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飲一江水濃濃家國情

2021-08-18 18:49李文宗
今日中國·中文版 2021年8期
關鍵詞:同胞江水供水

李文宗

深圳水庫大壩是東深供水工程輸水入港前的最后一站,從東莞橋頭鎮引調的東江水流經60多公里,經這里送入香港,保障了香港約80%的用水需求。

清澈的東江水流淌了56年,見證了香港的滄桑巨變,也見證了從未變過的血濃于水的同胞情誼,以及一代一代工程建設者們的艱苦奮斗精神和家國情懷。2021年4月,中共中央宣傳部授予東深供水工程建設者群體“時代楷模”稱號。

“不惜一切代價保證香港同胞渡過難關”

香港,一座三面環海的城市,然而由于火山巖、花崗巖組成的山地和丘陵占據了香港面積的85%,非常不利于地下水儲藏和開采,能利用的淡水資源寥寥無幾,是一座嚴重缺淡水的城市。1929年,在一次嚴重的旱災中,曾有20萬人因為干渴逃離香港。電影《功夫》中,包租婆時不時就給停水,是那個時期香港的真實寫照。

1962年到1963年,香港遭遇了50年一遇的大旱,水庫的所有存水,只夠350萬人飲用43天。港英政府出臺限水政策:每4天只供應4個小時的水。為了能多貯存一些水,一家人只能輪流停工停學,全家老小都走上街到公共水管道排著長隊接水,每次都有人為了搶水大打出手。更讓人難以想象的是,除了嚴苛的供水時間限制,水務署甚至貼出節水布告,要求市民每兩周洗一次頭,為了讓學生少出汗,學校甚至停了體育課。

水荒,成了一代香港人的噩夢,發展經濟,更是無從談起。1963年5月,萬般無奈的港英政府通過香港中華總商會和香港九龍工會聯合會,向內地發出求援信號。消息一到,時任廣東省省長陳郁立即回應。為了接濟香港同胞,同樣面對大旱之災的廣東在自身用水也十分困難的情況下,放棄大片農田灌溉,一個月內,向香港供水318萬立方米。此外,還允許香港方面用輪船到珠江口免費取水。

然而,舶船取水、行車運水終歸只是權宜之策。1963年12月8日,出訪東南亞經過廣州的周恩來總理得知香港缺水情況后,立即做出指示:要不惜一切代價,保證香港同胞渡過難關!

隨即,中央財政撥款3800萬元,廣東省負責設計、施工,建設東江—深圳供水工程,引東江之水濟香港同胞。這3800萬的巨額經費,在20世紀60年代的中國,是如此厚重與不易。為了保障這3800萬,中央不得不暫停了其他部分項目。

“要高山低頭,令河水倒流”

東江,發源于江西省,向西南進入廣東,是離香港最近、水量最充沛的自然河流。然而,引東江水入港卻異常困難。原因在于,要讓從南往北流的東江支流—石馬河河水倒流。設計師們想了一個辦法:先把石馬河的S形河道取直,然后分別在橋頭、司馬、馬灘、塘廈、竹塘、沙嶺、上埔、雁田安裝大型水泵,分八級提水到雁田水庫,也就是將水從海拔2米一級級提升至46米,最后利用自然重力讓水流到深圳水庫。工程量異常巨大,在那個大型施工設備短缺的時代無異于愚公移山。然而,為了讓同胞盡早喝到東江水,工程卻要在一年內完工,在很多外國專家看來幾乎不可能。

1964年2月20日,東深供水工程正式動工,中央和廣東省政府幾乎動員了可以動員的一切力量—選調全國優秀的技術人員、全國15個城市50多家工廠調整生產計劃趕制各種機電設備、鐵道部優先運“東深”的物資。

上萬名建設者不管是干部、技術員還是工人,所有人都住工棚、睡草席,吃住在工地,盡管生活環境艱苦,但從上到下每個人都干勁沖天。

當時的施工條件差到無法想象,缺少大型機械設備,工人們就手挖肩扛,甚至連土石方、混凝土的攪拌、澆筑,都是靠徒手來完成;為了查看80多公里的工地,施工現場僅有的交通工具竟然是4輛鳳凰自行車。

