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馴服記·連載十四

2021-09-18 15:53徐磊
南風 2021年8期
關鍵詞:魔王董事會叔叔

徐磊

自己只想像個普通女孩那樣,談一場正常的戀愛,誰知這一切變得奢望,誰讓自己愛上的是大魔王呢?

“我快要......”大魔王用顫抖的聲音對江映心說。

不行了,我要淪陷了,小雅,我對不住你。

“撐不住了,我的手。”

終于聽見“撲通”一聲,兩人應聲摔倒在地,江映心的藍牙耳機也掉在了地上。

“好痛,怎么回事呀?”

“唔,還問我,是你人太重了,你要我一個姿勢保持那么長時間,誰能受得了嗎?”

“什么呀,怎么能說一個淑女的體重呢,明明是自己缺乏鍛煉,虧你還健身呢,關鍵時候就掉鏈子了,我看你樓上的那些健身器材都白買了。”

“誰讓你自己不站穩,然后還拿一百多斤的體重往我手上壓,誰吃得消,再怎么鍛煉也沒用啊。”

“誰一百多斤了,人家明明才九十九,還不到一百了。”

就在兩人還在為這是誰的責任爭論得不可開交時,誰都沒注意摔在地上的手機又響了起來,小白拿鼻子嗅了嗅手機,竟無意間電話接通了。

“喂,你這里怎么回事,怎么那么吵,發生了什么事?”

小白沖著手機叫喚了兩聲。

“怎么還有狗叫聲?喂,喂,喂。”

一次好好的約會沒想到就以這樣一種鬧劇的方式收場了。

鬧鬧小別扭,時常來個拌嘴,擁抱加牽手,這些是每一對熱戀中情侶都會經歷過的事情,申云和江映心一樣都不少,雖然在公司不露聲色,可私底下兩人的感情持續穩定的升溫中。可是愉快的時光總是很短暫的,這對年輕的情侶現在還不知道,一場巨大的危機即將考驗他們的愛情。

第九章

時間來到了九月,這是一個萬物開始凋零的季節。在上海,在龍騰,今天會有一位特殊的人來到公司,這個人就是申云的叔叔,龍騰公司的二把手——申興騰。此人是申云爸爸的親弟弟,想當初,兄弟兩人白手起家,龍騰就是他們兄弟二人一起創立的。哥哥叫申興龍,弟弟叫申興騰,公司的名字,就是從他們兄弟二人的名字中各取一字,拼在一起得到的。公司從當初只有他們兄弟兩個人的一個小作坊,起初是做食品銷售的,之后他們靈敏的嗅覺聞到了互聯網的商機,確定了互聯網是公司未來的希望,于是經過轉型逐漸發展成一家全球知名的互聯網跨國公司。如今的申興騰是龍騰在海外最大的分公司——北美分部的執行總裁,全權掌管龍騰在北美的各個業務,是在公司地位僅次于申云的名副其實的二把手,在公司里擁有絕對的權威和威望,即使是大魔王本人也要敬讓三分,私下里還要喊對方一聲叔叔。

其實早在兩個月之前,總公司這里就得到消息說申興騰即將回國的消息,申興騰上一次回國那還是回來參加他哥哥的葬禮,距今已經有五年之久了,這五年來他一直致力于發展龍騰在境外分公司的影響力,無論是業務水平還有知名度上都和國內總部不相上下,申興騰在創造力上絲毫不比年輕人差,原本當初想象派申云去北美拓展業務的,但因為父親的突然去世,所以不得不計劃取消。

“這次來表面上是說來向總公司匯報這五年來在北美取得的工作成果,實際上我認為不會那么簡單,說不定是想來奪權的。”Selena悄悄地對江映心說。

“不會吧,你電影看多了吧,你這么說不怕遭人非議嗎?”

“怎么不會呢,這個可不是我一個人這樣認為的,公司里好多人都是這么想的。再說這個再正常不過了,大公司高層內部為爭奪權力,斗個你死我活,無所不用其極,這個不論是在國內還是國外都太多了,數不勝數,這還要我跟你說嗎?”

