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界噩夢

2021-09-18 15:53薛漠北
南風 2021年8期
關鍵詞:鋼絲女工莉莉

薛漠北

此時她的骨頭也已經被碾碎了。很快,她的四肢被扭曲成奇怪的角度,慢慢地被縫合怪物吞噬,融為一體。

“莉莉已經失蹤一個多月了。”韓美走出電梯,心情復雜地想,“監控拍到她一個人離開了家,走到了城外,然后消失不見。”

韓美是和莉莉同住一個小區的閨蜜,今天她決定親自調查莉莉的下落。

進入莉莉家后,韓美覺得有些口渴。她找到熱水壺,隨手拿起旁邊的鋼絲球刷了刷水垢,燒了一壺熱水。她一邊喝著熱水,一邊思考從何處開始查起。就在此時,耳邊突然響起了一陣詭異的咳嗽聲。

門不知什么時候被打開了,一個佝僂著背的老太太正站在門外,透過門縫,直勾勾地盯著韓美看。

對視一會兒后,韓美仿佛不受控制一般,如同一只木偶,跟著老太太離開了莉莉家,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兒,只知道此時她想跟著老太太。

不知走了多久,韓美已經來到了一個破敗的鋼絲球廠外了。

韓美眼睛直勾勾地看著工廠的鐵門,雙眼無神地念叨著:“我是鋼絲球廠的員工……我要進去干活……”

她走到門邊,將手搭在門把上,此時一個聲音傳出來:“別進去!”

韓美停下腳步,繼續喃喃:“我是工廠的員工,我要進去……”

那個聲音再次傳出來:“你不屬于這里,快點醒過來。”

韓美皺了一下眉頭,終于恢復了意識,她的眼神不再呆滯,看著黑漆漆的四周問:“莉莉?是你在跟我說話嗎?”

沒人回答。

韓美看著面前的鐵門想:“我不記得自己是怎么來的。剛剛我明明聽到了莉莉的聲音,難道她在這里?”

為了一探究竟,韓美決定推開面前這道鐵門。

韓美走了一會兒,來到了一個車間,地面上是堆積如山的鋼絲球。四個胸前別著胸牌的女人坐在地上,此刻正在忙碌,她們并沒有發現韓美的到來。唯獨一個長相清秀的男生此刻正抬頭偷看她。

韓美走上前,彎腰問距離自己最近的女工:“你好,請問這里有沒有一個叫莉莉的工人?”

女工并不吭聲。

韓美將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你好……”

女工猛地抬起頭,十分不友善地瞪著韓美吼道:“離我遠點!”

韓美被嚇了一跳,立刻收回手:“對……對不起,我只是想打聽一個人。”

“喂。”那個看上去還算正常的男生叫住韓美,此時他一只手指著車間外,另一只手豎起食指放到嘴邊,示意韓美不要說話。

韓美心領神會,跟著男生走出了車間。

兩人站在一面破舊的磚墻旁,男生伸出手說:“你好,我叫郭于,剛才她們沒嚇到你吧?”

“還好,只是那個人的反應有些過激。”

郭于嘆氣道:“沒有辦法,業績最差的人就會消失,她們都不想消失。”

韓美皺眉:“消失?那你認不認識莉莉?她不會……”

郭于繼續用手指抵在嘴唇上,疑神疑鬼地四處張望:“噓,小點聲,不要被她聽到。”

韓美神情緊張:“誰?”

“不要問了,知道太多對你沒好處。還有,這里的人都沒有名字只有編號,我不知道你說的莉莉是幾號工人。”

“可是你剛才說你叫郭于。”

“因為我恢復了意識,她們都還沒恢復意識呢。”

韓美突然退后幾步,背靠著墻壁,用看精神病的眼神看著郭于:“我的腦子里有人在喝酒,你的腦子里有什么?”

郭于的臉色變得異常難看:“我不是精神病,不要拿測試精神病的問題來測試我。”

當韓美看見墻上那張“第三十批在職人員業績匯總表”,以及自己胸前的胸牌時,她才知道郭于真的沒有撒謊。她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成了這里的女工。

韓美看了一眼那幾位一臉疲倦卻還在瘋狂打包的女工想:“業績最差的人真的會消失嗎?”

