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正題名文獻著錄方法評述

2014-09-19 12:20洪滟
新世紀圖書館 2014年7期
關鍵詞:字段編目著錄

洪滟

摘 要無正題名文獻是中文圖書編目中的一個難點,由于文獻編目規則的不統一和機讀目錄自身的特點,以致不僅在認識上存在著分歧,在實際編目中也存在多種做法。文章對各種觀點和做法做了歸納,并逐一進行了點評。

關鍵詞無正題名文獻文獻著錄題名檢索點評述

分類號G254.3

無正題名文獻是指一部文獻由兩個或多個作品組成而又缺乏總題名的文獻。“無正題名文獻”是當前ISBD對其的稱謂,對這類文獻,《普通圖書著錄規則》稱為合訂題名文獻,《中國文獻編目規則》稱為集合題名文獻,而《西文文獻著錄條例》又稱之為無總題名文獻。為便于與國際編目規則統一,故本文以“無正題名文獻”為名。雖然該類文獻在各館藏書中所占比例并不是很大,但自從實行CNMARC格式著錄之后,卻又實實在在成了中文圖書編目的一個難點,以致在現實著錄過程中出現了各種各樣的做法,下面就相關問題進行點評。

1關于200字段的題名著錄數量問題

針對無正題名文獻所包含的作品數量可能存在的差異(少者為兩個,多者可能上十個),在手工編目時對“題名與責任者項”著錄的作品數量是有明確限制的。然而,由于各種編目規則所規定的數量不盡相同,再加之機讀目錄又有不同于手編目錄的一些特點,以致在實行CNMARC著錄后在200字段的作品著錄數量上也出現了明顯的差異。

賈文科根據《普通圖書著錄規則》的規定認為,當作品題名為兩個時可依次著錄于200字段,如果題名個數在三個及其以上,則200字段只著錄第一個作品題名,其余題名在304字段作附注。武伯軍根據《中國文獻編目規則》的規定認為,當作品題名為三個以內(含三個)時可依次著錄于200字段,如果題名個數在三個以上,則200字段只著錄第一個作品題名,其余題名在300字段作附注。文榕生根據200字段的$a和$c“可重復”的特點認為,文獻編目規則對“題名與責任者項”規定作品著錄數量是受手工編目的局限性所為,在機讀目錄環境下沒有必要再受這些規則所困,應充分發揮$a和$c可重復的優勢不加限制地處理多個題名。

評述:賈文科的觀點存在明顯的不盡合理之處,因為規定只有兩個題名合訂時才將其著錄于200字段,也就意味著當這兩個作品屬于不同作者時$c只能使用一次,從而導致該子字段“可重復”的規定等同于虛設。武伯軍的觀點雖然因作品數量規定為“三個”體現了$c可重復的特點,但二者均共同存在“當題名超過某一數量(兩個或三個)時,在200字段只能著錄第一個題名”的問題。文榕生的觀點雖然充分利用了$a和$c可重復的特點,但當題名數量較多時必然造成200字段的數據冗長,不便于讀者識別。為此,筆者根據ISBD的規定建議采用如下做法:無論題名有多少,只著錄前三個,超出部分再在304字段作附注。該做法與前兩種做法的最大區別是當題名超過三個時,200字段著錄的題名數量依然是“三個”而不是變成了“一個”。因為ISBD規定,“當一部文獻由許多作品組成但又缺乏總題名時,只著錄前三個題名,然后以省略號標識,完整的內容著錄在第7項。”

2關于合訂作品為同一責任者的著錄問題

按CNMARC格式規定,對于同一責任者的若干作品的合訂,在200字段應重復$a依次著錄各個作品的題名。也正是因為這些作品題名均用$a標識,所以賈文科和武伯軍都認為無需再用517字段為第二個及其之后的著作題名作檢索點,理由是200字段中所有$a的內容均被抽取索引。但鄧福泉認為,此時仍應使用517字段作檢索點,理由是格式并沒有規定200字段的所有$a都具有檢索功能。

