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戀2010

2021-09-18 15:53祝南茗
南風 2021年8期
關鍵詞:赫本小賣部電腦

祝南茗

仿佛一切都是舊的,只有他們倆是新的,這趟車將從2010年初開到很遙遠、很遙遠的以后。

怎么就睡不夠呢?

何曉本坐在階梯教室的座位上,眼皮直往下掉,她用左手扶著頭,另外一只手還在努力記筆記。隨著講師語速加快,筆記上的字跡越來越難以辨認。

呼吸忽然一滯,困意完全控制了大腦,筆離開了手掌開始自由落體,在地上彈跳了兩下。清脆的聲音,使講師眉頭一緊,目光直射向何曉本,話鋒一轉,意有所指地說:“還有一年就要畢業了,但是某些同學非但沒有抓緊最后的關鍵時期,反而還在這么重要的課上睡覺。”

室友連忙推了推何曉本,小聲道:“快醒醒。”

明明是困得睡著了,但老師說的話,卻能聽得一清二楚。

當時是2014年,高校畢業生人數達到727萬,有人將這一年的畢業季稱為“史上最難就業季”。可誰知,不久之后,就業壓力不降反升,從就業壓力擴散成了考研壓力、考公壓力等,“內卷”一詞橫空出世,成為了當代社會的關鍵詞。

2021年的何曉本,坐在公司人事主管的旁邊。主管桌子上堆著剛拿回公司的簡歷,何曉本隨意翻看了一下,問道:“怎么這么少。”

“有些不合適。”

何曉本點頭,雖是可惜,但也不是不能理解。他們公司用人的要求越來越高,最低學歷也得是碩士研究生。

部門的人一起定了面試的內容,何曉本正準備跟著其他人一起離開,被好友攔下。好友與她是同期,當好友轉崗,已晉升成人事部主管時,她還是公司里最不起眼的小小文員。

下班離開公司的時候,透明電梯外是一派繁華的霓光,她低著頭,細數梯內地面上的花紋,在思考接下來該怎么辦。

好友說,她這次有點危險,也許會被辭退。

她什么也沒有做錯,唯一錯的就是她無法做到讓領導無可挑剔。她雖然在公司勤勤懇懇工作了五年,但是她做的工作是任何人都可以做的,她可以被更好的新人取代。

隨意打開微博,看到有一條微博這么說:你本以為人生只要努力,就會擁有美好的前景,可是你現在才知道,人生就像斗地主,是別人的牌太好了,你才會打得一塌糊涂。

何曉本走出電梯,正好看到商場里的巨大LED屏上的偶像宣傳海報。世界是一個輪回,在她的年代里,也有選秀,只不過沒有那么瘋狂。

她閉眼,仿佛回到了2010年的夏天,又或者是,這場關于2010年的夢從未醒過。

1993年1月20日,何曉本出生,原本她的名字叫何海哨,但還沒來得及登記,第二天報紙上就出現了奧黛麗赫本香消玉殞的新聞,何爸爸一把鼻涕一把淚地說要把何海哨的名字改成何本,在何媽媽的強烈反對下,兩人對“何曉本”這個名字達成共識。

于是一個如花似玉的小可愛就頂著“何曉本”這個酷似男孩的名字健康長大了。

何曉本因為這個名字,多年被班主任欽點為收作業本的小組長,手臂上的一條杠幾乎成為她的童年陰影,好在何曉本做事井井有條,初三終于擺脫了一條杠陰影,升為學習委員。

簡單來說,就是從管一個小組的作業變成管班上所有人的作業。

這學習委員,一當就是四年,從初中到高中。

這周一換座位的時候,何曉本呼哧呼哧地抬著桌子,從第四組搬到第一組,搬到一半,沒力氣了,停在講臺上休息,結果課桌就被一個高個子男生搬走了。

何曉本趕緊追上去:“這是我的桌子!”

