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顆特殊的子彈頭

2021-09-17 14:48沈偉東
鐵軍 2021年9期
關鍵詞:忠義彈頭新四軍

沈偉東

踏著沉重的步履,走進古樸莊重的蘇州革命博物館,俯身注視展柜內那顆已是凝結陳年舊血且早已被歲月的利齒咬噬得凹凸不平的子彈頭時,我的眼前不禁展現了開國中將劉飛當年在江陰顧山反擊“忠義救國軍”瘋狂圍剿襲擊時的一幕慘烈景象。

1939年5月1日,新四軍一支隊老六團以“江南抗日義勇軍”(簡稱 “江抗”二路)的番號,在戰將葉飛率領下,日夜兼程,挺進東路,一路所向披靡,狠狠打擊了日偽軍的囂張氣焰。誰知“江抗”二路的東進,居然使國民黨當局感到驚恐不安。他們不顧國共合作、共同抗日的承諾,一面通過第三戰區無端指責和蠻橫施壓,一面密令第三十二集團軍和“忠義救國軍”對“江抗”進行“剿辦”,企圖在東路地區孤立并消滅“江抗”部隊。面對異常復雜嚴峻的情勢,為顧全大局,緩和矛盾,一支隊司令員陳毅鄭重決定:“江抗”撤出東路,西移轉而挺進蘇北。

且說“江抗”二路政治處主任劉飛,率“江抗”二路一部于1939年9月21日,來到江陰縣顧山鎮南麓時,卻突然遭遇到了“忠義救國軍”第五、第六支隊和第十支隊的瘋狂圍剿襲擊。

面對“忠義救國軍”氣勢洶洶地進攻,劉飛和指戰員一時感到措手不及。可劉飛終究是久經沙場的戰將,他沉著應對這一突發險情,立即組織部隊自東向西奮力反擊。當部隊勇猛地突入“忠義救國軍”前沿陣地時,劉飛迅捷躍起,揮舞著短槍,帶領指戰員冒著槍林彈雨向山上猛沖。可就在劉飛沖到半山腰時,突然感到胸部受到重重一擊。劉飛左胸中彈了,人頓時倒下,口鼻在竄血。警衛員何彭福見狀,一面焦急地和戰士小孫哭喊著,一面從地上輕輕扶起劉飛。劉飛這時忍著劇痛,用盡力氣急促問何彭福:“快看看我背后有沒有血。” 何彭福一看劉飛的背部,哽咽著說:“沒有血。”劉飛聽了臉露一絲笑意,以其微弱的聲音自語道:“沒打穿就沒事……”

受重傷的劉飛被抬上一條小船,輾轉送到了陽澄湖后方醫院,成為36位傷病員中軍職最高的新四軍戰將。且說這后方醫院,缺醫少藥,條件十分簡陋,農家的客堂及牛棚、農船就是傷病員的最好病房。在后方醫院無法取出劉飛胸中的子彈,可他人卻奇跡般地活了下來。

1939年底,經陳毅的安排,劉飛被護送到上海同仁醫院治療。但由于中彈部位特殊,手術風險無法預測,所以,子彈還是無法取出。且說養傷期間的劉飛,一直關注著戰事,心馳神往前方。當他身體稍有恢復時,即心急火燎地回到了已開拔蘇北的新四軍老六團。到了1940年4月下旬,又奉命隨譚震林重返東路,轉戰在陽澄湖地區。

就這樣,劉飛胸中的這顆子彈頭,跟隨他轉戰南北,蟄伏在他身上長達45年之久。

1984年10月24日,一代戰將劉飛辭世。他的夫人、新四軍老戰士朱一,在與子女商量后,取出了劉飛胸中的彈頭。誰知這個信息被中共蘇州市委黨史工辦副主任喬家霖所獲悉。他想,劉飛胸中的這顆彈頭,是在蘇州地區的江陰縣顧山被“忠義救國軍”打入的,這可是一顆特殊的彈頭;而眼下蘇州已決定建設革命博物館,若能把這顆彈頭陳列館中,不就是一件鎮館之寶嗎?他抱著這個心愿,匆匆趕到南京市傅厚崗劉飛家,向朱一大姐提出將劉將軍身上取出的這顆彈頭存放蘇州革命博物館珍藏的懇請。朱一大姐原想這顆特殊的彈頭,是她對丈夫和孩子對父親的寄托和思念,也是軍人世家特有的精神圖騰。她認為劉家應該珍藏這顆跟隨劉飛大半輩子的彈頭,它是牽動著自己和孩子們幾十年心的一顆特殊的彈頭!

但她面對如此誠摯懇求的喬家霖,又轉而作了這樣一番考慮和權衡:當年劉飛是在蘇州地區江陰顧山(現屬無錫市)被射進這顆子彈的,之后又前往也是蘇州地區的陽澄湖畔養傷;現在蘇州正在建造的革命博物館,這將是一處全面展示蘇州地區革命斗爭歷史最有權威的場所,劉家把這顆家珍般的彈頭存放到蘇州革命博物館,可以讓一代代男女老幼都能瞻仰它,從中接受教育、得到激勵,意義不就是更大了么……想到這里,朱一終于同意了。當她召開家庭會議就此事商量時,子女們無不支持媽媽的想法,一致同意將這顆特殊的彈頭捐贈給蘇州革命博物館。就這樣,在專程趕到南京的喬家霖陪同下,朱一攜著兒女,捧著子彈頭來到了蘇州。1993年10月1日,蘇州革命博物館隆重開館,朱一應邀出席了開館儀式。她和與會人員一起駐足凝視展柜內的這顆特殊的子彈頭,激起了對新四軍一代名將劉飛的無比崇敬和懷念的心情。

(責任編輯 徐良文)

猜你喜歡
忠義彈頭新四軍
“新四軍與新中國”征文與研討活動參考題
朋友的情誼
從任職蜀地官員看北宋巴蜀地區的士風
中國新四軍研究會向百家圖書館贈送《新四軍全書》弘揚正能量
正史立傳第一人
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bt天堂网www天堂-电影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