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析“大數據”時代下個人信息的保護

2019-02-04 16:05羅天冶
大經貿 2019年11期
關鍵詞:個人信息監管大數據

【摘 要】 2017年8月4日,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在京發布第40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以下簡稱為《報告》)。《報告》顯示,截至2017年6月,中國網民規模達到7.51億,占全球網民總數的五分之一。在這龐大的網民群體背后是由此產生的更為龐大的信息數據,對這些海量數據的挖掘和運用,無疑使“大數據”產業在互聯網和信息產業的發展中迎來了新一輪的浪潮。本文試圖通過對現有司法解釋和司法實踐的分析,簡要論述“大數據”時代下個人信息的保護問題。

【關鍵詞】 大數據 個人信息 監管

一、司法解釋中的問題

(一)《解釋》中的“公民個人信息”與《網絡安全法》中的規定不一致

2017年6月1日起施行的《關于辦理侵犯公民個人信息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一下簡稱《解釋》)開篇第一條就對“公民個人信息”做出了較為詳細的定義,即“以電子或者其他方式記錄的能夠單獨或者與其他信息結合識別特定自然人身份或者反映特定自然人活動情況的各種信息,包括姓名、身份證件號碼、通信通訊聯系方式、住址、賬號密碼、財產狀況、行蹤軌跡等”。其強調了信息必須具備識別性,不僅包括身份靜態識別,還包括活動動態識別。對“公民個人信息”的定義,有利于消解異議和司法實踐活動的順利展開。但如果司法解釋所定義的“公民個人信息”與其他法律所定義的不盡相同,反而容易事與愿違,使本就不清晰的定義更加模糊。與《解釋》同時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網絡安全法》(以下簡稱《網絡安全法》)第七十六條第五款對個人信息也進行了定義,即“以電子或者其他方式記錄的能夠單獨或者與其他信息結合識別自然人個人身份的各種信息,包括但不限于自然人的姓名、出生日期、身份證件號碼、個人生物識別信息、住址、電話號碼等”。(二)《解釋》中某些定罪量刑的標準不合理

《解釋》較為詳盡的解釋了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一的規定,還列舉了十項屬于“情節嚴重”的行為,但是細看第三項和第四項,難免會讓人有所疑惑。“非法獲取、出售或者提供行蹤軌跡信息、通信內容、征信信息、財產信息五十條以上的”“非法獲取、出售或者提供住宿信息、通信記錄、健康生理信息、交易信息等其他可能影響人身、財產安全的公民個人信息五百條以上的”都屬于“情節嚴重”,但是后者的信息真的要十倍于前者才算是相當嗎?就拿住宿信息為例,通過住宿信息完全可以掌握個人所在位置,這么重要的信息怎么就要十倍于行蹤軌跡信息了呢?

二、司法實踐中的問題

(一)侵犯個人信息犯罪整體處罰較輕

一般來說侵犯個人信息的犯罪在司法實踐中刑罰處罰越重,犯罪成本就越高,對犯罪的打擊就越有利。但是根據相關研究發現,侵犯個人信息的案件整體刑罰裁量較為輕緩。從650份侵犯個人信息案件判決書的研究樣本來看,適用非徒刑的有197例,占比30.3%,比重較大。并且,判處有期徒刑(實刑)的均值不到一年,只有10.9個月,可謂處罰十分輕緩。這與販賣個人信息獲利、利用個人信息進行詐騙等高收益犯罪活動來說,可謂收益高而成本低,對犯罪分子的震懾并不大。筆者認為,如此輕緩的處罰力度與司法人員和普通大眾對侵犯個人信息犯罪的整體態度有關。

(二)侵犯個人信息犯罪犯罪黑數較大

現階段,侵犯個人信息犯罪多通過網絡,這無疑加大了犯罪的隱蔽性,使得真真被追究的犯罪數量與實際的犯罪數量相去甚遠,犯罪黑數較大。這些已經發生但未被記載的犯罪數量越大,相應的犯罪風險就越低,對犯罪分子的威懾程度也就越不理想。筆者認為,除了犯罪的隱蔽性外,這還與侵犯個人信息犯罪往往與其他更為嚴重的犯罪相聯系,不易受到重視有關。

三、保護個人信息可行的幾條途徑

(一)重點打擊非法提供型犯罪

侵犯個人信息犯罪主要存在兩種行為,一是非法提供個人信息的行為,二是非法獲取個人信息的行為。很明顯,非法提供個人信息才是源頭型犯罪行為,因此,重點打擊非法提供個人信息的犯罪行為才是事半功倍的方法。如前文所述,很多時候侵犯個人信息是上游犯罪,其目的是為了實施接下來更具破壞力的下游犯罪,如果從源頭取締,使犯罪分子難以獲取到公民個人信息,那么對下游犯罪也可以起到很好的預防效果。但從法院的整體判決來看,絕大多數侵犯個人信息的犯罪是非法獲取型犯罪,非法提供型比例過低。可見,為了有效打擊侵犯個人信息的犯罪行為,應當將打擊重點放到非法提供型犯罪上來。

(二)加強對侵犯個人信息行為的監管與執行

從1997年刑法開始就有了對個人信息的間接保護,經過二十余年的發展,刑法和其他法規對個人信息的保護越來越全面,力度也越來越大。但是個人信息的安全并未得到明顯的提升,反而是隨著互聯網和信息產業的發展,個人信息遭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脅。攜程利用“大數據”進行價格歧視、facebook泄露8700萬人的個人信息等事件就足以證明事情的嚴重性。立法的落后不能完全解釋這樣的情況,其中,政府的監管不到位,法律的執行不徹底,也是不可忽視的原因。

(三)注意各方利益之間的平衡

“站在風口浪尖,豬也能飛上天”。風口者,勢也。告訴我們要順勢而為。“大數據”時代已經到來,對海量數據的分析可以創造巨大的價值。有數據表明:2016年中國大數據市場規模為168億元,增速達到45%,預計2017—2020年增速保持在30%以上。在如此大的財富面前,難免會有人走歪路。但是一味的限制新型事物的發展反倒是逆勢而為,是更加不可取的道路。畢竟“技術無罪”,好壞關鍵看用技術的人。因此,在個人信息保護和“大數據”產業的發展中需要找到二者的平衡。利益的天平或許會在某一時偏向某一方,但都不可太過。因此,在立法時確立一個合理的“平衡點”是十分重要的。

【參考文獻】

[1] 盧建平、常秀嬌:《我國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犯罪的治理》,載《法律適用》2013年第4期。

[2] 葉小琴、趙忠東:侵犯個人信息犯罪的生成機制與防控對策研究——以2014—2016年的650份刑事判決書為樣本,載《太原理工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7年第2期。

作者簡介:羅天冶,性別:男,民族:漢,籍貫:婁底新化,學歷:碩士,單位:湘潭大學 研究方向:刑法

猜你喜歡
個人信息監管大數據
移動通信大數據在鄉鎮人口統計監測中的應用探究
主題語境九:個人信息(1)
加強和規范事中事后監管
基于大數據技術的視頻監控系統研究
淺論我國會計監管體制的創新
個人信息權保護的法經濟學分析及其限制
慕課時代下高校圖書館創新服務研究
刊評調查
大數據給教育帶來了怎樣的可能
監管交通
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bt天堂网www天堂-电影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