男生挑了挑眉,大笑著說:“我知道呀,學習委員,我幫你搬桌子,你幫我個忙。”

何曉本警惕地看著他:“作業不能不交,我只給你寬限兩個課間,中午之前,我是一定要搬到老師辦公室的。”

“學習委員怎么滿腦子都是作業,好好一顆漂亮腦袋。”男生嘆氣,他搭在課桌上的手指碰到了標簽,標簽上寫著何曉本的名字,“何曉本?小赫本?我聽說你家是開便利店的,我下次能去你家上一下網嗎?”

何曉本一臉狐疑:“你想玩金山畫王?”

她對上網所有的印象就是學校里電腦機房里玩的金山畫王和金山打字通,她早就玩膩了,店面里的電腦她都懶得碰。

“你好搞笑呀,我是要去給快樂女聲投票,你看快樂女聲不?”

“我只看過超級女聲……”何曉本小聲地說。

男生幫何曉本搬完了桌子之后,大手摸了摸何曉本的短發,臉上掛著笑:“死腦筋的學習委員,超級女聲今年改名叫快樂女聲了呀!”

何曉本家的便利店離學校不遠,男生背上書包,就迫不及待跟著何曉本走。

他在后面嘰嘰喳喳,像是麻雀精:“小赫本,你知道我叫什么嗎?我叫周熠皓,熠熠生輝的熠,皓月當空的皓,你可要記好了,剛剛的喂叫得我好傷心,你看我們都開學這么久了……”

耳朵里塞滿了某人發出的噪音,真不知道他一天吃多少飯,怎么會這么有閑力氣。

沒有回應,周熠皓蹬鼻子上臉,開始拉票:“我可喜歡郁可唯了,她爆發力超強,你有空聽聽她的歌,超給力的。小赫本,我看班里女生最近都在看那個流星雨電視劇,你是不是也看呀!”

《一起來看流星雨》確實很流行,班上還流傳著劇中插曲的歌詞手抄本,但是何曉本自從升入高中后,何媽媽就以影響學習為理由,搬走了電視機,她只能透過臥室對面人家的電腦看電視,而鄰居家一家人似乎都是古裝劇迷,所以她跟著看了好幾集的《仙劍奇俠傳三》。

聽她說到《仙劍奇俠傳三》,周熠皓似乎什么電視劇都能接上,立馬就和她聊起了劇情,還說自己最喜歡演員楊冪。

對楊冪這個名字,何曉本覺得很陌生,但是周熠皓善解人意地解釋了一番,她才知道,原來雪見的演員就是楊冪。

再拐一個彎就到何曉本家了,還沒到,何曉本就想著怎么和周熠皓串個口供,這才能合理地讓周熠皓借到電腦。

周熠皓腦子靈,聽完了何曉本說讓他想借口,他瞪大眼睛,然后拍胸脯:“交給我吧!這事兒我老有經驗了!”

何曉本家就是普通的六層住宅房,一樓店面用來開便利店,賣些小商品,樓上留有一層自家住,剩下的全部出租出去,給來本地的打工人。

柜臺上就放著電腦,周熠皓一看到電腦,眼睛都亮了。還沒等何曉本進來,他就往正在整理貨架的何媽媽鞠了一個九十度的躬,聲音洪亮又帶著幾分討好的親近:“姐姐你好,我是何曉本同學的朋友周熠皓,今天想來借電腦查學習資料。”

姐姐?!何曉本伸出手想要把周熠皓攔住,但是已經來不及了,這輩分是不是已經亂到太平洋了?

何媽媽沒想到還挺吃這一套,笑得臉上的魚尾紋都若隱若現:“是本本的同學呀,太客氣了,我是本本的媽媽,叫我阿姨就好。”

周熠皓又是一通夸獎:“阿姨,您看起來太年輕了,我還以為您是何曉本的姐姐呢!怪我沒禮貌!”