“話雖如此,這種爭斗一般都是出現在公司最高領導退休或者過世以后發生的,公司高層發生動蕩,我也是聽說,在五年前,也就是Cloud的父親剛去世時,申興騰就為龍騰董事長的位置明爭暗斗過一番,結果可想而知啦。現在又回來,Cloud不論是在個人能力方面還是在領導魅力方面都已經更勝從前了,變得無可挑剔,這個還怎么爭得過他啊?”

“你的話也有道理,說到底龍騰還是家族企業,是姓申的,我們這些局外人,只能在一旁看戲。不對啊,我以前可是經常聽你抱怨他使喚你這使喚你那什么的,你甚至都希望他早點走人,可現在怎么幫他說好話來著?”

“那個,只是玩笑話啦,怎么能當真呢,他畢竟是我領導。我也只是就事論事,雖然他愛使喚人這點不假,身上還有許多臭毛病和壞習慣,但是作為一個公司領導人來說還是很優秀的,不是嗎。”江映心好不容易把話圓了回來。

“算了,算了,我們想那么多干嘛,這種公司高層的內斗和我們這種基層員工是永遠扯不上關系的,我們只求工資和福利能再高點就行了,其他就沒什么好奢求的呢,你說是不是啊?”

“是啊,但愿如此。”江映心心不在焉地說。

此時申興騰來到大魔王的辦公室,挺著個啤酒肚,幾乎快把西裝給撐破了,耳垂很大,又是光頭,所以很多人私下里都愛叫他“彌勒佛”。

“你來啦,叔叔,好久不見。請坐。”

“嗯,你也坐,說起來我們叔侄倆也有很久沒像這樣沒見面了吧。”

“嗯,有五年了。你要喝點什么,咖啡還是茶?”

“不要咖啡,我在外國待了那么多年,還是喝不慣咖啡那個味,還是喜歡喝故鄉的味道,就給我茶吧,你不要生氣啊,叔叔我知道你很喜歡咖啡。”

“怎么會呢,我能理解。”

“叔叔我上了年紀,人又很傳統,咖啡喝多了對身體也不太好,還是茶好,有益身體健康。”

“嗯,那就喝茶吧,我這就叫秘書幫你去沏茶。”

大魔王撥通了秘書的電話,“馬上給我沏一壺上好的龍井來。”

“是。”

龍井?大魔王居然想喝龍井,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公司里哪來的龍井啊,江映心一向知道大魔王是喝咖啡的,咖啡豆在哪,她可是最清楚的,但茶葉大魔王從來沒跟我說過,怎么辦?在龍騰內部也向來是以咖啡為主,偶爾會有喝紅茶和奶茶的,就是沒喝綠茶的,來這兒的貴賓也都是沖著咖啡來的,龍騰的咖啡可是出了名的好喝,比外面那些國外知名咖啡館的咖啡還要正宗地道,所以幾乎是沒有人會選擇茶葉的。

突然,她想起以前大魔王曾對她說過一次,在存放咖啡豆最右邊的一個小抽屜內,最底下有一個小鐵罐,里面好像有點茶葉,江映心就根據腦袋瓜里零星一點點的記憶,終于在一個毫不起眼的角落里找到了這個想象中的小鐵罐,江映心興奮地像挖到了寶貝似的,高興地揮舞著拳頭,只是江映心不懂茶,這是龍井嗎?她依稀在鐵罐上看見了“特色龍井”這幾個褪了色的字,才終于確定這就是龍井。

江映心趕緊把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的茶葉用開水沏好,給端了過去,“請您用茶,老總。”

申興騰還特意拿眼睛瞟了她一眼,嚇得江映心端茶的時候差點把茶杯給摔碎了。

“這個就是你新請的秘書?”

“是的。”

“品味變差了嘛,我記得你以前的秘書,隨便抓一個都比這個漂亮。”

聽到這話,江映心心里很不舒服,這老頭怎么說話的,但江映心此時更在意的還是大魔王這邊,還特意朝大魔王那邊看了過去,不過幅度很小,一般人察覺不了,那眼神似乎在說,那老頭說的是真的嗎?這時候,申興騰把身為一個女人的嫉妒心給點燃了。

“以前的秘書充其量也只是花瓶,雖然漂亮,但工作不行,所以我把她們都辭退了,現在的這個很能干,公司需要她這樣的人。”

