痕檢神探崔道植

2021-08-14 10:51依江寧
莫愁·時代人物 2021年8期
關鍵詞:彈殼寶山彈頭

依江寧

崔道植

今年6月29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受頒“七一勛章”時,?87歲的崔道植腦海中閃過一個名叫“三八石”的村莊,那是他出生的地方。他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會從那里走進人民大會堂,接受國家勛章的最高榮譽。

從孤兒到痕檢專家

崔道植是個孤兒,4歲時父親去世,6歲時母親也離他而去,是政府給了他溫暖,資助了他上小學、中學的學費。之后,他參軍入伍,22歲轉業到黑龍江省公安廳工作。

在單位的支持下,崔道植被選送到公安部第一人民警察干部學校(現中國刑事警察學院)學習。當時,中國才剛開始教授刑偵方面的課程,崔道植有幸成為第一批學員。

在學校里,崔道植每天苦練刑偵技能,對著機器比對各種痕跡。一把槍的膛線會被磨損,彈殼彈頭上留下的痕跡也會有所不同,為了搞清楚兩者之間的關系,在那個技術并不發達的年代,崔道植的辦法就是做試驗。為了研究獵槍的彈道理論,崔道植拍下了我國生產的所有獵槍彈殼的痕跡,甚至看到獵槍的彈殼痕跡,他就能夠一口說出獵槍的產地。在射擊彈殼與彈頭中辨別纖如發絲的各種痕跡,成了崔道植的獨門絕技。

由于刑偵技術過硬,年紀輕輕的崔道植就被公安部門看重。從學校畢業后,崔道植如愿成為刑事技術處的骨干,兼任中國公安部特邀刑偵專家。

從業期間,崔道植經手的案件數不勝數,其中就有轟動全國的白寶山案。

20世紀90年代,刑滿釋放的白寶山滋生了報復社會的陰暗心理,殺害一名電廠哨兵后,搶走一把槍。為了逃避公安機關的追查,他一路輾轉北京、河北、新疆等地,每到一個地方就會作案。逃到新疆,白寶山手中已經背負了十五件命案。多地發生命案的消息曝光后,公安機關迅速展開了調查,但由于技術力量不夠,公安機關很難判定這些命案是不是出于同一人。

為了盡快查明真相,將兇手抓捕歸案,公安機關請來了從無錯案的崔道植。從全國多地現場留下的痕跡來看,犯罪分子具有極高的反偵察能力。公安機關將收集到的彈殼和彈頭交給崔道植,希望他能對兇手進行判定。

在拿到彈殼和彈頭后,崔道植抓緊時間進行細節偵察。崔道植從指痕、彈殼和彈頭上留下來的痕跡入手,經過多方面仔細比對,終于發現這些彈殼和彈頭均來自同一把步槍,而步槍的持有人也為同一人。

在崔道植的幫助下,公安部門鎖定了犯罪嫌疑人白寶山。根據相關人員提供的線索,警方終于在白寶山置辦的一處隱秘住所里將他抓獲。至此,犯下多起案件的惡魔終于被捕。

此后,崔道植這個名字出現在上千個案件的偵破過程中,成為屢建奇功的國寶級痕跡檢驗專家。

退而不休

1994年退休后,崔道植仍堅守在刑偵一線,不僅屢破大案,還多次攻克科技難題。他在黑龍江省公安廳有一間辦公室,燈經常亮到天明。

62歲時,崔道植雖然已從工作崗位上退下來,但心里還總掛念著國家彈頭痕跡檔案的現代化管理技術的研究進展。1997年,他參觀了公安部舉辦的國際刑偵器材展,看到加拿大、美國的“槍彈痕跡自動識別系統”,他暗下決心,非要攻破這個技術堡壘不可。

