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云下

2021-08-13 16:55張淑清
思維與智慧·下半月 2021年7期
關鍵詞:紙鳶爆米花村莊

張淑清

村莊不是我一個人的,露珠來的時候,棗樹上的葉子知道,地壟間的紅薯蔓知道,風永遠是不請自來,它熟悉每一道門,都是什么做成的,哪道門上還刻著刀印,哪個彈痕是誰的杰作;鐵焊的門散發著爐火的甘醇,門把兒被許多手摸過,門里門外兩重天。風喜歡聞木頭的香氣,狗尾巴草的新鮮味兒,風走來走去,四季就在它的身體里輪回反復,將一些人、一些事,帶走,像蒲公英一樣飄落,春暖花開時,那里便有一片綠拱土而出,年年歲歲,循環往復,大地之上,村莊還在,煙火升騰。

我喜歡裸足在田園奔跑,放飛一只紙鳶,沿著一根長長的線,追逐太陽的腳步。紙鳶在空中自由飄蕩,和一朵朵云彩親切地交流,云站在村莊的高處,聆聽與關注大地上的事情,牛馬離開土地的哀嘆,一座座房子從老瓦換成彩鋼瓦的過程。一朵云,由最初的陌生到和我成為無話不談的朋友,我才發現住在村莊的云,比人更懂得珍惜在村莊里的時光。年少時,我采一枝柳條,當作一匹駿馬,在高高的山梁上和云賽跑,云移動一步,我也緊隨其后。云繞過樹林,跨過沙漠,涉過大海,我窮追不舍,卻只走了云萬分之一的路。云累了就停在一塊礁石的上空,陪海鳥唱一支悅耳的曲子,云后來返回村莊,回到村莊按部就班地活著,下降或者上升,像一尾魚似的自由。它放慢腳步,等著行動遲緩的父親,在一個有陽光的地方坐一坐,說說村莊的前世今生,說到傷心處,相擁著哭一會兒,大多數時候,云和父親保持著老井般的深沉。

九歲那年的夏天,我在菜園里看螞蟻搬家,突然聞到空氣中爆米花的味道。那個左腿殘疾的外鄉人,叫醒了整個村莊。父親不為所動,他在給西紅柿搭架,我說,我要吃爆米花。父親不緊不慢地掀起衣襟擦一擦額上的汗珠,說,急什么?他指著掛在山腰的云說,瞧,這是我認識的一朵云,它的身上有很多疤痕。一朵有傷疤的云,它的故事與村莊息息相關,那朵云經常在村莊的動植物需要時,帶來一場又一場雨。父親每次去田地勞動,一定和云促膝交談,久而久之,父親對天邊的云什么來頭,判斷從未失誤過。我上學的清晨,父親端詳一下云朵,囑咐我帶把傘,抑或多穿一件衣服。父親說的話有很高的準確度,不是刮風下雨,就是雪花紛紛。父親不管走多遠,都習慣每一個黃昏,摘一朵云回家,親切地犒勞我們。

我學著父親的方式,經常對著天上的云發呆,撿一根樹棍在地上畫一朵云,云就是云,它不可能原地踏步。云是位詩人,在村莊高處,云演繹著千變萬化的身形,讓人著迷。云的口碑很不錯,它橫刀立馬在藝術家的作品里,塵世中,多少麥克風將云吟誦?云成了游子的一塊心病。《故鄉的云》唱遍大江南北,黃河兩岸,我唱著這朵云,在村莊的土街上,憧憬著有一朝,離開搖搖晃晃的老宅,馱上詩歌和夢想穿過村莊,向著日出的地平線挺進。

一個真正把村莊愛到骨子里的人,他即便離開村莊,像云朵似的在天涯海角徜徉,有著奢華的包裝,他的內心也會盛著故鄉的點滴,決不肯隨波逐流,人云亦云。十年的城市生活,并沒有讓我丟掉在鄉下養成的習慣,我將家鄉的泥土打包回來,在陽臺種上花草,在那么不起眼的角落,喂養一勺春天,讓一捧土長出綠色的葉片,開出粉紅的花朵,讓村莊和我一起住在城市,給心靈留一點兒村莊的空間。遭遇嚴寒時,互相依偎抱團取暖,借陽臺上的一勺春天,修身養性,與村莊日夜纏綿。

在城市,車笛聲不厭其煩地碾過我的房子和身體,我幻想做一條魚也成了泡影。所幸,我有了一間自己的房間,城里有樓,鄉野有房,在城市與村莊之間,我變成一座橋梁。滄海桑田,世事變遷,我安之若素,閑看云卷云舒,靜觀潮落潮漲,在每一朵村莊的云上,寫下我的名字,為漂泊在異鄉的人療傷,減輕鄉愁的疼痛。

(水云間摘自《遼寧日報》2021年3月24日)

猜你喜歡
紙鳶爆米花村莊
向往鳶滿天
初 春
長出我的爆米花
爆米花
今夜想你
山坡上
為什么不能多吃爆米花
亂跳的爆米花
紙鳶
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bt天堂网www天堂-电影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