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簪花的花瓣是星星做的

2021-08-17 21:54麥淇琳
小小說月刊 2021年8期
關鍵詞:大病青花詩歌

麥淇琳

故事的開始發生在青花鎮,三十六崎巷,玉簪花開時。

那一年,我14歲,素錦13歲。我們兩家的距離僅隔著四扇窗。

“三十六崎巷”位于和平碼頭的高地,因巷口有三十六級陡峭的階梯而得名。小巷的中間地段有一座小花棚,栽種著一些花花草草。盛夏,玉簪花開了,葉脈分明的綠葉在風中婆娑著,六片雪白修長的花瓣轉著幾點鵝黃的花蕊,一朵挨著一朵,搖搖欲飛。像雪,像船,像古代女子頭上的玉簪。

一日傍晚,天色陰暗,門外的天空出現一片黑云,風卷得有點亂。巷外響起雜亂的腳步聲,有人低低嘟囔著:“這天怕是要下雹子啊,快走快走。”

我睜大了眼睛,問在屋里忙活的母親:“真的會下雹子嗎?”

母親卻答非所問地說:“小妹,天黑得嚇人,你可別再出去了。”我琢磨著花棚里的玉簪花,拋下一句“媽,我去看看花棚”,便一溜煙跑出去了。

狂風中,潔白的玉簪花像煙一樣在花棚里浮動,像是要飛走了似的。一個身穿紫色衣裳的女孩在花棚邊徘徊。是素錦。我問她:“你怎么也在這里?”素錦嗓音輕柔地說:“我擔心下雹子會把玉簪花砸碎了,我們一起給花棚加塊塑料布吧。”我驚喜道:“好,我們快一點。”

那個傍晚并沒有下雹子,只是下起了一陣暴雨。我直問母親:“暴風雨會把玉簪花毀掉嗎?”母親一愣,說:“你可別小看了玉簪花,它本就是生長在小徑溝渠里的野花,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孩子撿來一朵,栽在花棚里,它就賤賤地長,呼啦啦地長成了一大片。”

我安下心來,第二天再去看花棚。我們加的那塊塑料布并沒起作用,它被一場暴雨吹打得不知去向,但玉簪花卻沒有凋零、破碎,仍然生機勃勃地站立在風中。后來,我始終認為,十四歲的當年,和之后所有歲月我與素錦長久的友誼,是始于素錦在暴風雨過后的一場大病。

那場大病成為素錦人生的分水嶺,她從一個動輒吟唱著“采蘑菇的小姑娘,背著一個大竹筐”的無知少女,變成青花鎮有名的放羊詩人。

只是,大病的后遺癥是可怕的,素錦再也無法流利地說一句話,唱一首歌,她變得口齒不清,腳步蹣跚,雙手顫抖。這樣的她,在班級里無疑是與眾不同的。有時,素錦的隨便一個動作,都能引起同學的嘲笑,她漸漸變得郁郁寡歡。但素錦很快振作了起來,她把所有時間用在讀書上,三毛的《撒哈拉沙漠》,豐子愷的《人間情味》,還有木心、徐志摩和舒婷的詩歌集。

那天傍晚,素錦的母親騎自行車接她放學,一路上母親試探地問:“要不,咱們還是輟學吧,回家幫媽媽放羊。”素錦知道,母親只是不想她受別人的冷眼,但她想學習,想做個有用的人,讓母親過上好日子。那一刻,素錦完全沒有想到,命運早已毫無預告地安排好一切。

一個普通的夜晚,素錦的父親消失了,桌子上留著一張紙條,上邊寫著:“對不起,我走了,好好照顧素錦。”

生活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以前素錦的父親負責去集市里賣水果,母親在家里務農,放羊。如今父親悄然離去,母親一天天嘆氣,素錦深邃的眼睛里蒙著一層霧,她對母親說:“媽媽,我想好了,退學,我要去山上放羊。”母親突然抱緊她,淚水直流。

打那以后,我常在晨曦斜照的山坡上,看見素錦一邊放羊,一邊看舒婷的詩。有時,素錦讀詩給我聽:“一朵初夏的薔薇,劃過波浪的琴弦,向不可及的水平遠航。烏云像癬一樣,布滿天空的顏面,鷗群,卻為她鋪開潔白的翅膀。去吧,我愿望的小太陽,如果你沉沒了,就睡在大海的胸膛,在水母銀色的帳頂,永遠有綠色的波濤喧響。讓我也漂去吧,讓陽光熨帖的風,把我輕輕吹送,順著溫暖的海流,漂向遠方。”

閑極無聊時,素錦也寫詩:“羊只一朵一朵,像移動的白云,像地里綻放的玉簪花,它們跑向山崗,跑向天空,躲進詩行里,每一片花瓣都是星星做的。于是我就想著要敞開,把草地上的羊只趕起來,讓希望與飽滿靠得更近。”

小巷的人們打趣她:“素錦,你寫詩做什么?能賣幾個錢?”素錦微笑著說:“詩歌是無用之用。沒有詩歌,我就是無數人中的一個。因為詩歌,我仍然是無數人中的一個。但我的內心揣滿了星星。”

日子一天天過去,我讀高一的時候,素錦的一首小詩登上了青花鎮晚報副刊的版面。過了兩年,素錦在純文學詩刊上發表的詩歌獲得了一個全國性大獎,轟動了文壇。我很好奇,素錦很文靜,單薄,像春天剛發芽的小樹,卻有那么大能量,寫了那么多好詩。

我高中畢業去外地求學,臨行前,我陪素錦放了一天羊。那天我才知道,三十六崎巷花棚的玉簪花是素錦種的。素錦說:“我們每個人都帶著卸不去的生活的盔甲,但是玉簪花會為我們鋪開潔白的花地,讓我們心中洋溢著柔軟的力量,朝著光亮的方向勇敢地走下去。”

《本草綱目》中關于玉簪花的記載,說它:“柔莖如白菘,葉脈清晰,莖上花朵長二三寸,未開時如白玉搔頭簪形,中吐黃蕊,根葉可解一切毒。”一句話說透了玉簪花的品性,凡俗,不起眼,卻又如滿天繁星,擔當著不可或缺的角色。

某個深夜,我在微信跟素錦聊到人生方向時,突然明白了:你所愛的就是你所成的,你只需想到這一個純粹的字,在我們自己的內心,一遍遍將愛完成。那么,火海自清涼,人生得自在。

猜你喜歡
大病青花詩歌
七月詩歌
詩歌的奇怪隊形(一)
追尋青花的東方之美
青花·木 產品設計
一個詩人
琵金頓珍藏的明青花將亮相蘇富比
青花的寫意風尚
詩歌過年
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bt天堂网www天堂-电影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