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離開故鄉,才獲得了故鄉

2021-08-18 08:48謝櫟
科幻世界 2021年6期
關鍵詞:卡洛斯科幻游戲

謝櫟

一切故事的開端來自那個叫伊卡洛斯的機甲帶著主腦的意志飛向宇宙搖籃的懷抱,一顆種子被隨意拋灑在陌生的行星上,從此茁壯發展。

在離開故鄉之后,故鄉才開始在身后越發清晰。

“找哪個?柚子貓?那家公司的嘛,往里邊兒直走。”

保安大叔探出頭,往打卡機上擦啦一下劃開門,再在空中比劃一下指出方向,縮回崗亭里。立夏的重慶,太陽已經跑出來吐火,烤得地面熠熠反光,空氣中蒸騰著一股味兒,瀝青仿佛正在融化,只有崗亭里自成一個世界。

這是一個商住結合樓區,但在一扇緊閉著的尋常的門背后,名為伊卡洛斯的機甲正在進行第無數次起航。大叔顯然司空見慣,漫不經心地指了指路,實際上非常精確,證明每天往來柚子貓的訪客踏破門檻。到達之后,Kat姐給我們打開門,熱情地招呼著“歡迎歡迎!平時我們都開著門的,是擔心貓跑出去才給關上了。”

喵子簡直是每個工作室的標配。采訪組兩眼一放光,“有貓貓?!”

“有的~”

“那待會兒能拍貓貓嗎?”

“當然可以~”

“可太好了!當然也想拍拍大家的工作狀態——”

“沒問題,”Kat姐笑瞇瞇地說,“大家都被拍習慣了。”

大家都被拍習慣了——從Kat姐嘴里說出來是句尋常的話,這就是柚子貓工作室各位的日常。

距離柚子貓工作室的《戴森球計劃》上線steam平臺過去了五個月的時間。上線第一周30萬銷量的亮眼成績讓整個中國獨立游戲界為之振奮,目前《戴森球計劃》已經突破100萬銷售量,但制作組忙到沒時間慶功——大家正在忙著給玩家們“搞個大的”。作為一款科幻背景模擬工廠經營類游戲,一經面世便引得無外國玩家們站在steam社區的中心大聲呼喚“we?need?English?version!”;短短五個月,狀況天翻地覆。游戲界的年輕人們奔赴重慶,為此有人辭了大公司的工作,Kat姐介紹目前團隊已經由初始的五人擴充到了十幾人,“我們的團隊最終設想也不會超過20人的哈,”接著她又補了一句,“不過呢,電腦還是沒有升級的!我們目前還是在用著最低配置的電腦在跑測試,有些玩家的電腦配置不夠高,我們需要去適配他們。”

小伙伴拍了一張墻上的工作室logo發到幻圈群,“猜猜這是哪里?”

“這不是柚子貓嗎?做戴森球那個!”群里掀起一陣小小的漣漪,空氣活潑了起來。

一、戴森球宇宙

坐在柚子貓工作室的會客廳,采訪正式開始。

問:非常感謝Kat姐更新游戲百忙中來接受這次訪談,游戲已經發行了一段時間了,這次我們想多聊聊游戲的內容本身——關于戴森球計劃的宇宙是個怎樣的宇宙,以及這個世界后面有怎樣的發展走向。

Kat:首先謝謝《科幻世界》雜志事先提供的大綱,問題都很專業啊!因為我們是模擬經營游戲,它沒有很具體很復雜的架構,更接近一個背景骨架,那些問題我只能說盡所能去回答,但是我知道我的答案不一定跟問題是對應的,因為我可能自己都沒有想過那么清楚,作為策劃,我有個總概念,但也沒有深入細致地去回答過,我把所有知道的都告訴你,也希望跟你們探討,畢竟大家都熱愛科幻,說不定能碰撞出更深入的火花呢?游戲是玩家和制作者共同完成的產物——在此我先放個預告——5、6月份《戴森球》有一次大更新,除了系統升級,玩家們提到的問題都有改進,也有很多新功能加入,讓各位工程師久等了!

