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將一生草木染

2021-09-25 20:22方蕾
讀者 2021年20期
關鍵詞:綠竹杏子青色

方蕾

喜歡一種顏色久了,便自然而然想穿上這般顏色的衣裳。就如我,總覺得青色是大自然里最超脫飄逸的顏色,每見綠竹猗猗、群松春睡時,就想將這松竹之色,染一點在自己的衣袖間。

我對青色的喜歡,源自一句詩:“青青子衿,悠悠我心。”青青子衿指的是青色的衣領,這青色從何而來呢?也許是源自《詩經》里的另一首詩:“終朝采藍,不盈一襜。”豐饒的大地上,婦人采了一天的蓼藍,卻連一衣兜也沒采滿。

采蓼藍是為了染色。古時,人們會從花、葉、根、莖中提取染液,為織物染色,稱為“草木染”。

仁厚的藍,是草木染最質樸的顏色。是誰在千年以前,染了第一片藍?那一定是驚艷的一天。從此,日子里萬般顏色,竟都可以從自然中來。

藍草染藍色,茜草、紅花染紅色,梔子、柘樹染黃色,烏桕葉染冷冷清清的灰……草木如地母一般,將能量與心意饋贈于人。細心的婦人懂得這般饋贈,采摘、調配、浸染、沖洗、晾曬……多少次反復,終于沉淀出古代中國特有的草木染。草木染絲線,織繡的山河便在春天里綿延;草木染布匹,四季原野就做成了衣裳。

在遼遠的時代里,你想要染得一個顏色,可能要等。

等一個季節,等一株花草長成。春有春的風物,冬有冬的清絕,等待一次恰逢其時的相遇,急不得——自然的時令從來都使人敬畏,最早的草木染,像極了長久的情感,耐得住性子,守得住靜謐。

這長情里又藏著不期而遇的驚喜。梔子花凈白,卻能染出黃色;石榴花如烈焰,染出的卻不是火熱的紅;藍靛水薄薄地浸過白紗,微風拂過,顏色竟似凌晨的月光。

那月色里的藍,便被命名為“月白”。

草木染出的顏色,溫潤天然,契合了自然萬物的諸般氣質。秋香、天青、松綠……命名深美,讓人不禁聯想到意境。中國人對自然的色彩審美和情感寄托,也在草木染中,沉淀悠遠。

《紅樓夢》里的色彩美學和情感,在大觀園的草木染里藏著線索。讀到第四十回,我們感嘆,原來還有這樣一種軟煙羅,“那個軟煙羅只有四樣顏色:一樣雨過天晴,一樣秋香色,一樣松綠的,一樣就是銀紅的”。四樣顏色皆是草木染所得,又各有一種天然氣息。寶玉撰寫了一篇祭文,其中有一句“茜紗窗下,我本無緣”,那茜紗便是銀紅的軟煙羅,是用茜草染的,獨給黛玉做了窗紗。瀟湘館的綠竹襯著茜色窗紗,是《紅樓夢》的色彩美學,鮮明生動的青春愛意,也是寶黛悲劇的草蛇灰線。

草木染顏色,貼合著自然,也投射著人物的氣質。即使都是草木染的紅,杏子紅與石榴紅的意蘊也不盡相同。楊貴妃的裙是紅花染的,張揚、熱烈的紅,力證著她的美艷與喜悅;黛玉是茜色;更民間一點的女孩兒,是杏子紅。

還記得那個“單衫杏子紅,雙鬢鴉雛色”的女孩兒嗎?她在《西洲曲》的江畔,遙遙一望,江南水鄉的青春光彩,瞬間便讓人覺得親切了。《搗練圖》里,穿著杏子紅上襦的女子倚著木杵偷閑,尋常女子的生活便聲色熱鬧,栩栩如生。

人生若如草木染,杏子紅該是多么從容喜悅的一生。“那林黛玉嚴嚴密密裹著一幅杏子紅綾被,安穩合目而睡。”讀到此處時,我不由得希望,靈巧脆弱的林妹妹,能夜夜在一席杏子紅綾被的環擁中安穩休憩,仿佛茜草沾著泥土的香氣,能妥帖地包裹她的一生。

時間就像草木染著一匹布這般,染著我們的一生,又浸潤、沉淀著我們的一份長情。我也愿意對我這一生的草木染,懷有期待與欣賞。

在廣闊、豐饒的自然草木間,我愿意做一個“終朝采藍”的人,把一生悠悠又專注地浸染,染出青青的衣領,染出美好的月白,染出喜悅的杏子紅,染出妥帖的草木香氣。

(王傳生摘自《少年博覽·初中版》2021年第5期,馬明圓圖)

猜你喜歡
綠竹杏子青色
王綠竹、王丹攝影作品
詩趣(題圖)
完形:切開的甜杏
詠竹
國風·衛風·淇奧
一個人
青色在明清文人生活中的體現
天青色
杏子
杏子
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bt天堂网www天堂-电影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