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場上的婚禮

2021-07-23 07:54余馳疆
讀者 2021年16期
關鍵詞:刑場聶榮臻鄧穎超

余馳疆

早在1949年參軍前,就讀于國立中山大學附中(今廣東實驗中學)的張義生就無數次聽過“大師姐”陳鐵軍的故事。那是一段壯烈、熱血又浪漫的革命愛情。

陳鐵軍,原名陳燮君,1904年出生于廣東佛山的一戶歸僑商家。15歲時,受五四運動影響,她立下革命救國的志愿;16歲時,為了給當地富商家沖喜,她被父母指婚,嫁給不學無術的“富二代”;到了18歲時,為掙脫家庭的桎梏、尋求心中的真理,陳鐵軍變賣首飾和衣物,獨自奔赴革命中心廣州。1924年,陳鐵軍考入廣東大學(今中山大學)文學院預科,并在兩年后加入中國共產黨。

入黨后不久,陳鐵軍接到重要任務:解救被國民黨抓捕的周文雍。周文雍是廣東工人赤衛隊總指揮,也是廣州工人運動的領導人之一。陳鐵軍以其妻子的身份探監,送去大量紅辣椒炒飯,囑咐他吃完,而且千萬不能喝水。很快,周文雍全身發燙,上吐下瀉,有了得傳染病的跡象,國民黨只能將他移至醫院。隨后,黨組織成功將周文雍救出,周文雍、陳鐵軍二人繼續假扮夫妻進行地下工作。

1927年12月11日,廣州起義爆發,周文雍領導的工人赤衛隊配合教導團攻占國民黨廣州公安局。3天后,由于實力懸殊,廣州起義失敗,周文雍與陳鐵軍轉移至香港。在外,他們是恩愛夫妻;在家,他們是有共同信仰的同志。每次家中一有異動,陳鐵軍就會將陽臺上的花搬開,以警示周文雍先不要回家。在相互扶持中,二人漸生情愫,但因為事業不能談及兒女私情。

1928年1月,為重建廣州市委組織,周文雍、陳鐵軍冒險北上,因叛徒告密而被捕。他們遭受酷刑,始終不屈,周文雍在監獄墻壁上寫下:“頭可斷,肢可折,革命精神不可滅。壯士頭顱為黨落,好漢身軀為群裂。”就義前,周文雍要求與陳鐵軍合影,二人在最后一刻才相互表明心跡,“周文雍將圍頸之巾轉繞其妻頸上,并與之握手;其妻則手持周頸部之繩,使勿縛急”。

就義時,周文雍23歲,陳鐵軍24歲。

這場絕戀令無數共產黨人動容,周恩來與鄧穎超悲痛落淚。周文雍是周恩來在廣州擔任中共廣東區委委員長時的舊部,陳鐵軍更是在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變中幫助因難產而住院的鄧穎超死里逃生。因此,直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周總理夫婦仍常常懷念周文雍和陳鐵軍。1962年2月,周恩來在紫光閣接見一批劇作家,動情地講述了“刑場上的婚禮”,號召作家將它寫成劇本。也是當時,身處文工團的張義生得知總理的這番講話后,開啟了長達15年的取材、創作之路,并申請從北京調回廣州。

15年中,張義生走訪眾多參與過廣州起義的革命前輩,搜集了周文雍、陳鐵軍的不少書信,一遍遍打磨著作品。1977年,張義生突然收到了鄧穎超的來信:“把陳鐵軍烈士的事寫成劇本是總理的生前愿望,這回得我來幫他還愿了。”張義生將劇本寄給鄧穎超,很快得到了回應。反饋意見中,鄧穎超又提供了多條線索,張義生決定再度南下。

回京后,張義生又收到了徐向前元帥的接見通知。在廣州起義中,徐向前擔任工人赤衛隊第六聯隊隊長,是周文雍的下屬。徐向前向張義生回憶起義的點點滴滴:周文雍帶領的赤衛隊隊員穿什么、吃什么,陳鐵軍如何假扮賣菜婦女給隊員送槍和手榴彈,起義失敗后他們又如何轉移……一同被接見的還有長春電影制片廠的蔡元元和廣布道爾基兩位導演。前者曾在電影《雞毛信》中飾演海娃,后者則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位蒙古族導演。3個人就此組建起了電影的編導團隊。

還有一位參與了廣州起義的元帥對劇本編寫格外關注,那便是聶榮臻。他曾4次接見創作團隊,不厭其煩地講述老戰友的故事。聶榮臻和周文雍在起義中建立了深厚友情,后又共同負責赴港革命者的安置工作。周文雍受命回廣州繼續革命時,聶榮臻向組織表達了強烈反對:“周文雍在廣州很有名,回去很危險。”但周文雍自知廣州有未竟的事業,毅然離開香港。離港前夜,聶榮臻和周文雍徹夜長談,沒想到那就是訣別。聶榮臻說:“文雍與陳鐵軍在刑場就義,香港報紙刊登了他們的合影,我非常難過,就把報紙剪下來揣在身上,直到紅軍長征時天天打仗才丟失。”

那時,張義生不知如何塑造英雄的愛情故事。聶榮臻一錘定音:“你們不要怕犯錯誤,膽子要大些。”

1979年夏天,帶著萬千期待,《刑場上的婚禮》在廣州開拍。電影詳細反映了周文雍和陳鐵軍的日常生活,既有革命中的激情和驚險,也不乏二人從假扮夫妻到真情流露的細節。廣州起義的前一夜,他們站在窗前,談論著對未來的向往、對革命的堅定,也談論著各自心目中愛情的模樣。這些與早年革命電影不太一樣的“柔情”,反而使觀眾受到了更大的觸動。影片最后,刑場上的周文雍和陳鐵軍站在象征英雄和愛情的木棉花樹下,向群眾宣布結婚。陳鐵軍的臺詞催人淚下:“當我們就要把青春和生命獻給黨的時候,我們要舉行婚禮了。讓這刑場作為我們的禮堂!讓反動派的槍聲作為我們結婚的禮炮吧!”

在如今年輕人聚集的B站(視頻網站嗶哩嗶哩)上,《刑場上的婚禮》仍有上百條彈幕,當周文雍和陳鐵軍就義的畫面出現時,有網友寫下:“這就是信仰的力量。”

40多年前,張義生問聶榮臻:“為什么總理、元帥對這個劇本如此在意?”聶榮臻說:“一定要把這個故事寫出來,讓青年人懂得什么是革命,什么是愛情!”

“我們分擔寒潮、風雷、霹靂,我們共享霧靄、流嵐、虹霓。仿佛永遠分離,卻又終身相依。”這才是偉大的愛情。

(我心永恒摘自微信公眾號“人民文娛”,李 晨圖)

猜你喜歡
刑場聶榮臻鄧穎超
“紅色經典”中“孤兒”與“刑場”的原型含義解讀
聰明的戰俘
聰明的戰俘
鄧穎超:你用鮮花綻放我一世愛戀
聶榮臻:開創“兩彈一星一艇”新紀元
周恩來鄧穎超參加何香凝的壽慶活動
鄧穎超令周恩來勃然大怒的舉動
聶榮臻一家的聚散離合
聶榮臻:最后去世的長壽元帥
鄧穎超“訴苦”
桃花-电影-完整版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