問:(鼓掌)好的,那么我們先聊聊游戲設計本身吧,先說說里面的科幻梗——毋庸置疑,這個游戲吸引了大波科幻迷,其中不乏考據控。很多人以挖掘內容彩蛋為樂,現在我們已經看到各種技能樹彩蛋解讀帖滿天飛,大家都在樂此不疲地挖掘著,但還是想請制作者自己來講講當初埋“梗”的心態。

Kat:確實埋了不少,其實也不算是梗——我們只是把一些科學的故事一句話簡述,我們自己也是玩家,知道如果文案寫得非常死板,會覺得特別枯燥,簡直分分鐘要棄玩。所以從玩家角度來說我想把科學常識放進游戲,但想用一個比較輕松的方式,就像玩家說的薛定諤的貓,為什么要寫薛定諤的貓呢?因為如果我真的跟玩家說量子疊加原理,他是沒有興趣的,他不想聽這種大道理,但薛定諤的貓很有趣,他就會去查,這樣背后蘊含的科學知識就由他自己獲取,不累。

很多人都覺得我們的科學技術都描述比較準確,要描述這些抽象的理論本身就很難,這里我們不僅考量文案,對于科技樹圖標也有設計。關于物理定律的特性,比如光子核電器的圖標,它包括短波和長波,我們用兩條波交纏的圖標經過合并之后就變成遞增,反映的是增幅的一個過程。

還有一個例子是狄拉克裂變原理。制造戴森球需要巨大的能量,如何聚焦?怎樣儲存?而狄拉克就是通過正負反復的湮滅來產生能量的;包括我們前面說到的光子核電器,光子核電器通過灌注,把低能量變成高能量,然后不斷地變成臨界方式,就會提升能量。如果我們通過迪拉克裂變把能量搜集起來,通過迭代儲存為反物質,反物質只要不和正物質去相遇是不會消滅的——這就是一種能量的儲存方式,當時做設定的時候我們看了很多種物理定律后再做科技樹,所以了解科幻的玩家會覺得比較親切。

問:不得不說科幻迷做的游戲果然很硬,而且線程引導設置得非常精妙,當伊卡洛斯開始制造第一條地面流水線后,游戲流程會慢慢引導玩家走向太空——為了制造更高級的材料需要鈦,為了獲得鈦只能走出母星去到別的星球。游戲進行到這一步,一般母星的資源已經大部分開采完畢,促使玩家開始進行星際探索,去領略更加廣闊的宇宙。作為幻迷同樣也是戴森球的玩家,我們有一個小伙伴已經通關了,大家一致認為這個流程的、娓娓道來式的設計讓人驚嘆不已,這又是怎樣設計出來的呢?

Kat:我覺得設計整個流程的過程中,有幾個出發點,第一我們希望《戴森球計劃》是一個自由度很高的游戲,它不會去限制玩家必須要做什么。我個人非常喜歡經營游戲,包括我們這個團隊都非常喜歡,但是作為玩家我非常反感必須要完成某個流程才可以進入下一個階段的設計。所以我做游戲的時候就想要把我覺得很舒服的點發揮出來,在我看來,作為一個玩家如果我不太喜歡某些點,可能很多玩家也不會喜歡。

當時我們設計了幾條不同的線,玩家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路線去走,比如想造戴森球就去造。但有的玩家不喜歡造戴森球,他就喜歡花100個小時來做生產線,他的樂趣是不斷優化生產線,他可以二拆三拆,規劃得特別整齊,甚至有的人就是對產線左右對稱有要求。而有的玩家喜歡信息物聯網,他就會覺得做好物流特別有成就感。還有的玩家喜歡星際探索,去不同的星球上看看不同的風景,我們的星球有很多種類型,而玩家誕生在初始星球上是不能縱覽群星的,有些星球很遙遠,那些喜歡星際旅行的人,會努力去各種星球上打卡。

問:太空打卡這個點子太浪漫了!每個科幻迷都做過這樣的夢。

Kat:是呀,我也同意,所以一開始就把這個設定放在計劃里了。玩家找到屬于自己的樂趣就不會覺得流程枯燥。現在有的玩家喜歡用我們物品的功能去整活兒,一些設計讓我都覺得好棒。前天我看到有個人用太陽能板做了一個哥斯拉。還有人做如意金箍棒的,這種自由就是我們想要給到玩家的一個體驗。”

