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野生動物筑起安樂家園

2021-08-18 08:49趙陽
今日中國·中文版 2021年8期
關鍵詞:野生動物動物

趙陽

繼云南象群北遷引發國際關注,前不久,鯨類擱淺事件、眾人接力救治受傷穿山甲事件也讓公眾感受到了中國野生動物保護(以下簡稱“ 動保”)工作的亮眼成績。動保理念在中國從無到有,直到深入人心,其中的轉變并非一日之功。從國家到民間,無數個人及團體為此奠定了扎實基礎。

動保工作進入新階段

新中國成立前,外國列強對中國豐富的物種資源虎視眈眈。中國科學院動物研究所國家動物博物館副館長張勁碩介紹,20世紀30年代,中科院動物研究所創始人、動物學家秉志向中央研究院提出建議,強調保護珍貴動植物資源,避免外國人進入中國隨意侵占。50年代,秉志以及植物學家錢崇書、陳煥鏞等率先提出建立自然保護區,保護自然資源。有“北回歸線上的綠寶石”之稱的中國第一個自然保護區—廣東鼎湖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于1956年成立,成為中國自然保護區體系建成的開端。

但是,此后很長一段時間,中國針對該領域并未出臺專門的法律法規。經過多年沉淀,特別是改革開放后,科學家群體向社會公眾的科普宣傳開始發揮作用。中國與國外也開始有了野生動保工作的互生,比如1981年與日本簽訂《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日本國政府保護候鳥及其棲息環境協定》,1986年和澳大利亞簽訂《中華人民共和國和澳大利亞政府保護候鳥及其棲息環境的協定》等,為動保領域的立法做了很好的鋪墊。這期間,1981年在陜西發現全球僅存的7只野生朱鹮;1985年,本為中國特有卻在本土滅絕的麋鹿從國外回歸……一系列重要事件極大地推動了野生動物保護工作的開展。相應地,一批自然保護區陸續建起,為野生動物開辟了大片適宜生存的舒適環境。1989年《野生動物保護法》正式施行,中國野生動保工作進入新階段。

中共十八大以來,生態文明建設理念的提出把野生動物保護工作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從國家層面來講,修訂《野生動物保護法》、依法全面禁食野生動物、大幅修訂《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名錄》都是重要事件。科研層面也進入了一個新的歷史時期—2021年,距朱鹮被重新發現走過了40年。從7只發展到全球范圍內7000余只,朱鹮棲息地面積,已由不足5平方公里擴大到1.5萬平方公里;截至2020年9月,回家35年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麋鹿在中國的種群數量達約8000頭,飼養點和放歸地總共81個;麝科(所有種)、穿山甲屬(所有種)、長江江豚等物種由國家二級保護野生動物調整為國家一級保護野生動物……“野生動物相關的好消息越來越多”,張勁碩表示,即將于2021年10月份在云南昆明召開的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公約》第十五次締約方大會,會促進對整個生物多樣性更全面的保護,對人與自然的和諧發展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前赴后繼的堅實力量

幾十年來,無數有識之士為保護野生動物奔走呼號。中國科學院動物研究所原研究員汪松就是其中之一。

1979年,世界自然基金會代表團首次訪問中國。汪松作為中科院代表,參加了雙邊會談,并于同年作為中國政府的觀察員,首次走出國門,參加《瀕危野生動植物物種國際貿易公約》第二屆大會。在擔任瀕危物種科學委員會常務副主任一職的近20年間,汪松參與制訂了《國家自然保護綱要》《野生動物保護法》《國家生物多樣性保護行動計劃》《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名錄》等具有重大意義法律條例的制定,推動了生物多樣性在整個中國的保護和研究。

值得一提的是,在協調“麋鹿歸家”的過程中,汪松起到了關鍵作用。北京動物園首任園長譚邦杰同樣如此。當時,世界上最后18頭麋鹿被英國貝德福特公爵十一世圈養。譚邦杰給貝德福特曾孫塔維斯托克侯爵寫信表達希望麋鹿回歸中國的意愿,引起了對方重視。最終于1985年,20頭麋鹿被送歸中國。除此之外,譚邦杰最早提出保護野生東北虎、華南虎,被譽為中國老虎的“保護神”。正是在他的堅持下,中國特產華南虎成為“最優先需要國際保護的瀕危動物”,為其種族延續爭得一線希望。近年來,中國的華南虎繁殖取得明顯成效,與2010年底相比,截至2020年底,中國人工飼養華南虎數量達200多只,增長了約一倍。

民間力量也為動保工作的推進起到突出作用。1996年,為保護滇金絲猴,環保作家唐錫陽、沈孝輝發起了中國第一個民間環保運動—“大學生綠色營”。當年,25名大學生、記者、作家、攝影家遠赴云南滇西北白馬雪山。在環保界、科學界、輿論界的大力支持下,約100平方公里的原始森林及棲息林中的200多只滇金絲猴得到保護,第一屆綠色營大獲成功。直到如今,綠色營已舉辦25屆,主題從濕地保護、渭河考察到關愛秦嶺生物等,不一而足。參與人員除內地高校學生外,還有來自臺灣、美國、日本、芬蘭等海內外多個國家和地區的大學生及志愿者,參與其中的年輕人成為傳播綠色種子的星星之火。

