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歌的田野

2021-08-13 07:35石光明
思維與智慧·下半月 2021年7期
關鍵詞:徐特立文化園田漢

石光明

春色里,去探訪國歌的搖籃。我們來到田漢故居。

田漢是中國現代戲劇的主要奠基人,早期革命音樂和電影事業的優秀領導者,是現代文化界的一座高峰。他畢生筆耕不輟,留下了100多部劇作、2000首左右的詩詞和歌詞。論作品之豐,影響之巨,縱觀中國現代文化史,超過他的人不多。但最讓人們記住的,是他創作的國歌。

田漢故居位于長沙縣果園鎮田漢村,過去叫田家塅,田漢在這里出生并生活到10歲。故居在文化園深處,是座典型的江南民居,土磚砌筑,磚木結構,前后兩進,白墻青瓦,兩側是雜屋,門前有池塘,小橋流水相連,綠樹修篁掩映。現在的故居是在原址上修復的。

田漢9歲時,父親逝世,家道從此敗落,便隨母親寄居在遠房親戚的房舍里,生活貧寒。田漢的母親是位偉大的女性,她獨自撫育三個年幼的兒子,白天幫傭選絲,晚上給田漢兄弟說戲文,如鳥哺雛,是田漢戲劇上的啟蒙老師。在田漢藝術中心展館的一幅油畫前,我久久駐足。畫面上是一個冬夜,火塘屋里,爐火熊熊,田漢三兄弟圍爐向火,聆聽母親說戲。一百多年前的場景,至今還溫暖著時光。

田漢家貧,喜愛讀書卻買不起書,徐特立便替他買。田漢沒蚊帳,晚上只得捂在被子里睡,徐特立又幫他買了一床蚊帳。田漢曾與喜好詩文的同學作打油詩,把校長徐特立和幾位老師名字嵌入詩中,貼在自修室玻璃窗上。其中兩位老先生,認為是侮辱師長,非常生氣,要求校長嚴加訓斥。徐特立的處理,放在今天都堪稱典范。他一面對田漢等同學進行尊師教育,一面鼓勵他們用才華寫作有意義的詩文。

田漢在上海寫作《義勇軍進行曲》歌詞時,已目睹了東北淪陷,偽滿洲國粉墨登場。經歷過“淞滬抗戰”,神州大地內憂外患,積貧積弱,災難深重,正是中華民族生死存亡的危難時刻。他肯定想起了恩師徐特立在辛亥革命前,斷指血書的激昂慷慨;想起了譚嗣同獄中題壁“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昆侖”的薄云大義。這份湖南人基因譜系里的血性,如火山熔巖,燃燒著他周身每一根神經,奔涌向筆尖。正是這種底色底蘊,給了田漢的寫作無盡的底氣勇氣。

肅穆的國歌廣場上,又一隊人群集合,雄壯的國歌再次響起。我遠遠肅立著,先是傾聽,繼而和唱。忽然覺得,這歌聲不是唱出來的,是吼出來的。當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中華兒女已經忍無可忍,退無可退,只有萬眾一心,冒著敵人的炮火,把我們的血肉,筑起我們新的長城。是啊,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經過幾代人的艱苦奮斗,今天,中華民族不僅站起來了,富起來了,而且強起來了。

離開田漢文化園很遠了,車行進在翠綠盎然的廣袤田野上。我的耳邊,國歌還在回響。仿佛覺得,自己融入了國歌聲中。

(常朔摘自《湖南日報》2021年4月30日/圖 雨田)

猜你喜歡
徐特立文化園田漢
基于環境心理學的株洲市文化園環境設計分析
基于環境心理學的株洲市文化園環境設計分析
章亮基南昌起義后三見徐特立
徐特立長征中發明“拉著馬尾巴行軍”
做最好的自己
田漢:我是個假田漢
田漢娛母
歷史文脈及渠源文化的引入與表現
試論文化園的宣傳教育途徑與作用
游許慎文化園
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bt天堂网www天堂-电影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