問:聽起來豈不是有朝一日是可以實現做CPU?一個長久以來的美麗宏大的科幻設想:把整個星球做成一個大功率的CPU,一個大計算機,懸浮在永恒的太空中。

Kat:CPU這個點子也是包含在內的,我們在做一個追加計劃,包括現目前我們所提供的游戲內容都只是計劃的一部分,后期還有很大的內容包。關于游戲引導——我們想給玩家一個心流體驗,你剛剛提到的為什么要讓玩家這樣去做,因為玩家孤零零地來了一個星球,在一個陌生的環境中,這個環境中的一切,包括他的飛行艙,都是為了給他的開場提供一種儀式感,他作為空間聯盟的一員來到了真實的世界,開始肩負這個世界的理想:我們的任務開始了。

我們還會有一個里程碑系統。目前的設計是一個大電子板。電子板上面每個地方都有圈,每個圈都是一個里程碑,當你完成里程碑的時候就會點亮那一點。這個功能很快就會上線。我們確實在主線上給到玩家一定的引導性,但會很松。在我自己玩的過程中,我很希望有一段時間很忙碌地讓科技去驅動我必須進行一定建設,但有的時候我只想打雜和放空。你剛剛提到的為了驅動玩家去外星采集鈦資源,在那段科技建設的時間中,大概會有6~8個小時的閑逛時間,我真的在游戲里什么都沒做,6~8個小時就過去了。但是這樣度過是很舒服的一件事情對吧?游戲有緊張期和舒適期,就跟我們的日常生活一樣,玩家就是需要一個舒適期。

問:游戲里面有龐大的科技樹,科技樹的設計也是基于非常寫實的科技知識嗎?還是有基于“戴森球宇宙”所特別設定的一些東西?或者說借鑒了一些游戲,比如《文明》。

Kat:游戲里的科學計劃就是一部人類文明的發展史,貫穿始終的是“人”。剛開始我們需要發展最基礎的電池。其實我們當時定下的誕生星球,就是二級文明的象征,按照文明的發展,在這條線上面它會支出來很多科技,核心是對能量的運用。剛開始是基礎化學,接著有了高級化學,有了石墨烯這類超導材料,這是一個材料學的發展,然后是電池學的發展。剛開始的電池就是一個很簡單的電動機,慢慢地我們有電池渦輪,再有電池容器。這就是按照電池學的發展順序,甚至包括我們后面這種領域透鏡和領域效應,包括太陽能的利用。冶煉也是很基礎的,慢慢地可以用鐵。

《文明》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但我們更側重科幻,從基礎的物理和基礎化學,到高分子化學,一個個過來。剛開始玩家只能在誕生球上慢慢配化學方程式(笑),地面的發展會帶你去星球與星球之間,看到更大的世界。這個世界背后有運行規律,你要去掌握規律,就是按照科技去發展,包括發展出太陽帆,開始建造戴森球。其實戴森球有很多種形式,包括戴森云、戴森環和戴森球。你可以慢慢地創造大循環,把太陽帆一片一片連接在一起。在現實生活中,我們幾乎不可能接觸到這種材料(太陽帆),只有在游戲里我們才可以去實現這種宏偉的目標。

問:太陽帆是很科幻又夢幻的一個東西,展現在游戲里面像一片片金色的羽毛,它是建成戴森球的必經之路,當時我們也被游戲里的戴森球震撼到了。

Kat:在游戲里面玩家玩得特別容易,但從技術上也是特別難的,我們當時也是抓了好幾個星期的腦殼才抓出來,因為帆是球面的,而最重要是你沒辦法估計玩家到底要建個什么形狀的,比如說有些人要做花瓣,所以留給我們的具體難題是系統是怎么去識別他們的造物。

問:這種技術難題聽起來真的很硬核很科幻呀。(笑)

Kat:是的,要實現有順序的像排隊一樣一片一片排列起來,我們需要不斷建模,用函數來解決各種問題,這里真的迭代了N版,才找到最好的。雖然很辛苦,但到了游戲窮盡的那一刻,玩家看到自己的太陽帆,金燦燦的排隊整齊地飛過去,這體驗是無與倫比的。

倘若是一團亂麻的形狀,體驗就會特別糟糕。在調試的過程中我錄了很長的視頻,加快了之后會發現它(太陽帆群)非常有邏輯性,它保持著一個完整形狀沖上去;我大概錄了2~3小時,加快了幾百倍,然后縮減到幾十秒,整個過程非常震撼,玩家辛辛苦苦造到這一步肯定舍不得拆掉自己的心血。

問:沒有人舍得拆掉自己花心血造出的房子。

Kat:說到房子,提綱里我看到你有一個問題,問我巨構的問題對吧?

