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拜登在阿富汗遭遇“張伯倫時刻”

2021-08-18 16:22
參考消息網
關鍵詞:伊斯蘭堡塔利班盟友

參考消息網8月18日報道 美國《華爾街日報》網站8月16日發表題為《拜登在阿富汗的張伯倫時刻》的文章,作者系沃爾特·拉塞爾·米德,文章稱,拜登政府的公信力正面臨重大考驗。全文摘編如下:

“讓你在戰爭與恥辱之間作一選擇,你選擇了恥辱,而你將來還得進行戰爭。”溫斯頓·丘吉爾在慕尼黑協定后給(時任英國首相)內維爾·張伯倫的這段評語,近日又開始在華盛頓回蕩。拜登政府正面臨豬灣事件以來最嚴重的外交政策危機。與此同時,美國的聲望也遭到自西貢陷落以來最沉重的打擊。

公信力面臨重大考驗

喬·拜登在阿富汗問題上有三個判斷。首先,認為他可以體面地、有序地退出美國歷史上最漫長的戰爭。其次,塔利班在阿富汗獲勝不會嚴重影響美國的全球實力和聲望。再次,美國人急于擺脫阿富汗戰爭,即使撤軍搞砸了,選民也不會怪罪于他。他在第一點上完全錯誤。人們擔心他的第二個想法同樣錯誤。第三個想法還有待驗證。

支持從阿富汗撤軍的兩黨成員認為,撤軍將增強而不是削弱美國的信譽。人們可能會說,在一個美國沒有什么內在利益的偏遠國家結束戰爭,不會讓美國顯得軟弱。甚至可以說,20年來美國的干預證明了美國堅持不懈的精神,這會讓盟友對我們的意志更加放心。與此同時,20年后,當無法在阿富汗建立穩固的政府和軍隊時,及時止損顯示了我們的現實主義和智慧,盟友們也會對華盛頓的判斷力放心。

為撤軍辯護的人認為,這樣做可以讓美國減少在周邊戰場的存在,把主要精力放在對付東亞沿海的重大威脅上。為什么美國政府要為遏制塔利班付出沉重代價——不光是軍事資源,還有為無休止地干預一個遙遠國家的事務辯護而帶來的政治代價。

有序撤軍,顯然符合一項連貫的國家戰略,實現特朗普和拜登兩位美國總統所希望的結果。但現實并非如此,拜登政府的公信力正面臨重大考驗。

歐洲的尊重只會更少

拜登不應該為塔利班的全面軍事勝利感到意外。他十多年來一直支持撤軍,撤軍的核心理由是阿富汗政府和軍隊極其軟弱和腐敗,美國支持它們毫無意義。

喀布爾陷落引發全世界關注。在歐洲,盟友們無論對美國總統決策的內容還是時機都沒有發言權。“9·11”事件后,我們的盟友援引北約共同防御條約第五條來幫助美國。在結束戰爭的決定和計劃方面,他們理應有發言權,他們也有理由對美國的傲慢無能感到憤慨,這種無能給他們造成了災難性的既成事實。未來,歐洲對拜登的遵從和尊重只會更少。

從巴基斯坦山區到薩赫勒的沙漠,隨著“9·11”事件后最大勝利的到來,塔利班感覺到局勢正在發生新的、有利于他們的變化。他們會更加積極地招兵買馬,并獲得新的資源——我們留在當地的先進武器和技術將為他們提供幫助。

一群廚師合力破壞了這鍋湯。小布什政府出兵阿富汗,但對下一步該怎么做一無所知。在小布什和奧巴馬執政期間,隨著國會和私人倡導團體的加入,美國的戰爭目標無情和無知地擴大了。阿富汗要成為一個現代化國家。阿富汗婦女要享有平等權利。參照美國制定的憲法將保障宗教自由。阿富汗的天空將飄揚著自豪的旗幟。喀布爾大學會開設性別研究碩士學位課程。

難以在印太地區受益

在美國的戰爭目標上升到遙不可及的高度之際,美國軍方卻刻意忽略了一個戰略漏洞:我們在伊斯蘭堡的“盟友”對塔利班的無情支持。只要巴基斯坦人向這個塔利班提供庇護和支持,它就不可能被摧毀。更糟糕的是,一旦美國撤軍,巴基斯坦的支持會讓塔利班擁有如今的阿富汗政府無法超越的優勢。

美國安全機構搖擺了20年,既不愿對抗伊斯蘭堡,也不愿承認失敗并修改阿富汗政策。事實上,巴基斯坦降服了美國,實現了在北部重新建立一個友好政權的長期目標。這個激進的鄰國能否讓巴基斯坦一直滿意還有待觀察,但眼下巴基斯坦強硬派正在慶祝他們歷史上最大的勝利。

希望這場災難能在某種程度上讓美國在印太地區受益,更是最離譜的想法。70多年來,印度(憑借其龐大的人口和經濟)一直是美國亞洲戰略的關鍵,但該國的外交政策一直以與巴基斯坦競爭為出發點。現在,隨著伊斯蘭堡鞏固與北京的關系,美國從阿富汗撤軍使巴基斯坦獲得了戰略勝利,也加強了巴基斯坦政府內部最激進的反印度和反西方力量。在新德里,沒有人會認為這場災難是華盛頓的能力或可靠性的標志。

在這灰暗的時刻里,最大的贏家或許是美國前國防部長羅伯特·蓋茨。他在2014年的回憶錄中寫道,時任副總統拜登“在過去40年里幾乎所有重大外交政策和國家安全問題上都是錯的”。這段話也許不像丘吉爾語錄那般才華橫溢,但現在不太可能被人忘記。我們只能希望拜登從這個一不留神跳入的陷阱中脫身。

猜你喜歡
伊斯蘭堡塔利班盟友
中國東盟友誼歌
塔利班戰后首次宣布停火
是對手,更是盟友
巴基斯坦力阻反對黨大游行
伊斯蘭堡果蔬市場爆炸
男扮女裝塔利班
桃花-电影-完整版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