兩人惺惺相惜,何媽媽恨不得當場把周熠皓收為干兒子,在何曉本不善的眼神下,她才遺憾地從冰箱中拿出伊利雪糕,放在周熠皓手上:“想吃什么自己拿,這雪糕可好吃了,你嘗嘗。”

何曉本鼓著臉,搬著小板凳,悶悶不樂地坐在周熠皓旁邊。而周熠皓舒服地坐在電腦椅上,還有一下沒一下地挖著自己從沒吃過的雪糕吃。

周熠皓不知道開機密碼多少,轉頭想問,看到何曉本這副模樣,心里就清楚了,把雪糕盒往她手里一放:“你也嘗嘗。”

何曉本嫌棄:“我才不吃你吃過的東西。”

“哈哈。”周熠皓另外一只手變出了一根全新的雪糕木勺:“你吃吧,我就吃了這么一小塊,你吃另外一邊。”

何曉本不情愿了,明明是自己的媽媽,是自己家的電腦,怎么都對周熠皓更好一些?

在周熠皓的操作下,電腦上出現了網頁,上面可以給喜歡的歌手投票,可以播放《仙劍奇俠傳三》,還可以看有圖文并茂的明星博客。

何曉本露出了驚訝的表情,周熠皓就欺負她,夸張地說:“你們不上電腦課的嗎?”

“有上電腦課,但是老師沒教過……”何曉本想起初中的電腦課,老師基本上就是叫學生自己在桌面上玩,偶爾布置一些打字任務。

她有一次看到同學在玩游戲,同學說只要在網址上輸入4399就能玩了,可是她在桌面上按了好多個4399,游戲都沒有出來。

說完了關于4399這串神秘數字后,何曉本看到周熠皓仿佛在憋笑,她委屈地說:“你不要嘲笑我,我是真的不會,也沒有人告訴我該怎么做。”

周熠皓原本是想笑的,聽完了她的話后,他回想自己是如何學會用電腦的,才發現自己其實是有一個哥哥引導他學習的。而何曉本本來就恪守規則,做事有些唯唯諾諾,對于電腦這貴重的電器,不敢嘗試是很正常的事情。他又怎能取笑何曉本呢?

于是他問何曉本:“想不想玩4399小游戲?”

何曉本點頭,眼睛閃亮亮。

周熠皓把電腦椅還給何曉本,耐心地叫她如何打開形似e字母的瀏覽器,然后在上方的網址欄中輸入“www.4399.com”,教她www是什么意思,而com是什么意思,根據這又延伸出一些其他的網址。

何曉本這才知道,初中同學所說的4399是什么意思。

周熠皓又讓何曉本多在桌面上點擊嘗試,左鍵右鍵也有不同的作用。當何曉本點到企鵝圖標的時候,周熠皓轉頭想問何曉本有沒有QQ號,因為兩人挨得太近,他的鼻尖剛好擦過何曉本頭頂上的頭發,聞到了寶寶霜和飄柔洗發水混合在一起的味道。

他急忙挪開了一些距離,卻下意識吸了吸周圍的空氣,好聞又特別。

何曉本疑惑轉頭,問他有事嗎,周熠皓的眼睛卻莫名看到何曉本臉部輪廓后的景色,不遠處打著旋落下的黃色葉片。

明明是秋天,他卻覺得心底有什么東西在發芽。

他遲疑了一會兒,開口:“就想問你,你QQ號多少,我們可以加個好友嗎?”

何曉本思考的時候過于用力,眉毛中間區域整個都要皺起來了,她搖了搖頭:“之前在機房注冊過一個,但是我忘記了。”

“那我再教你注冊一個。”周熠皓私心滿滿地幫何曉本注冊賬號,把何曉本的QQ昵稱設置成小赫本,然后馬上在查找賬號那兒搜索自己的QQ號。即將成為何曉本的第一個QQ好友,不過他在心里偷偷想他其實是馬上要成為何曉本的第一個好友啦!

回家用手機美滋滋地通過何曉本的好友申請后,周熠皓揉了揉眼睛,看清楚屏幕后,他的嘴角馬上耷拉了下來。

周熠皓第二天在校門口小賣部抓到何曉本同學,彼時何曉本正在小賣部里面挑卡貼,她昨天看到周熠皓的飯卡上有印著雪見照片的卡貼,覺得很好看,她也想買一個卡貼。

在卡貼里挑挑撿撿,沒有找到自己喜歡的,周熠皓在旁邊欲言又止,在何曉本抬頭問店主還有其他卡貼的時候,兩人的目光恰好對視。

因為何曉本偷偷把昵稱給改了,周熠皓有點小情緒,所以他就歪了歪頭,沒有說什么。

見對方歪頭,何曉本也疑惑地歪了歪頭,隨后馬上開口:“又想借電腦?”