問:是的,關于太空巨構。我們知道伊卡洛斯是一臺巨大的機械,包括伊卡洛斯在內,玩家在誕生星上制造了無數巨大的建筑,這些造物是遠遠大于人類的尺寸的,科幻里一直有刻畫人類對于巨型建筑的迷戀,我們看到游戲里也體現了這一點。

Kat:具體到游戲里,我認為不是我們想刻意造什么巨構,而是玩家想造什么巨構。每個人心目中的建筑是不一樣的。我們作為官方,不想做一個固定的東西,而希望玩家去達到他們心目中的成就,理想的狀態是他造出了想要的樣子,所以我們接下來也設計了一個太空平臺,它是一個高度自由的平臺,玩家可以通過這樣的模塊,它有一個核心和很多零件,自己去組裝,可以做飛行器大炮等等,有著非常高的自由度,所以最后可能組裝出來就是你想到的任意東西,只要你有想象力就能實現,一切都靠你自己,太空平臺包含在這次大更新當中。

問:聽起來就很有趣!關于更新還有什么可以透露的?

Kat:新更新跟科幻有關,我有一個朋友他非常喜歡科幻,特別喜歡《戴森球計劃》,那時候《戴森球》還沒有發售,我們每次吃飯就一起討論,接下來的更新就是聊出來的——銀河。每個玩家的戴森球都是社區里的一顆種子。戴森球需要能量供應,如果把其中的能量抽出來,就能把種子點亮;一個銀河系里面有懸臂,我們就把這些種子分布在不同的群體上,如果有一個種子的單純流量就是能量的最高點,然后你就會在銀河里發現有國內國外的玩家。大家能看到有多少人在共同建造戴森球,也是在共同建造一個三級的整個懸臂中各自的懸臂。這也是我們會更新的東西:一個新的系統,在銀河系里能顯示所有建造了戴森球的人。

問:星星們組成了一個宇宙,就像“宇宙社會學”宏大又美麗,內含著規律。在《戴森球計劃》里,主腦把人類派出去開拓星星,這是一個怎樣的社會?

Kat:有點類似于《黑客帝國》,主腦是真實存在的,伊卡洛斯也是,我們的世界是一個半徑為200米的小球,但主腦控制著矩陣研究站,矩陣研究站也叫主腦連接器,它連接的伊卡洛斯是存在于現實世界的,它通過伊卡洛斯搜集現實世界的能源,再通過矩陣對能源進行研究和運用,然后將能量傳輸到主腦;玩家所制造的戴森球也是存在于真實世界的。主腦是一個超級電腦,就像《黑客帝國》一樣,它的運算量超級龐大,這個世界的設定初步構想也類似于《黑客帝國》,因為現實世界的情況往往是難以預計的,存在著各種物理意義上無法解決的難題,人類可能更想要生活在一種理想的世界里。

我們設定人類通過未來科技,在空間和時間迭代了之后,身體會存在于一個類似于缸中腦的地方,在意識上傳之后,超級電腦用算力去模擬一個世界,讓人的意識在這個世界里面生活,他感覺不到自身是虛擬的,我看過一本小說叫《看海的人》,它里面就有一個類似于這樣的設定——在長期的宇宙漫游旅途里,主角其實已經死了,他在現實世界的大腦已經萎縮,但虛擬世界中的意識并不知道外面正在發生什么。主腦依然在支撐他生活,讓他覺得他是真實生活在虛擬世界中的,他甚至可以結合繁衍,然后意識就像真實的人類的人口一樣會逐漸增長,但超級計算機的算力是有限的,而且它需要海量的能量來維持虛擬世界,所以主腦需要開采現實世界的能量,只有戴森球這種二級文明的終極解決方式才能提供維持海量運算所需要消耗的能量。因此主腦是存在于真實世界的,伊卡洛斯也是存在于真實世界的,而意識是存在于虛擬世界的。

