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碗茶

2021-08-13 07:35李云
思維與智慧·下半月 2021年7期
關鍵詞:茶碗茶壺茶館

李云

喝蓋碗茶是成都的市井文化。既然是文化,就不僅僅是一碗茶了。

喝杯蓋碗茶,擺開龍門陣,是老成都的一大特色。蓋碗茶配龍門陣才經典。老成都人都喜歡擺龍門陣,但是龍門陣最開始的由來,你知道嗎?

據說,龍門陣得名于唐朝薛仁貴東征時所擺的陣勢。薛仁貴是茶館說書中的重量級主人公,明清以來,四川各地的民間藝人說書唱戲,最愛擺談薛仁貴的這一故事,而且這些龍門陣擺得和薛仁貴的陣勢一樣曲折離奇、變幻莫測。久而久之,“龍門陣”便成了一個專有名詞,成為了老成都人閑談“沖殼子”的代名詞。不過和一般的聊天、侃大山、吹牛不同的是,老成都龍門陣不但極盡鋪陳、夸張、聯想之能事,還要熱鬧、麻辣、繪聲繪色、有滋有味,而且還得沒完沒了,即便普普通通的一件小事,也要添油加醋,擺得七彎八拐,擺成了“陣”。這“陣”像迷宮,引人入勝,聽者欲罷不能,講者正來勁兒。蓋碗茶也就喝個沒完沒了。

成都的茶館其實是書場。李伯清就是在茶館說書散打被茶客捧紅的。

成都人往往在“龍門陣”前加一個“玄”字。話說北方人脖子以下都是腿,成都人脖子以上都是嘴。成都人喝茶擺龍門陣不打草稿,神吹海聊,天昏地暗,因其不靠譜,吹得玄而又玄,故叫“玄龍門陣”。玄龍門陣吹了聽了,千萬別當真,就當一陣風吹過,吹爽了,就算了。

茶童被稱為“茶博士”。為什么稱茶童為“博士”呢?茶館每日南來北往的客,擺的都是天南海北古今中外的龍門陣,茶童長期浸潤其中耳濡目染,什么人物沒見過?什么故事沒聽過?天下大事小情他什么不知曉明白?茶童見多識廣,博聞強識,不是博士是什么?

如果你運氣好,可以欣賞到“茶博士”的絕技表演。我曾在琴臺路的一家茶坊見識到一對金童玉女手執長嘴兒銅壺做出各種高難動作遠距離斟茶,驚險出奇而又滴水不漏,真是一種美的藝術享受。

成都的蓋碗茶,從茶具配置到服務格調都引人入勝。用銅茶壺、錫杯托、景德鎮的瓷碗泡成的茶,色香味形俱配套,飲后口角噙香,而且還可觀賞到一招沖泡絕技。大凡蓋碗茶的茶館中,堂倌邊唱喏邊流星般轉走,右手握長嘴銅茶壺,左手卡住錫托墊和白瓷碗,左手一揚,“嘩”的一聲,一串茶墊脫手飛出,茶墊剛停穩,“咔咔咔”,碗碗放入了茶墊,撿起茶壺,蜻蜓點水,一圈茶碗,碗碗鮮水滿得冒尖,卻無半點濺出碗外。這種沖泡蓋碗茶的絕招,往往使人又驚又喜。

給茶碗加蓋,至少是西漢時的事。西漢文學家王褒在《僮約》中說:“提壺行酤,烹茶盡具,已而蓋藏。”可見西漢時飲碗已加蓋。而最為人稱道的是茶船。茶船出現在唐代。據傳唐德宗時朔方節度使崔寧之女喜歡喝茶,但新沏茶的杯子燙手,就把杯子放在一個盤子上。但喝茶時茶杯傾斜,放不穩,于是她就在盤中環蠟把杯子固定起來。后來人們仿此燒制出茶船。于是這種合茶碗、茶蓋、茶船為一體的蓋碗茶立刻風行一時,一直沿用至今,對海內外的茶道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蓋碗茶是成都的“正宗川味”特產。凌晨早起清肺潤喉一碗茶,酒后飯余除膩消食一碗茶,勞心勞力解乏提神一碗茶,親朋好友聚會聊天一碗茶,鄰里糾紛冰釋前嫌一碗茶,已經是古往今來成都城鄉人民的傳統習俗。《走筆謝孟諫議寄新茶》有道是:

一碗喉吻潤,兩碗破孤悶。

三碗搜枯腸,唯有文字五千卷。

四碗發輕汗,平生不平事,盡向毛孔散。

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靈。

七碗吃不得也,唯覺兩腋習習清風生。

蓬萊山,在何處?玉川子,乘此清風欲歸去。

人們在茶館喝茶,喜歡找一清靜植物蔥蘢之地或錦江邊的露天壩,人氣要旺,茶館要老,要大眾化,不要太高檔。一定要用蓋碗茶,坐竹椅子。竹椅子就是老茶館的標志。蓋碗茶配竹椅子才地道有感覺。邊喝邊察言觀色、聆聽市井之聲,邊和人閑聊,或閉目養神或看書報或享受掏耳朵、捏肩的愜意。成都的報紙、傳統手藝很受茶客喜歡。

悠閑喝得半天蓋碗茶,你的心靈滋滋潤潤的,你的身心輕輕靈靈的,你的幸福感,滿滿當當的。

(繼續前進摘自《心中有花》/圖 沐陽)

猜你喜歡
茶碗茶壺茶館
《成都老茶館》
《長沙茶館文創產品設計》
老佛爺的茶碗
帶孔的茶壺
唐宋時期中國茶文化與茶碗的主流
獨一無二的茶壺
卷紙小茶壺
杯水車薪
忍耐富貴
細說茶百戲:斗笠黑盞
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bt天堂网www天堂-电影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