“才不是!”周熠皓否認,看上去有些炸毛,“你為什么要把我給你取的昵稱給改了。”

“小赫本這個名字也太自戀了,不太好吧。”何曉本低頭翻找剩下的卡貼,試圖找到好看的卡貼,“再說了,你一個人叫就夠了,再來幾個人叫這名字,我還不得躁得慌。”

原本周熠皓像落敗的小狗一樣,聽到這句“只有你一個人叫就夠了”,心情又雀躍了起來,拉著何曉本的書包,就把她往店門口帶:“小赫本別找了,這兒雪見的精品卡貼都被我包圓了,你去我那兒挑呀!”

周熠皓大搖大擺地領著何曉本到座位上挑選卡貼,期間攤在座位上閃閃發光的精品卡貼引起周圍一群人的注意,周熠皓抓住幾只蠢蠢欲動的手,嘚瑟地揚了揚嘴角:“誒!你們可都不許亂動,讓何曉本先選,剩下的你們再挑!”

同學一片噓聲:“周熠皓你賄賂學習委員!”

他耳朵尖,一下就找到說這句話的人,他沖人家做了個鬼臉:“我樂意!我就賄賂了,你管得著嘛!”

話音還特意拖長了嘛字,顯得特別逗,正在挑卡的何曉本捂著嘴噗呲一聲,沒忍住笑了出來。周熠皓還以為是哪個膽子大的,還敢笑他,轉頭看到了何曉本,不自覺就跟著她一起笑。

自從上次在小賣部找到何曉本之后,原本不怎么逛小店的周熠皓,時不時也會去小賣部轉轉。

隨著六月份iphone4的發售,蘋果的風也后知后覺席卷到了何曉本所在的海邊小城。

仿佛一夜之間,學校里的學生開始以蘋果手機為潮流,當然,那個時候學校并沒有明令禁止手機,在之前大家幾乎只會用小靈通這種非智能手機。

校門口小賣部的貨架上也專門騰出了一個區域擺放手機配件,一溜兒的鑲鉆手機殼,靚得沒邊,價格也是非常高昂。

好幾次,周熠皓看到何曉本在手機殼前,眼睛亮得比水晶鉆還要閃。

周熠皓記在心里,好幾次想找何曉本說話,但是何曉本總被她旁邊的女同學圍著,他也不好意思過去。

快下課了,周熠皓看著何曉本抱著書包頭也不回地走了,留下他站在座位上揮手,尷尬到石化。他把圍巾在脖子上繞了三圈,差點沒把自己勒死,然后把書包往肩膀上一挎,就大步邁開去追何曉本了。

在靠近小賣部時,他聽到了熟悉的聲音,大概是何曉本在討價還價,他扒拉著墻,往小賣部里頭看去,只見何曉本正舉著一個哆啦A夢的鑲鉆手機殼。

“一百零八,這是最新款,不還價。”

周熠皓心疼地砸吧嘴,就想上前阻止,事實上他也這么做了。何曉本一看到他,就把手機殼藏到身后。

兩人從小賣部出來之后,在推著大爐子賣烤紅薯的大叔那兒買了一個紅薯,周熠皓把紅薯掰開,燙得直甩手。他把大的那一半紅薯給何曉本,隨意提起:“你不是沒手機嗎?還買什么手機殼……你想玩手機的話,我的蘋果四借你玩幾天呀,買手機殼多沒意思!”

何曉本拿著紅薯,也不嫌燙,眼睛盯著黃澄澄的紅薯肉,耳朵被冬風刮得粉粉的:“我就是想買一個手機殼。”

“我想起來了,老師今天上的那啥課來著。你是不是想給自己一點動力,然后好好讀書,以后畢業了賺錢買蘋果四?!”

