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粱夢里

2021-08-17 21:52徐圖
小小說月刊 2021年8期
關鍵詞:信號源熏香模組

徐圖

小城的這家書店是我開的,有個掉書袋的名字,叫“黃粱夢”。

在外人看來,這書店的名字透著一股酸臭的書卷氣,倒不如一個簡單的某某書店清晰明了。可在我看來,這家書店的名字卻是最清晰明白,最實在的介紹了。

為了呼應這個文縐縐的名字,我在裝修時費了大功夫,古風裝潢,實木書柜、書桌,條案上焚一炷熏香,有時興致來了,還會拿出奇楠擺件……書店不只賣文化典籍,還有些別的書籍,包括國內外的期刊,以及一些我時不時看的暢銷小說。不過,我卻有個古怪的原則,概不售賣習題集與各種學習資料。

這天清晨,空氣中有層薄霧,正值倒春寒的時日,涼意頗濃。

我沏了一杯信陽毛尖,悠哉地閉上眼,細細嗅著空氣中甘而溫的熏香,等待著嫩綠的茶芽舒展開,浸潤在沸水里。

“丁零……”

我睜開眼,低頭看看杯中,綠芽仍緊抱在一起,茶水也還澄清無色,撇了撇嘴,隨即抬起頭。一個學生打扮的男孩推開了門,帶動了風鈴,發出了清脆悅耳的響聲。是個生面孔,我心下琢磨。

“您好,有最新一期的《國家地理》嗎?英文原版的。”男孩眼中有些不確定的神色。也在情理之中,常人誰會想到來一個如此古風的書店中購買大洋彼岸印制的最新期刊呢?

“有的,我給你拿。”我熱情地招呼著,趁著找書的工夫去打量男孩。個子高挑,有些瘦削,臉色和著些蒼白,戴著一副黑框眼鏡,以及,眼角有些若有若無的血絲。我悄悄嘆口氣,將書遞給男孩,心中犯起了嘀咕,這是又來了個小鎮做題家。男孩問過價格,付賬接過書后就轉身打算離開。

我又嘆口氣,隨手打開了墻上一個開關,“是要去坐公交嗎?那幾班公交都是七點半后才有首班車。外面涼,不如在店里坐些時候,看看書。”男孩對于我這樣一個陌生人的提議顯然有些意外,略帶遲疑后點了點頭,還有一聲微不可察的道謝。

男孩坐下,翻開書。我是學計算機的,基本的英語于我并沒有太大難度,我看到了文章的標題,是“珠穆朗瑪峰”。

我從身側拿起一個平板電腦,上面顯示著兩個信號源,我連接了第二個,抬起頭,男孩已經有些打瞌睡。我挑了挑眉,低聲嘟囔著:“想必你應該很久沒有去縣城外了吧,這就送你去見識見識那世界最高峰。”隨即將一個壓縮包傳輸給信號源。

男孩此時已經趴在桌子上了,我連接上了另一個信號源,隨即閉上了眼。

……

藍天如洗,晴日炫目。遠處天際云霧翻騰,似浪濤,似蛟龍翻滾。在群峰中,唯有那一峰,最為恣意張揚,蒼茫,挺拔,積雪覆蓋在山巔,白光灼灼,直刺蒼穹。

橫空大氣排山去,砥柱人間是此峰。

在夢中,男孩并不奇怪為什么自己會出現在這里,他不必去想這些,也不必去想明天的全市聯考,只需看著眼前這座人間第一峰。

我心中有著幾分得意,為自己這份優秀的售書服務而得意。這樣的夢境沉浸裝置,讓人在一座中原小城中感悟這人間奇景,誰能不心生歡喜呢?

忽然,我愣了一下,遠處那座山巒上的巨大冰川,突然變成了一片空白。電光石火間,我想到了原因,珠峰模組已經太久沒有使用了,難免出問題,都怪忘記每年檢查了。我自責一番,急忙退出夢境,拿出手機,打開微信,進入“沉浸式夢境裝置研發組”。

“誰在線,珠峰Mod,趕快,救急。”我發出信息,不多時便有了回復。“正在上傳,大約需要五分鐘。”

五分鐘,我嘆口氣,五分鐘來不及的,很抱歉沒能提供完美的售后服務。我閉上了眼,眼前卻浮現男孩無神的眼,以及眼角的血絲。

“不,不,應該來得及。”我將平板與電腦連接,打開了珠峰模組,在代碼與一幀幀圖片中尋找錯誤。這種沉浸式夢境裝置的每一個模組都是常規游戲的數百倍,更何況珠穆朗瑪峰場景還是一個大型場景,我瞪大雙眼,飛速瀏覽。

10秒,30秒,50秒,找到了!

我右手顫抖著,飛速將錯誤刪除,將網絡上的一座山巒圖片銜接了上去,雖然不能與原版相比,但也能勉強避免最基本的穿幫。確認將原壓縮包覆蓋后,我松了一口氣。

……

男孩睜開雙眼,多了幾分不同的神采,主動與我道別,略帶雀躍地推開門。

我吹了聲口哨,低頭,杯中嫩芽恰好綻放,茶水透著晶瑩的綠色。我舉起杯,飲盡,嘟囔了一句:“正好。”起身關掉墻上的開關。

猜你喜歡
信號源熏香模組
中藥消毒熏香研究概況
移遠通信:以利潤換市場
二則 暖閣熏香雪未晴
六朝瓦當元素在文創產品中的創新運用
高通聯發科等公司與阿里達成合作
故障定位系統的云服務器軟件
鏤空雙鳳朝陽紋熏爐賞析
模擬信號無線電傳輸在污染源在線監控系統中的實際應用
全模組電源選購
基于DDS的模擬調制信號源設計與實現
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bt天堂网www天堂-电影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