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人原來是軍人

2021-09-17 14:48李茜吳衛斌
鐵軍 2021年9期
關鍵詞:道工序巖茶通宵

李茜 吳衛斌

在武夷山,只要一說金袍冠生態茶業,幾乎沒人不知道的。茶好,人好,總經理原泉,他曾經是個兵哥哥。

早就想去采訪一下這個做茶葉的兵哥哥,可7月21日第一次見到原泉時,著實把我們震了一下,他確實太威武了,標準的壯漢,肌肉男一個。

“不好意思,昨晚通宵焙茶,一直到快天亮才忙完。”原泉一邊招呼我們,一邊解釋,那雙曾經拿槍的大手,泡起茶來熟練靈活,動作中滿滿的都是堅定。

每年七八月份,是武夷山一年中最熱的季節,也是武夷巖茶焙茶最忙的時候。熬著酷暑和炭火的雙重夾擊,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

一談起茶,原泉立刻來了精神,兩眼都放著光。他說,武夷茶,炭火焙,方能彰顯巖韻之精華。只有通過火的洗禮,巖茶才能真正褪去山野的青澀,走向真正的成熟,成為一泡名副其實的武夷巖茶。要想炭焙出一泡好茶,必須包括打焙、披灰、上焙、翻焙、試茶、下焙等多道工序,每一個步驟都不能少,每一步都是巖茶的必經之路。

“在這么多道工序中,烘焙這一環最為關鍵。火功高了,就會有焦味;火功低了,容易返青變質。”原泉說,焙茶從六七個小時到三四十個小時不等。有時,茶焙一次,光翻焙就多達四五十次。焙茶火點、時間的不同,都可能帶來瞬息萬變的口感,所以制茶都要通宵蹲守,除了30到50分鐘翻焙一次,每半小時還要試一次口感。

原泉,1993年出生,從小就向往軍營,2011年高中畢業后如愿以償穿上了橄欖綠。在部隊,他多次獲得嘉獎,入黨當班長,被評為優秀士官。2016年,他光榮退伍返回了故鄉武夷山。

說起當兵的5年,原泉的話語中充滿了不舍和懷念。他說,部隊的5年,是激情燃燒的青春歲月,一生受益,終生不悔。剛退伍的時候,人回到了武夷山,可心還在軍營中,一天聽不到軍號,覺得六神無主,確實有過一段時間的迷茫。后來還是武夷山的茶葉,讓他走出了迷茫,開始了創業。

剛開始,他跟隨茶廠的老師傅學習傳統制茶技藝。“凡是做過茶的人,都深諳做茶的個中滋味,那是千言萬語也道不盡的苦。”一個季茶至少耗時20天,上半夜做青,下半夜炒青揉茶,干通宵是家常便飯。武夷巖茶的工藝最為繁瑣,30多道工藝,都存在很大的變數,諸如天氣、加工環境、做茶手法等因素都會影響品質的形成。

采摘、開篩、搖青、碳焙,每一道工序都有自己的門道,圍繞這一片小小的葉子,原泉不斷給自己“找事兒”。

腳上有泥土,手上有茶香。從實踐中摸索積累,原泉的制茶技藝越來越熟練。

摸透了技術,原泉又開始跑銷售。

“剛開始做茶葉生意,手頭資金不多,人脈不廣。”原泉回憶道,當時,心里挺忐忑的。

但是,曾經的軍旅生涯,軍人的熱血早已融進原泉的骨子里,鑄就了他頑強不服輸的品質。“那時候遇到特別喜歡巖茶的朋友,我就請他喝自家的茶,碰到一些懂茶的朋友就會一起審評、斗茶,不懂茶的,我就給他們普及巖茶知識。”原泉說,后來,這些朋友大部分成了我的客戶,而且自發地幫我推薦、宣傳我的品牌。

從曾經的 “小戰士”到現在的“小老板”。原泉說,他還有很多事要做,希望讓更多的人喝到正宗的武夷巖茶。? ? ? ? (責任編輯 姚定范)

猜你喜歡
道工序巖茶通宵
“天價巖茶”折射茶業亂象
修鐵鏈
機密
不敢回答的問題
小品種,不寂寞
傳統技法搟氈 工序缺一不可
安溪鐵觀音秋茶飄香
武夷巖茶的陳化與耐泡度
趙露:茶行業更需要“工匠精神”
趙露:茶行業更需要“工匠精神”
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bt天堂网www天堂-电影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