僧侶的故鄉

2021-10-09 01:35雷平陽
上海文學 2021年10期
關鍵詞:石林石頭天空

雷平陽

圭山石林之一

虛空粉碎了

出現了藍天空,和白天空。兩片天空下

樹木,石脊,青草和紅壤,平分了縮小后的星球

但石脊終將產生馬的速度并只剩下骨架

樹木和青草終將上升到理想的高度然后

根系和頂端同時腐爛,不會有幸存者

紅壤終將變厚。掀起藍天空,它看見白天空

掀起白天空,它看見藍天空。它要找的東西

已經被離去的人們帶走

無論是石頭的種子,花朵和化石

還是神像和月亮

圭山石林之二

石頭在笑。會笑的石頭身上有肉

無論體量多小,它們也會將斷崖

作為自己選定身形的方案之一。魔術

不常啟用

其奧義不在于頻繁改變外表,而是要讓

石頭的心

自然地變成任何一種心。任何一種心之間

可以互變,無限地變,又能變回來

此刻,魔術正在進行——屈指可數的微型斷崖

斜坡上的革新者之心,即將變成看不見

坡度的羅漢心

可在變猶未變的節點上,魔術停止了。

哈哈大笑的石頭

扭曲的肌肉使之看起來像腰斬的白蟒

在打滾。但它們沒有送命前的劇痛,石化已經讓

堪忍的苦刑上升到象征的頂層——而且

草木榮枯,天空無常之外,也許一切

將以此為結局。肉還會發笑,肉的組織內

還會有撕裂,有骨頭折斷,有冰水鉆孔,

但都會被

肉縫中響起的音樂淹沒。世界的形象

就此固定為

圭山的這個小景,人不準進去,在天上

呼應石頭的云朵。即使是石頭的靈魂,也不會

繼續飄動——也許只有身在窮途,我們

才有興致永無寧日地盯住世界單一的美

圭山石林之三

石頭軟下來,兩棵不同品種的樹

靠在一起,合成一座廟宇

(我定居在滇池東岸,半公里外的幾座漁村

拆毀多年,不少漁民是我小區的鄰居

他們的船反扣在廢墟中。他們不愛說話,黑著臉走路

就像是剛剛從反扣著的船下爬出,來不及尋找

翻船的原因,恐懼還統治著心。我去過

幾次漁村

廢堆從環湖東路綿延至滇池的堤岸,

倒塌的建筑構件形成

一座座猙獰的山岡,鳥兒的叫聲像波浪

一樣奔流

但我看不到一只鳥兒。沒有拆毀的建筑物

還有四座:佛寺,道觀,財神廟和龍王廟

幾個場所還有人影出沒,財神廟前甚至有

一棵新種的松樹。安德烈·塔可夫斯基

有言:“我的不朽已然足夠。”此處,任何人與物

不敢如此振振有辭——在表層堆滿

傾覆的屋頂

窗戶和墻體的土地上,人人都得

扛著一把樓梯行走,或以兩根屋梁作為

拐杖……)