評述:CNMARC格式對各個字段及其子字段的功能都是有明確規定的,我們既不能對有關規定視而不見或隨意拋棄,也不應過分解讀或隨意夸大,只有嚴格按格式規定進行編目,才能確保各館編目數據的標準化和規范化,進而實現館際書目信息的交流與共享。《中國機讀目錄格式使用手冊(修訂版)》(以下簡稱《手冊》)對200$a是這樣規定的:“此項規定表明編目機構編制的記錄是否把記入第一個$a子字段的正題名作為檢索點處理。對于非第一個正題名的其他正題名選為檢索點的情況,參見本字段的相關字段。”由此可見,在200字段的指示符1為“1”的情況下,只有第一個$a內的正題名是自動作為檢索點存在的,其余$a并不能生成題名檢索點。因此,賈文科和武伯軍的做法是不正確的,即是無法用其余$a內的題名進行檢索的。

3關于合訂作品為不同責任者的著錄問題

按CNMARC格式規定,對于由不同責任者的若干作品的合訂,在200字段的$a著錄第一個作品的題名,其余作品題名依次著錄于$c子字段。由于$c內的題名不能在200字段生成檢索點,所以必須使用另外的方法制作檢索點。然而,由于不同編目員對相關字段的認識不同,以致出現了如下七種做法(為便于各種做法之間的對比,文中選用同一實例,因而該例并非出自所涉及作者的原文,只是使用了他們的做法。另外,為節省篇幅,只在做法1列出200字段的數據,其余做法省去該字段)。

做法1:文榕生認為,200字段的$a和$c同時具有“描述”與“檢索”的雙重功能,因而無需繁瑣地采用3xx與5xx字段,用423字段也屬畫蛇添足。總之,只要將無正題名文獻中的各個作品題名依次錄入$a和$c子字段即可。

例:2001#$a一生$f(法)莫泊桑著$c被涂污的鳥$f(波)科辛斯著$c土地$f(法)左拉著

做法2:王松林認為,423字段(也包括所有4xx字段)具有連接與檢索的雙重功能,“這里的連接等同于檢索,或這里的連接是通過檢索來實現的”,因此,既無需用517字段為第二個及其之后的作品題名作檢索點,更無需采用為其另外編制記錄再用423字段做連接的方法處理,只要分別將這些作品題名嵌入到423字段即可。

例:423#0$12001#$a被涂污的鳥$1701#1$a科辛斯$4著

423#0$12001#$a土地$1701#1$a左拉$4著

做法3:賈文科認為,由于200字段的所有$a都具有檢索功能,而517字段在制作題名檢索點時與200字段功能類似,所以沒有必要重復使用多個517字段為各個作品題名作檢索點,只要在一個517字段內重復做$a即可。

例:5171#$a被涂污的鳥$a土地

做法4:《手冊》說:“對于無總題名的合訂作品,每一個題名都要建立一個記錄,后者用423字段與第一個題名的記錄相連接。”

例:(記錄2)

200 1#$a被涂污的鳥$f(波) 科辛斯著

423 #1$12001#$a一生$1701#1$a莫泊桑$4著

(記錄3)

200 1#$a土地$f(法)左拉著

423 #1$12001#$a一生$1701#1$a莫泊桑$4著

做法5:鄧福泉認為,為第二個及其之后的每個作品分別建立記錄雖然規范,但比較繁瑣,且會在數據庫中形成多條不含文獻實體的書目記錄,對中小型圖書館來說,直接使用517字段為其制作檢索點更為實用。

例:5171#$a被涂污的鳥

5171#$a土地

做法6:龐云和盧小華認為,為了能同時實現連接與檢索,首先要將第二個及其之后的作品題名嵌套于423字段,然后再分別用517字段為其制作檢索點。

例:423#0$12001#$a被涂污的鳥$1701#1$a科辛斯$4著

endprint

423#0$12001#$a土地$1701#1$a左拉$4著

5171#$a被涂污的鳥

5171#$a土地

做法7:王炳立認為,為了能確保使用第二個及其之后的作品題名進行檢索,首先要使用517字段為其制作檢索點,然后再分別為其建立記錄并使用423字段連接第一個合訂作品的記錄。