何曉本心想,今天上的課是這樣的嗎?還沒回答,周熠皓就站起來拍拍屁股,昂首挺胸地說:“你先回去吧,今天我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不能送你回家了。”

他背著書包,跑到了沿途一棵樹后面,偷偷看著何曉本往家走了,然后一個猛轉彎,就往學校的方向跑。

跑到小賣部門口時,他差點沒剎住腳步,撞到放在門口小賣部地上的廣告牌,牌子上寫著“專營文具、玩具。另有打印、快遞代購、代收等服務”。

他冒失地撞進小賣部,跟柜臺后的店主套近乎:“叔,你這兒能淘寶代購不?”

當時的網購可是新鮮玩意兒,尤其是對沒有網上銀行的學生來說,所以當周熠皓鬼鬼祟祟地拎著快遞盒走進教室時,同桌指著他手上的快遞盒,眼睛和嘴巴都圓圓的。

“這……這!”

“噓!”周熠皓示意同桌小點聲,然后把快遞盒放在腿上,用身體擋住了何曉本的視線,從快遞盒中掏出藍色手機殼,還有其他的配飾,這些是做鑲鉆手機殼的材料。

清點好商品數量之后,周熠皓和同桌吐槽:“門口的大叔實在是太坑了,代購得要代購費五元,好在這些材料不貴。你以后可千萬不要找那個大叔代購。”

同桌連忙點頭:“那可不,人家這是暴利!”

何曉本發現最近周熠皓總是躲著她,不僅上課時偷偷摸摸在抽屜里做一些小動作,放學后還特意繞著他走。

校慶放假半天,大部分同學都沒有回家,幾個同學圍在講臺上,在電腦c盤的隱秘角落里找電影看。這是有同學偷偷用U盤拷貝到電腦上的,有時午休趁巡邏的老師不注意,大家就把窗簾布都拉上,躲在教室里看電影。

這是高中時期為數不多的消遣。

昏暗的教室里,多媒體的幕布上映著不清晰的影片,為同學們開啟了一個更廣闊的新世界。或奇幻怪誕,或盛大悲壯,觸動當年十六七歲少年人的心靈。

校慶的那個下午,教室里放的是《2012》。瑪雅人認為,每二十年為一個小周期,而1992年到2012年是太陽歷上最后一個周期,自此之后,太陽再不會升起。

何曉本特意坐在了周熠皓身邊,周熠皓緊張極了,生怕抽屜里的手機殼被何曉本發現。當何曉本和在場所有人一起全身心投入電影之中時,周熠皓小心翼翼地用右手把手機殼和材料往抽屜深處推了推。

看到最后,屏幕中滑過制作者名單,何曉本的臉上也無聲無息出現了眼淚,周熠皓下意識想看看何曉本,結果看到何曉本淚流滿面的樣子,嚇壞了,連忙掏出紙巾,幫何曉本擦拭眼淚。

“你哭什么,電影都是假的,根本就不會有什么世界末日的。”

電影結束,大家都各自收拾東西回家,何曉本怕被其他人看到自己哭了,就趴在座位上偷偷抹眼淚,急得周熠皓只會抽紙巾、遞紙。

最后一位同學出門之后,把鑰匙掛在門把手上,對著周熠皓說:“周哥,待會記得鎖門!”

“好。”周熠皓拍了拍何曉本的背,安慰道,“好了,別哭了,我們先回家?”

“不想回去。”何曉本帶著哭腔說。

周熠皓伸了個懶腰,任督二脈猛然被打通,他問何曉本:“那我們要不要去海邊轉轉?”

他們這個小城正挨著大海,公交車車程不過三十分鐘,周熠皓說到做到,從學校出來之后,就和何曉本一起坐上了去沙灘的公交車。

現在天色還早,周熠皓幫坐在窗邊眼睛紅紅的何曉本打開車窗,有些海腥味的空氣驅散了公交車中積久彌濃的汽油味。風把何曉本的頭發吹散開,周熠皓從口袋里拿出一個小發夾,幫她把碎發夾好。

