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我畢生的追求就是讓所有人遠離饑餓”

2021-08-18 18:58李桂肖薇薇馬延君
黨員文摘 2021年7期
關鍵詞:雜交稻畝產袁隆平

李桂 肖薇薇 馬延君

《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焦小健

2021年5月22日,13點07分,“雜交水稻之父”、中國工程院院士、“共和國勛章”獲得者袁隆平在湖南長沙逝世,享年91歲。

袁隆平是我國研究與發展雜交水稻的開創者,也是世界上第一個成功地利用水稻雜種優勢的科學家,被稱為“雜交水稻之父”。從20世紀60年代開始研究雜交水稻至今,袁隆平創建了超級雜交稻技術體系,使我國雜交水稻研究始終居世界領先水平。

在晚年的自述中,袁隆平多次提到:“科學探索無止境,在這條漫長而又艱辛的路上,我一直有兩個夢,一個是禾下乘涼夢,一個是雜交水稻覆蓋全球夢。”

“老驥伏櫪”

邁入耄耋之年,袁隆平似乎真正意識到自己“時間很緊迫”,他為每個下一年都定下“水稻增產”的目標。

2014年,84歲的袁隆平說,希望能在自己85歲左右,雜交水稻畝產突破1000公斤,再過幾年,90歲之前能夠實現1100公斤。“我現在時間很緊迫,我還是有雄心壯志的,就是老驥伏櫪的精神。”

2015年,在85歲之際,袁隆平卸任湖南雜交水稻研究中心主任一職——他已經在這一崗位上工作了31年。

卸下行政事務后,袁隆平回歸了研究員的角色,依然專注于雜交稻的科研。身體尚好時,他跟隨著稻子播種、生長、成熟的季節,奔波在全國各地的試驗田。

每天,他要下田四次,清晨去轉一圈,中午時再去第二次“問診”,晚飯前和晚飯后,他要第三次、第四次下田。晚上,他會守在電視機前聽完全國的天氣預報,聽到持續暴雨等惡劣天氣,他會在客廳墻上掛著的地圖前,站上許久,摸一把臉,嘆口氣。

后來他的身體跟不上,下不了田了,他還是常到田邊去看,特別是到了水稻抽穗期,一畝稻田有效穗多少,每穗平均多少粒,產量大致是多少,他都“心里有底”。

2013年8月19日,袁隆平院士在廣西桂林市灌陽縣黃關鎮聯德村袁隆平超級稻第四期攻關示范片查看水稻生長情況。新華社

“中國人要解決吃飯問題,飯碗得掌握在我們自己手上”

家國動蕩早早地在袁隆平身上烙下了印記。1930年9月7日,袁隆平出生于北平。受父親工作影響,一家人多年間輾轉北平、天津、江西、湖北等地生活。

美好記憶與殘酷現實同時出現在袁隆平的童年。出身書香門第、畢業于教會學校的母親英語優異。伴著中外名著長大的袁隆平,英語水平也遠遠領先同齡人,直到晚年,他愛“飆英語”的習慣還是一直未改。

袁隆平多年來一直感念母親的教育,在一封給母親的長信中,他寫道:“無法想象,沒有您的英語啟蒙,在一片閉塞中,我怎么能夠用英語閱讀世界上最先進的科學文獻,用超越那個時代的視野,去尋訪遺傳學大師孟德爾和摩爾根……”

袁隆平對學農產生懵懂的興趣,始于小學一年級。在湖北省漢口,老師帶孩子們郊游,在他的記憶里,園藝場“花好多,在地上像毯子一樣,紅紅的桃子滿滿地掛在樹上,葡萄一串一串水靈靈的”。

然而,9歲時,剛隨家人來到重慶的袁隆平就經歷了日本飛機的大轟炸,一時間滿地焦土,隨處可見同胞尸首。

青年時的袁隆平極具“反叛”精神。他愛游泳,空襲來臨,人人都急著躲進防空洞,他嫌憋悶,竟選擇到嘉陵江里游泳躲避。數學老師教乘法“負負得正”,他偏要問個原因,老師“你只需記住就行了”的回答沒能令他滿意。多年后,獲首屆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時,他還和一同獲獎的數學家吳文俊說起這段往事。

1953年8月,袁隆平從西南農學院農學系畢業,被分配到湖南省懷化地區的安江農校任教。

很快三年困難時期來臨,在袁隆平的記憶里,“那時大家都吃不飽飯,一天到晚都想吃餐飽飯”。

饑餓的記憶根植在腦海里,也是從那時起,袁隆平堅定了信念:“中國人要解決吃飯問題,飯碗得掌握在我們自己手上。”

“感謝稻田里那株與眾不同的水稻”

23歲的袁隆平在湖南省安江農校教作物育種之余,開始從事傳統水稻品種選育。同一年,大洋彼岸的沃森和克里克發現了DNA雙螺旋結構,讓人們開始從分子層次上了解遺傳信息的構成和傳遞的途徑。