例:(記錄1)

5171#$a被涂污的鳥

5171#$a土地

(記錄2)

200 1#$a被涂污的鳥$f(波)科辛斯著

423 #1$12001#$a一生$1701#1$a莫泊桑$4著

(記錄3)

200 1#$a土地$f(法)左拉著

423 #1$12001#$a一生$1701#1$a莫泊桑$4著

評述:

(1)若說200字段的第一個$a具有“描述”與“檢索”的雙重功能,在圖書館界是無人質疑的;若說其余$a也具有這兩種功能,那只是少部分同仁因沒有仔細閱讀《手冊》的說明所致;若說$c也具有同樣的功能,恐怕在我國圖書館界沒有幾個人能相信,因為這是明顯違背CNMARC格式規定的。因此,做法1只能說是個人的獨創,根本不符合我國的編目實際。

(2)423字段作為連接字段具有記錄連接作用(這也是它的本職功能)是無人質疑的;說該字段還具有檢索功能,在如今的我國圖書館界確實還有相當大的市場,主要是這些同仁還沒有真正理解什么是“記錄連接”所造成的。所謂記錄連接就是指在書目數據庫中具有一定關聯關系的“兩條記錄”,通過連接字段的牽線搭橋使它們取得實實在在的聯系,這樣當我們在檢索到其中的一條記錄之后,可以通過連接字段的指引查看到與之相連的另一條記錄。試想,在做法2中由于只有一條記錄而根本不存在被連記錄的情況下,423字段又去與哪條記錄實現連接呢?說423字段具有檢索功能也并沒有任何可靠的依據,我們更不能因為225字段的指示符取值說明中出現了“檢索點形式”一詞,就想當然地認為423字段(包括所有4xx字段)能夠生成檢索點。事實上,《手冊》在“款目連接塊”已經對此進行了說明,即連接字段所嵌套題名的檢索點并不是由本字段生成的,而是由其指向的記錄生成的。由此可見,做法2所做的423字段既無法起到記錄連接作用,也不能生成檢索點,其效果為零。這只會白白浪費編目員的精力和數據庫的空間。

(3)做法3的問題是基于對200字段的所有$a都具有檢索功能的錯誤理解而造成的,因而也是不可能正確的。事實上,517字段(包括所有5xx字段)的$a子字段是“不可重復”的,也即在本字段不允許出現第二個$a。

(4)做法4由于為第二及其之后的每個作品分別建立了一條記錄,這樣就能使它們通過423字段與第一條記錄實現連接,這也是423字段在無正題名文獻著錄中唯一正確的使用方法。由于在每條記錄中的200字段的第一個$a內的題名都是自動作為檢索點存在的(指示符1為“1”),所以我們也能用這些題名進行檢索并通過423字段的指引找到第一條記錄,或者在檢索到第一條記錄之后通過423字段的指引找到其余記錄。

(5)做法4雖然標準規范,并且準確理解和把握了423字段的功能特點,但由于該法編制繁瑣,所以實用性較差。而通過直接使用517字段作檢索點的方法,不僅可以達到用各個作品題名均能進行檢索的主要目的,而且方法簡單、有效。這也是當前絕大多數圖書館所實際采用的做法。

(6)做法6是對做法2與做法5的疊加堆砌,毫無如此做的必要,只要把其中的423字段去掉即可。

(7)做法7是對做法4和做法5的疊加堆砌,如此編制不僅毫無必要,而且還會造成題名檢索點的重復制作,這也是CNMARC格式所不允許的,只要選擇其一即可。

endprint

423#0$12001#$a土地$1701#1$a左拉$4著

5171#$a被涂污的鳥

5171#$a土地

做法7:王炳立認為,為了能確保使用第二個及其之后的作品題名進行檢索,首先要使用517字段為其制作檢索點,然后再分別為其建立記錄并使用423字段連接第一個合訂作品的記錄。