韓美走到郭于身邊問:“廠長在哪里?我們干了多少活他能看見嗎?”

她覺得廠長一定知道莉莉的下落。

郭于頭也沒抬:“我也沒見過。”

謹慎起見,韓美不敢冒險成為業績最差的員工,她和其他人一樣,埋頭開始干活。

終于結束工作后,韓美回到了員工宿舍。剛躺到床上后,一陣異響傳入了她的耳中。

韓美輕輕打開宿舍門,將半顆頭探出去,外面什么都沒有。

“這里好奇怪,為了找到莉莉,我必須弄清楚這里的秘密。”韓美想。

輕手輕腳離開宿舍樓后,韓美壓低聲音喊著莉莉的名字

那陣熟悉的異響再次傳入耳中,聲音似乎是從車間傳出來的。

韓美走到車間門前,試探性地喊:“莉莉,你在里面嗎?”

車間很暗,韓美只能借著微弱的月光,看見一個球狀物體。她走上前,繼續呼喊莉莉的名字。

在韓美走到球狀物體身邊時,那東西突然從她身體的一側飛速竄走。韓美立刻轉過頭,皺起眉頭想:“什么東西?怎么跑得那么快?”

就在韓美打算離開車間時,球狀物體突然閃到她的面前,月光從門投射進來,那東西的一小部分出現在月光里,看見那東西的一剎那,韓美倒吸了一口涼氣。

竟然是人!

不對!人怎么會是這個形狀?人怎么可能移動得這么快?

就在韓美在震驚中做不出任何反應時,球狀物體又滾動了一下,全部暴露在了月光之下。

那哪里是人?分明是一個怪物!那家伙圓滾滾的身上長著許多張臉,每張臉都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韓美尖叫一聲,眼前一黑,直接暈了過去。

與此同時,一位編號是597的女工在宿舍樓里驚醒了。

恢復意識的她看著四周:“我這是在哪?我怎么會穿著這身衣服?”

編號597走到破爛的窗戶邊向外看:“剛才好像有人在尖叫,是誰呢?”

編號597轉回身,心想:“現在沒時間管別人的閑事了,我可能被綁架了,我現在要逃出去。”

就在此時,她的身后傳來了聲音:“媽媽,我不喜歡這件衣服。”

編號597回過頭,發現身后破敗的窗戶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扇嶄新的窗戶,窗戶的那邊是一個干凈整潔的房間,兩個房間,中間只隔了這扇突然出現的窗戶。那個房間里有溫暖的燭光,一個80年代打扮的母親正在給一個小女孩試穿一件很土的花衣裳。

母親面目猙獰,咆哮著說:“不穿我就打斷你的腿!”

女孩嗚嗚哭了起來,抬手指向編號597的方向:“那個阿姨為什么沒穿?”

母親側過頭看著編號,表情陰森恐怖。

編號597猛地退后幾步,驚訝地發現自己身上正穿著女孩那件花布裙子。

窗戶另外一面的房間,女孩的母親正給女孩的脖子上戴什么東西。

同時編號597用自己的一只手突然捂住喉嚨:“我不能呼吸了。”她伸出手,“救……救我……”

窗戶另外一面的房間里,梳著羊角辮穿著花衣裳,已經穿戴完畢的女孩站在窗前,一臉冷漠的地看著編號597關上了窗戶。

翌日凌晨。

“韓美,你醒醒。”韓美睜開眼,看見郭于正一臉關切地叫她。

韓美表情驚恐地大叫:“有怪物!有怪物追我!”

郭于連忙捂住韓美的嘴說:“別叫,小心被她聽到。”

情緒稍微穩定后,韓美小聲說:“郭于,有怪物!我昨晚看見怪物了!”

郭于將韓美扶了起來:“你眼花了,這里根本沒有怪物。”

韓美指著車間的方向:“它昨晚就是從那里面跑出來的,它長了好多張臉,好多條手臂,就像一個鋼絲球。”

郭于皺眉疑惑道:“你看見了一個像鋼絲球的怪物?”