空地上痕跡猶如刀刻——神秘的幾何圖案

否定了農耕的可能,更像是堅韌的草莖

按照點、線、面的布局枯死在那兒。死亡形成的

角度、形狀和空間,演算之后往往證明

死亡的不存在

(一天中午,于廢墟中碰到一匹終于

跑回時間內部的馬。馬的主人對我說

“喂馬就像養花。”馬用前蹄把骯臟的

塑料花刨開

在深埋的砼樁上找到了它的韁繩。孤立深坑

因昂首嘶鳴而渾身戰栗。陽光微涼,

有古老的腥味

被埋掉的桃樹從罅隙間伸出幾根枝條來開花

眾多花朵新鮮如蜜蜂,是滄桑如烏鴉爪子的枝條

一次性的記憶,不是我猜想的自由的孤兒

在枝頭上抗議。抱著嬰兒前去阻止文明的暴行

得逞的先例很少,也不是因為嬰兒的脆弱

與無辜

軟化了鐵。春風從湖上卷來,制造殘渣的漩渦

我的嘴巴、鼻孔、眼睛里有了很多塵土

它們并非來自廢墟,而是從我的胸腔向外逃竄

風中的殘垣斷壁好像一支狂暴馬隊的雕像

馬的主人折下一根桃枝捅著黃銅煙管,

含淚數著馬匹數量

自己的馬,還在深坑里研究怎么才能把脖子

套回韁繩——頭顱擦著砼樁,溢血染紅了白毛)石頭在動。石頭衍生的花豹信徒和頂著花豹皮的

信徒,在動。正如海上的暴風凝固成島岬

廟宇的形成取材于鳥兒的翅膀和聲音

寂靜僅限于人們所見的景象。遠處的岡丘

以及樣子像碉樓的樹,它們曾經是一個王朝

輝煌的臺階、祭壇和宮殿,現在也是。

但寂靜不是

事實,在人們眼中,它們已經恢復樹和土的原貌(黃昏,夕陽用即將消失的金光

給龍王廟前的松樹澆水。四周變暗,

一根根松針

耷拉著,像變軟的金針纏繞在生死未卜的

樹干上

寂靜,把腥味散盡,開始散發松香味

然后帶著松樹和它的影子突然下沉)

圭山石林之四

景物不是重新發明的風景

繪畫也不是一種需要以神之名反復發明的藝術

——如果能將此取之于圭山野地上的小景

印制在天堂公園的門票上,竊以為:它所呈示的

秩序,格局,人類重返源頭時所能領受的景象

比多數反對神的觀念繪畫更貼近天堂的本質

——任何一種觀念最終都要淪為荒草,

甚至草灰

而小景里的荒草,本來就是荒草,從畫布上長出

帶著使命,直接就出現在神靈應許的位置

在神賜之物與瀆神之物(它們通常也自認是神賜)