不錯,江映心聽到大魔王這么說自己很是欣慰。

申興騰也沒多說什么,抿了口茶,說:“可惜了,這茶葉是好茶葉,但是這沏茶人的水平實在不敢恭維,你看這茶葉都沒泡開就給端上來了,實在是浪費了啊。”

江映心聽了這話,心里有點不服氣,心想:要不是著急著找茶葉,浪費了點時間,自己想快點把茶端上來,也不會這樣子了,沒泡開,你就多等會兒,等茶葉泡開再喝也不遲啊,果然是親叔叔,一家人都喜歡雞蛋里挑骨頭。不過話說回來,沏茶確實不是江映心的強項,要說咖啡她還有點自信,每天都在大魔王的手底下鍛煉,去考個什么高級咖啡師也應該不在話下,就算以后失業,也能憑這個絕活,有口飯吃,不會餓死,但確實這沏茶實在不是她的強項,要怪只能怪誰讓大魔王平常不愛喝茶,不然自己的沏茶技術也不會是現在這個水平。

“叔叔說得對,以后我會叫手下人多練習練習,好滿足你的要求。”

“哎,算了,算了,我只是隨口說說,也就只有像我這樣的老骨頭還喜歡喝茶,像現在的年輕人都喜歡喝咖啡,我也確實是老了,跟不上時代了。”

“哪的話,叔叔還很年輕,哪天我們約個時間一起去打高爾夫?”

“好啊,哪天我們有空一起去。”

兩人不約而同笑了笑。

“好了,扯了那么多閑話,該說回正事了。我這次回來,主要是想說,叔叔我還有兩年就要退休了,我現在也差不多是屬于半退休狀態,這兩年我已經把手上大量的工作交給我兒子去做了,這小子,還算爭氣,做的還有模有樣的,我也算是放心了。”

“瞧你說的,表弟他可是哥倫比亞大學畢業的,學的又是IT,公司就缺他這樣的人才,還有叔叔你從旁指導,我相信他一點不會讓你老人家失望的。”

“哎,他要走的路長著呢,他不像你,做事情還有些毛手毛腳,也太年輕了,和你比起來差遠了,你可是我們申家的頂梁柱啊,我在他面前也一直提到你,鞭策他要多向你學習。”

“你太抬舉我了,人都是逼出來的,要不是父親走得早,再加上有叔叔還有公司里那些老前輩的幫忙和指點下,公司才有今天的那么一點點成就,這離不開公司里的每個員工,我只是運氣好罷了。”

“嘿嘿嘿,小子,你不但人聰明,還那么謙虛和低調,我兒子要是有你一半我就滿足了,你和你爸實在太像了,對了,說到你爸走了也有五年了吧?”

“是的,快五年了。”

“哎,時間過的真快啊,不服老也不行啊,江山都要靠你們年輕人繼續打拼啊,所以這次回來,就是想享兩年清福,把北美的工作和職務都讓給我兒子擔當,我呢,就回到國內混兩年到退休,現在人老了,年紀大了,身體不聽使喚了,不像你們年輕人身體那么好,拼不動了,你到時就隨便給我個虛職當當就行了,你看這么樣?”

“好啊,應該的,叔叔你為這個公司拼搏了一輩子,是該好好享清福了,把重擔留給年輕人去挑。沒問題,明天一早我就會召開個董事會,在會上我會把這件事提上議程,跟到大家一起商量。”

申興騰拍了拍自己大腿說道:“嗯,那就有勞你了,我的好侄子。好了,今天就聊到這,改天我們繼續,我就先回去了。”臨走還握了握大魔王的手。

“讓我秘書送送你吧?”

“不必了,我這把老骨頭還走得動,再見了。”

“再見。”

申興騰離開了辦公室,江映心則還站在原地,看著大魔王坐在椅子上思考著什么,江映心叫了他一聲也沒有反應,完全無視了她的存在。

江映心又問了他一句:“你怎么了?怎么在發呆呀?”

大魔王這才回過神來,“哦,沒什么,你去做事吧。”

“哦,你叔叔給人感覺怪怪的。”

“怎么說?”