韓美點頭。

郭于掙脫韓美的手準備離開:“你想多了,趕緊去洗漱吧,要上班了。”

韓美抓住郭于逼問道:“別走,你到底知道些什么?為什么我問的那些問題你都不回答?”

“別拉著我,被她發現就麻煩了。”

“我就偏要大喊大叫,除非你把你知道的事情全都告訴我。”

郭于無奈嘆氣,終于帶著韓美,走進了他的回憶。

“當我恢復意識時,工廠里還有十個工人。業績表上也有對應的十個編號。我想要問問她們這是什么地方,但她們會因為我的打擾而發怒。這里太奇怪了,我決定逃跑,但是無論我跑多遠,跑多少次,最終都會回到這里。后來我發現一些人不見了,她們的名字也從業績名單上消失了。我想要去找廠長問個清楚,但我沒有找到廠長,只見到了一個老婦,她說業績最差的會消失。”

韓美一臉疑惑地問:“那些消失的女工都去哪兒了?那個老婦又是誰?”

“我也不知道,后來我就不敢調查了。”

韓美拿出手機,找到莉莉的照片:“你再看一遍,確定一下有沒有見過她?”

郭于搖頭說:“沒見過。她可能在我恢復意識之前就已經消失了。”

其他女工從宿舍樓走出來后,兩人也停止了對話,進入了車間。

很快,韓美就發現少了一個女工。

韓美突然站起身,拉住距離自己最近的女工:“喂,少人了,你們沒發現嗎?”

女工怨恨地抬頭瞪著韓美:“不要煩我,我的業績最差,我就要消失了”

韓美將其拉了起來:“你清醒一點,你不會消失的!”

女工一邊掙扎一邊大罵,另外兩個女工仿佛局外人一般,依舊無動于衷。

郭于立刻提醒道:“不要胡鬧!”

韓美大聲說:“永遠都會有人業績最差,永遠都會有人消失,我不想讓任何人消失!”

就在此時,車間外傳來了咳嗽聲。

郭于表情驚恐,聲音發顫地說:“她來了!”

此時的韓美面無懼色向門外走去:“我倒是要看看是誰在搞鬼!”

郭于沒來得及阻攔,韓美就跑出了車間。

咳嗽聲圍繞著韓美,仿佛來自四面八方。

“是誰在裝神弄鬼?給我出來!”

郭于此時也跑了出來,他壓低聲音說:“別亂來!快跟我回去!”

韓美甩開郭于的手跑向辦公樓的方向:“你別管我,我一定要把搞鬼的人抓出來!”

然而韓美找遍了整個工廠,連個鬼影都沒發現。

夜晚。

韓美看著手機發呆:“吃晚飯時那兩個女工似乎在偷看我,她們是不是想起什么來了?”

敲門聲響起。韓美一愣,扭頭向門的方向看去。

門上沒有貓眼,韓美找來一張凳子,站在上面,通過門上方的玻璃往外看。

雖然此時韓美是俯視視角,但她還是認出了站在門外的兩個人,正是那兩個在食堂偷看她的女工。

韓美猶豫了幾秒鐘,還是打開了門。

沒等韓美開始說話,其中一個人突然抓住韓美的手:“我想起跟我們一起工作的女工一個接一個地消失了,我們想離開這,你知道怎么走嗎?”

“我還要找人。”韓美再次拿出手機,把莉莉的照片展示給她們,“你們都恢復意識了?那你們還記得她嗎?”

其中一個女工突然一臉驚恐,一只手捂住嘴,另一只手指向韓美身后:“她……她就站在窗外!”

韓美立刻回頭,一個影子從窗外一閃而過。

來不及多想,韓美推開兩人就去追。

看著韓美的背影,那兩人驚恐地對視一眼,這里……好像是三樓啊!