問:WOW~這個瞬間我產生了一個腦洞:既然戴森球可以建起來,那么也就意味著,可以把它拆掉。對,是誰拆的?為什么要拆?他想達到個怎樣的目的?這些碎片已經讓我有感到觸及到《戴森球計劃》的世界的邊緣了,變化是任何世界和文明發展所需要經歷的必然階段,對,這是一個必然。

Kat:其實不難設想,在戴森球的世界里面,一開始的生產需要倚仗伊卡洛斯,它整個的自動化程度已經非常高了,內熔爐可以分解和制造,它已經擁有一個小型的循環配置,所以,哪怕它制造生命也不奇怪。

問:哇哦~

Kat:對,它可能會制造生命,只是跟我們所理解的也許不一樣,那也許是另一種意義上的智慧。

問:也就是說伊卡洛斯身上的秘密是什么呢?

Kat:我也看到了你們的提綱里面提出的這個問題,其實伊卡洛斯的秘密是比較復雜的,你們可能會覺得它看起來有點丑(笑),有點簡陋,那是故意的。它是可以升級的,我們本來是想做一個機器機甲的制定系統,他自己去創造。在游戲里你要生成無數產線,那么多的流水線和自動化的東西,都是自動生成生產的。往下發展他們都會是“智能”的,所以伊卡洛斯說不定哪一天就發展出“智能”了呢?

問:作為一個老游戲人,一開始進入游戲我就很在意這一點,這個機甲不簡單。

Kat(眨眼):它說不定會衍生出自己的智慧,然后哪一天就叛變了。

問:那就很有意思了。

Kat:伊卡洛斯自身蘊含的一個秘密,是我們接下來會給到玩家的。

問:所以接下來會有太空敵對戰爭嗎?

Kat(笑):敬請期待~

問:無論如何,作為游戲本身而言,這個驚喜不可謂不大,甚至可以吸引到另一類游戲愛好者了,比如PVP或者RPG類玩家。

Kat:我們的更新都是基于游戲實際的,就算現在還沒走到那一步,也會被人想到。我在知乎上面開了一個貼,叫做你們設想中的戴森球的敵人是怎樣的?每個人都在猜,但計劃的實施一定基于我們現有的主線,也就是主腦世界的“現實”。

問:我們對敵對系統很期待!我是一個非常熱衷PVP的玩家,當然經營類也非常熱愛。(笑)

Kat:謝謝~不過這個系統里面不會放過多過重的東西,因為主干已經形成了,我們也擁有了幾十萬玩家,他們不一定喜歡對抗,甚至有可能不喜歡別人拆他們做的建筑。所以更主干的設計也許會放在我們的下一個游戲。

問:畢竟不能辜負玩家的期待啊!

Kat:對,我們作為官方,要更好地優化現階段體驗,包括像今天我們剛知道全球銷量前十,現在是國內第二,至少玩家們真的很喜歡。我們是有壓力的,我們肯定要做到不辜負這些玩家對《戴森球》的期望。

問:那讓我們來盡情期待一下柚子貓的下一個游戲吧~

Kat:好呀,我們現在的團隊也擴充了,包括非常強力的美術大佬和程序,下一個游戲也許會有不同。我們的定位依然是模擬性和策略,還會是科幻的,但也要看策劃案,我們會從幾個策劃中選擇最好的。目前這個想法依然是科幻,而且是真實向的,表現風格也會更寫實,但是尺度也會比戴森球計劃更大,整個背景設計會更大,場面也會更大,我們現在就開始養肝了。(笑)

二、從宇宙回到現實

問:以下的問題會超脫一下游戲。剛剛一直注意到Kat在說寫線程,像產品經理一樣,策劃和寫小說有些異曲同工之處,日常生活對游戲有哪些啟發呢?尤其是在做這樣一款比較抽象的、脫離現實生活的科幻游戲?