“我也說不明白,就是總感覺像他這個年紀的老人,給人的感覺應該是和藹的,平易近人的,但是他給我的感覺卻是很難接近,氣勢很盛,一點也不像是個快要退休的花甲之人。呃,我這都是胡說的,你別往心里去啊,你叔叔人看上去還是蠻不錯的。”江映心覺得這么在背地里說老人家不太好,畢竟還是大魔王的叔叔,趕忙解釋道。

“沒事,我不介意。而且我也認同你的說法,看來你看人還是有點水平的,不錯,看來你的確不是花瓶,還是有點能力的。”說完拿手摸了摸江映心的頭。

“不要摸,頭發都被你弄亂了。那是,女人的直覺可是最準的了,對了,你叔叔前面說你以前有很多漂亮的秘書是不是啊?”

“有嗎,我好像聞到了醋味,你聞到了沒?“

“去,誰吃醋了,我只是好奇問一下而已。“

“還說沒有,這就是在吃醋,虧我還說你能干呢,是不是覺得自己當不成花瓶,就想做醋壇子啊?”

“哼,沒句正經的,你不說就算了,我去忙了,氣死我了。”說完就氣呼呼大踏步走出了辦公室。

大魔王笑著看著江映心走出自己的辦公室,不一會兒,Lisa和Lewis兩人過來。

Lewis說:“呦,怎么樣?你叔叔不可能大老遠跑過來就是為了敘敘舊吧?”

“確實沒有,他說他累了,想把北美的業務讓自己兒子打理,自己回國享兩年清福然后退休。”

“就那么簡單,這個你也信?“

“我想相信,他態度挺誠懇的。”

“得了吧,這家伙可是比那個朱長興那個老狐貍還要狡猾十倍,他這些年來在北美出工不出力,北美的業務增長緩慢,使得龍騰在國內和國外的發展很不平衡。”

“這也不能完全怪他,叔叔他外語一般,歲數那么大,還要他一個人背井離鄉到國外去開拓一番新事業,也確實難為他了。可惜我坐不了飛機,不然應該是我去才對的。”

“你可是龍騰的最高領導,當然要坐鎮上海本部了。”

“你別忘了,七年前,他就是因為與你父親爭權失敗,才一氣之下去了北美發展,你忘了當年他怎么對你父親的嗎?”

“我當然沒忘,但這是上一代人的恩怨,這個公司原本就是父親和叔叔兩人一起打拼下來的,有他的一份,就算真的讓叔叔做總裁我也沒有意見,只要對這個公司有益。”

“你這種想法是很危險的,也很天真。我敢說要是公司真的落在他的手里,絕對不會發展成現在的樣子,你叔叔的能力和心胸都不如你,你父親就是看到這一點,所以最后才沒有把董事長的位置給你叔叔,他也是為了這個公司著想,他看清了你叔叔的本質。”

“行了,你們都少說一句吧,現在可不是爭吵的時候,眼下最重要的是防止對方會玩出什么花樣,做出對公司不利的行為。”Lisa終于坐不住了。

“你認為他會玩什么?”

“我擔心。”

“擔心什么?”

“我不知道,只是擔心罷了,我想說這幾年好不容易公司在Cloud帶領下走上了正軌,公司業務蒸蒸日上,如果這時公司傳出不好的負面新聞,這對公司很不利。Cloud,你確信你沒有什么把柄在你叔叔那嗎?又或者有什么事情瞞著我們嗎?“

“沒有。”

“那就好。”

三個人的討論就此打住,臨走時,Lewis對Cloud說:“對不起,我前面說話有點激動。”

“沒關系,我自己也有問題,我能夠理解,你也是為這個公司好,沒事。你放心吧,有我在,一定不會讓這公司出事的,不管對手是誰,哪怕是我叔叔,我也不會讓他得逞。”Cloud輕輕拍了拍Lewis的肩膀。

“嗯,最近你和May這么樣?”

“不錯,不得不說,作為一個秘書,她很能干,也很努力,完全適應了這個職務。”

“不是說這個,我指的是你們倆的關系。”

“關系?”

“我可不是瞎子,前面因為有Lisa在,我沒好意思說。我看出來了,你和她現在在龍騰的工作狀態有變化,你不知道嗎?”

Cloud十分小心謹慎地問:“什么變化?”