來到宿舍樓外后,韓美終于看到了自己一直想要尋找的莉莉。

韓美正要接近,背對著她的莉莉卻開口了:“你不屬于這里,快點離開吧,不要管我。”

“不,我一定要帶你一起回去。”

沒等韓美繼續向前走,莉莉突然向遠處跑去。

韓美一路跟到了辦公樓附近,就失去了莉莉的蹤跡。

就在此時,辦公樓入口處一個黑色的影子吸引了韓美的注意。

“別走!”韓美追到辦公樓里,發現走在走廊里的人不是莉莉,而是那個老太太。

韓美眉頭緊皺地想:“她就是郭于說的老太太?正好我倒要問問她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為什么只有業績最差的人會消失!”

老太太上了樓,韓美也大膽地跟了上去……

韓美扶著樓梯扶手向上走,“咣咣”的聲音從樓上傳出來。

韓美一邊走一邊緊張地想:“如果莉莉真的遇害了,我會第一時間報警!”

聲音似乎是從走廊盡頭的房間傳出來的。韓美貼著墻壁,一路向前摸索。直到來到門邊后,她才停了下來。韓美透過半開的門向里看,此時那個老太太正背對著門,手里拿著錘子揮舞,錘子上的血十分刺目。

“這個老太太在干什么?”韓美將門輕輕推開,縫隙變得更大。

此時此刻,韓美終于看清了,老太太面前躺著一個人,她只能看見那人的小腿和腳,看不見其他部位。

韓美瞪大眼睛,立刻捂住了嘴:“她在殺人?”

她拿出手機,卻發現該死的手機還是沒有信號。雖然很怕,但韓美還保持著冷靜,她打開相機,決定先把老太太殺人的證據錄下來!

韓美躲在墻后,將手探出去,過了一會兒,她將手機拿回來,翻看錄像,隨后驚恐地瞪大了眼睛。

錄像中的老太太正在用錘子敲著面前的尸體,尸體被錘得軟踏踏的。尸體的頭部也露了出來,是失蹤的編號597。

視頻里的老太太突然扭過頭來,目光直視著鏡頭。

糟了,被發現了!

韓美額頭流下冷汗,與此同時,她感覺到一股陰森氣息出現在自己身邊。她機械性地扭頭向門的方向看去。

此時此刻,老太太的頭從門里探出來,她盯著韓美,一臉詭異地笑著說:“被你發現了。”

空氣似乎凝固了,韓美緊張地忘記了呼吸。

老太太的笑容逐漸變得猙獰。

來不及細想,韓美轉身逃跑,老太太在身后拿著錘子追。

“把骨頭敲碎了才方便把你們纏在一起!”老太太的聲音在韓美背后緊追不舍,“別跑!你早晚要做鋼絲球的一部分!”

韓美跑到二樓拐角處時,一雙大手突然抓住了她,隨后她被一路拽到了離他們最近的房間,躲了起來。

“別出聲。”是郭于的聲音,過了一會兒,郭于松了一口氣說,“她走了。”

“呼——”韓美松了一口氣,借著月光,瞥見墻上掛著幾幅畫,畫上是亂糟糟的黑線。

韓美壓低聲音說:“所有消失的人都是那個老太太殺的!”她將手機遞給郭于:“你看,我把她殺人的證據都錄下來了,等有了信號我就報警。”

郭于沒有接手機,拉著韓美的手:“先回宿舍再說。”

就在兩人準備離開時,韓美刮掉了放在辦公桌桌角的文件夾,幾張照片散落出來。

韓美撿起照片,發現那是幾張合影,隨后她翻看起來。

最上面的照片上一共有19個人,且都是女工,她們打扮得很土氣,看樣子有些年月了。那些人面頰消瘦,無精打采。照片上寫著鋼絲球廠第一屆員工合影。

“我記得車間上的名單上寫的是第三十屆,我們就是第三十屆員工。”韓美一邊說一邊繼續翻,“找到了,第三十屆員工合影。”

看到這張合影后,韓美再次皺起眉頭——她看見了莉莉。

除了莉莉之外,照片上還有另外14個人,包括已經被老太太殺死的編號597。

“怎么一共才15個人?還有,照片上為什么沒有我們?”韓美抬起頭問郭于。

郭于有些緊張地說:“照片上應該都是因為業績不好消失的人。別再看了,我們得離開這兒了。”

韓美將照片放回文件夾:“這些照片有古怪,我要帶回去看看。”

韓美回到自己的房間,坐到床上,將所有照片都攤開。她看著第三十屆員工合影,心里犯起了狐疑。如果只有因為業績不好而消失的員工才能出現在合影上,現在算上她和另外三個女工以及郭于,第三十屆員工一共有20人,可是之前的29屆都只有19個人,這是為什么呢?難道每一屆,都有一個勞動標兵免于死亡嗎?