Kat:其實我們自己本來就比較喜歡物理,日常生活中會經常看很多相關的東西,比如說我經常逛B站,看科普類UP,其中有很多講宇宙大一統的,那些艱深的原理通過他們自己的話講述出來就很有趣。作為策劃,你看到一個東西,就會聯想到游戲中的模型。那天我在路上看到一個電線桿,我覺得特別像我們游戲里的電機,我給他拍了一個照片,發給美術,我說你看這個是不是很合適。還有一個是日常生活。我們會看很多很雜的東西,你喜歡某個方向,就會去刷這些方面的東西。日常吃飯也在想,睡覺也在想,想著怎么去完成更好的體驗,看到一個很有趣的現象,是否可以借鑒一下。

另外是整個團隊,比如我想設計一個很有趣的東西,跟團隊交流,問問大家有什么想法?團隊每個人玩的游戲不一樣,喜歡的游戲類型不一樣,比如我問的同學有喜歡《光環》這種動作類的,他就會把自己覺得很好的點給策劃,可能他不是從策劃的角度去說的,但往往別人某一句話突然就解決了策劃的一個問題,跟你們一樣,你們寫東西的時候,聽著別人漫無目的地說,但是某一個點特別的問題,你能夠通過這個點去發散,我們策劃其實也是這樣。

我們也會玩相關的游戲,比如說像《火星求生》,因為我們是狂熱的P社玩家。那個游戲也是科幻游戲,作為一個策劃,看到別人寫的什么東西,就會去查他的點,把他的點撥開,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東西,那些深深吸引你的東西會讓你往這個玩法上靠。我覺得給一些科學常識賦予比較通俗有趣的描述方式非常有意思,我自己在寫的時候就受到了一些游戲文案的文筆上的影響,比如《文明》。

問:總結:作為一個策劃需要有仔細觀察生活的眼睛,以及——天哪!本700小時《文明》玩家激動舉手!

Kat:對,我們的游戲顧問不僅僅是解說,還有一定的引導性,這也是《文明》的啟發。《文明》的形式是讓玩家覺得很舒服的,玩家在玩的過程其實不喜歡看字,但可以聽。因為我自己在玩游戲的時候感覺就很明顯,顧問跟我說話非常親切。如果我們的游戲里面加入這樣的一個角色,可以拉近和玩家之間的距離,讓玩家邊玩邊聽。當時劉沖老師配音的時候我陪在旁邊聽,當他念到最后那一段“我通關了”,我自己就哭了,有種無法形容的感動。突然之間聽到他說出那句話,能夠感到配音老師們很深的感情在里面流動。

問:不妨聊聊個人經歷和游戲經歷?

Kat:我是重慶人,我小學初中高中大學研究生都在這個城市里面。

問:也就是都在沙坪壩。

Kat:哈哈,這個說法很對!我有一個很好的朋友,她也搞寫作,寫得很好,寫科幻,還寫過古風。她對古文明的理解是真的好,我們經常聊天,她給我們游戲提供了很多思路。我們是一個科幻題材的游戲。當然,我們都是鐵桿科幻迷,對于要接受《科幻世界》的訪談這個事情整個柚子貓都非常重視,你們的采訪大綱我看了三遍,問題很專業,希望我的回答能對得上幻迷的期待。大家聊得深入又閑適,聊我們自己喜歡的,其他的訪談相比之下就更官方了。下次去到成都我們一定去拜訪一下科幻世界。

問:非常歡迎,我們也感到很榮幸!那么作為一個成功的獨立游戲制作團隊,從自己的經驗出發,有什么想給游戲玩家,以及獨立游戲制作人講的嗎?

Kat:我們也是第一次做獨立游戲,談不上十分有經驗,今天的分享,是我們一路走來的親身經歷。一是錢,因為資金就決定了很多的限制,所以這個時候一定要想清楚要做什么。二是要堅持。做游戲很漫長,動輒幾年,在過程中你會無數次地懷疑到底行不行?甚至可能會因為大家意見不一致團隊分崩離析,我覺得為了避免這種情況,需要在做的時候弄清楚這個題材,不能僅僅因為一個想法就開始組建團隊。我們在做《戴森球》之前去做很多玩法以及技術上的驗證,確定這個項目是我們的技術一定能夠達到的,才開始。