例:(記錄1)

5171#$a被涂污的鳥

5171#$a土地

(記錄2)

200 1#$a被涂污的鳥$f(波)科辛斯著

423 #1$12001#$a一生$1701#1$a莫泊桑$4著

(記錄3)

200 1#$a土地$f(法)左拉著

423 #1$12001#$a一生$1701#1$a莫泊桑$4著

評述:

(1)若說200字段的第一個$a具有“描述”與“檢索”的雙重功能,在圖書館界是無人質疑的;若說其余$a也具有這兩種功能,那只是少部分同仁因沒有仔細閱讀《手冊》的說明所致;若說$c也具有同樣的功能,恐怕在我國圖書館界沒有幾個人能相信,因為這是明顯違背CNMARC格式規定的。因此,做法1只能說是個人的獨創,根本不符合我國的編目實際。

(2)423字段作為連接字段具有記錄連接作用(這也是它的本職功能)是無人質疑的;說該字段還具有檢索功能,在如今的我國圖書館界確實還有相當大的市場,主要是這些同仁還沒有真正理解什么是“記錄連接”所造成的。所謂記錄連接就是指在書目數據庫中具有一定關聯關系的“兩條記錄”,通過連接字段的牽線搭橋使它們取得實實在在的聯系,這樣當我們在檢索到其中的一條記錄之后,可以通過連接字段的指引查看到與之相連的另一條記錄。試想,在做法2中由于只有一條記錄而根本不存在被連記錄的情況下,423字段又去與哪條記錄實現連接呢?說423字段具有檢索功能也并沒有任何可靠的依據,我們更不能因為225字段的指示符取值說明中出現了“檢索點形式”一詞,就想當然地認為423字段(包括所有4xx字段)能夠生成檢索點。事實上,《手冊》在“款目連接塊”已經對此進行了說明,即連接字段所嵌套題名的檢索點并不是由本字段生成的,而是由其指向的記錄生成的。由此可見,做法2所做的423字段既無法起到記錄連接作用,也不能生成檢索點,其效果為零。這只會白白浪費編目員的精力和數據庫的空間。

(3)做法3的問題是基于對200字段的所有$a都具有檢索功能的錯誤理解而造成的,因而也是不可能正確的。事實上,517字段(包括所有5xx字段)的$a子字段是“不可重復”的,也即在本字段不允許出現第二個$a。

(4)做法4由于為第二及其之后的每個作品分別建立了一條記錄,這樣就能使它們通過423字段與第一條記錄實現連接,這也是423字段在無正題名文獻著錄中唯一正確的使用方法。由于在每條記錄中的200字段的第一個$a內的題名都是自動作為檢索點存在的(指示符1為“1”),所以我們也能用這些題名進行檢索并通過423字段的指引找到第一條記錄,或者在檢索到第一條記錄之后通過423字段的指引找到其余記錄。

(5)做法4雖然標準規范,并且準確理解和把握了423字段的功能特點,但由于該法編制繁瑣,所以實用性較差。而通過直接使用517字段作檢索點的方法,不僅可以達到用各個作品題名均能進行檢索的主要目的,而且方法簡單、有效。這也是當前絕大多數圖書館所實際采用的做法。

(6)做法6是對做法2與做法5的疊加堆砌,毫無如此做的必要,只要把其中的423字段去掉即可。

(7)做法7是對做法4和做法5的疊加堆砌,如此編制不僅毫無必要,而且還會造成題名檢索點的重復制作,這也是CNMARC格式所不允許的,只要選擇其一即可。

endprint

423#0$12001#$a土地$1701#1$a左拉$4著

5171#$a被涂污的鳥

5171#$a土地

做法7:王炳立認為,為了能確保使用第二個及其之后的作品題名進行檢索,首先要使用517字段為其制作檢索點,然后再分別為其建立記錄并使用423字段連接第一個合訂作品的記錄。

例:(記錄1)

5171#$a被涂污的鳥

5171#$a土地

(記錄2)