此時此刻,韓美隔壁的女工編號583正望著窗戶發呆。

“媽媽,我不敢了。”編號583明明記得窗外是一片空地,什么時候變成另一個房間了?此時此刻,另一個房間里有一對母女正在爭執。

“你是個女孩子!怎么能跟他們一起玩泥巴?”那位媽媽一臉兇狠地把她拖到浴缸前,把小女孩的臉按在浴缸里,任憑小女孩怎么掙扎,她都視若無睹,“給我好好洗一洗!”

編號583不知哪來的勇氣大喊了一聲:“住手!”

隔壁的韓美聽到突然傳出的聲音愣了一下:“隔壁住著編號583,她剛剛在喊什么?”

“住手!你這是犯罪!”編號583并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胳膊上也有一塊泥巴。

那位刻薄的媽媽仿佛沒有聽見,自顧自地把全被浸濕的小女孩提起來,用鋼絲球搓小女孩的臉,表情兇狠地說:“我讓你淘氣!今天我要把你洗干凈!”

韓美將耳朵貼在墻壁上聽隔壁的動靜,她皺眉想:“難道她也恢復意識了?我要去看看。”

韓美走出房間,站在隔壁的宿舍門前敲了敲門:“你好。”

編號583聽到回過了頭,再次聽到了韓美的聲音:“可以讓我進去嗎?”

編號583正準備去開門,一只手卻從窗外伸了進來,抓住了她沾著泥巴的胳膊。她驚恐地轉過頭。發現那個媽媽正抓著她的胳膊:“你的身上怎么這么多泥?我來給你洗一洗。”

那個瘋狂的女人力氣格外大,編號583還沒來得及掙扎,就被拽進了窗外的房間。她只喊了一聲救命,就徹底失去了意識……

韓美聽到房間里的求救聲后,察覺到了不妙,立刻決定去找郭于幫忙!在郭于的幫助下,他們強行踹開了宿舍門。

宿舍門被踹開后,韓美立刻露出驚恐的表情。

此時此刻編號583正背靠在墻壁上,用鋼絲球搓著自己的臉。她的臉已經皮開肉綻,但她卻像沒有痛覺一樣,手上的動作根本沒有停止的意思。

編號583表情木訥,拿著鋼絲球一邊搓臉一邊重復一句話:“我是女孩子,我不能和男孩子玩泥巴。”

就在此時,郭于突然捂住頭表情痛苦地說:“我的頭好痛。”

緊接著,郭于開始痛苦地大叫。

韓美看了一眼編號583,只能先把郭于攙扶到隔壁自己的宿舍。

“你休息一下,我去阻止她。”

韓美再次來到隔壁宿舍,卻發現編號583已經不見了,能夠印證她并未出現幻覺的只有地上那一灘血跡以及一團沾著血肉的鋼絲球。

看著眼前的一切,韓美茅塞頓開,轉身再次回到了自己的宿舍,在那堆照片里翻找起來。

郭于說得沒錯,只有消失的人才會出現在合影上。此時此刻,第三十屆員工合影上多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剛剛消失的編號583。

意識到這點后,韓美突然想起另外兩名女工也恢復了意識,她立刻帶著頭痛癥狀有所緩解的郭于去踹另外兩間宿舍的門。

看著空蕩蕩的宿舍,韓美松了一口氣想,編號588和編號592都不在宿舍里,但也沒有出現在合影上,她們可能逃走了。

翌日。

韓美果然在工廠門口等到了編號588和編號592,她們和曾經的郭于一樣,逃出去后,最終還是繞回來了。

聽了兩人講昨晚的發現后,編號588疑惑地問:“你們說的是真的?”

