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首長我的團

2021-09-17 05:11周榮興
鐵軍 2021年9期
關鍵詞:戰旗錦旗方陣

周榮興

我們的黨百年華誕,習總書記發表重要講話,激動人心,萬眾歡騰。我這個新四軍老兵更是心潮澎湃,我堅信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領導下,全國人民團結一致同心干,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一定能實現!學習黨的歷史,回望革命歷程,心情久久不能平靜,任由思緒遨游。憶及新中國成立70周年閱兵戰旗方陣時,匯成一支順口溜:

百年黨慶萬眾歡,全國社會現小康,戰勝疫情國力強 ,神州載人太空站;我捧《鐵軍》心中暖,紅旗飄揚“鋼鐵團”,再憶三見老首長,老兵永遠忠于黨。

記得2019年國慶節后,老戰友鄭懷盛大校告訴我,新中國成立70周年閱兵戰旗方陣中,新四軍第二師四旅十團(金剛鉆團)、十一團(鐵錘子團)、十二團(鋼鐵團)3個團戰旗都在100面戰旗方陣中。他讓我在中央臺復播時注意看,我眼拙,在電視上沒看到。沒想到,拿到今年《鐵軍》第5期時,竟在第15頁上看到了我所在部隊新四軍第二師四旅十二團(后為一八三團)“鋼鐵團”旗幟在方陣之中的照片。好高興啊!看到培養我的老部隊“鋼鐵團”旗幟了,心中無比興奮,無比自豪。

這又讓我情不自禁地沉浸在前后3次見到新四軍老首長的往事之中。

有幸見到陳毅軍長

我曾是一八三團的群工干事,1964年轉業到北京政協做保衛工作。由于工作關系,曾多次見到我在新四軍的老首長陳毅元帥、敬愛的陳毅副總理。印象最深的是第一次,1964年9月的一天,陳老總到南河沿北京市政協文化俱樂部活動。陳老總下車后,俱樂部主任史公載先生(史良副委員長的胞弟)把我介紹給他,說:周同志是部隊轉業來的。陳老總握著我的手問:“哪個部隊的?”我答:“是二十一軍的。”陳老總又問:“哪個師的?”我答:“是六十一師的,你知道嗎?”陳總笑著說:“當然知道,原是新四軍四旅,對不對?”我說:“是,是,我是您的老部下呀!”他又一次握住我的手,親切地說:“對,對,是老部下!”當時我真是高興極了。但我清醒地認識到:我只是一個無名小卒,陳老總這樣親切地同我談話,那是他對老部隊的感情啊!

受托拜訪老首長張勁夫

1998年,我參加了北京新四軍研究會二師分會。分會領導分配我做原國務委員張勁夫與胡曉風(張老夫人)的聯絡員。張老在抗日戰爭中長期戰斗在淮南地區,擔任過新四軍第二師政治部副主任、二師四旅政委,淮南區黨委宣傳部部長等職,也是我的老首長。 2002年10月,我受委托請張老為安徽省滁州市來安縣所建的新四軍第二師抗日戰爭紀念碑題字。張老寫好后,坐下來休息時,考問我:“你知不知道六十一師是紅軍師?”我說:“知道,在部隊時聽胡煒老軍長、薛克陽老團長講過。”張老聽了很高興,接著就如數家珍似地講起了二師在紅軍、新四軍時期的光榮歷史。我聽了感到非常自豪,我能在這支英雄的部隊里戰斗生活過,真是幸福啊!轉眼間,我離開部隊已近40年了,但我還常常用“要像愛護眼珠一樣來維護老部隊的榮譽”來勉勵自己。

三面錦旗下巧遇老師長

2007年9月20日至25日,中國新四軍研究會為紀念新四軍成立70周年,在北京軍事博物館舉辦了《鐵的新四軍大型圖片及書畫展》。21日我前往參觀,突然眼前一亮,在二樓西大廳的一個顯著位置上,我看到了三面錦旗,它們是“金剛鉆團”“鐵錘子團”和“鋼鐵團”。這不是我們六十一師3個團的英雄錦旗嗎?展覽中涉及許多部隊,唯獨有著我們師3個團的3面錦旗的圖片,我的熱血一下沸騰了。這時,恰巧看到中國新四軍研究會的一位副秘書長走過來,我按捺不住激動的心情對他說:“我就是那個‘鋼鐵團的老戰士!”他也高興地告訴我:裴懷亮上將昨天也來過,說他當過“鐵錘子團”的團長。

這下我更興奮不已,第二天我特地帶著照相機又去了博物館,想把展示著三面錦旗的場面拍下來。進門時,看到簽到簿上赫然寫著“胡煒”的名字,禁不住在心中喊道“天佑我也!在我們四旅3個團的英雄錦旗下,要是有一位老英雄那該多好呀!”

我邊走邊看邊四下張望,終于在展廳里找到了老軍長和吳旸大姐(胡煒夫人),原來他們還沒有看到三面錦旗展示的圖片,我領著他們來到錦旗圖片處,請老軍長站立圖片前,我按下快門,留下了珍貴的鏡頭。工作人員聽說這位老將軍就是曾經指揮過這3個團的師長,也都熱情地為我們鼓掌。

我真幸運!我真幸福!在部隊時,沒能親眼見到首長們,轉業之后,竟多次遇見我所在部隊的老首長、老領導,作為老戰士的我,沒有比這更值得驕傲的事了!? ? ? ? (責任編輯 劉順發)

猜你喜歡
戰旗錦旗方陣
戰旗獵獵美如畫
醫護方陣
最強大腦:棋子方陣
戰旗村:讓安靜的鄉村靈動起來
戰旗村:一個鄉村的就地城鎮化之路
國家監委引渡第一案:姚錦旗被引渡回國
“小奶狗方陣”
少了什么字
錦旗,從榮光到沒落
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bt天堂网www天堂-电影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