“你沒發覺嗎?你們現在都比之前工作時更快樂,臉上有了更多的笑容,幾乎是同時發生的,以我多年的經驗告訴我,這是戀愛的味道。”

“得了吧,我現在工作就已經忙得我焦頭爛額了,根本顧不上談什么兒女私情,我不明白你為什么會把我和May扯上關系的,這完全是你的錯覺,我猜是不是你自己想嘗嘗看戀愛的滋味啊?“

“我也確實有這個想法,可惜未必有這個機會。你不承認就算了。你現在那么謹慎、低調是不是因為五年前的那件事。”

Cloud的臉一下子陰沉了下來。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讓你想起那件事的,可是,那件事都過去那么久了,你總要給自己一個機會,一個新的開始。我剛認識你的時候可不是像現在這樣的,那時的你要比現在陽光快樂得多,待人也熱情的多。”

“好了,別說了,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要是你真的對May有意思,你自己可以去嘗試,我不會阻攔。”

“真的嗎?”

Cloud沉默了。

Lewis用凌厲的眼神看著Cloud說:“這是你真實的想法嗎?”

Lewis隨后180°大轉變,仰天一笑。

“看來我猜測的沒錯,你確實是喜歡May。”

“我可沒有說過,這只是你的猜測。“

“哼,你就是嘴硬,這是你的優點,也是你的缺點。我不再逼問你了,反正你也不會說。”

“嗯,不過我反倒發現,似乎你自己對May有意思。”

“這點我不否認,我覺得她是個不錯的女孩,會是個很好的賢內助。”

“我沒聽錯吧,我們龍騰的‘第一花少居然收心了,而且對方還是同一公司的,我記得你以前說過,說你絕不會對自己公司的人下手,怕分手時拖泥帶水,不干脆,既尷尬又影響工作,這是你的原則,你難道忘了嗎?”

“沒有,只是人到了一定的年紀,在外面玩也玩夠了,瘋也瘋夠了,偶爾也會想找個家能穩定下來。”

晚上吃飯的時候,大魔王一直盯著江映心在看,開始江映心還裝作沒看見,只是后來江映心實在是受不了大魔王的注視。

“你今天是怎么回事,怎么從剛開始就一直盯著我看,怪嚇人的,是我臉上有什么東西嗎?”說完,江映心拿出鏡子照了照,確認自己的臉和往常一樣才把鏡子放回去。

“哦,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而是我一直在想你究竟有什么魅力,可以把男人迷得神魂顛倒。”

江映心聽了這話,不由得喜上眉梢,問:“我有那么美嗎?”還特意給大魔王來了個很嫵媚的笑容。

“啊,你不要誤會啊,我其實想說你姿色也很一般,皮膚也不是很白,眼睛也不大,胸就。”說到這大魔王停頓了一下,好好打量一下,江映心趕緊用雙手捂住胸,“撐死也就是A吧。”

“誰說的,是B好不好,我買胸罩都是B罩杯的。”說完還不忘挺一下自己的胸。

“呵,你買的都是劣質產品吧,是不是洗洗就縮水的那種,所以要買的大一點號。”

“你太過分了,有這么說自己女朋友的嗎,別人的男朋友都是極力夸自己女朋友怎么怎么漂亮還來不及,你倒好,反著來的。”

“因為我不虛偽,對人誠實。”

“你怎么不去死呀,真是的。服務員給我來杯木瓜牛奶。”

“你現在喝這個有點晚了。”

“我愿意。”

“好了,好了,不跟你貧嘴了,我不是故意想惹你生氣的,我向你道歉好不好。”

“晚了,你現在說什么都沒用了,我不會信的。”江映心把服務員剛端上來的木瓜牛奶一口氣全喝了,差點嗆到。

“好了,不要生氣了,我說件事情,保證你會開心起來。”

“什么事?”

大魔王就把之前他跟Lewis的對話全告訴了江映心。

江映心聽完后,果然就樂了,女人只要一聽到有人夸自己,不管那人是誰,心里總會美滋滋的。

“我說你會樂吧。”

“原來我自己這么有魅力,哈哈哈,我以前怎么就沒發現呢?”

“你還真會得瑟。”

“那是,我說你把這事告訴我,你就不怕我真動了心,跟你分手,然后和人家好了。”

“怕什么,我對自己很有信心,離開我是你自己的損失。”

“真臭屁,嘖嘖嘖,我說你哪來的自信。經你這么一說,我以后還怎么跟Lewis相處,我們還在一家公司上班,雖然我覺得他人也不錯,要是萬一他向我表白我該怎么辦呢?”