郭于面無表情地說:“那團沾著血肉的鋼絲球還在那個房間,不信的話我可以帶你們去看。”

兩人都立刻搖頭說:“別!我……我不想看。”

過了一會兒,編號588繼續問:“這一切都是那個老太太干的?我們殺了她才能離開這里?”

韓美冷冷地說:“除了那個老太太,還需要對付另一個敵人。”

是夜。

四個人拿著武器,站在宿舍樓下。不出意外的話,今晚那個老太太會出現在辦公樓處理編號583的尸體。

郭于和韓美拿著武器走在前面,另外兩人跟在后面。

黑漆漆的夜里,耳邊伴隨著熟悉的異響,韓美知道,那是怪物滾動的聲音。

四個人走進辦公樓,輕手輕腳地向上走,越接近三樓,老太太敲骨頭的“咚咚”聲就愈加清晰。

還是那個房間,依舊是半開著的門。韓美站在門外,看著瘋狂揮舞錘子的老太太。

“鋼絲球越來越大了。”老太太突然回過了頭,露出一個陰氣森森的微笑:“你又來了?”

此時的韓美有些慌張,她身邊的郭于也愣住了。

韓美大叫一聲為自己壯膽,舉起手中的武器就要砸下去,可那老太太的速度非常快,竟然一下子就沖了出來,直接掐住了韓美的脖子。韓美的武器也掉到了地上。

韓美希望有人能救自己,可貼著墻站著的編號588被嚇得愣住了,膽小的編號592則丟掉武器,捂著腦袋開始瘋狂尖叫。郭于則捂著頭,滿頭大汗,表情痛苦地喃喃著說:“好難受……”

就在韓美的視線逐漸變得模糊時,編號588終于回過了神,舉起武器,大叫一聲沖了過去。她用武器擊打老太太的頭,老太太一下子倒在地上,韓美也終于得救了。

韓美癱坐在地上,急速喘息著。而一旁的郭于則捂著頭,表情依舊痛苦地念叨著:“頭好痛……”

編號588將所有的憤怒都發泄了出來,不停擊打著老太太,一下、十下、三十下……

編號588確認老太太不會再站起來后,才將韓美攙扶了起來:“別怕,她死了。”

此時郭于滿頭大汗轉過頭,表情愧疚地說:“對不起,我剛才頭突然好痛,動不了了。”

編號588看著郭于,想都沒想說:“一定是老太太對你用了邪術!現在她死了,我們都安全了。”

然而編號588的話剛說完,編號592的尖叫聲突然從遠處傳了出來。

幾個人扭頭去看,發現編號592正被一個黑色的球體拖拽著,迅速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里。

編號588聲音發顫地問:“那……那是什么鬼東西?”

韓美喘著粗氣:“那就是另一個敵人,它是老太太用尸體組裝的縫合怪。”

編號588離開了這里,郭于則留了一下,陪韓美一起找莉莉以及被抓走的編號592。

“其實你不用幫我,莉莉和其他尸體纏繞在一起,雖然恐怖,但沒什么攻擊力。”韓美一邊尋找怪物一邊說。

郭于拿著老太太的錘子說:“我只是想弄明白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兩人來到車間附近,對視一眼后,小心翼翼地走了進去。此時編號592正站在墻角,頭發扎著兩條幼稚的雙馬尾,低著頭一動不動。

此時此刻,編號592正沉浸在她的幻想之中。

老師拿著教鞭指著她的頭:“為什么去男廁所?你自己是男是女不知道嗎?”

編號592低著頭,臉上的表情極其陰沉:“我是女孩,但我女孩就一定要干凈,一定要穿花裙子,一定要上女廁所嗎?”

老師繼續說:“你胡說什么呢?女孩當然要去女廁所啊!”

“我就不!”編號592突然抬起頭,“我受夠了!”

老師愣了一下,隨即揮手打了她一巴掌:“真是變態!”

編號592突然抬起頭,表情猙獰地大喊起來:“我不是變態!”

