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匪

2021-08-13 02:31孫兆貴
小小說月刊·下半月 2021年7期
關鍵詞:杜家當家的土匪

孫兆貴

青山的土匪,一共七十多人。

年齡最大的土匪,已經過了六十歲。花白的頭發,消瘦的面孔,左眼角下邊還長了個肉疙瘩。老匪是青山的遠房叔叔。青山揭竿而起的時候,他就跟了青山,有幾次還救了青山的命。青山對老匪,比對親爹都親。

青山對老匪說:“等你老了,我養你老!”

老匪深受感動,說:“大當家的,啥都不用說,有你這句話我就知足了。”

其實,老匪也不指望青山真能養他老。干他們這一行的,刀口舔血,誰的心里都有數,吃了上頓飯,下頓指不定能不能吃上,隨時都可能會掉腦袋。活一天算一天,又有幾個能活到七老八十的呢?想一想剛入伙時的那幫弟兄,年紀都在二十啷當歲,一個個血氣方剛的,體壯如牛,可如今又剩下幾人?還不都身首異處,落得個死無全尸的下場。老匪總說,當土匪的就跟年豬一樣,躲過初一,躲不過十五。

別看老匪步履蹣跚,可一旦遇上兵,他就像換了個人,輕似貍貓,快如猿猴,子彈“嗖嗖”從身前身后穿過去,咋都傷不到他。老匪手里的那桿槍,也不是吃素的,時不時地就能將對方撂倒。

這天夜里,老匪在睡夢中突然醒過來,把耳朵貼在地面上聽了聽,然后一頭鉆進了青山的大篷:“大當家的,趕緊起來吧,兵上來了!”

青山忽地坐了起來,問道:“啊,在哪兒?”

老匪說:“離這兒不足二里地,我們現在走還來得及!”

青山說:“你是咋知道的?”

老匪說:“耳朵告訴我的。這次來的人馬可不少,起碼有一百五十人。”青山對老匪的話深信不疑,立即帶領人馬撤走了。

過后才知道,縣保安團出動一百幾十號人,還帶了兩挺機關槍,打算一舉殲滅青山的土匪。可是他們來晚一步,撲了個空。

幾個月后,有人送信,說四方坨子老杜家地多,還在城里開了皮貨店,是個有錢戶。青山一聽動了心,可是老杜家青磚院套,有炮樓,有炮手,還有槍,離縣城又近,也就三五里,只要這邊槍聲一響,保安團就會趕來增援,如果里應外合,土匪不但占不到便宜,反而還容易吃虧。

強攻不行,看來只能智取——綁票。青山聽說老杜家有個小公子,是他家的心肝寶貝。青山就開始花心思,在這孩子身上做文章。他想只要能把這孩子弄到手,要多少錢老杜家都能給。青山花重金收買了老杜家的保姆。正月十五這天晚上,保姆抱小少爺出來看燈,就把孩子給偷走了。

字匠立即寫了封信,打發花舌送了過去。老杜家當家的,正是孩子他媽,長得人高馬大的,外號大洋馬。大洋馬看到信,放下狠話:“孩子是塊肉,死了咱再揍。想跟我要錢,門兒都沒有。”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最后落了個白撓毛。青山氣得暴跳如雷,決定撕票。

老匪道:“不可不可,咱要的是錢,又不是命!老杜家雖摳,可孩子是無辜的。”

青山說:“那你說該咋辦?咱們東奔西走的,總不能帶個孩子!”

老匪說:“你就把這孩子交給我吧。哪天老杜家真想要孩子了,沒準兒會主動送上一大筆贖金呢!”

青山說:“你瞧著辦吧。”

老匪就把這孩子帶在身邊,不管去哪兒,走一步背一步。

這孩子白白凈凈,很是惹人喜愛。他剛開始學說話,老匪就一句一句地教他。老匪讓他叫爹,他就叫爹。老匪沒娶過老婆,也沒有兒女。聽孩子叫爹,他眉開眼笑的,忍不住答應道:“哎、哎!”

孩子管他叫爹,他也管這孩子叫兒。別的土匪見了,說:“老匪,你的命可真好,老了老了還有兒子了。”

這孩子在土匪窩里一住就是三年。一天,青山對老匪說:“看來,老杜家真不想要這孩子了。”

老匪說:“是啊!這么好的孩子,咋說不要就不要了呢?”

這年秋天,縣保安團把青山的土匪包圍了。青山帶領人馬左突右沖,總算突出了重圍。

保安團在打掃戰場時,發現老匪后背中了一槍。在他的尸體下邊,藏著一個小孩。

當官的上下打量孩子一番,說:“聽說青山這幫土匪綁了個肉票,是個小孩,沒準兒就是他!”

當兵的指了指老匪的尸體:“你認識這個人嗎?”

孩子說:“認識。”

當兵的問道:“他是誰?”

孩子回答說:“他是我爹!”

后來,孩子讓老杜家領回去了。

又過了些年,孩子長大了。每到清明節這天,他都會到老匪的墳前,燒上一大捆紙,然后跪在地上磕幾個響頭。

猜你喜歡
杜家當家的土匪
過堂
我家的小土匪
家有“小土匪”
叔寵
土匪變成企業家
“土匪”蒙難記?
跪拜禮
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bt天堂网www天堂-电影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