200 1#$a被涂污的鳥$f(波)科辛斯著

423 #1$12001#$a一生$1701#1$a莫泊桑$4著

(記錄3)

200 1#$a土地$f(法)左拉著

423 #1$12001#$a一生$1701#1$a莫泊桑$4著

評述:

(1)若說200字段的第一個$a具有“描述”與“檢索”的雙重功能,在圖書館界是無人質疑的;若說其余$a也具有這兩種功能,那只是少部分同仁因沒有仔細閱讀《手冊》的說明所致;若說$c也具有同樣的功能,恐怕在我國圖書館界沒有幾個人能相信,因為這是明顯違背CNMARC格式規定的。因此,做法1只能說是個人的獨創,根本不符合我國的編目實際。

(2)423字段作為連接字段具有記錄連接作用(這也是它的本職功能)是無人質疑的;說該字段還具有檢索功能,在如今的我國圖書館界確實還有相當大的市場,主要是這些同仁還沒有真正理解什么是“記錄連接”所造成的。所謂記錄連接就是指在書目數據庫中具有一定關聯關系的“兩條記錄”,通過連接字段的牽線搭橋使它們取得實實在在的聯系,這樣當我們在檢索到其中的一條記錄之后,可以通過連接字段的指引查看到與之相連的另一條記錄。試想,在做法2中由于只有一條記錄而根本不存在被連記錄的情況下,423字段又去與哪條記錄實現連接呢?說423字段具有檢索功能也并沒有任何可靠的依據,我們更不能因為225字段的指示符取值說明中出現了“檢索點形式”一詞,就想當然地認為423字段(包括所有4xx字段)能夠生成檢索點。事實上,《手冊》在“款目連接塊”已經對此進行了說明,即連接字段所嵌套題名的檢索點并不是由本字段生成的,而是由其指向的記錄生成的。由此可見,做法2所做的423字段既無法起到記錄連接作用,也不能生成檢索點,其效果為零。這只會白白浪費編目員的精力和數據庫的空間。

(3)做法3的問題是基于對200字段的所有$a都具有檢索功能的錯誤理解而造成的,因而也是不可能正確的。事實上,517字段(包括所有5xx字段)的$a子字段是“不可重復”的,也即在本字段不允許出現第二個$a。

(4)做法4由于為第二及其之后的每個作品分別建立了一條記錄,這樣就能使它們通過423字段與第一條記錄實現連接,這也是423字段在無正題名文獻著錄中唯一正確的使用方法。由于在每條記錄中的200字段的第一個$a內的題名都是自動作為檢索點存在的(指示符1為“1”),所以我們也能用這些題名進行檢索并通過423字段的指引找到第一條記錄,或者在檢索到第一條記錄之后通過423字段的指引找到其余記錄。

(5)做法4雖然標準規范,并且準確理解和把握了423字段的功能特點,但由于該法編制繁瑣,所以實用性較差。而通過直接使用517字段作檢索點的方法,不僅可以達到用各個作品題名均能進行檢索的主要目的,而且方法簡單、有效。這也是當前絕大多數圖書館所實際采用的做法。

(6)做法6是對做法2與做法5的疊加堆砌,毫無如此做的必要,只要把其中的423字段去掉即可。

(7)做法7是對做法4和做法5的疊加堆砌,如此編制不僅毫無必要,而且還會造成題名檢索點的重復制作,這也是CNMARC格式所不允許的,只要選擇其一即可。

endprint

猜你喜歡
字段編目著錄
我國檔案著錄的基本概況
RDA對我國高校圖書館編目工作的啟示
淺析新時期圖書館編目工作創新
淺析高校圖書館編目工作
談新形勢下圖書館編目工作的變化與優化措施
錄附:《石渠寶笈》著錄的圓明園舊藏書畫目錄
一種數據庫動態字段實現方案
試析協同應用國際檔案理事會系列檔案著錄標準
探討CNMARC格式中200字段題名的規范著錄
CNMARC中200字段與相關字段間對應關系的分析與著錄
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bt天堂网www天堂-电影天堂