正要拍編號592肩膀的韓美被嚇了一跳,沒等她反應過來,編號592已經沖出了車間。就在她沖出車間的那一刻,一個黑色的球體迅速滾過,將她撞倒。

“咔嚓……”編號592終于恢復了神志,但此時她的骨頭也已經被碾碎了。很快,她的四肢被扭曲成奇怪的角度,慢慢地被縫合怪物吞噬,融為一體。

韓美和郭于沖出車間,看見了眼前這一幕,險些吐了出來。

韓美憤怒地大喊:“害你們的人已經死了,不要再濫殺無辜了!”

縫合怪物滾到韓美面前,正對著她的頭屬于莉莉。莉莉看著她,和其他頭一同開口說:“還有兩個!”

隨即縫合怪物滾到韓美身邊,無數只手伸了出來,抓住了她的手、脖子和其他部位。

“過來,加入我們吧。”那些頭一同發出了令人毛骨茸然的聲音。

“郭于,救我……”韓美表情痛苦地求救。

然而此刻郭于再一次表情痛苦,雙手捂著頭念叨著:“好痛。”

韓美只覺得自己的視線越來越模糊,她看見縫合怪物上的那些臉上露出了恐怖的笑容……

編號588將果汁遞給沙發上的韓美。看了一眼茶幾上的文件夾問:“你們是怎么殺死那個怪物的?”

韓美喝了一口果汁說:“那怪物蠱惑了郭于,就在我以為自己快要死掉時,郭于及時清醒,錘死了怪物。后來我們就分開了,他沒有留聯系方式。”

韓美說完,拿起茶幾上的文件夾,將里面的照片拿了出來:“那個鋼絲球廠應該至少存在三十年了。”她將照片攤開,“每一屆員工都有合影,第一屆員工還穿著自己做的粗布衣服呢。”

韓美的話說完,突然皺起眉頭:“每一屆只有19個人,如果員工編號是排下來的,我們這一屆員工的編號應該是552到571才對。我是編號600,每屆員工都應該有20位才對。”

“既然逃出來了就別想那么多了,咱們出去好好慶祝一下。”

“不用了,我還有別的事,要先走了。”

將韓美送走后,編號588伸了個懶腰,大難不死必有后福,她的好日子還在后頭呢。

然而這個想法剛剛冒出頭,客廳的燈突然閃了起來。在忽明忽暗之間,她仿佛看到沙發上坐著一個人,那個人不是別人,竟是不知怎么進來的郭于……

“為什么每一屆都是19人,我們這一屆卻是20人?為什么編號和實際人數對不上?”回到家后,韓美一直在看著照片思考心頭的疑問,“照片上所有員工都是女性,只有我們這一屆多了一個郭于。”

就在韓美想得出神時,門鈴聲響了起來。打開門,站在門外的竟然是郭于。

“郭于?你怎么找到我的?”韓美的驚喜還沒表露完畢,笑容就僵在了臉上,她只給郭于留了電話,沒留地址,他是怎么找到這里的?

韓美試圖將門關上,但郭于的手卻突然擋住了門。他臉貼在門縫上,緊盯著韓美:“不歡迎我嗎?”

門被郭于完全打開,韓美看見,站在他身后的還有那個被殺死的老太太以及縫合怪物,他們擠進了韓美的家。韓美也看見怪物的身上多了一顆頭,那顆頭屬于編號588。

韓美驚恐地后退了兩步:“你……你到底是誰?”

郭于突然再次捂住了頭:“好痛……頭好痛……”

老太太舉著那把恐怖的錘子,露出恐怖的微笑:“你是最后一個。”

縫合怪物發出令人寒毛直豎的聲音:“快點加入我們吧,今年的任務只差你一個了。”

“你們到底是什么東西?為什么要害人?”這一次,沒有人能幫韓美了,她感受到了徹骨的絕望。

老太太抓住韓美的頭發,用貪婪的眼神欣賞著她的頭:“別著急,每個人死之前都會看到一段故事。你很幸運,可以看到結局。”

韓美的頭發被老太太薅掉了一縷,那縷頭發落到地上,蠕動蜷縮,變成了一根根鋼絲。

韓美來不及掙扎,便發現自己似乎進入了某種VR游戲,她以第三視角,看到了幾幅畫面。

——一個80年代打扮的女人抱著一個孩子,溫柔地說:“我的女兒一定要美麗漂亮,將來嫁一個好男人,相夫教子。”

——一個小女孩被男孩子們趕出男廁所。男孩們吐著舌頭說:“郭于是個變態!總是跑到男廁所看男孩子的小丁丁。”

——教室里,初中生郭于低著頭,她的校服褲子被血浸透了。

——心理醫生站在成年的郭于面前問:“我的腦子里有人在喝酒,你的腦子里有什么?”