張勁碩介紹,不少野生動物攝影師通過拍攝影片、紀錄片等形式提升公眾野生動保理念,博物館等科普機構的大力宣傳也影響深遠。“我小時候,曾經發生過竹子開花導致大熊貓食物短缺的事件。自然博物館呼吁眾人捐款拯救大熊貓的情景仍歷歷在目。幾十年來,從上到下,國家各個層面都在不斷為動物保護做出努力。”他說。

不同的是,隨著社會、科技的發展,宣傳手段形式多樣,宣傳效果也不可同日而語。“之前的宣傳主要還是在國家層面,如今,利用新媒體手段自發科普的民間力量層出不窮。”張勁碩舉例說,《博物》雜志的張辰亮就是其中一位杰出代表。這位“85后”北京小伙在運營雜志官方微博時,高冷、有趣、簡單明了的語言風格得到了大批粉絲的喜愛,任何與動植物相關的問題都要邀請“博物君(張辰亮在粉絲中的昵稱)”來釋疑解惑。除了微博之外,張辰亮入駐B站、抖音等人氣平臺,多渠道進行接地氣的科普工作,博物雜志官博粉絲數量從2萬暴漲至1300多萬,抖音賬號獲1700多萬關注。

掀起全民動保熱潮

張勁碩表示,張辰亮等大V的宣傳直接帶動了公眾對野生動植物的關注,影響力巨大。他同時強調,經濟的發展是這一轉變的基礎。“過去飯都吃不飽,哪有精力追求精神層面的東西?”張勁碩認為,動物具有精神價值、美學價值。在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的前提下,這必然高于“一塊肉”的價值。觀鳥、進入大山融入自然等活動成了中國人的一種生活方式。在這個過程中,大家通過微博、朋友圈等各個渠道發布自己所觀所感,理念的快速傳播與轉變便是水到渠成。

對張勁碩來說,最直觀的感受是,曾經冷冷清清的國家動物博物館成了“網紅圣地”。國家動物博物館是集動物系統與進化研究、動物標本收藏和動物科學知識普及三位一體的國立學術機構。張勁碩介紹,國家動物博物館現有893萬多件標本,是全亞洲體量最大的動物博物館。原來只做科研,現在則面向公眾開放,服務大眾。“近幾年,游客量有明顯上升趨勢。即使采取限流措施,每日仍多達四五千人參觀。游客群體也從原來父母帶孩子為主,變得越來越多元,很多年輕人樂于來此看展,接收相關知識。”

張勁碩表示,為了滿足公眾需求,博物館會經常變更展覽,游客常來常新,豐富的展品也吸引游客多次反復參觀。不僅可以在白天游覽,能夜宿館內的“博物館奇妙夜”項目也受到了大小朋友的青睞。

在近期大火的云南象北遷事件中,國際社會對中國生態文明事業發展給予了很高評價。“在動保意識深入人心的情況下,老百姓知道大象很珍貴,需要人類保護,一切傷害大象的行為都是犯罪。”張勁碩對該事件中,人民展現出來的對大象的保護欲很欣慰。他表示,國家林草局、亞洲象研究保護中心等機構對事件做出了很多預案,以盡量不干預為原則,引導大象自然回到生活的地方或者找到新的棲息地。至今為止,防預措施和事態發展都比較理想。

構建人與自然生命共同體

近來,野生東北虎入村、上海小區大量貉出沒等野生動物進入人類生活區的新聞頻上熱搜,一方面體現出了中國野生動物保護工作的優秀成績,另一方面,如何平衡人與動物和諧共生的局面也成為新的問題。張勁碩認為,野生動物數量過多不僅會對人類健康造成威脅,也會對當地生態造成威脅。“ 所以野生動物管理必不可少。”他解釋說,以貉為例,一個區域內能容納幾只貉、多余的貉如何妥當處理等都需要專業人士給出判斷。“然而,這對相關部門來說還是新課題,這就要求我們隨著生態文明建設的不斷提高,大量培養相關人才,也需要更多政府部門互相配合,進行綜合治理。”

多年來,國內外科研機構、大學間合作機構在野生動保領域的學術交流方面十分熱絡。中共十八大后,保護野生動物資源更是成為中國實踐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和“一帶一路”倡議的重要組成部分。

2018年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中,習近平提出,中國愿同非洲一道,共同保護青山綠水和萬物生靈。中國愿同非洲加強保護野生動植物等生態環保領域交流合作,讓中國和非洲都成為人與自然和睦相處的美好家園。

在一次中非野生動物保護合作研究項目啟動會上,坦桑尼亞野生動物研究所科研所長JuliusKeyyu指出,坦桑尼亞野生動物保護與經濟發展之間的矛盾與沖突日益增長,迫切需要借鑒中國在此方面取得的成功經驗。南非DailyMaverick新聞網刊登文章表示,近年來,中國采取了積極的行動打擊非法野生動物走私活動。在一些與中國進行合作的非洲國家,野生動物走私活動已經大幅減少。

猜你喜歡
野生動物動物
我的野生動物朋友
嘻哈動物幫
В Китае началось рассмотрение проекта решения о запрете нелегальной торговли дикими животными中國保護野生動物再立重典
瞧 這些搞笑的野生動物
嘻哈動物幫
關于野生動物行為的5個誤區
萌寵過圣誕
最萌動物榜
奇趣動物
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bt天堂网www天堂-电影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