今年已經85歲的王壽永老人回憶起當年的往事仍然激動萬分。他說:那時候我們接到工程通知,設計人員立即帶著一個背包卷,一個臉盆、幾件衣服和一床被子,坐車去了施工現場。為了加快工期,施工現場邊畫圖邊設計邊施工。技術人員畫好一張就往工地送一張;設計圖紙畫到哪里,工地建設就推進到哪里。

在上萬名工程建設者中,還有一個特殊的群體,他們是84名廣東工學院農田水利和土木工程系大四學生。在那個專業人員奇缺的年代,這些天之驕子們選擇延遲一年畢業。他們打起背包、住進工棚,義無反顧地把自己汗水、淚水,乃至鮮血和生命,留在了東深供水工程那片熱土上。

如今已經年逾古稀的何藹倫當年還未畢業,她和同學們硬是靠著一把計算尺,圓滿完成了廠房的排架、吊車梁設計工作;已經82歲的陳汝基,回憶起當年冒死在暴風雨和一片汪洋中艱難跋涉及時參與關閉泄洪閘的情形,仍然歷歷在目、驚心動魄;然而羅家強同學,在距離完成任務返校只剩下不到兩周時間,為了趕工期,在“超級臺風”的狂風暴雨中,不慎從7米多高的閘墩跌落,獻出了年輕的生命。

在這一年中,人和天的斗爭時時刻刻進行著。建設者們在工地一旁的山體上寫下了“ 要高山低頭、令河水倒流”的目標。

1965年2月25日,東深供水工程如期全線完工,奔騰不息的東江水從這一天起,承擔起新的歷史使命—哺育香港。

有了東江水的滋養,香港不僅擺脫了缺水之苦,經濟也一飛沖天,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1964年香港社會總產值是113.8億港元,而到了香港回歸祖國前的1996年,這個數字變成了11600億港元,翻了102倍。

一江碧水潤港粵

金湖泵站是東江供水工程的最高點,從湖壩俯看,“安全供水,供安全水”8個大字鐫刻在護堤上。

隨著香港的快速發展,東深供水工程分別于1974年、1987年、1990年進行了三次擴建,工程年供水能力從最初的0.68億立方米提高到17.43億立方米。有人計算過,如果將工程所用的土石方筑一道寬2米、高5米的堤壩,足以從深圳一直延伸到北京。

三次擴建完成后,新的挑戰又浮出水面。20世紀90年代,珠三角一帶經濟發展迅速,周邊地區的城市廢水排到了東江水河道里,污染現象日益明顯。為了加強生態環境保護,徹底改善東江水質,2000年8月28日,東深供水工程四期改造開工興建。目的只有一個,把清水和污水徹底分離。

要做到這一點并不容易,工程必須將供水系統由原來的天然河道輸水,改為封閉的專用管道輸水。現年57歲的徐葉琴,曾任東深供水改造工程副總指揮、廣東粵港供水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在東深供水工程工作32年,見證了改造工程的全過程:2000年8月28日,東深供水改造工程鳴炮開戰,改造工程施工難度大,毫無同類經驗可循,采用世界上最大現澆預應力混凝土U形薄殼渡槽、世界最大直徑現澆無黏結預應力混凝土地下埋管,裝配同類型世界最大的液壓式全調節立軸抽芯式斜流泵,使用工程全線自動化監控系統等先進技術。

曾經主持和參與U形薄殼渡槽設計的嚴振瑞,是廣東省水利電力勘測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兼總工程師。他回憶說:“為確保渡槽不滲漏,僅確定槽壁厚度一事,大家吵得面紅耳赤,甚至拍桌子。”雙方相持不下,工程指揮部反復請國內各方專家咨詢,最后提出采用300mm壁厚開展1∶1原型試驗,順利通過試驗驗證后,才應用到工程中。直到今天,渡槽依然滴水不滲。后來,“南水北調”工程也借鑒了這一做法。

