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佟掌柜)

2021-08-13 02:31佟掌柜
小小說月刊·下半月 2021年7期
關鍵詞:侍衛黑衣人刺客

佟掌柜

深夜,有月無風。月色下,廊檐的陰影頗為安靜,烏鴉的叫聲時不時地從宮墻外傳來。

我閉著眼睛假寐。想我剛入宮時,只能待在膳房的院子里,干一些洗菜、擇菜、曬谷、磨面、殺雞、殺豬、褪毛等又臟又累的活兒。冬天,手被冰水和寒風弄得滿是凍瘡,夏天則渾身臭氣,引得蒼蠅圍著我打轉。要不是那個死鬼余副總管陰差陽錯地摸了張貴妃的逆鱗,被皇上砍頭,楊總管也不會讓我給張貴妃做“荷花酥”。其實,我心里清清楚楚,表面上看是楊總管提攜我,實際上他是聽聞我和張貴妃宮中的小李子是同鄉。自打我接任余副總管的位置后,楊總管再不是從前見到我就笑瞇瞇的樣子了。他那張看似忠厚實則陰鷙的臉,總是在我腦海里晃來晃去。我感覺這老小子在打我的主意,可是卻不能確定他到底要做什么。

進宮前,師父千叮嚀萬囑咐的話,又在耳邊響起。他對我說,進宮后,你就只剩下半條命了,時時刻刻都要小心謹慎,明里要防著做錯事被殺頭,暗里要防著爾虞我詐,尤其當你志得意滿的時候,更要注意背后的暗箭。這些話早在我心中扎了根,無一刻不提醒我要像一只等待攻擊的狼,時刻把尾巴夾得緊緊的。

想到這兒,我不禁長嘆口氣,下意識地睜開眼睛,向房梁的角落望去。誰知這一睜眼不打緊,看見一個身穿黑色夜行衣的蒙面人,正貓著腰翻屋角的樟木箱。這人看來是個高手,我竟然不知他何時潛入我的房間。他是誰?來干什么?眨眼間,我心念百轉。我抬眼看到房梁上只露出極小一角的吊鈴,還安安靜靜地待在那兒,暗松口氣,悄悄將壓在枕頭下的紫薇匕首攥在手里。

黑衣人顯然沒找到要找的東西。那只箱子里面裝著師父送給我的一些小物件,以及市面上能買到的有關糕點制作的圖譜和書籍,并沒有什么珍貴的東西,我只是特意給它加了把結構復雜的青銅鎖。

他直起身,右手下意識地撓了撓頭。拇指處一抹幽深墨綠的光澤在月光的映射下閃了閃。

這瞬間,一個念頭在我腦中也突然閃了一閃。我握著匕首從床上一躍而起,聲嘶力竭地大喊:“抓賊啊!有刺客!”

黑衣人猛然回過頭,看見匕首的寒光正對著自己,疾步奔向未關閉的窗戶。

我繼續喊著,語音顫抖。我彎腰拾起寒玉枕用力擲過去,黑衣人已半身在窗外,寒玉枕堪堪砸中他的右腿。我聽見他痛苦地呻吟一聲,跌倒在窗外的地上。我一個鷂子翻身躲在窗下,借著月光向他瘸著腿逃竄的方向看去。

說時遲,那時快。只聽“噗噗”幾聲,黑衣人的慘叫和宮中侍衛的吶喊,混雜著沖進我的耳鼓。

“夏副總管,沒事了,刺客已被我等斬殺!”侍衛小隊長沖著我的寢房喊道。

我衣衫不整,顫抖著雙腿走出屋外,先沖巡夜的侍衛們做了一圈羅圈揖,恭聲說句“多謝各位大人”,然后用手來回撫著胸口,皺著眉頭繼續道:“這刺客真是膽大妄為,竟敢夜闖皇宮。他一定是找錯方向,怎么摸進我們珍饈署來了……”

“咦?”我的話音未落,侍衛小隊長彎腰拽下黑衣人的蒙面巾,“竟然是楊總管!”

“這怎么可能?!”我極力否定,蹲下身,仔細看尸體的臉,語氣堅定地說,“一定是假冒的!羅隊長,請您仔細察看,刺客是否帶有人皮面具?楊總管對我恩重如山,即使他想要夏某的命,我都不會眨眼的。他怎么可能半夜摸進我的房內?”

“就是他!”羅隊長的手指在尸體的臉上用力搓了搓,又指了指尸體右手拇指上的翡翠扳指,肯定地說道。

我悲痛難抑,撲在楊總管的尸身上,號啕大哭。

次日,我差和我一起進宮的小云子,給楊總管老家的父母送去了五百兩紋銀。

我再次博得珍饈署一眾贊譽。

此時,我已進宮六年零七個月,不管是我的廚藝還是武功,已非昔日初入宮時可比。但皇宮之內,仍無一人知曉我身懷絕技,更不知道,其實我就是殺手。

【謝志強點評:同為古代宮廷內部的故事,從時間上作者試圖脫出和甩開當下,以第一人稱的有限視角,帶領讀者深入王宮。交代了膳房內部上下錯綜復雜而緊張詭秘的關系——暗藏殺機。“我”由廚師接任死去的副總管之位。文本進入了具體敘述:潛入一個黑衣人。不知哪個小物件會起作用?“我”不是用匕首,而是擲寒玉枕。那個黑衣人,是提攜“我”的楊總管,也是來殺“我”的楊總管。殺手被殺,潛在的危機是:誰將是最后的殺手?其實,我尤為期待的是:殺者與被殺者對暗夜中的物件的興趣,進而主人公那個箱子里的物件,以及用于防備的匕首,哪一個物件會啟動生事?因為物件也有靈性。此篇里的物件,僅是道具。應當加上一環邏輯鏈:非得扮成黑衣人來滅“我”,那么,前面還要鋪墊,宮廷有黑衣人出沒(余副總管之死)。這是一個黑衣人的故事。第一人稱使得這個故事籠罩了神秘和恐怖的氣氛。】

猜你喜歡
侍衛黑衣人刺客
進我家喝水的叔叔
從改寫理論看翻譯的幕后操縱
金楨浩:本色
圖說車事
刺客
人不努力,皇帝也幫不上
人不努力,皇帝也幫不上
人說人面桃花(外一首)
刺客
連升三級
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bt天堂网www天堂-电影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