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丈夫

2021-08-17 10:02李占梅
小小說月刊 2021年8期
關鍵詞:爹娘窗花丈夫

李占梅

初春的風乍暖還寒,偷摸著吻醒了萬物生靈,草丫、榆葉爭搶著冒出了頭。玉梅的一雙杏眼腫成了饅頭,淚眼望向窗外,不由輕嘆一聲,還不如活成這草葉來得痛快。

鞭炮聲一路響來。小丈夫爬上炕,眉眼間的笑帶著一股子未成年的青澀味道潮水般溢了出來。他把手伸向玉梅腿和腰間,勉強抱起。他太小了,不滿十六,就像四五月剛栽下的楊樹苗,瘦弱,單薄。一米五的他抱著一米七的玉梅,沒走幾步,頭上就滲出了密密的汗珠,喘出的長氣蠅子般飛到玉梅脖頸,玉梅扭動了一下身子,腳被門軒子絆了一下,一個趔趄,兩人重重地摔在了正等在門口接親的有貴身邊。

尷尬、哄笑聲中,有貴迅速抱起玉梅,說了一句“得罪了”,玉梅就被輕輕地放到了馬車上。

新婚夜,小丈夫剛挨著玉梅躺下,玉梅猛地坐起,袖口中甩出一寸把長的刀子,刀尖直抵小丈夫胸口,最好別碰我,否則我閹了你。小丈夫一言不發,躺下紋絲不動。過一會兒聽見屋外有動靜,小丈夫知道是母親派來聽房的,眼珠子轉向玉梅,見玉梅一副沉睡的模樣,便摁住玉梅的胳膊,嘟起的嘴猛啄向玉梅,靜夜中,那聲音,像鐵蛋子砸在了水泥地上。

一晃一年多過去了,玉梅的肚子不見一點動靜。公婆著急,話里話外奚落玉梅,花大價錢買來的母雞不會下蛋。玉梅裝沒聽見,坐在窗前剪窗花。玉梅一邊剪,一邊唱,大青山高來烏拉山低,人里就數哥哥美。金花銀花鋪滿地,十頃地里挑中你。對對鴛鴦展翅飛,巧媳婦(該)配個好女婿。歌聲帶著玉梅不經意的嘆息飄到了院子里,飄到了院子里正放羊回來的有貴身上。有貴厚實的大腳板子就不會走路了,兩條健碩的大長腿像被寒風刮的樹葉,晃了又晃。

有貴是小丈夫母親的遠方侄兒,從小沒了爹娘,是小丈夫母親拉扯大的。

玉梅剪窗花就剪一個顏色,紅色。玉梅剪窗花就剪一個花樣,一男一女靠在一起的頭像,女的是她自己,男的不是小丈夫。剪完了,也不往窗上貼,拿手里看著,看半天,往嘴上一抿,然后填灶膛,灶膛里“轟”地拱起一股焰火,照亮了玉梅紅艷艷的唇。

玉梅哀嘆自己的命運,要不是趕上災荒年又給哥哥娶媳婦,父親也不會為了幾個彩禮錢,就把自己許給比她小四歲的小丈夫。

每個月玉梅都有幾天難受的日子,“來事”時肚子疼得只能像個蝦米窩在炕頭。婆婆高聲嚷道,這是女人病,生了孩子就不疼了。你倒是生一個啊,女人沒這點本事還叫女人。

小丈夫沏一杯濃濃的紅糖水端給玉梅,玉梅正心煩,一揮手打掉,熱水濺在玉梅手上,手上立時起了泡。小丈夫慌慌地喊,有貴,快拿獾子油來。有貴跑進來,小丈夫托著玉梅的手,玉梅不再掙扎,看有貴把獾子油抹在手上,小丈夫嘴里一邊“噓噓”著,一邊叮囑有貴“輕點,輕點”。有貴眼角余光一瞟,玉梅雙眼一瞄,兩片眼光就像天上的白云粘在了一塊兒。

幾天后,小丈夫對爹娘說,爹,我去找鎮上的王醫生看過,不是玉梅,是我的毛病。你們放心,毛病不大,孩子會有的。你看,這是王醫生給我開的藥。

那以后,爹娘對玉梅立馬換了笑臉,有一次娘還叫了玉梅一聲“閨女”。玉梅牙咬得咯嘣嘣響。夜晚,大通炕上,兩套嫣紅的鋪蓋之間依然橫放著那把刀子,刀尖依然對著小丈夫,別指著我領你情,我就盼著你家早點休了我。

又是一年過去了,小丈夫毫無征兆地失蹤了。爹娘就互相埋怨,都是你著急要孫子把兒子給逼走了。玉梅不難過,反倒有一絲輕松。不久,爹娘病倒,有貴和玉梅倒也伺候得上心,可終歸解不了思兒之苦,先后相繼離世。

偌大的院落里就剩了玉梅和有貴。玉梅對有貴說,我要等他回來,等他把我休了,我要你光明正大地把我抱上你的馬車。

幾年后的一天,村里來了一個大個兒男人找玉梅,說小丈夫在前線和敵人交火時被抓了俘虜。玉梅咬牙切齒地問,他當了叛徒?!我就知道他不是個爺們兒。大個兒男人說,不,他把敵人引入了我們的埋伏圈,他和敵人同歸于盡了。玉梅愣了一下,譏笑道,怎么可能是他,他膽子那么小。大個兒男人從懷里掏出一個布包,說是小丈夫的貼身之物。打開布包是一個紙包,紙包里是一張剪紙,是玉梅剪的一男一女臉挨著臉的頭像。

玉梅大病了一場,老覺著心口疼,吃了好多藥不管用。有貴伸出手,我給你捂捂吧。玉梅杏眼一瞪,從褥底抽出一把月牙鐮刀,鐮刀直鉤有貴的脖子,別碰我,我是小丈夫的女人。

猜你喜歡
爹娘窗花丈夫
冰窗花
兒無愧爹娘教養
剪窗花
剪窗花
窗口里的爹娘
安慰
發自內心的稱贊
怎樣保護丈夫的健康
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bt天堂网www天堂-电影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