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顆子彈

2021-08-13 02:31袁作軍
小小說月刊·下半月 2021年7期
關鍵詞:老夫子唐家子彈

袁作軍

民國時期的江漢平原,雖然混亂不堪,兵匪橫行,但要搞到槍支,還是很難的。丁村的唐家三少爺唐敬祖卻弄到了一支漢陽造,外帶三顆子彈。

唐家是丁村唯一的富戶。唐老爺是保長,與政府要員打交道,呼風喚雨,你來我往,不亦樂乎。唐家的長子、次子平平常常,娶妻生子,春耕秋收,沒啥出彩的。三少爺唐敬祖從小就練過拳腳,還出去“尋師訪友”,吹噓少林、武當、青城、崆峒、峨眉的掌門人,都跟他拜了把子。當年抓壯丁,唐保長完不成任務,焦頭爛額。唐敬祖說:“這有何難哉?我去頂個數。”他到了國軍部隊,與日軍打過幾次仗,敗多勝少。最慘的一次,是整個部隊在南京潰敗,唐敬祖就做了俘虜,被編入皇協軍,替日本人當炮灰。

唐敬祖罵過一句:“皇軍用的三八大蓋,老子用的漢陽造,這不是欺負人嘛。”日本人知道了,狠狠打了他一頓,差點槍斃。他受不了日本人的氣,約了十幾個人,拖槍反水,趁著月黑風高,腳底抹油,開溜了。日本人追過來,一陣亂槍,除唐敬祖,其他人都被打死了。唐敬祖憑借矯健的身手,跳進長江才撿回一條命。逃命的時刻,唐敬祖手里的漢陽造都沒有放掉。

回到丁村,唐敬祖就成了天王老子,在村里橫著走路,欺男霸女、巧取豪奪,沒人敢說什么。

唐敬祖當兵之前,只有丁石磙敢跟他抗衡。丁石磙也是一條好漢,也會拳腳功夫,也當過兩三年壯丁。不過他在部隊當伙夫,沒摸過槍。徒手格斗起來,唐敬祖不是對手,常常被丁石磙打得鼻青臉腫。可是,今非昔比了。唐敬祖有槍,丁石磙沒有。

丁石磙硬懟起來的時候就說:“唐三,你槍里就三顆子彈,唬誰呢?”

唐敬祖說:“對,就三顆子彈,足夠了。老子橫行丁村,也沒有看見哪個人是銅頭鐵臂、子彈打不穿的。不怕告訴你,中間那一顆,是專門為你留著的。老子啥時不高興了,你等著……”

丁石磙沒了底氣。

唐敬祖一如既往,在村里稱王稱霸。張家的谷子被唐敬祖搶走了,李家的果子被唐敬祖摘光了,王家的媳婦被唐敬祖欺辱了……人們哭哭啼啼無處申冤,只能去找丁石磙。丁石磙憤憤不平,卻不敢亂動。唐敬祖的話還在他耳邊:“少林武當太極,敵不過老子的一聲槍響!”事實也是如此。那年縣政府在白鷺湖邊,槍決橫行周邊五縣皆無敵手的湖匪頭子趙老大,成千上萬的鄉親親眼見過。“砰”的一聲槍響,鐵塔般的悍匪趙老大就倒下了。提起來誰不怕?

丁石磙一直思索對付唐敬祖的辦法,沒有。唐敬祖的漢陽造,子彈上膛,從不離手,天天橫扛在肩上,邁著八字步,哼著東洋歌,從村東溜達到村西,又從村南晃蕩到村北。

私塾先生林老夫子的丫頭被唐敬祖糟蹋,一繩子吊死了。老夫子手無縛雞之力,找到唐保長哭訴。唐保長罵了句“你誣陷好人!”三拳兩腳,打得老夫子口鼻流血。丁石磙咬牙說:“唐敬祖這個禍害不除,天理難容!”他狠狠地一拳砸下去,桌子就破了個洞。丁石磙忽然就開竅了,對林老夫子說:“對呀,漢陽造不是沖鋒槍,不能打連發。打一槍,還得拉一次槍栓,是不是這個理?”

林老夫子和鄉親們都恍然大悟:“對呀!”

丁石磙就興奮了:“那唐三棒槌的三顆子彈實際上等于一顆!”

丁石磙一聲怒吼,全村男女老少群情激憤,就圍住了唐家大院。唐敬祖絲毫也不畏懼,拉開槍栓,端起槍桿說:“你們都不怕死吧!”

丁石磙說:“鄉親們,他的槍里只有一顆子彈可以打人。等他打過了,你們就沖上去,把這個混賬東西打成肉餅!”

丁石磙說罷,雙腳八步趕蟬,快如風馳電掣,雙手鷹爪彈抓,狠似鐵鉤狼牙,直取唐敬祖咽喉。唐敬祖勝券在握,不慌不忙扣動扳機。

關鍵時刻,漢陽造卡殼了!

沒想到,讓老百姓畏懼的漢陽造里面竟是啞彈。

猜你喜歡
老夫子唐家子彈
兩顆子彈
為什么有的塑料連子彈都不能穿透?
家有“老夫子”
讀書樂吟
為了你,我愿熱愛整個世界
志懷高遠
還記得那位“老夫子”嗎?
我是大毒蟲——子彈蟻
網文大咖唐家三少:從失業男到瘋狂運營IP的大boss
老夫子走進新時代
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bt天堂网www天堂-电影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