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8-17 10:02張建春
小小說月刊 2021年8期
關鍵詞:瓷片黑衣人瓷碗

張建春

吳三姐將手中的碗狠狠地摔向地面時,狂風暴雨襲來,閃電蛇樣懸在半空中,雷突然間向大地劈來。

破碎的瓷片向空中飛,有幾片正好濺進了劉老四的餛飩鍋里。

劉老四受驚猛抬頭,看到的是橫眉豎眼的吳三姐。吳三姐大聲斥責:劉老四,你家是開鹽場的?想咸死姑奶奶呀。

早晨,街上正上人。劉老四回過神來:不咸呀,小姐,口味好著呢,大骨頭湯呢。

咸,咸死我了。吳三姐嗓門越來越大,大得不像一個嫻靜的女士。

就在這時,幾個黑衣人一擁而上,將吳三姐按壓在地,槍頂著吳三姐的腦門。

吳三姐突然就安靜了下來,只是按在地上的臉,被瓷片劃破,血流了一眉眼。

輪到劉老四發愣了,轉眼又篩糠樣地發抖。

劉老四擺個餛飩攤,多年了,祖上傳下來的手藝,皮薄,餡嫩,湯美,一地界有名。

吳三姐,劉老四不認識。一定是頭回客,這劉老四肯定。劉老四做的大多是老主顧的生意,吃了上癮,自然回頭。吳三姐來吃餛飩時,劉老四上心。一來吳三姐長得好看;二來是頭回客,想著二回來。

沒想到頭回客就摔了碗,還被幾個黑衣人抓起來了。

吳三姐被上了銬,黑衣人推推搡搡,吳三姐打了個踉蹌,還是回過頭來,對劉老四淺淺一笑,笑還沒滿幕,目光就轉向了地面,地上是破碎的瓷,白白的,碎得大小不一,但都保持著堅硬的形狀。

劉老四一上午心都在怦怦跳,眼前總是浮著吳三姐淺淺的笑。那么淺淺的笑,劉老四看出來了。笑是給劉老四的,笑有內容,是什么內容?劉老四沒看出來。

下午劉老四就聽到了風傳,還知道了吳三姐的名字。吳三姐,也是一個人的名字?吳三姐是共產黨,碰在了槍口上。劉老四心中猛地有一個聲響,碗摔在地上的碎裂的聲音。

不是說共產黨紅眉綠眼嗎?不像。吳三姐摔碎瓷碗時,橫眉豎眼,倒是讓劉老四有些害怕。

劉老四在街面上混,見多了,對劈雷中兀自摔碗還是第一次。劉老四前前后后地回憶,心中一驚——在吳三姐摔碎碗后,在猛抬頭時,劉老四眼睛的余光里,有一個人影倏忽閃去,而就在這時幾個黑衣人撲向了吳三姐。

再見到吳三姐時,她已不像個人樣,被五花大綁在一柱子上,頭耷拉著,長長的發蓋住了臉,衣衫不整,血從胸前洇出,紅得耀眼。

一盆水潑醒了吳三姐,吳三姐認出了劉老四來,淺淺的笑,緩緩地從嘴角漫出,劉老四的心一縮,內容和上次的一樣。吳三姐的臉已不完整,如綻開了的饃頭,暄騰,卻是裂開的。吳三姐淺笑間,血又一次從臉上的傷口涌出。

劉老四也被綁上了,就在綁上的瞬間,劉老四的心硬朗了起來。

鞭子抽過,烙鐵烙過,能從劉老四嘴中迸出的只有三個字:不知道。劉老四也確實不知道。但劉老四把余光里的影子憋在了肚子里,爛了。

劉老四出獄時,沒能見到吳三姐淺淺的笑容,吳三姐昏迷了。

吳三姐被槍殺了。行刑時,隊伍從劉老四的餛飩攤前經過,五花大綁、嘴中塞實毛巾的吳三姐走得沉穩。到了劉老四的餛飩攤前,步伐放慢了,目光輕輕流連,劉老四又看到了吳三姐淺淺的笑,這笑是藏在眼睛里的。劉老四看得明明白白,還是過去的內容,只有劉老四能看得到。

槍聲響了,劉老四聽到的是一個瓷碗破碎的聲音。

過了多少天,劉老四記不得了。

一個夜晚,劉老四將要收攤的時候,一個半大的孩子來到餛飩攤,吃了碗餛飩,扔下一塊銀元,轉身就走。劉老四喊住孩子:太多了,太多了,太多了。

孩子頭不回,丟下半句話:三姐留下的……

夜真的很黑,劉老四又聽到了碗摔碎的迸裂聲。

又過些日子,劉老四不見了,風樣吹走了。

猜你喜歡
瓷片黑衣人瓷碗
小瓷碗,碰碰車
瓷片
進我家喝水的叔叔
粗瓷碗,細瓷碗
從改寫理論看翻譯的幕后操縱
圖說車事
小瓷碗
防丟神器
冰點以下的縫合
人說人面桃花(外一首)
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bt天堂网www天堂-电影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