為了研究膛線痕跡的提取技術,崔道植訪問過國內七所高校和三所精密儀器研究所。為了研制一種高精度制模片,他去過國內三大鋁廠和鋁箔片廠。為了研制理想的彈痕展平裝置,他先后設計了四種模型圖,與四個機械加工廠研制過。經過五年多的苦心研究,他終于發明了一種用特制鋁箔膠片提取彈頭膛線痕跡的技術,并獲得發明專利證書。同時,他還設計制造了一種彈痕展平裝置,并獲得實用新型專利證書,用它復制出來的膛線痕跡,既清晰又穩定。

2013年的一個夜晚,廈門集美區某立交橋下發生槍殺案,尸體里遺留一枚彈頭,彈殼則卡在槍里沒有出來。

案件查獲時,持槍殺人的兇手落網了,作案用槍也收繳了。繳槍的同時也發現了卡在槍里的彈殼。可是,卻因為槍管老化嚴重無法認定現場彈頭和繳獲槍支的關系。而且,兇手始終拒不交代自己的罪行。此時,只有證明這個彈頭是這支槍發射的,才能證明這起案件直接跟他有關聯。

廈門公安局派人來到黑龍江找到崔道植。崔道植當即把槍支、彈殼、現場彈頭拿到實驗室,利用自己發明的膛線展平器,以充足的證據做出同一認定結論:這枚彈頭就是那把槍發射的。

84歲那年,崔道植接到公安部指派的一個鑒定任務,鑒定內容為深圳發生的一起疑難案件。這是崔道植從警以來最具挑戰的一次鑒定。因為就在接受任務的第一天,崔道植筆記本電腦上的背包帶斷裂,背包帶上的鐵卡子彈射至他的左眼,左眼球上出現了一個L型傷口。由于右眼患有輕度白內障,左眼的傷痛給他的工作帶來極大困難,但他依然連續工作三天三夜,累了就打個盹休息一下。兒子崔英濱來看望父親時,崔道植已經工作了三天,滿眼充血。崔英濱翻開父親左眼皮看到那個傷口時,眼淚止不住地流下來,二話不說強行帶父親前往哈爾濱眼科醫院就醫。

崔道植在高質量完成公安部鑒定任務的同時,又把以往成功案例制作成了一個個精彩的PPT教材,留給年輕一代刑警作參考。

心有愧,志不悔

崔道植在刑偵一線戰斗了一生,從未被任何困難打敗過,唯獨提起妻子金玉伊時會一次又一次地哽咽。

為了讓崔道植沒有后顧之憂,妻子用瘦弱的肩膀撐起了家庭,將幾個孩子撫養長大。原本以為崔道植退休后會回歸家庭,但妻子與孩子們想錯了。不斷接到省公安廳指派任務的同時,國家公安部也經常調派崔道植赴疑難案件現場勘查。每次出遠門,妻子就開始了漫長的等待,等待在外奔波的崔道植早點回家。

誰也沒料到,2011年的那場送別,成了金玉伊的最后一次等待。那天早晨,金玉伊把崔道植送到機場大巴站,望著大巴漸行漸遠,轉過身,獨自走過大街小巷,上學的孩子們蹦蹦跳跳,擠公交上班的人們行色匆匆……得了阿爾茨海默綜合征的她突然不記得孩子的名字,不記得自己的名字,嘴里常常說著一句話:“我要上省公安廳,我要痕跡檢驗……”那是丈夫常常掛在嘴邊的話。

有時,崔道植在家里專心致志工作,妻子會突然過來搶走電腦,他只好像哄小孩那樣耐心勸慰并取回電腦。妻子變得像個小孩,他就陪著她鬧,陪著她笑。每天晚上,他都會守著妻子睡覺,等妻子熟睡后,才在深夜繼續工作。

崔道植年近九旬依然過著清貧的生活。他把此生都奉獻給了國家和刑偵事業,心里無愧,此生無悔。

編輯 鐘健

12497681@qq.com

猜你喜歡
彈殼寶山彈頭
惹禍的呼嚕
能不能用塑料做子彈殼?
基于超聲測量模型的鎂合金彈殼自動檢測方法
不許去當兵
九月
家鄉的石寶山
塑料彈殼的技術問題
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bt天堂网www天堂-电影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