何曉本摸了摸頭,疑惑地看著周熠皓,仿佛在說,這東西你哪來的。

“在小賣部看到覺得很適合你。”周熠皓輕咳,眼神不敢與何曉本對視,窗外正經過一片青草地,草中點綴著小白花。

破舊的公交車上,車座后貼著各種廣告紙,車頂上的小電風扇雖沒有開啟,卻因車的慣性正嘎吱嘎吱搖晃著,司機哼著鄧麗君的《甜蜜蜜》。仿佛一切都是舊的,只有他們倆是新的,這趟車將從2010年初開到很遙遠、很遙遠的以后。

夢中光怪陸離,紫色和藍色混雜在一起,讓心念沉得更深,黃色就像是融入水一般融在夢里,讓腦子疼。

“終點站到了,請各位旅客帶好隨身物品下車。”

地鐵停下來也有慣性,2021年的何曉本從夢中驚醒,在空無一人的車廂內,她抓起自己的皮包,三步并兩步從敞開的車門離開。

刷卡出站,從熟悉的出站口感受到外面的涼意,天已入秋,空氣中的濕度變低。不知道今天周熠皓的身體好點了沒。

清輝毫不吝嗇地撒在每一個匆匆過路人的身上,若是李白還在這個世界上,看到這樣的月色,他又會寫出怎樣的詩?

2010年的何曉本以為自己有很多煩惱,她和周熠皓腦袋碰腦袋,沉沉睡著,被公交車猛然停下的動靜嚇醒。

兩人的頭分開,周熠皓怕何曉本受傷,直接用手捂著她的腦袋,結果自己的頭撞到了座椅上。他痛呼著看窗外,公交牌顯示他們已經到站了。

何曉本雖說差點就叫了海哨這個名字,但是她從沒有見過海,和周熠皓走過幾段路后,一看到海,就完全控制不住自己,撒開腿向大海跑去。她張開手臂,擁抱海風像是擁抱大海。

“大海,你好啊!”

周熠皓好不容易跑到何曉本身邊,聽到何曉本用手掌抵在嘴邊,朝大海說話,他也效仿,不過他是對著何曉本:“小赫本同學,你好呀!”

“哈哈哈哈。”旁邊的戈壁回蕩她的笑聲,她又說,“我不要世界末日,我要大家都好好的!”

“那么,大海啊,請給我力量吧!”

周熠皓在心里默默祈禱,這個世界不會有不幸福的時候,因為他會為何曉本分擔所有的不愉快。何曉本的不快樂由他來消滅,何曉本的世界由他來拯救。

何曉本把心里話大聲喊出來,就舒坦多了,她追著周熠皓跑,跳起來就要揪周熠皓頭發:“讓你之前不理我,哼,我要讓你受到懲罰。”

周熠皓連連求饒,舉雙手投降:“你聽我解釋!”

他一只手保持投降的手勢,另外一只手從背后的書包里掏出趁何曉本看電影時做好的手機殼,淡藍與白色相間的水鉆上,黏著一只可愛的叮當貓,正是何曉本之前想買的那個手機殼。

何曉本看到手機殼時,笑容凝固,沉默許久,然后她從寬大的校服褲中掏出她今天剛從小賣部買的手機殼,和周熠皓手上一模一樣的款式。

他們忽然會心一笑,周熠皓背后是海邊的落日,他毛茸茸的腦袋上有一輪光輝:“謝謝你。”

時間太短,日落太長,等太陽徹底消失的時候,周熠皓低頭看表,勉強辨認出這個點已經沒有公交車了。

“小赫本……你認路嗎?”

何曉本猶豫地說:“應該認識吧……”

回想十七歲,走過最漫長的路就是這條鋪滿星光的路,周熠皓帶著何曉本狂奔,記憶里全是歡笑,還有周熠皓的咆哮“往左走,別往右!”。

想到馬上就要看到周熠皓了,何曉本笑著用鑰匙打開了家門,看到周熠皓系著圍裙,右手拿著鏟子,怒氣沖沖地對她說:“你還知道回來?”

