查 许家印为恒大注入超70亿续命资金 中国共产党第三个历史决议全文发布 两个女人 我和我的家乡 男子体检血中抽出2升油浆 安娜贝尔 意大利错失直接晋级世界杯资格 国足战澳大利亚大名单:4归化在列 花木兰 林丹世界排名被正式移除 长津湖 意大利错失直接晋级世界杯资格 意大利错失直接晋级世界杯资格 大连现超级传播者26人在同一传播链 蜘蛛侠:英雄归来 俄方回应卫星碎片危及国际空间站 安娜贝尔 两个女人 24岁救人牺牲消防员获批为烈士 突围 怒火·重案 国足战澳大利亚大名单:4归化在列 大连一密接者擅自点外卖聚餐被调查 意大利错失直接晋级世界杯资格 加拿大一枝黄花到底是什么? 花木兰 你好李焕英 斛珠夫人 周冠宇成为中国首位F1车手 房价上涨城市创七年新低 拐点来了? 周冠宇成为中国首位F1车手 加拿大一枝黄花到底是什么? 男子体检血中抽出2升油浆 扬名立万 中国共产党第三个历史决议全文发布 长津湖 加拿大一枝黄花到底是什么? 逆局 峰爆 林丹世界排名被正式移除 北京冬奥火炬宣传片获金花环奖 24岁救人牺牲消防员获批为烈士 大连现超级传播者26人在同一传播链 长津湖 大连现超级传播者26人在同一传播链 速度与激情9 灵媒 国际人士热议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 中美元首会谈重点内容 大连一密接者擅自点外卖聚餐被调查 浦发银行回应近3亿存款莫名被质押 加拿大一枝黄花到底是什么? 扫黑风暴 十九届六中全会公报发布 #耿直真香哥黑化卖惨# 国际人士热议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 安娜贝尔 我和我的家乡 24岁救人牺牲消防员获批为烈士 国际人士热议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 灵媒
德州市| 莱芜市| 莆田市| 山东省| 台南市| 乐东| 清苑县| 宁乡县| 嘉兴市| 绵阳市| 新疆| 葵青区| 马关县| 昂仁县| 南溪县| 肥城市| 清水河县| 密山市| 砚山县| 武胜县| 虞城县| 建宁县| 突泉县| 穆棱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