為了讓香港同胞早一天用上更清潔更健康的東江水,7000多名建設者投入800多個日夜,爭分奪秒施工建設。2006年,東改工程通過竣工驗收,一舉創造了四項“世界之最”,先后榮獲全國優秀工程設計銀獎、魯班獎、詹天佑土木工程獎和廣東省科技進步特等獎,并入選新中國成立60周年百項“經典暨精品工程”。經歷四次擴建改造的東深供水工程也實現了輸水系統與天然河道的徹底分離。

與此同時,為了保護工程沿線的水質,廣東省先后出臺了13個法規及文件,以確保東深供水水質,深圳市還成立東深公安分局,專門負責守護這條生命線工程。從源頭到沿線保護,東深供水工程已然成為國內跨流域調水和保護水質的典型樣本。

使命在肩永傳承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和擔當!作為新一代東深人,我們將運用高科技手段,繼續推行24小時在線監測、現場檢測和實驗室檢測相結合的‘三級監測模式,日夜守護東江水!”粵海集團粵港供水公司水質管理經理佟立輝說。

深圳水庫中放養了許多魚,佟立輝介紹說這是為了改善水質,生態涵養,生態護水,“在這里,魚不是主角,水才是”。

深圳水庫劃有嚴格的生態保護區,佟立輝和同事每天的任務是負責整個工程的水質保護,包括水質監測、監測方案制定以及查找和解決水質可能存在的潛在問題。每一次水質采樣監測,都仔細記錄檢測設備生成的數據,每個數據都精確到小數點后兩位數。長期以來,通過東深專用輸水通道注入深圳水庫的東江源水水質穩定優于國家地表水Ⅱ類標準。

隨著時間推移,改造工程中使用的世界頂級先進設備日益老化,檢修成了擺在新一代東深人面前的問題。面對國外技術專家開出天價維修費,且不分享檢修工藝的窘境,新一代東深工程師們利用15年時間,摸索鉆研出一套檢修工藝,得到原廠專家認可,成為同類大型水泵安裝的標準工藝;進口裝置運轉出現故障,在原廠外國專家都束手無策時,新一代東深修復工程師們拋開常規做法,找到破解之道,得到原廠外國專家肯定。

“自工程開始那天起,我們東深人就從未停止自主創新的腳步,技術革新,產品替代,自主維修等方式,徹底解決技術上卡脖子問題,實現備件國產化,檢修自主化。只有靠自己才能真正擔當起守護使命。”佟立輝說。

在金湖泵站,47歲的站長陳俊濤饒有興趣地向大家介紹他們的“新成員”—智能巡檢機器人,它正在巡檢高壓線路。這臺于2020年6月投入運營的智能機器人,具備測溫和高清攝像兩個主要功能,并且均能自動識別報警。陳俊濤自豪地說:“小家伙每天巡檢4次,對變壓站400多個關鍵測溫點進行測溫監控,對站里的表計、油位計等實現圖像識別監控,專業又敬業,可愛又可靠。”

56年如一日的守護,截至2020年底,東深供水工程累計向香港供水267億立方米,相當于一個半洞庭湖的水量,保障了香港約80%的用水需求。

半個多世紀的時光,讓很多記憶漸漸消退,一次次的改建升級,東深供水首期工程已難覓蹤影,給“香港送水的人”也換了一茬又一茬。然而,不管時間還要過去多久,東江之水還要流淌多遠多長,“東深人”守護香港同胞用水的心,永遠不會改變;祖國與750萬香港同胞血濃于水的骨肉親情,永遠不會改變!

猜你喜歡
同胞江水供水
諸子的黃昏
誰是最佳選手
山歌好比春江水
太原市二次供水現狀及今后工作思路探析
農村片區供水模式探究
方慶云書法作品賞析
河北:2月1日起實施農村集中供水計量收費
春江水暖
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bt天堂网www天堂-电影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