哦對了,2021年的今天是他們戀愛的五周年紀念日。

2010年1月4日,《阿凡達》電影在國內上映,一經上映便引起轟動,從此改寫了中國電影院的命運。但在當時,還不知道它有這么大的作用,大家只是頭疼這買票的路實在是太難排。

周熠皓挑了沒課的兩天排隊,結果沒一次買到票,一直等到了2010年的暑假,兩人才一起去看了《阿凡達》,這也是何曉本第一次看3D電影和IMAX電影。

“人類還有無限的未來。”何曉本看完電影之后,感嘆道。

高中畢業后,兩人各奔東西,卻因為各種各樣的阻擾,逐漸失去了消息。何曉本專業知識太弱,剛剛工作的幾年很困難,老板就不斷叫她出門跑業務,把最苦最累的工作交給她,想磨礪她。

在機場登機口等待,何曉本看到戴著帽子的師傅匆匆走過,她覺得這位師傅有些面熟,于是拍下照片,發給了周熠皓。她說:“我覺得這個師傅,和你長得好像。”

何曉本行程本來就很趕,上機、下機,又馬上到約好的地點談業務,不僅沒談成,反而還被對方冷嘲熱諷了一番。

“你們公司是沒人了嗎?派了個小姑娘來,真是沒誠意。”

何曉本面上還掛著禮貌微笑,牙關卻咬緊了。

又搞砸了,何曉本走出茶館,隨便找個花壇,就坐在花壇沿上,穿著高跟鞋的腳酸痛極了。

她打開手機,收到了周熠皓的微信:“小赫本?哈哈,就是我,剛剛我也看到你了,都不敢喊你,怕認錯人了。”

何曉本停下正在揉腳踝的手,在微信界面里翻來覆去,最后發了一個可愛哆啦A夢的表情包。

“你還會到雨城飛機場嗎?要不到時候一起吃個飯?”

他好像變了很多,又好像完全沒有變,兩人見面,互相問好,都說最近挺好的,可真實的處境又恰好相反。

2016年的夏天,在沙縣小吃剛剛吃完蔥油拌面的兩個人,一出門就撞見傾盆大雨,周熠皓從隨身的包中拿出一把傘,遞給對方:“你先回去吧,我還沒吃飽,打算再買點東西。”

何曉本沒有推脫,她撐著傘離開了沙縣小吃,沒有回頭,保留了兩個成年人最后的尊嚴。

兩人在一起之后,何曉本才知道他們相遇那天,周熠皓正因手部抽搐,即將調離崗位,所謂調離崗位,意味著周熠皓失去他為之奮斗已久的工作。

但是這一天卻被周熠皓稱為幸運日,因為他與小赫本的世界再次交織了。

尾聲

沒有人可以永遠十七歲,但是永遠有人十七歲。

何曉本寫在日記上,她說她最好的時間已經過去了,剩下的人生就是失望和死氣沉沉。

而周熠皓的再次出現,卻告訴她,生活中的每一步都是最好的一步。

遇到何曉本之后,周熠皓失業了,他在接下來的時間里輾轉在城市里的每一個角落,打了無數份不一樣的工,始終找不到最適合自己的那一份。

兩個人一起吃過路邊一塊錢五個的窩窩頭,也拿著周熠皓干房產中介時賣出的第一套房的傭金吃過大餐。

何曉本回家之后,周熠皓沒好氣地說:“你怎么才回來,你知道我等了多久了嗎?我給你發的微信你看到了嗎?”

他興奮地從圍裙的兜兜里掏出手機,想和何曉本分享自己的喜悅:“你看,我應聘上這家大公司了!”

是周熠皓喜歡的和機器打交道的工作,他喜歡有數字的工作。

何曉本打從心里為周熠皓感到開心,原本被炒魷魚的壞心情終于消耗殆盡:“我也要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打算換一個新工作!”

2009年的那個冬天,唐雪見和景天沒有在一起;2010年朝著神秘潘多拉星球進發的飛船還在路上;2012年被預見的全球災難,隨時都可能迫近;2014年的就業危機正在加劇。

但是不要害怕,愛的世界末日,永遠不會來臨。

猜你喜歡
赫本小賣部電腦
誰動了我的電腦
百字快訊
自己買電腦
恩將仇報
山精的免費小賣部
赫本的回信
電腦子變學霸
癡情彩票
The Apple of Temptation
癡情彩票
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bt天堂网www天堂-电影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