作為制作人首先你自己得想清楚這款游戲到底要怎么做,把整個系統在腦子里過一遍,如果自己腦子里面走不通的話就沒必要做了,做也是白做。另一個還是要做一個計劃表,估算項目成本,比如手里的錢夠支撐項目多久,之后怎么辦?細化到程序、美術、策劃的工作量到底有多少?我們當時沒有想過融資,因為融資有很多的不確定性,因此每一筆資源都需要精打細算。

另外在我看來,獨立游戲制作者是要關注市場的。其實大多數獨立游戲制作人,或者說大多數獨立游戲不怎么關注市場,他們更關注雕刻作品本身,但市場對于一個作品的銷量影響很大,這些需要和專業的人接洽,選擇最適合的人去發行你們的游戲,而不是最強的,因為一定要了解你的游戲,喜歡你的東西,他才會發好,就像當年葉千落,他當時說了一句話就把我感動到了,他說我喜歡這款游戲,跟別人安利的時候我眼睛是在發光。他說這樣的話別人會就感受到他的喜歡,就會去嘗試。

項目雖然說是我們智慧的結晶,但它也是自己獨立的一個個體,所以我們只是說我們在做這個事情,我覺得更多的還是要從大局去考慮,有的時候不要太多地服務于某一個點。做游戲也是那樣,你不努力一定不會成功,努力了,也不一定會成功,只是會增加那么一點點的概率。

最后,不要糊弄玩家,他們比你更厲害,更專業,游戲也離不開他們的反饋和打磨,所以不要有這種僥幸心理。用心去做,他們也會感受到。當時我們封測的時候,是一大批熱情的玩家給我們測試,提出了很多意見,是他們成就了這個游戲。

問:這很讓人感動,開發者和玩家其樂融融,是很多團隊都想獲得的效果。

Kat:也許跟你們做雜志也有相似之處?就是尊重自己的消費者。

問:是的。分享一個游戲制作過程中值得銘記的時刻吧?

Kat:這有很多。前面也提到過,當我們的配音老師配完結束語的時候,當發行兩眼放光找到我們的時候,當太陽帆圍成戴森球,當海量的玩家信息在群里像流水一樣沖刷過去的時候,這些時刻永遠值得銘記,不過還有一個時刻我非常想分享。

有一天我的朋友聯系到我,其實是P社聯系到他,然后通過他聯系到我,是的,就是那家P社。他們表示非常喜歡我們的游戲,隨后發來了一封很長很長的郵件。那是P社總部發來的,他們非常喜愛我們團隊,非常愛《戴森球計劃》,并且給了我很多游戲key,讓我們隨便挑自己喜歡的游戲,我當時看到的時候特別開心。

他跟我說他們整個P社的團隊都非常喜歡我們公司。這種感覺非常難以形容,因為我們都很喜歡P社的游戲,整個公司的風格也可以說在向著P社的方向努力。從剛開始策劃這個游戲,一步一步慢慢扶著它長大,我們的目標就是想做中國的P社,這就是我們的發展規劃。我們的公司不會很大,下次你們來我們公司可能還是20人左右,我們就想做這樣小而美的團隊,然后有一天我們這20個人可以做出來一款3A級別的游戲,那就是我們非常滿足的時刻。在這個時刻受到P社的肯定,對我們團隊來說是過去幾個月非常獨特的一個時刻了,有一種夢想提前實現的感覺,這種感動回味無窮。

問:和P社的聯動合作聽起來很有想象空間!讓我們一起期待一下!

Kat:謝謝,也希望幻迷們享受這一款游戲。

后記:

最后的最后,伊卡洛斯降落在誕生星上,而我們也要啟程返回了。在孤獨的宇宙中漂流著,去星際播撒下種子。在故鄉主腦一切有條不紊,星球上的探索同樣如此。只有當離開了故鄉,去新世界航行,一切有了宇宙尺度的遼闊的參照,我們才因此獲得故鄉。在祝各位在星海航行順利的同時,順便也給我們此行埋點關子——游戲的形式有很多種,戴森球世界的故事還有更多,也許不僅限于虛擬世界。期待我們在之后將這些故事繼續娓娓道來~

【責任編輯?:謝?櫟】

猜你喜歡
卡洛斯科幻游戲
快樂游戲課
西班牙前國王 流亡海外
未來科幻城
寫作游戲
大寶小神探·神秘科幻城堡
瘋狂的游戲
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bt天堂网www天堂-电影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