——成年的郭于正躺在病床上,她剪短了頭發,面部輪廓也發生了變化。她看著頭頂的滴管喃喃自語:“女孩就一定要穿裙子嗎?我偏不!我現在變成男孩了,再也不要受她的擺布了!”

——臉上沾滿血跡的郭于拿著刀瘋狂地笑著,她的面前是老太太的尸體:“殺了她我就自由了。”

——郭于在鋼絲球廠打包,一個男人和其他工人竊竊私語:“郭于是變性人!他根本就不是男人!我和她是一個小學的,她從小就變態!”

——食堂里,所有人都趴在桌子上,口吐白沫。郭于表情請冰冷地看著那些尸體:“憑什么我要被人嘲笑?我沒做錯什么,為什么要一直被傷害?”

回到現實后,韓美狠狠地發起抖來。原來郭于和老太太是母女,怪不得每一屆員工都有19個,第三十屆員工卻有20個。前面的二十九屆合影,都是少了郭于!他不會死,所以永遠不會出現在合影上!

“你的頭發會變成鋼絲球,接觸到這些鋼絲球的人會召喚我,我會把他們帶到鋼絲球廠。”老太太正要揮動手臂錘死韓美,但她的手腕被一只手抓住。

韓美和老太太同時移動視線,發現此時郭于正用一只手抓著老太太,另外一只手捂著頭表情痛苦地說:“媽……放過她。”

老太太一臉不屑:“能不能放過她,應該問問你自己。媽媽不是早就被你殺死了嗎?這些壞事都是你自己干的呀?”

就在此時,韓美看見郭于那只抓著老太太的手和老太太的手臂開始粘連。

郭于滿臉驚恐,試圖掙脫:“不!是你害了我又開始害別人!”

老太太放開了韓美,用空閑的另一只手抓著郭于的另外一只手。她站繞到于背后,露出半個頭,斜眼看著前面的郭于:“那些人不都是你殺的嗎?后來你為了逃避,才分裂出了我這個人格,讓我成為你的替罪羊。”

緊接著,兩個人的身體也開始粘連,兩張貼在一起的臉也開始融合,身體的其他部位也開始融為一體。

韓美一臉驚恐地看著他們,此時她的大腦早已一片空白,不知所措。

“你快走!”郭于大喊起來。

韓美這才回過神,顧不上穿鞋,直接跑出了家。

當韓美跑出去后,才發現自己從始至終都沒有離開過工廠,這一切都只是她的幻覺。

好在這一次她總算逃出來了。

過了半個月后,韓美的生活一片平靜,再也沒有遇到過郭于,她也逐漸忘記了那場噩夢般的經歷。

這天她午睡醒來,睜開眼便看到了自己身邊的郭于,她立刻尖叫一聲,從床上跳了下去。

“不要害怕,我是來和你告別的。從小到大,我一直被那些人歧視,我在一次次報復的過程中逐漸迷失。當我看到你不懼危險也要救朋友,才知道了什么叫溫暖。”郭于站起身,背對著韓美,“如果當初有人關心我,為我站出來,我也不會變成這樣。”

郭于的話說完,他的身影便越來越淡。

韓美正要松一口氣,卻發現郭于閃爍的身影,似乎又分裂出了一顆頭……

猜你喜歡
鋼絲女工莉莉
With you at that moment
舊鋼絲球防下水道被頭發堵
紡織女工
皮帶女工
捉蛋神器
建筑女工
Look from the Anglo—American jury system of jury system in our country
鋼絲上的笑聲
正確使用鋼絲清潔球
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bt天堂网www天堂-电影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