彼時的中國,盛行的是蘇聯植物學家、農學家米丘林和李森科的“無性雜交”學說,否認基因存在,認為可以通過嫁接和胚接等手段,利用兩個物種的優點,創造出新的物種。

4年后,青年教師袁隆平在報紙上看到沃森和克里克的研究,轉而開始從遺傳學上研究雜交水稻。

安江農校老校門旁曾有30多畝水稻良種選育實驗田。20世紀60年代初,7月的一天,袁隆平像往常一樣到試驗田選種,一株“穗大粒多、鶴立雞群”的稻株引起了他的注意,稻粒數有230余粒,遠超普通稻株。袁隆平興奮地給這株水稻做了記號,又將所有谷粒留作試驗的種子,并于第二年播種。在他的計劃里,這些種子長出的稻株,有望實現畝產上千斤的突破。

此后兩年,每到水稻開花的季節,袁隆平和科研人員都在稻田里進行雜交育種實驗。雄性不育水稻有著“花藥不開裂”的外部特征,他和團隊拿著放大鏡觀察了14萬株水稻,最終找到了6株雄性不育水稻。

1966年2月底,袁隆平將前述內容整理成《水稻的雄性不孕性》,發表在中國科學院主編的《科學通報》上。“這還得感謝稻田里那株與眾不同的水稻!”袁隆平說。

從“野敗”到“超優千號”

從開始尋找雄性不育系水稻,到獲得可以提高產量的雜交水稻,袁隆平用了近10年時間。早期,袁隆平將1000多個品種的常規水稻和最初找到的雄性不育株水稻及其后代進行實驗,發現保持不育特性植株的比例在不斷下降,實驗陷入僵局。

1970年11月,在讀完國外相關雜交實驗的論著后,袁隆平決定用更邊緣的野生稻進行雜交實驗。后來,在海南的一處農場,助手們找到一株此前從未見過的野生稻雄性不育株,這株珍貴的野生稻被命名為“野敗”。

到了1973年,用“野敗”雜交得到的水稻已經種植了幾萬株,都能保持不育特性,雜交水稻的研究取得了突破性進展;同年10月,袁隆平在蘇州召開的水稻科研會議上發表了《利用“野敗”選育三系的進展》的論文,正式宣告中國秈型雜交水稻“三系”已經配套成功。

也是1973年,袁隆平培育出的“南優1號”,在湖南、廣西等地試種,平均畝產超過500公斤;1974年,我國第一個強優勢雜交組合“南優2號”培育成功,在安江農校試種,畝產628公斤。

此后,全國又陸續選配出了“南優”、“矮優”、“威優”、“汕優”等系列雜交水稻,成功利用水稻雜交優勢提高了糧食產量。

袁隆平的研究并沒就此停止。1981年,他提出兩系法育種方式。14年后,兩系法技術研究成功。1997年,他又在兩系法的基礎上研究超級雜交稻。2021年5月,在三亞水稻國家公園示范點,“超優千號”超級雜交水稻開始測產,最終,得到結果為平均畝產1004.83公斤。

“禾下乘涼夢”

晚年時,湖南省農科院在袁隆平住宅旁安排了一塊稻田。清晨,他一起床便走到陽臺,面朝著稻田,甩甩胳膊、晃晃腿,鍛煉一下身體。

每天都有全國慕名而來的人向袁隆平請教“種田”的知識,他像個“活地圖”,一問對方來自哪兒,哪怕是很偏遠的縣,一說經緯度,他心里便有了譜。有人希望他能去當地指導水稻種植,他總說:“我看明天身體好,我就去。”

2019年,89歲的袁隆平身體愈發差了,但他從沒覺得自己應該休息,每次上醫院接受檢查后,他都堅持出院。他說,自己身體還可以,就是有一個氣喘病,“沒有想過退休,一退休了就沒有事情做,會有失落感”。

無法停下去稻田的腳步、不肯休息的袁隆平,反復說起自己的兩個夢,一個是“禾下乘涼夢”,“我們試驗田里的超級稻,長得有高粱那么高,一人多高,我就跟我的助手坐在稻穗下乘涼”;第二個夢就是“雜交水稻覆蓋全球夢”,全世界如果有一半的稻田種上雜交稻,至少可以增產一億五千萬噸糧食。

袁隆平樂呵呵地說,自己接下來的兩個目標,其一是把超級稻種植面積發展到1億畝,每畝增產最低100公斤;其二是海水稻,也搞它個1億畝,每畝增產300公斤。

數字顯得抽象,袁隆平用到一句類比:增產100億公斤是什么概念,可以多養活4000萬人口,增產300億公斤,可以多養活1億人口。

對于雜交稻的畝產量,袁隆平從沒說過滿足了。在袁隆平身邊二十幾年,辛業蕓博士記得,他以前常常掛在嘴邊的話就是:“我那個超級雜交稻要是研究成功了,我就心滿意足了。”

這個愿望早在2000年就實現了。緊接著,他又說:“要是畝產800公斤,那我就心滿意足了。”現在湖南衡南基地早稻高產攻關田,雙季稻最高畝產超過了1500公斤,辛業蕓再也沒聽到“心滿意足”這個字眼了。“我意識到,他是不會滿足了。”

(摘自七一網 七一客戶端/《新京報》)

猜你喜歡
雜交稻畝產袁隆平
“牛氣沖天,畝產三千”
袁隆平:我從“80后”成為“90后”了
袁隆平:我有十個“螺”
袁隆平貪心水稻,我們又貪心什么呢
第三代雜交稻將成為雜交水稻育種發展方向
兩個雜交稻新品種米質達國標一等
差一點點也算失敗
安徽合肥雜交稻種出口量全國第一
冬小麥“畝產狀元”誕生啦
桃花-电影-完整版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