“你醒醒吧,你是不是韓劇看多了。表白這個大招不是隨隨便便就能用的,自己也是要承擔相應風險的,這就是所謂的殺敵一千,自損八百,表白是萬不得已時才用的。以我對Lewis的了解,他不會輕易對你表白的,你放一百二十個心吧。”大魔王得意地把酒杯里的把拉菲一干而盡。

江映心心想,為什么每次聽完大魔王安慰人的話后,總有種欠抽的感覺呢。

這時的大魔王則在想今天Lewis最后跟他說的話:“不過,要是最后我真想追May了,我一定會先向你遞交辭呈,我不會吃窩邊草,這是我的原則。”

“這樣好嗎?他可是你最好的朋友吧,都已經到這份上了,你還這樣瞞著他不告訴他我們倆的事,對他也是種傷害。”江映心的這一番話又把大魔王拉回到現實中來。

“我知道這有點不妥,只是最近事情太多,我叔叔也從國外剛回來,現在是關鍵時候,不能出岔子,你不會已經告訴其他人了把?”

“怎么會呢,我嘴很嚴的。”江映心虛張聲勢地說。

“那就好,這件事千萬不能跟任何人說,尤其是我叔叔,要是讓我叔叔知道了,會很麻煩。”

“我知道了,你和你叔叔關系不好嗎?”

大魔王頓了頓,抬頭看向窗外的天空,意味深長地說了一句:“你不知道,在大家族里,親屬關系是飄忽不定的,就像是天上的云,忽近忽遠,極不真實。”

“這句話好深奧,大師,你是要出家嗎?”

“不明白就算了,不說了,快吃飯吧,都涼了。”

“明明是自己表達不清。”

第二天的董事會準時召開,這次的董事會該來的人都到齊了,這在之前江映心的印象里還是第一次,除非是極其重要的董事會,不然每次總會不固定有一些人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缺席董事會,倒不是因為人們不重視,而是確實身為董事會的每個成員平時的工作都很忙,要所有人都湊在一塊兒開個會也不容易,而這次的董事會,居然所有人都來齊了,說明董事會的那幫人都很給申興騰面子啊,很重視這次的董事會,畢竟這是他回國后的第一次董事會,也足以見得申興騰在龍騰的地位之高。

大魔王說:“各位董事會成員,今天召開董事會主要是想向大家宣布一件事情,公司的創始人之一,也是我的叔叔,申興騰執行董事正式被調回總公司工作,職務不變,希望大家積極配合他的工作,把龍騰帶到一個新的高度,謝謝大家。”

整個會議室里掌聲一片。

“下面有請申興騰同志向大家發言。”江映心接下去說。

掌聲終于停下,“很高興我這次回到公司,希望在座各位能助龍騰一臂之力,讓龍騰更上一層樓,也更希望能盡自己的綿薄之力,為龍騰鞠躬盡瘁,死而后已。首先要感謝大家給我這個機會,感謝董事長,也是我的侄子申云,年輕有為,就能在商界站穩腳跟,帶領大家取得一次又一次成功。既是商界的奇才,也是龍騰的驕傲。”申興騰滿面笑容地說。

“不過,在這里,我作為一個過來人,剛回國不久,就聽到一些對公司不利的傳聞,不知道是真是假,該不該講?”申興騰看了看大魔王一眼。

好戲開演了,大魔王從容應對:“但說無妨。”

“那我就講了,我聽說最近有人在公司搞地下情,其中一人還是公司的高管,雖然我知道現在是一個婚戀自由的社會,公司也不像以前那樣,會把禁止談戀愛這事寫到《員工手冊》里去,不像我們當年,結婚談戀愛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個人也絕不是老頑固,更不是法海。”

說到這,在場的各位都笑了除了大魔王還有江映心。

“但是,規矩還是得有的,我們每個人都要以身作則,龍騰作為在國內乃至國際上都是享有很高盛譽的跨國公司,是國內公司的領頭羊,是典范、是榜樣。要是傳出公司高管和下屬談戀愛的緋聞,恐怕也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會影響公司的聲譽,嚴重的話,很可能會波及公司的股價,那會給公司和各位股東造成難以估量的損失,你說對不對啊,申總?”

