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視頻,大數據時代的雙刃劍

2021-08-18 18:58金燕
黨員文摘 2021年7期
關鍵詞:時代內容思維

金燕

不管我們愿不愿意接受,我們都不得不承認,現在是短視頻當道的時代,而且正處于巔峰時期。

每一代新媒介的流行都是基于技術的發展,短視頻亦是如此。移動端的普及和4G技術的成熟,不但讓美團和淘寶等交易平臺大火,改變年輕一代的生活方式,而且因為寬帶的普及和加載速度的大幅提升,直接催生出短視頻及短視頻平臺的大行其道。

短視頻流行的優勢顯而易見,在越來越快的生活節奏中,短視頻可以讓人們隨時隨地快速地獲取資訊,這讓獲取信息的途徑變得便捷高效。同時,短視頻平臺的開放性也給普羅大眾提供了一個相對公平的大舞臺,使得普通人也有機會獲得強關注。這讓短視頻平臺成為這個時代的狂歡之地。

但短視頻也是一把雙刃劍,它在為人們提供信息和展示自我便利的同時,也給人們帶來了許多負面影響,這些都值得被人們理智對待。

知識的豐富和膚淺

隨著短視頻的快速發展,其內容的種類被快速充盈,從單純搞笑、搞怪變成現在的包羅萬象。短短幾年時間,人們已經習慣把短視頻平臺當搜索引擎使用。上至宇宙下至地心,從古代到未來,從藝術到醫學,從電影到美妝,從育兒到養狗,你想快速了解到的學科知識應有盡有。這些濃縮的知識性的科普內容,快速切換的畫面加上生動有趣的解說方式,不僅讓人們喜聞樂見,而且也的確方便人們快速掌握想要了解的相關知識。

短視頻帶給人們一種全新的獲取知識的方式,但短視頻的“短”基因也注定所有信息都是點到為止,所以知識多而淺薄,是我們肉眼可見的事實。即便有些視頻內容是值得深思和研究的,但沒完沒了的“下一個”,也很難讓人們停下來作進一步的思考。當浮光掠影的海量短視頻替代深度閱讀,短視頻高潮代替生命感受,超鏈接剝奪人們的思考空間和能力,整體膚淺也就不可避免。

很多年輕人不再看電影,不再看書,甚至記不住一首完整的歌,因為三分鐘的快速電影解說讓他們覺得自己已經看過這部電影。而高頻出現的短視頻配樂都是流行音樂的橫斷面,所以,很多人腦中存儲的只是一首歌的片段,但可能一輩子都不知道那首歌的完整旋律,更別提在音樂中感受自己的情緒了。

另外,由于短視頻內容魚龍混雜,越來越多低俗和反智的內容也在拉低人們的審美下限。

全世界和楚門的世界

包羅萬象又具有超鏈接功能的短視頻,讓人產生“一部手機在手就擁有全世界”的錯覺。

實際上,身處大數據時代,我們每個人看到的世界都是不一樣的,每個人都有個性化定制的一個世界——網絡平臺會根據你在某個視頻上停留的時間長短來判斷你的喜好,所以,超鏈接的推送并不是隨機的、多樣的,而是你相對感興趣的。

因此,短視頻越看得多,可能就意味著越深地被限制在某個小圈子里。比如,老人們可能認為全世界關心的話題都是養生和懷念舊時代;年輕人的視頻世界可能全和偶像有關;小孩子看到的短視頻則大多是游戲詳解。

實際上,人們是在一個楚門的世界里打轉轉。這就意味著,你花了大量時間獲取的可能只是單一信息,而你在單一信息里停留得越久,給你推送的超鏈接就越多,從而形成一個信息的閉環。

新聞的快捷與誤讀

短視頻還有一個很突出的社會功效,就是對突發新聞事件的記錄和及時發布。

紙媒時代,由于印刷制作的周期和篇幅限制,社會新聞的發布往往有些延遲和滯后,而且一般性的社會事件很難被大眾看到并引起廣泛關注。而在人人都有攝像頭的時代,每個人都可以成為突發事件的記錄者和傳播者。同時,一鍵轉發功能會讓事件飛快傳播,這讓許多小人物的困難,有了可以被大家關注和幫助的可能。

但這十幾年來網絡熱點事件的沉浮與反轉,也讓我們看到:短視頻傳播的快捷,常常會讓大眾在不了解事情來龍去脈的情況下,可能已經有無辜者被莫名網暴。不理智的群體情緒,有時甚至會裹挾輿論導向和司法公正。所以,無論無意還是有意的斷章取義,都可能誤導公眾,短視頻新聞的劣勢是顯而易見的。

在為短視頻強大新聞引爆功效歡呼的時候,也應該保持一份審視的冷靜。

殺死碎片時間與被碎片時間殺死

短視頻興起之初,人們很興奮,因為可以用一兩分鐘甚至幾十秒的有趣內容來填補日常生活中的零碎時間,比如等公交、坐地鐵、咖啡廳等人……這導致人們一度歡呼“用短視頻殺死碎片時間”。

但隨著短視頻內容的爆發式增長,平臺造就的超鏈接觀看方式,已經讓人們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即便是很理智、成熟的人,也經常會在隨機點開一個短視頻后,不知不覺消耗兩三個小時。

不知何時,短視頻已經像病毒一樣無處不在,反客為主地掌控看它的“主人”,占據人們大量的時間乃至睡眠。

于是,“殺死碎片時間”變成“被碎片時間殺死”。很多人沒有任何防備地被短視頻反噬。

思維模式的跳躍與斷裂

視頻當道之前,孩子們的精神世界是由書籍和廣播養成的,那些文字里、評書里的故事,通過文字敘述帶給孩子們一個無限的想象空間。

電視興起后,長時間被動畫片和電視劇牽著鼻子走的孩子們,想象空間被現成的畫面所限制。即便如此,電視一代還是好過短視頻一代,因為連續劇是線性敘事,故事畢竟有連續性,而觀者也有一定程度的情感帶入。

而短視頻時代,快速移動、快速切換的畫面讓孩子們來不及停下來思考,更無從拓展思維空間、發揮想象力,他們只能被動地跟著畫面走,而且停不下來。

更糟糕的影響是,快速切換的短視頻帶給孩子的是斷點式的思維模式,使得相當一部分孩子的思維缺乏連貫性。這讓很多孩子腦中雖然擁有大量的碎片化知識,卻形成不了自己獨特的認知。

另外,短視頻的時長特點要求它必須有趣好玩,所以,這幾分幾十秒給人呈現的都是“高潮”部分,長期觀看短視頻的孩子,注意力閾值會增高,現實生活中需要慢慢體驗和感受的事物就很難再引起孩子的注意。

好多孩子思維跳躍能說會道,但談吐的內容也只是網絡信息的搬運,而較少完整地輸出自己對生命的感受和思考。這是特別值得家長警惕和反思的大問題。

綜上可見,短視頻是技術發展的產物,是時代帶給人們的便利的新媒介,它能給人們快速高效地提供新聞、知識和娛樂信息,但同時也會給人們帶來碎片式的思維模式、封閉的認知狀態和浮躁的情緒。所以說,短視頻是一把雙刃劍,如何用好這把劍,是值得深思的問題。

(摘自七一網 七一客戶端/《北京日報》)

猜你喜歡
時代內容思維
無天于上2035 “出擊”(上)
壯麗七十載奮斗新時代
壯麗七十載 奮斗新時代
創新思維的培養從設疑開始
思維總動員(三十一)
思維總動員
e時代
e時代
善問讓思維走向深刻
桃花-电影-完整版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