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尊重是不再見

2021-08-14 20:52段奇清
莫愁·時代人物 2021年8期
關鍵詞:指點板車桔子

段奇清

1984年夏日的一天,還不到上午10點,樹上的知了似乎已熱得受不了,一個勁地嘶叫著,中國科學院數學所的研究員、博士生導師鐘家慶正忙碌著。

原來,數學所分桔子,每人一箱,鐘家慶想:天氣這么炎熱,桔子正好解渴消暑。于是,他和一個學生拉了一輛板車,將桔子挨家挨戶往教授們家中送。

鐘家慶和學生拉著板車來到弓惠生教授家門口,他有話要跟弓教授說,便讓學生把板車先拉走了。當他把一箱桔子搬進弓教授家,弓教授感激地拿起一個桔子給他吃。鐘家慶正用嘴撕著扯桔子皮的時候,突然聽到一個響亮的聲音:“大爺,請問您知道鐘家慶老師家在哪兒嗎?”

鐘家慶一看,是一個約莫20歲出頭的女學生,因為熱,俊秀的臉上紅撲撲的,額頭沁滿了細細的汗珠。

聽了女學生的問話,鐘家慶不禁一愣,說:“唔,他不住這院兒啊。”那個女學生說:“大爺,我剛才碰到了他的學生,說他在這兒呢,您能不能幫我看看?求您了,我是從武漢來的,想找機會見見鐘教授,打算考他的研究生,希望他能指點指點。”

“啊……”鐘家慶好像不知道該怎么說了,回頭看了一眼弓教授,眼睛忽然一亮,如同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他沖弓教授一指,說:“哦,我是蹬三輪車的,不認識鐘家慶,你問他吧,他住在這兒,可能知道。”說完,鐘家慶掉頭就走。

原來,因為天氣太炎熱,弓教授見鐘家慶滿頭大汗,便讓他把襯衣脫了,只剩下一件背心。而且,鐘家慶喜歡游泳,暑期幾乎每天都游,全身曬得黑黝黝的。

逃離后,聽著樹上的知了不停地叫著,鐘家慶心中說:你不要“知了知了”地叫,我“知道了”啊。鐘家慶是不能這樣與他將來的學生相見的,如此形象只能說自己是蹬三輪車的了。

弓惠生明白鐘家慶的心思,只是問了那個女學生的姓名,不一會就把對方打發走了。

下午,弓惠生和鐘家慶說起這事:“人家女孩專門從武漢來找你,怎么也得給人說點什么啊!”鐘家慶一聽就跳起來了,同時手搖得如同撥浪鼓:“不行不行,我那個形象,怎么見這個學生啊!”弓惠生說:“要是人家考上了,你還能不要?”

弓惠生的這句話倒是提醒了鐘家慶,一向不知道發愁的他那段時間很是苦惱。捱到發榜時,見那個女學生的考試成績沒有達到中科院的分數線,去了蘭州大學,鐘家慶才不再為之前的“有失形象”而苦惱了。打那之后,不管天氣如何炎熱,鐘家慶也不再光膀子了。

后來,那個女學生多次給鐘家慶寫信,向他討教數學方面的一些問題。每次收到信,鐘家慶都非常認真地予以回復,對那個女學生極盡幫助指點。后來,無論那個女學生如何提出一睹老師的風采,鐘家慶都始終不肯和她再見面。就這樣,直到51歲那年他去世。

不再見,是為了體現一份對人的尊重。有的事雖說十分偶然,但有人連偶然的錯也耿耿于懷,不放過自己一點一滴的“過失”,點滴之間彰顯出的是作風的嚴謹,于嚴謹中對他人的尊重也就更令人肅然起敬。

編輯 家英宏 xjjyh_326@163.com

猜你喜歡
指點板車桔子
新加坡送餐員集中換騎自行車
要是你在野外迷了路
桔子味
桔子熟了
站著吃
我們
那一次,我與愛心相遇
朋友圈
桔子熟了
名畫家的聊天室
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bt天堂网www天堂-电影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