“你說得對。”大魔王臉不改色心不跳,而在一旁的江映心早已經倒吸一口涼氣了,剛開始,江映心想對方說的也未必就是自己,還抱著僥幸心理,直到后來發現申興騰在剛才的發言當中,還不經意間瞄了自己一眼,這才確信對方說的就是她。

“公司以前也發生過這樣的事情,還好處置得當,沒有對外張揚,不然后果不堪設想,你們說是不是啊?”

“那敢問,叔叔你說的那位公司高管到底是哪一位,現在在不在我們中間?”大魔王說這話的時候,表現得十分淡定,沒有一絲慌亂,平靜地看著申興騰。

“不好意思,至于具體是誰,有沒有這個人,我自己也不太清楚,我也沒有證據,不過對于這件事,我還會繼續調查下去。就像我前面所說,這件事情可能是真的,也可能是假的,我在這里只是給大家提個醒,我本人當然也希望這件事情是子虛烏有的,要是假的,就當我在這說了個笑話,全當放屁就是了,可要是真的,我希望大家要引以為戒,不要毀了龍騰的聲譽。”

“叔叔說的很對,公司會有這樣的留言傳出,我身為公司最高領導人,也是有責任的,我會密切留意這件事情的發展,不論是真是假,都會給大家一個交代的。”

說到這里,江映心在想,雖然這是一個還未被證實的傳言,但是被拿來在董事會上討論,這本身就說明這件事情的嚴重性,這之前江映心還從沒意識到,自己只想像個普通女孩那樣,談一場正常的戀愛,誰知這一切變得奢望,誰讓自己愛上的是大魔王呢,注定一切不會那么一帆風順的,她終于理解大魔王為什么那么低調處理他們兩人的戀情了。盡管沒有指名道姓,但直覺告訴自己這一切的矛頭都是指向她和大魔王的,她覺得自己參加的不是一場董事會,而更像是一場批判大會,自己在這里倍受煎熬,盡管開著空調,但自己的后背已經濕了大半,她很佩服大魔王居然還能沉著應對,面對申興騰有條不紊,要是換作自己,肯定已經崩潰了,也許就當場招認了,江映心感覺自己現在的臉色一定很差,她不敢抬頭看其他人,她不知道會不會被別人認為行為異常,也許在座的很多人都已經猜到是誰了,越往這方面去想就越覺得有壓力,猜忌也越深,自己被這無形的壓力壓著自己喘不過氣來,眼皮越來越沉,視野也越來越小。

這時,有一只大腳用力踩了江映心一下,江映心頭一抬,一下子清醒了過來,是大魔王的腳。

“董事會結束了,該你說了。”大魔王堅定地看著江映心。

“是,現在我宣布董事會到此結束,謝謝各位的參加。”

會議結束,大家紛紛走出會議室,這時,有個人在后頭拍了拍江映心的肩膀,是崔叔,他輕聲跟江映心說,等一下來他辦公室一趟。

江映心走進崔叔的辦公室,印象中這是她第一次到他的辦公室來,在公司里,除了面試的那一次,平時在工作上也沒什么太多機會同對方交流,崔叔的辦公室位于六樓靠南的位置,辦公室的采光很好,陽光充足,所以他在里面養了很多植物,常見的像什么萬年青、文竹和虎尾蘭都有,其中最惹眼的是一顆差不多與江映心等身高的平安樹,全部都長得郁郁蔥蔥,枝繁葉茂,可以看出平時都少不了主人的悉心栽培,這些盆景擺滿了整間辦公室,讓人錯以為是來到了植物園呢。崔叔也是這家公司的老員工了,聽說剛進公司那會兒就是給大魔王的爸爸當秘書的,在做秘書方面可以說是江映心的前輩了,在工作經驗方面絕對值得江映心好好學習。

“你來了,把門關上,請坐。”崔叔邊說邊拿剪刀給他桌上的盆栽修剪。

猜你喜歡
魔王董事會叔叔
為什么不能蒙著頭睡覺?
董事會決議面臨不成立之
熊叔叔
熊叔叔的生日派對
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bt天堂网www天堂-电影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