之間選擇,我站在前者一邊

也就是說,在這一點上,我是個順民

看得見看不見的影子中都有枯草在搖曳

圭山石林之五

堅硬之物公開地逼視、壓頂

恐懼癥一天比一天嚴重

隆起的巨石,遠在山中,我也因其堅不可摧

把它們當成堅硬之物的同伙。我的勁敵無處不在

我的伙伴卻是一面虛構的鏡子:只要巨石

進入體內,這面鏡子就會請求巨石快一點

把自己砸碎。我沒有鏡子瘋狂

春天來了,我想找到這座山,種植藤蔓

澆水,施肥,讓藤蔓嚴絲合縫地罩住巨石

圭山石林之六

“一爐松火香,半坡白月光。”用毛筆

整個下午我都在寫這個突然想起的句子

去世外,能去到這十個字里多好

收筆之前,信手寫了首打油詩:“如若謝客可安神

手植蒼松堵廟門;如若我佛將度我

座前課虎即慧能。”二十八個俗字將我又領回現實

我的心,沒有自己設想得那么無垢

雜念降低了穹頂。所幸黃昏的另一面

尚有另一個

穹頂,圭山的天幕把一半的高空讓給了

黑色樹枝。我是一個天空迷,能見的星斗

我都能用撒尼人方言,喊它們,與它們交談

“你考搭嘎朵哩安?”①問月亮。月亮的聲音

由垂直或傾斜的光傳遞:“敖哈哥嘎朵哩。”②

問太陽:“你微啊咪氏安?”③太陽回應:“敖日啊乃微按。”④

太陽的聲音像馬蹄敲擊穹頂。暮色降落曠野

星斗出現,我抬頭問:“你喃棵河哩按來?”⑤

答“安易”⑥者居多,也有光線微弱者

神秘地回應:“伊卓叉額高”⑦或“你阿咪始卓?”⑧

當玉米地的疇隴變暗,盡頭上橫向的矮山脈

消隱,石林像在躲避晚風一樣退后,幾棵樹

張開的枯枝,很快就變成地壤與高空之間

豎立的黑袍,緊緊地裹住體形單薄的巨人

黑暗中,最為醒目的還是石林,它們身上

南北走向的紋路,與疇隴同一個方向

奇跡般地保持了遠距離的平行。仿佛

耕耘疇隴時

犁鏵深深扎進了它們并均勻地拉扯出深溝

力量、施展力量的技術、方向感和大局觀

無不令人驚嘆。自然中的超自然,超自然中的自然

如此多的神跡顯現于小世界。我為自己的自大

羞愧不已,也因經歷的多義、有別表象而自足

——圭山一隅的黃昏,或許是

清晨?星斗的竊竊私語和鳥兒的啼叫

混合為反黑暗的音樂,反對者卻不見蹤影

① 撒尼語:你從哪里來?

② 撒尼語:我從家里來。

③ 撒尼語:你姓什么?

④ 撒尼語:我姓王。

⑤ 撒尼語:你也來趕集嗎?

⑥ 撒尼語:是的。

⑦ 撒尼語:散散步。

⑧ 撒尼語:你有什么事嗎?

猜你喜歡
石林石頭天空
天空之城
別小瞧了石頭
天空之鏡
崢嶸向上石林峰
石頭里的魚
石林迷陣
石林學校
天空之舞
天空之門
我可以向它扔石頭嗎
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bt天堂网www天堂-电影天堂 宅男电影
许家印为恒大注入超70亿续命资金 速度与激情9 嘉南传 国际人士热议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 千与千寻 星际穿越 两个女人 男子写80页PPT拯救爱情却离婚 许家印为恒大注入超70亿续命资金 大连一密接者擅自点外卖聚餐被调查 许家印为恒大注入超70亿续命资金 中国共产党第三个历史决议全文发布 两个女人 我和我的家乡 男子体检血中抽出2升油浆 安娜贝尔 意大利错失直接晋级世界杯资格 国足战澳大利亚大名单:4归化在列 花木兰 林丹世界排名被正式移除 长津湖 意大利错失直接晋级世界杯资格 意大利错失直接晋级世界杯资格 大连现超级传播者26人在同一传播链 蜘蛛侠:英雄归来 俄方回应卫星碎片危及国际空间站 安娜贝尔 两个女人 24岁救人牺牲消防员获批为烈士 突围 怒火·重案 国足战澳大利亚大名单:4归化在列 大连一密接者擅自点外卖聚餐被调查 意大利错失直接晋级世界杯资格 加拿大一枝黄花到底是什么? 花木兰 你好李焕英 斛珠夫人 周冠宇成为中国首位F1车手 房价上涨城市创七年新低 拐点来了? 周冠宇成为中国首位F1车手 加拿大一枝黄花到底是什么? 男子体检血中抽出2升油浆 扬名立万 中国共产党第三个历史决议全文发布 长津湖 加拿大一枝黄花到底是什么? 逆局 峰爆 林丹世界排名被正式移除 北京冬奥火炬宣传片获金花环奖 24岁救人牺牲消防员获批为烈士 大连现超级传播者26人在同一传播链 长津湖 大连现超级传播者26人在同一传播链 速度与激情9 灵媒 国际人士热议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 中美元首会谈重点内容 大连一密接者擅自点外卖聚餐被调查 浦发银行回应近3亿存款莫名被质押 加拿大一枝黄花到底是什么? 扫黑风暴 十九届六中全会公报发布 #耿直真香哥黑化卖惨# 国际人士热议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 安娜贝尔 我和我的家乡 24岁救人牺牲消防员获批为烈士 国际人士热议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 灵媒
专栏| 宁国市| 桃园县| 西和县| 怀来县| 镇宁| 蓬安县| 三门县| 马关县| 来凤县| 永宁县| 长子县| 大关县| 电白县| 亳州市| 虎林市| 个旧市| 南宫市| 蛟河市| 丰台区| 抚顺市| 祁连县| 图们市| 安宁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